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卷第39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三百九十六 雨(風虹附)

雨 房玄齡 不空三藏 一行 無畏三藏 玉龍子 狄惟謙 子朗 風 秦始皇 王莽 賈謐 張華 劉曜 劉裔 徐羨之 柳世隆 崔惠景 許世宗 徐妃 李密 虹 夏世隆 陳濟妻 薛願 劉義慶 首陽山 韋皋雨
下一卷 

[编辑]

房玄齡[编辑]

  唐貞觀末,房玄齡避位歸第。時天旱,太宗將幸芙蓉園,觀風俗。玄齡聞之,戒其子曰:「鑾輿必當見幸,亟使灑掃,兼備饌具。」有頃,太宗果先幸其第,便載入宮。其夕大雨,咸以為優賢之應。(出《大唐新語》)

不空三藏[编辑]

  唐梵僧不空,得總持門,能役百神,玄宗禮之。歲旱,命祈雨。不空言可過某日,今祈之必暴。上乃命金剛三藏,設壇請雨。果連淋注不止,坊市有漂溺者,遽召不空止之。遂於寺庭,建泥龍五六。乃溜水,胡言詈之。良久,復置之大笑。有頃雨霽。玄宗又嘗詔術士羅公遠與不空祈雨,互陳其效。俱召問之,不空曰:「臣昨焚白檀香龍。」上命左右掬庭水嗅之,果有檀香氣。每祈雨,無他軌則,但設數繡座,手旋數寸木神,念咒擲之,自立於座上。伺木神口角牙出,目瞚,雨輒至。(出《酉陽雜俎》)

一行[编辑]

  僧一行,開元中嘗旱,玄宗令祈雨。曰:「當得一器,上有龍狀者,方可致之。」命如內府遍視,皆言不類。後指一鏡鼻盤龍,喜曰:「此真龍矣。」持入道場,一夕而雨。或云,是揚州新進。初范模時,有異人至,請閉戶入室。數日開戶,模成,其人已失。有圖並傳,見行於世。此鏡。五月五日於楊子江心鑄之。(出《酉陽雜俎》)

無畏三藏[编辑]

  玄宗嘗幸東都,大旱。聖善寺竺幹國三藏僧無畏善召龍致雨術,上遣力士疾召請雨。奏云:「今旱數當然,召龍必興烈風雷雨,適足暴物,不可為之。」上強之曰:「人苦暑病久矣,雖暴風疾雷,亦足快意。」不得已,乃奉詔。有司陳請雨之具,幡幢像設甚備。笑曰:「斯不足以致雨。」悉命撤之,獨盛一缽水,以小刀子攪旋之,胡言數百祝之。須臾有龍,狀類其大指,赤色。首撤水上,俄復沒於缽中。復以刀攪咒之三,頃之,白氣自缽中興,如炉煙,徑上數尺,稍稍引出講堂外。謂力士曰:「亟去,雨至矣。」力士絕馳去,還顧白氣,旋繞亙空,若一匹素。既而昏霾大風,震雷而雨。力士才及天津之南,風雨亦隨馬而至,天衢大樹多拔。力士比復奏,衣盡沾濕。(出《柳氏史》)

玉龍子[编辑]

  唐玄宗至渭水,侍者得玉龍子進。上皇曰:「吾為嬰兒時,天后召諸孫,坐於殿上觀其嬉戲。因出西國所貢玉環兼杯盤,羅列殿上,縱令爭取,以觀其志。莫不奔競,厚有所得。時吾在其中獨坐,略不為動。后撫吾背曰:『此兒當為太平天子。』因取玉龍子賜吾。」本太宗於晉陽宮得之,文德皇后嘗置之衣中。及大帝載誕日,后以珠絡衣褓並玉龍子賜焉,其後嘗藏於內府。雖廣不數寸,而溫潤精巧,非人間所有,以為國瑞,帝帝相傳。上皇即位初,每京師憫雨,即禱之,必有霖注。逼而視之,若奮鱗鬣。開元中,三輔大旱。上皇復祈禱,而涉旬無應。乃密投於南內(「內」原作「山」,據明抄本改)龍池。俄而雲物暴起,風雨隨作。及上皇幸西蜀,車駕回次渭水,將渡,駐蹕於水濱。左右侍者,因臨流濯弄,沙中得之。自後夜中必有光彩,輝煥一室。上皇還京,為小黃門私竊,以遺李輔國,常致櫃中。輔國將敗,夜聞櫃中如有聲,開而視之,已亡所在。人有詩曰:「聖運潛符瑞玉龍,自興雲雨更無縱。不如渭水沙中得,爭保鑾輿復九重。」(出《神異錄》)

狄惟謙[编辑]

