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太保直隸總督方敏恪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子太保直隸總督方敏恪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公姓方,諱觀承,字遐穀,號問亭,又號宜田。先世自元遷桐城。祖登嶧,工部都水司主事。父式濟,康熙己丑進士。以本族《南山集》獄起,全家謫戍黑龍江。公弱冠歸金陵,家無一椽,借居清涼山僧寺。有中州僧知為非常人,厚待之。公與其兄觀永往來南北,營塞外菽水之費,或日一食,或徒步行百餘里。雍正九年,族人某薦入平郡王藩邸。王與語,大奇之,情好日隆。十年,王為定邊大將軍征準噶爾,奏公為記室。世宗命以布衣召見,賜中書銜偕往,時年三十六矣。十二年冬,王師凱旋,以軍功實授內閣中書。乾隆元年,詹事王公奕清薦公博學鴻詞,臨試不赴。尋遷侍讀,行走軍機房。補兵部職方司郎中,出為直隸清河道,累遷布政使、浙江巡撫。

公風神玄定,識力超卓。練其才於憂患之餘,雖書生,善騎射。於世事物理,瑩徹通曉。以故大學士鄂公爾泰勘南河,塚宰諾公親勘海塘,直隸制府高公斌勘永定河,俱奏公偕行。公之受知皇上,亦從此始。直隸饒陽婦被殺,主名不立,公夢神人示以「周秋」二字,果獲犯雪冤。在浙弛絲米之禁,開墾海口大,漲地三萬餘頃,歲增雜糧十萬石。

十四年,授直隸總督。直隸當十三省之衝,每歲鑾輿謁陵盛京,避暑木蘭,巡嵩嶽、五台,南至江、浙,路必經由。加之伊犁、緬甸,兩度出師,一切兵校往還,供張儲彳侍,百務如雲而起。公能料簡周匝,徒御不驚,二十年如一日。十九年,西陲用兵,加太子太保,署陝甘總督,辦治軍需,日行四百里,得怔忡疾,仍回原任。三十二年,甍,壽七十一。上聞震悼,給祭葬,賜諡敏恪。

公長於用人,安放貼妥,如置器然。敦良者使柔民,聰強者使折獄,素封者使支應,迂緩者使訓士。即其人雖不出於正而譎詭捷黠者,亦使之刺探而奔走。甘苦必知,賞罰必信,一言必察,寸技不遺,以故人樂為用。畿輔數千里,如臂使指,拇脈皆通。御史范廷楷、林玉奏直隸丈量旗地,歷年不清。公上疏謝罪,即奏二人剛正有才,請發往直隸補官,相助為理。上許之。旗地皆王公莊戶,豪縱有年。二人故負氣,與齗齗相角,旗地稍清,而二人之鋒亦少挫矣。各省督撫奉部議令民自行修城,公獨奏直隸多差徭,民無餘力,且又樸野,不受獎誘。修城之費,請發公帑,孟子所謂用其一緩其二也。上韙其言,從之。

公常言:事君如事天。天地無心而成化,雨露雷霆,無非教也。人能常修省於受恩之時,則雷霆乍來,轉不惑亂。而至誠所格,天心亦回。直隸旱蝗,上責公督捕不力,司道勸劾一二州縣以自解。公不可,曰:「我之不職,州縣何辜?」磁州逆匪為亂,公奏誅三人,絞七人。上疑公沽名,有所縱弛,嚴旨督過,一夕間接十三廷寄。家人慮聖怒不測,盡雨泣。而公堅執前議,申辨愈力。詔解犯闕下,九卿軍機大臣會訊,獄辭與公奏一字無訛,遂卒如公議。而從此上愈重公。各省買穀,鄰儈居奇,公奏,請需米處督撫密谘產米處有司代購運送,可杜此弊。保、雄兩府歲需駐防兵米二萬石,州縣苦之。公請於豫東漕米內截運供支,官民兩便。所治直隸水利如永定、滹沱、白溝等河,奇材、雞距等泉,俱為搜考原委,判別浚築。上命大臣肇公惠、裘公曰修、高公晉屢加相度,悉如公策。

加意忠賢之後。在浙拜劉念台先生像,恤其家。在直隸,訪楊忠湣、孫文正子孫,給與灘荒田畝。素不信佛,而獨修清涼山廟,所以報中州僧也。公餘之暇,譜印範墨,角尖不苟,一顰笑皆有意義。某太守素倨,過保陽衙參,公坐受之。出有慍語,公聞之,笑曰:「我開府二十年,雖簿尉叩頭皆不受,何於某太守獨不然耶?某以宰相子出守郡,慮其氣盛,故逆折之,使知朝廷儀,適將謙謹以有成也。不感我,乃慍我耶?」枚奉發陝西,亦過保陽,公謂清遠令周君燮堂曰:「袁某,循吏也。雖宰江寧省會,而能盡心民事。汝等任首縣者,宜以為師。」嗚呼!公以此知枚,則公之為政可知矣。

公桐城人,僑居金陵。在平邸時,祖父母、父母四代俱槁葬關外。每至歲時,必慟哭。王哀其意,為奏請謫戍身死而無餘罪者,聽其遷柩回里。世宗許之,遂著為令。及公貴,三代俱贈如公官。娶劉氏,誥封夫人。後嗣屢殤,六十一歲生子維甸。上聞之,代為欣喜,命抱至御前,解所佩金絲荷囊賜之。公雖貴,手不釋卷,好吟詩,有《宜田彙稿》、《松漠草》諸集。纂《河渠考》若干卷,辨明《水經注》滏水之非缺,《漢書注》洫水之非增,皆勤學經生所不及也。葬句容之胄王山。銘曰:

月之初生,蒼蒼涼涼。及平中天,眾星無光。方公未遇,險艱備嘗。豈知天意,大任方將。邊風塞雨,濯滌肺腑。擔往來,固其筋骸。操心慮患,既危既深。一朝遭際,百鍊精金。牙纛旌麾,若固有之。彤弓湛露,從容賦詩。狼章鵲章,山陸驅馳。釃泉鬟河,獘謀輔志。六秉三衡,功罔不濟。操舟舵穩,負重肩牢。所謂棟樑,不搖不撓。無怖斯靜,無戀斯定。先民有言,動心忍性。哀榮終始,位極人臣。基于祿命,成于精神。軍民勿悲,公死有歸。欲知偉烈,請觀豐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