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7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地部三十四 太平御覽
卷七十.地部三十五
地部三十六 

[编辑]

《說文》曰:淵,回水也。

《尚書》逸篇曰:堯子丹朱不肖,舜使居丹淵爲諸侯。

《韓詩外傳》曰:東海之上有士曰灾丘䜣,以勇游于天下,過神淵飲馬,馬果沉,灾丘䜣朝服拔劍而入,三日三夜,殺三蛟一龍而出,雷電隨而擊之十日十夜,眇其左目。

《大戴禮》曰:聖人有國,則淵不涌。

《傳》曰:鄭子産曰:「昔堯殛鯀于禹山,其神化爲黃熊,以入于羽淵。」

又曰:鄭大水,龍鬥于時門之外洧淵。時門,鄭城門也。

《水經注》曰:白鹿淵,南北三百步,東西千餘步,深三丈餘,其水冬清而夏濁,淡然不流。

《九州記》曰:樂壽縣有房淵,方三百里,石勒建安三年水忽變爲赤,燕慕容隽二年,水忽生鹽如印形。其淵一日再長再减,不失其度。居近者時見龍狗之狀戲于旁。葉落于淵者,輒有群燕銜出。

盛弘之《荊州記》曰:新野城北有柴山,山上有清冷之淵,耕父楊光之處。

又曰:魚復縣有神淵,北有白鹽崖,天旱火燃崖上,推其灰燼下降淵中,尋則降雨。西有龍淵,清深不測,傳雲漢祖伐秦經途于此,見淵中白壁赤柱,狀若官府,因名龍淵。

《宜都山川記》曰:鄉下村有淵,淵有神龍,每旱,百姓輒以菵草投淵上流,魚死龍怒,應時天雨。

《齊地記》曰:琅琊臺上有神淵,污之則竭,齋戒即出。

《莊子》曰:舜以天下讓其友北人無擇。無擇曰:「异哉!欲以其污漫我,我羞之。」自投于清冷之淵。

《管子》曰:水出于地而不流者,命之曰淵。

《隋巢子》曰:夏桀德衰,岱淵沸。

《尸子》曰:龍淵有玉英。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丹水更其南,紫淵經其北。

泉水[编辑]

《說文》曰:泉,水源也。

《易蒙卦》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詩序》曰:泉水,衛女思歸也。《詩》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懷于衛,靡日不思。

又曰:爰有寒泉,在浚之下。

又曰: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又曰:莫高匪山,莫浚匪泉。

又曰:相彼泉水,載清載濁。

又曰: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則寧。

又曰:觱沸檻泉。

《傳》曰:鄭伯置姜氏于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潁考叔問公,公語其故。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

《論語撰考讖》曰:水名盜泉,仲尼不漱。

應劭《漢官儀》曰:酒泉城,城下有金泉,味如酒,故曰酒泉郡。《三秦記》曰:酒泉郡中有井,味如酒也。

《晋書安帝紀》曰:吳隱之,字處默,性廉操,桓玄欲救嶺南之弊,以隱之爲刺史,州界有一水,父老雲,飲此水者,廉士皆貪。隱之始踐境,先至水所酌而飲之,因賦詩以言志,清操愈厲。

沈約《宋書》曰:王彭,盱眙人,少喪母,元嘉初,父又亡。家貧力弱,營葬,鄉人助作磚,須得水,天旱,穿井數十丈無水。一旦磚灶前忽生泉,用之,事畢復竭,助者嗟嘆。

《隋書》曰:豆盧績,武帝嗣位,拜渭州刺史,甚有惠政,華夷悅服,德澤流行,大致祥瑞。鳥鼠山谷呼爲高武隴,其下渭水所出,其山絕壁千尋,由來乏水,諸羌苦之,績馬足所踐,忽飛泉涌出,有白鳥翔止廳前,乳子而後去,又有狼見于襄武,民爲之謠曰:「我有丹陽,山出玉漿,濟我民夷,神鳥來翔。」百姓因號其泉爲玉漿泉。

