天監三年策秀才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問秀才:朕長驅樊鄧,直指商郊,因藉時來,乘此歷運,當扆永念,猶懷慚德。何者?百王之弊,齊季斯甚,衣冠禮樂,掃地無餘。斲雕刓方,經綸草昧。採三王之禮,冠履粗分;因六代之樂,宮判始辨。而百度草創,倉廩未實。若終畝不稅,則國用靡資;百姓不足,則惻隱深慮。每時入芻藁,歲課田租,愀然疚懷,如憐赤子。今欲使朕無滿堂之念,民有家給之饒,漸登九年之畜,稍去關市之賦。子大夫當此三道,利用賓王,斯理何從?佇聞良說。

  問:朕本自諸生,弱齡有志,閉戶自精,開卷獨得。九流七略,頗常觀覽;六藝百家,庶非牆面。雖一日萬機,早朝晏罷,聽覽之暇,三餘靡失。上之化下,草偃風從,惟此虛寡,弗能動俗。昔紫衣賤服,猶化齊風;長纓鄙好,且變鄒俗。雖德慚往賢,業優前事。且夫搢紳道行,祿利然也。朕傾心駿骨,非懼真龍,輜軿青紫,如拾地芥。而惰游廢業,十室而九,鳴鳥薎聞,子衿不作。弘獎之路,斯既然矣,猶其寂寞,應有良規。

  問:朕立諫鼓,設謗木,於茲三年矣。比雖輻湊闕下,多非政要;日伏青蒲,罕能切直。將齊季多諱,風流遂往。將謂朕空然慕古,虛受弗弘。然自君臨萬寓,介在民上,何嘗以一言失旨,轉徙朔方,睚眥有違,論輸左校,而使直臣杜口,忠讜路絕。將恐弘長之道,別有未周。悉意以陳,極言無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