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地部三十五 太平御覽
卷七十一.地部三十六
地部三十七 

瀵水[编辑]

《爾雅》曰:瀵水出尾下。瀵,敷問切。汾陰有水口如車輪,名爲瀵。尾猶底也。

《列子》曰:禹之治水而失塗,謬之一國,其名終北,不知際畔,無風雨霜露魚禽草木。國中有山名壺嶺,頂有穴,狀若圓環,名曰滋穴。有水涌出曰神瀵,臭過蘭椒,味過醪醴,一源分爲四,國人飲神瀵,力志平和,過則醉,經旬乃醒也。

瀑布水[编辑]

《水經注》曰:漯水又南入山,瀑布飛梁懸河注壑,崩湍十許丈,謂之馬落山。

《幽明錄》曰:衡山三峰最爲竦桀,自非清霽素朝,不可望見。峰下有泉飛流如舒一匹絹,分映青林,直注山下,雖纖羅不動,其上翛翛恒凄清風也。

《臨海記》曰:郡西北有白鵠山,山有池水懸注,遙望見如倒挂白鵠,因以名山,上有深湖,湖中又有魚,如二百斛船大,長二丈許。

《羅浮山記》曰:羅嶺之南有瀑布,挂泉四十餘丈。

周景式《廬山記》曰:泉在黃龍南數里,即瀑布水也,土人謂之泉湖。其水出山腹,挂流三四百丈,飛湍于林峰表出,望之若懸索,注水處石悉成井,其深不測也。

何尚之《清暑殿賦》曰:深波奔上,瀑布懸下。

孫興公《天臺山賦》曰:赤城霞起以建標,瀑布飛流而界道。

竺法真《登羅山疏》曰:增城縣有石溝,深廣三丈,有兩瀑布皆同注此溝。相傳雲是仙人流杯池水。

溫泉[编辑]

《華陽國志》曰:邛都縣南有溫泉,冬夏長熱,其源可湯鶏豚,下流澡洗治宿病,餘多惡水,水神自司,不可穢污,及沉亂髮照面,使人惡疾。

《幽明錄》曰:始興靈水源有湯泉,每至霜雪,見其上蒸氣高數十丈,生物投之,須臾便熟。

《吳錄》曰:始興縣有始興山,山出溫泉,可以瀹鶏。

《山海經》曰:溫水出空峒山,山在臨汾,南入河,徑陽北也。

《幽明錄》曰:艾縣輔山有溫冷二泉,同出一山之足,兩泉發源相去數尺,熱泉可以瀹鶏,冷泉常若冰生。

《博物記》曰:不周山六川之水,溫如湯也。

《辛氏三秦記》曰:始皇生時,作閣道至驪山八十里,人行橋上,車行橋下,金石柱見存。西有溫泉,俗雲始皇與神女戲,不以禮,女唾之則生瘡,始皇怖謝,神女爲出溫泉,後人因洗浴。

《江乘地記》曰:東南三十五里有湯泉,半冷半溫,共同一壑。

盛弘之《荊州記》曰:新都縣有溫泉,冬月,未至數里,遙見白氣如烟,上下交映,狀如綺疏。又有車輪雙轅形,世人傳,昔有玉女乘車自投此泉,人時見女子姿儀光麗,往來倏忽。人造泉有一聲,則沸從下出,而不可止也。

又曰:棗陽縣界有溫泉,其下有田,資以浸灌,一年三熟。

王孚《安城記》曰:宜陽縣南鄉有溫泉焉,以生鶏卵投其中,熟如煮也。

伏琛《齊地記》曰:曲城東七十里有溫水,水如湯沸,可療百病,煮物無不熟也。

《水經注》曰:溫水出太一山,其水沸涌如湯。杜彥回曰,可治百病,水清則病愈,世濁則無驗。

[编辑]