  唐會昌中,北都晉陽令狄惟謙,仁杰之後。守官清恪,不畏強御。屬邑境亢陽,自春徂夏,數百里田,皆耗璪。禱於晉祠,略無其應。時有郭天師,暨(明抄本「暨」作「即」)并州女巫,少攻符術,多行厭勝。監軍使攜至京國,因緣中貴,出入宮掖,遂賜天師號。旋歸本土。僉曰:「若得天師一至晉祠,則不足憂矣。」惟謙請於主帥,(「主帥」原作「天師」,據明抄本改。)初甚難之。既而敦請,主帥遂親往迓焉。巫者唯唯。乃具車輿,列幡蓋,惟謙躬為控馬。既至祠所,盛設供帳,磬折庭中。翌日,語惟謙曰:「我為爾飛符上界請雨,已奉天地命,必在至誠,三日雨當足矣。」繇是四郊士庶雲集,期滿無徵。又曰:「災沴所興,良由縣令無德。我為爾再告天,七日方合有雨。」惟謙引罪,奉之愈謹,竟無其效。乃驟欲入州,復拜留曰:「天師已為萬姓來,更乞至心祈請。」悖然而詈曰:「庸瑣官人,不知天道。天時未肯下雨,留我將復奚為。」乃謝曰:「非敢更煩天師?俟明相餞耳。」於是宿戒左右:「我為巫者所辱,豈可復言為官耶?詰旦有所指揮,汝等咸須相稟。是非好惡,予自當之。」迨曉,時門未開,郭已嚴飾歸騎,而狄酒餚供設,一無所施。郭乃坐堂中,大恣訶責。惟謙遂曰:「左道女巫,妖惑日久,當須斃在此日,焉敢言歸?」叱左右,於神前鞭背二十,投於漂水。祠後有山,高可十丈。遽命設席焚香,從吏悉皆放還,簪笏立其上。於是闔城駭愕,雲邑長杖殺天師,馳走紛紜,觀者如堵。時砂石流爍,忽起片雲,大如車蓋,先覆惟謙立所,四郊雲物會之。雷震數聲,甘雨大澍,原野無不滂流。士庶數千,自山擁惟謙而下。州將以殺巫者,初亦怒之,既而精誠感應,深加歎異。表列其事,詔書褒異云:「惟謙劇邑良才,忠臣華胄。睹茲天厲,將癉下民,當請禱於晉祠,類投巫於鄴縣。曝山椒之畏景,事等焚軀。起天際之油雲,情同剪爪。遂使旱風潛息,甘澤旋流。昊天猶監克誠,予意豈忘褒善。特頒朱紱,俾耀銅章。勿替令名,更昭殊績。」乃賜錢五十萬。(出《劇談錄》)

子郎[编辑]

  偽蜀王氏,梁州天旱,祈禱無驗。僧子郎詣州,云能致雨。乃具十石甕貯水,僧坐其中,水滅於頂者,凡三日,雨足。州將王宗儔異禮之,檀越雲集,後莫知所適。僧令藹,他日於興州見之,因問其術。曰:「此閉氣耳,習之一月,就本法於湫潭中作觀,與龍相係。龍為定力所制,必致驚動,因而致雨。然不如甕中為之,保無他害。」(出《北夢瑣言》)

[编辑]

秦始皇[编辑]

  秦始皇二十八年,渡淮至衡山,浮江至湘,遇大風。博士云:「堯女舜妻葬於此。」始皇怒,使刑徒三千人,伐湘山樹。(出《廣古今五行記》)

王莽[编辑]

  王莽地皇四年,大風,毀路堂。其年,司徒王尋、司空王邑守昆陽,光武起兵南陽,至昆陽,敗之。風雷屋瓦皆飛,雨下如注,滍川盛溢。尋、邑乘死人而渡,王尋見殺,軍人皆散走。王邑還長安,莽敗,俱被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賈謐[编辑]

  西晉八年六月,飄風吹賈謐朝衣,飛數百丈。明年,謐誅。其年十一月,京都大風,發屋折木。十二月,愍懷太子幽廢,死於許昌。三子幽於金墉,殺太子母謝氏,喪還洛,又大風雷電,帷蓋風裂。(出《廣古今五行記》)

張華[编辑]

  西晉永康元年,大風,飛石沙折木。其年四月,張華舍,風飄起折木,飛繒軸六七枚。是月,趙王倫矯制廢賈后,害張華、裴頠等。(出《廣古今五行記》)

劉曜[编辑]

  前趙劉曜,葬父母,費用億計。發掘古塚。暴骸骨原野,哭聲盈衢。大霖雨。震曜父墓門屋,大風飄散(「散」字原缺,據明抄本改),發父寢堂於外垣五十餘步。松柏植已成林,至是悉枯死。曜竟為石勒所擒。(出《廣古今五行記》)

劉裔[编辑]

  東晉成帝時,劉裔鎮守潯陽。有回風從東來,入裔船中,狀如匹練,長五六丈。術人戴洋曰:「有刀兵死喪之亂。」頃為郭默所殺。(出《廣古今五行記》)

徐羨之[编辑]

  宋徐羨之,文帝初,任揚州。有飄風起自西門,須臾合,直至廳事,繞帽及席,逕造西際。尋而羨之為文帝所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柳世隆[编辑]