《唐書》曰:安金藏,京兆長安人,爲太常丞。初,玄母寓葬于都南闕口之北,廬于墓側,躬造石墳石塔,晝夜不息,原上舊無水,忽有涌泉自出。

《遁甲開山圖》榮氏解曰:女狄暮汲石紐山下,泉水中得月精如鶏子,愛而含之,不覺而吞,遂有娠,十四月生夏禹。

《水經注》曰:若耶溪東又有寒溪,溪北有鄭公泉,泉方數丈,冬溫夏凉,漢太尉鄭公弘宿居潭側,因以名泉。

又曰:橫流溪,溪水甚小,冬夏不乾,俗亦爲貪泉,飲者輒冒于財賄,同于廣州石門貪泉矣。廉介爲二千石則不飲之,昔吳隱之挹而不亂,豈謂能渝其真乎?蓋亦惡其名也。

又曰:汲縣城北三十里有太公泉,泉上又有太公廟,廟側高林秀木,翹楚競茂,相傳雲太公之故居也。

又曰:土谷縣故城西水源方百步,百泉俱出,故謂之百脉水。

又曰:霍太山上有岳廟,廟甚有靈,鳥雀不栖其林,猛虎常守其廷,又有靈泉供祭事,鼓動則泉流,聲絕則水竭也。

又曰:長城背山面澤,謂之白道城,北出有高阪謂之白道嶺,沿路惟土穴出泉,挹之不窮,古詩「飲馬長城窟」,非虛言也。

《風土記》曰:陽羨縣西南有泉,常有紫黃色浮見水上,出金之地也。

《益都耆舊傳》曰:薑詩母好食生魚,飲江水。詩至誠之感,一朝涌泉在于門側,流引江魚,以給膳羞。

《十洲記》曰:瀛洲青玉膏山,泉如酒味,名之爲玉泉也。

《玄中記》曰:東方有柴渚焉,在齊國山,山泉如井狀,深不測。至春時,雹從井中出,出常敗五穀,人常以林木柴塞則不出,故名爲柴渚焉。

《魏土地記》曰:頌陽縣東八十里有駁牛山,山下有百泉競發,有一神牛駁身,自山而下飲泉竭,故山得其名。

《魏記》曰:洛城東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東一里有阪泉,泉上有黃帝祠。

《三輔舊事》曰:昔有犢失母,哀鳴甚苦,地爲發泉,因名鳴犢泉,今天旱祭之降雨,在馮翊。

又曰:薑泉在歧山縣。

皇甫謐《帝王世紀》云:炎帝神農氏母有喬氏女登,爲少典妃,游華陽,感神而生炎帝,長于姜水,因以氏焉。

酈元注《水經》云:炎帝長于姜水,即此水是焉。

《義興記》曰:國山縣有金硎,硎中沙石有灼灼如金者,舊名金泉,時獲真金也。

《漢水記》曰:漢水有泉,方員數十步,夏常沸涌,望見白氣沖天,能差百病,常有數百人浴之。

《宣城記》曰:臨城縣南四十里有蓋山,登百許步,有舒姑泉。昔有舒氏女與其父斫薪,于泉處坐,牽挽不動,父還告家,比還,惟見清泉,女母曰:「吾女本好音樂。」及弦歌,泉涌回流,見朱鯉一雙。今作樂嬉戲,泉故涌出。

周景式《廬山記》曰:山西有龍泉精舍,初,遠法師遣諸道人行卜地,息此而渴。法師因以杖掘地,即泉出,天旱,法師令道人讀《海龍王經》,泉中有物如蛇而出角,騰空中去,須臾而雨。

《括地圖記》曰:昆丘之上有赤泉,飲之不老,神宮有美泉,飲之眠三百歲乃覺,不死。

盛弘之《荊州記》曰:城東北三百步有孔子泉,其水甘馨,雖帝漿無以過也。

又曰:宜都夷陸縣南勾將山下有三泉,傳雲本無此泉,居者苦于汲水,有一女子孤貧,忽有一乞人瘡痍竟體,村人無不稱惡,此女哀矜飴之。乞人乃腰中出刀,刺山下三處,即飛泉涌出。