《說文》曰:潢,積水池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與晏子立曲潢之上,公望見齊國,問晏子曰:「後世孰將踐有齊者?」晏子對曰:「非賤臣之所敢議。」

[编辑]

《論語》曰: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爲誰?」子路曰:「爲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言數周流,自知津處。

《晋書》曰:雷煥卒,子華爲州從事,持劍行經延平津,忽于腰間躍出墮水,使人投水取之,不見劍,但見兩龍,各長數丈,蟠縈有文章,投者懼而返。須臾,光彩照水,波浪驚沸。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石虎起河橋于靈昌津,采石爲中濟,石無大小輒隨流,用功五百餘萬而終不成。虎遣散騎侍郎崔收沉璧中流告神,已,地震水流莫不傾壞,壓死者百餘人。虎甚怒,乃斬工匠,止作而還。

又曰:慕容德正月渡黎陽津,流澌冰合,鄴令韓軌言于德曰:「光武渡滹沱,澌冰自合;大王濟河,天橋自成。靈命所扶,徵兆已見。」德大悅,改黎陽津爲天橋津。

《郡國志》曰:陝州平陸縣小平津,張讓劫獻帝處。南岸有勾陳壘,武王伐紂,八百諸侯會處。

又曰:杜預造河橋于富平,即此也。

又曰:曹州離狐縣有延津,淡檯子羽投璧斷蛟處。

酈善長注《水經》曰:舊東郡白馬縣神馬亭,有神馬寺,去白馬津可二十許裏,東南去白馬縣故城可五十里。《開山圖》所謂白馬山也,山上常有白馬群行,悲鳴則河决,馳走則山崩。

又曰:呂望,東海人也,老而無遇,以釣幹周。呂望行年五十,賣食棘津,七十則屠牛朝歌,行年九十,身爲帝師。

又曰:弘農郡有竇津,說者鹹雲,漢武微行相穀遇辱,感竇其妻深識,既反,厚賚賞焉,賜以河津,令其鬻渡。今竇津是也。

又曰:雲中、定襄之間有津,曰君子濟。昔漢桓帝十三年,西幸榆中,東行代地,洛陽大賈賫金貨隨帝后行,夜迷失道,往投津長,津長送之渡河,賈人卒死,津長埋之。其子尋求父喪,發冢舉尸,資費一無所損,其子悉以金與之,津長不受。事聞于帝,帝曰:「君子也」。即名其津爲君子濟。

又曰:河水東北爲長壽津。

《述征記》曰:凉城至河壽津六十里,河之故瀆在焉。

《异苑》曰:石勒元初十一年,伐劉曜于洛陽,從大河南濟,時凍將合,軍至而冰自泮,舟楫無閡,遂生擒曜,謂是神靈之助,改名靈昌津。

《吳越春秋》曰:勾踐入吳,吳王遣之,越王伏不敢起,吳王遂引上車,范蠡爲執禦,至三津之上,仰天長嘆,泪下沾襟,曰:「嗟乎!孤厄也,不意復生渡此津!」

[编辑]

《釋名》曰:渚,遮也,能遮水從傍回也。

《詩》云:鴻飛遵渚,公歸無所,于汝信處。

又曰:魚潜在淵,或在于渚。

又曰:鳧鷖在渚,公尸來燕來處。

《廣雅》曰:渚,處也。

《晋書》曰:溫嶠至牛渚磯,水深不可測,世雲其下多怪物,嶠遂毀犀角而照之。須臾,見水族覆水,奇形异狀,或乘車馬赤衣者。嶠其夜夢人謂己曰:「與君幽明异路,何意相照也?」意甚惡之。嶠先有齒疾,至是拔之中風,至鎮未旬而卒。