  宋孝武時,柳太尉世隆,乘車行還。於庭中洗車,有大風從門而入,直來衝車有聲,車蓋覆向天。是年,明帝立,合門被殺。(出《廣古今五行記》)

崔惠景[编辑]

  宋崔惠景圍臺城,有五色幡,風吹,飛在雲中,半日乃下。眾見驚異,相謂曰:「幡者事當翻覆。」數日而惠景敗。(出《廣古今五行記》)

許世宗[编辑]

  北齊北海王許世宗,時轉為錄尚書,拜命。其夜暴風震雷,拔庭中桐樹六十圍者,倒立本處。識者知其不終。竟為高肇所譖。旬日處死。(出《廣古今五行記》)

徐妃[编辑]

  梁元帝妃徐妃,初嫁夕,車至西州,而疾風大起,發屋折木。無何,雪霰交下,帷簾皆白。及長還之日,又大雷電,西州廳事,兩柱俱碎。帝以為不祥。妃竟以淫穢自殺。不中之應。(出《廣古今五行記》)

李密[编辑]

  隋大業十三年二月,李密於鞏縣南設壇,刑白馬祭天,稱魏公,置僚佐。改元升壇時,黑風從西北暴至,吹密衣冠及左右僚屬,皆倒於壇下。沙塵暗天,咫尺不相見,良久乃息。賊軍惡之,俄而密敗。(出《廣古今五行記》)

[编辑]

夏世隆[编辑]

  故越王無諸舊宮上,有大杉樹,空中,可坐十餘人。越人夏世隆,高尚不仕,常之故宮。因雨霽欲暮,斷虹飲於宮池,漸漸縮小,化為男子,著黃赤紫之間衣而入樹,良久不出。世隆怪異,乃召鄰之年少十數人,往視之,見男子為大赤蛇盤繞。眾懼不敢逼,而少年遙擲瓦礫。聞樹中有聲極異,如婦人之哭。須臾,雲霧不相見,又聞隱隱如遠雷之響。俄有一彩龍,與赤鵠飛去。及曉,世隆往觀之。見樹中紫蛇皮及五色蛟皮,欲取以歸,有火生樹中,樹焚蕩盡。吳景帝永安三年七月也。(出《東甌後記》)

陳濟妻[编辑]

  廬陵巴丘人陳濟,為州吏。其婦秦在家,一丈夫長大端正,著絳碧袍,衫色炫耀,來從之。後常相期於一山澗,至於寢處,不覺有人道相感接。如是積年。村人觀其所至,輒有虹見。秦至水側,丈夫有金瓶,引水共飲,後遂有身。生兒(「兒」原作「而」,據明抄本改)如人,多肉。濟假還,秦懼見之,內於盆中。丈夫云:「兒小,未可得我去。」自衣,即以絳囊盛。時出與乳之時,輒風雨,鄰人見虹下其庭。丈夫復少時來,將兒去,人見二虹出其家。數年而來省母。後秦適田,見二虹於澗,畏之。須臾,見丈夫云:「是我,無所畏。」從此乃絕。(出《神異錄》)

薛願[编辑]

  東晉義熙初,晉陵薛願,有虹飲其釜鬲,噏響便竭。願輦酒灌之,隨投隨竭,乃吐金滿器,於是日益隆富。(出《文樞鏡要》)

劉義慶[编辑]

  宋長沙王道鄰子義慶,在廣陵臥疾。食粥次,忽有白虹入室,就飲其粥。義慶擲器於階,遂作風雨聲,振於庭戶,良久不見。(出《獨異志》)

首陽山[编辑]

  後魏明帝正光二年,夏六月,首陽山中,有晚虹下飲於溪泉。有樵人陽萬,於嶺下見之。良久,化為女子,年如十六七。異之,問不言。乃告蒲津戍將宇文顯,取之以聞。明帝召入宮,見其容貌姝美。問云:「我天女也,暫降人間。」帝欲逼幸,而色甚難。復令左右擁抱,聲如鐘磬,化為虹而上天。(出《八廟窮經錄》,明抄本作《八廟怪錄》,疑當是《八朝窮怪錄》)

韋皋[编辑]

  唐宰相韋皋,鎮蜀。嘗與賓客從事十餘人,宴郡西亭。暴風雨,俄頃而霽。方就食,忽虹霓自空而下,直入庭,垂首於筵。韋與賓偕悸而退,吸其食飲且盡。首似驢,霏然若晴霞狀,紅碧相靄。虛空五色,四視左右,久而方去。公懼且惡之,遂罷宴。時故河南少尹豆盧署,客於蜀。亦列坐。因起曰:「公何為色憂乎?」曰:「吾聞虹霓者,妖沴之氣。今宴方酣而沴氣止吾筵,豈非怪之甚者乎?吾竊懼此。」署曰:「真天下祥符也,固不為人之怪耳。夫虹霓天使也,降於邪則為戾,降於正則為祥。理宜然矣。公正人也,是宜為慶為祥。敢以前賀。」於是具以帛書其語而獻,公覽而喜。後旬餘,有詔就拜中書令。(出《祥驗集》)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太平廣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