《潯陽記》曰:莫山有澗,深丈餘,朝夕輒有涌泉溢出如潮,號爲潮泉。

《外國圖》曰:員丘有赤泉,飲之不老。

《郡國志》曰:蘭州有梁泉,昔梁輝者爲羌所圍,無水,輝以鞭扣地,以青羊祈山神,涌泉出而榆木成林。

又曰:肅州延壽城有山出泉注地,水肥如肉汁,燃之極明,與膏無异,但不可食,此方人謂名漆,得水愈熾。

《呂氏春秋》曰:太公釣于滋泉。

又曰:水之美者,昆侖之井,高泉之山,有涌泉焉。

《淮南子》曰:正土之氣仰乎埃天,正土中也,其氣上水。埃,天中央也。埃天五百歲生蚨,蚨,石名也。中央數五天,故五歲而一化。蚨五百歲生黃澒,黃澒英,水銀也。黃澒五百歲生黃金,黃澒英五百歲化而爲黃金也。黃金千歲生黃龍,黃金之精爲黃龍也。黃龍入藏生黃泉,黃泉,黃龍之精汋也。黃泉之埃上爲黃雲,其氣上至天也。陰陽相薄爲雷,激陽爲電,言黃氣之相激薄也。上者就下,其氣傷,復于天下也。流水就通而合乎黃海。言水從天下,則通流入于海也。偏土之氣仰乎青天,偏土,方土也。青天八百歲生青增,青增,青石也。東方數八,故八百歲而一化。青增八百歲生青澒,青澒八百歲生青金,青金千歲生青龍,青龍入藏生青泉,青泉之埃上爲青雲,陰陽相薄爲雷,激陽爲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青海。壯土之氣仰于赤天壯土,南方土也。赤天七百歲生赤丹,赤丹砂也。南方數七,故七百歲而一化也。赤丹七百歲生赤金,丹沙不化爲沙而可以爲金,故氣赤澒也赤金千歲生赤龍,赤龍入藏生赤泉,赤泉之埃上爲赤雲,陰陽相薄爲雷,激陽爲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赤海。弱土之氣仰乎白天,弱土,西方土也。白天九百歲生白礜,白礜,白石也。西方數九,故九百歲而一化也。白礜九百歲生白澒,白澒九百歲生白金,白金千歲生白龍,白龍入藏生白泉,白泉之埃上爲白雲,陰陽相薄爲雷,激陽爲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白海。牝土之氣仰乎玄天,牝土,北方土也。玄天六百歲生玄𪿖𪿖,石也。北方數六,故六百歲而一化也。玄砥六百歲生玄澒,玄澒六百歲生玄金,玄金千歲生玄龍,玄龍入藏生玄泉,玄泉之埃上爲玄雲,陰陽相薄爲雷,激陽爲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乎玄海。

又曰:昆侖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藥,以潤萬物也。

傅咸《神泉賦》曰:余所居庭,庭前有涌泉,在夏則冷,涉冬而溫,每夏游之,不知歲之有暑。

《抱樸子》曰:昆侖及蓬萊,其上鳥獸飲玉井泉,皆長生不死也。

李華《雲母泉詩序》曰:洞庭湖西玄石山,俗謂之墨山,山南有佛寺,寺倚松嶺,松嶺下有雲母泉,泉出石,引流分渠,周遍庭宇,發源如乳,源末派如淳漿,烹茶灌園漱濯皆用之。大浸不盈,大旱不耗,自墨山西北至石門,東南至東陵,廣二十里,盡生雲母,墻階道路,光彩如列星,井泉溪澗,色皆純白,鄉人皆壽考,無癖痼疥搔之疾,華深樂之。

 地部三十四 ↑返回頂部 地部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