又曰:殷羨,建元中爲豫章太守,去郡,郡人多附書一百餘封,行至江西石頭渚岸,以書擲水中,祝曰:「沉者自沉,浮者自浮,殷洪喬非是致書郵。」故時人號爲投書渚。

《吳興記》曰:烏程西風渚者,防風氏國也。

《幽明錄》曰:淮南牛渚津水極深,無可算計,人見一金牛,形甚瑰壯,以金爲鎖絆。

《文選》詩曰:雙燕游蘭渚

[编辑]

《釋名》曰:潏,術也,堰使水鬱術也,魚梁水碓之類也。

《爾雅》曰:人所爲曰潏。犍爲舍人曰:人力水爲居止。

[编辑]

《釋名》曰:沚,止也,水可以止息其上也。《廣雅》同。

《詩》曰:溯回從之,宛在水中沚。

又曰:菁菁者莪,在彼中沚。

《傳》曰:澗溪沼沚之毛,潢污行潦之水,可薦于鬼神,可羞于王公。

[编辑]

《說文》曰:秦謂陵阜曰坻。

《釋名》曰:坻,遲也,能小遏水使流遲也。

賈誼《鵩鳥賦》曰:乘流爰逝兮,得坻則止。

[编辑]

《神仙傳》曰:河上公,漢景帝時結草爲庵于河之湄,常讀《老子》,帝不解《老子》,數事遣問,公不答。帝駕從之,公即躍身空中矣。

[编辑]

《說文》曰:濆,水涯也。

《詩》曰:汝墳,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墳之國也。遵彼汝墳,伐其條枚。

又曰:彼汾沮洳,言采其莫。

[编辑]

《說文》曰:涘,水涯也。

《詩》曰:綿綿葛藟,在河之涘。

又曰: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编辑]

《釋名》曰:風吹水成文爲瀾。瀾,連也,波體轉流相及連也。小波曰淪,淪,倫也。水文相次有倫理也。

《詩》曰:有豕白蹢,烝涉波矣。

《魏志》曰:魏明帝至廣陵,臨江觀兵,見波濤汹涌,嘆曰:「此天所以限南北也。」遂歸。

又曰:徐宣從文帝于廣陵,六軍乘舟,風浪暴起,帝船回倒,宣時病在後,淩波獨前,群僚無至者,帝壯之,遷尚書。

《益都耆舊傳》曰:張霸爲會稽太守,入海捕賊,遭疾風晦冥,波水涌起,士卒驚白霸,霸曰:「無得恐,太守奉法追賊,風必不爲害。」須臾風靜波止。

《莊子》曰:孔子游乎與緇帷之林,休坐乎杏壇之上,有漁父者,孔子曰:「其聖人與?」乃下求之。漁父語訖刺船而去,延緣葦間,顔淵還車,子路授綏,孔子不顧,待水波定,不聞拿音,而後敢乘。拿,船棹也。

《淮南子》曰:武王伐紂,渡盟津,陽侯之波逆如擊,疾風晦冥,人馬不相見。于是,武王左操黃鉞,右執白旄,瞋目而麾之曰:「餘在,天下誰敢害吾意者!」于是風霽波罷。

又曰:楚國之人有乘船而遇大風者,波至而恐,自投于水。非不貪生而畏死,或恐死而忘生也。

《世說》曰:桓宣武在南州,與會稽王會于溧洲,于時漾舟江側,謝公亦在,狂風忽起,波浪鼓涌,非人力所制,桓有懼色,會稽王亦微异,惟謝公怡然自若。頃間風止,桓問謝曰:「向那得不懼?」謝徐笑答曰:「何有三才同盡理。」

《孔叢子》曰:子順謂韓王曰:「胡越之人同舟濟江,中流遇風波,其相救如左右手,所患同也。」

《廣雅》曰:陽侯,濤大波也。

《戰國策》曰:或謂公叔曰:「乘舟漏而不塞,則舟沉矣;塞漏舟而輕陽侯之波,則舟覆矣。今公自以辯于薛公,是塞漏舟而輕陽侯之波也。」

 地部三十五 ↑返回頂部 地部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