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地部三十三 太平御覽
卷六十九.地部三十四
地部三十五 

[编辑]

《釋名》曰:澗者,言在兩山間也。

《詩》曰:秩秩斯干。秩秩,流行也。幹,澗也。

又曰:于以采蘋,于澗之中。

又曰:于以采蘋,南澗之濱。

又曰:考盤在澗,碩人之寬。

《爾雅》曰:兩山夾水曰澗。

漢書》曰:沛公與項籍臨廣武澗而語,數籍十罪。

《東觀漢記》曰:耿恭以疏勒城傍有水,徙居之,匈奴來攻,絕其澗水,吏笮馬糞汁飲之。

《水經注》曰:洛水東北流,注于公路澗,但世俗音訛,號之曰光祿澗,非也。

《异苑》曰:苻堅爲慕容沖所襲,堅馳騧馬墮而落澗,追兵幾及,計無由出,馬即踟蹰臨澗,垂鞚與堅,堅不能及,馬又跪授焉,堅攀之得登岸而走。

《幽明錄》曰:人有山行墜澗者,無出路,饑餓僅死,見龜蛇甚多,朝暮引頸向四方,人因學之,遂不復饑,體殊輕便,能登岩岸。經數年後,竦身舉臂,遂超出澗上,即便還家,顔色悅澤,頗更聰慧。洎食穀啖滋味,百日復其本質。

《郡國志》曰:漢武元封二年,有白羊出庸澗,初出一羊,野中婦人大驚拍手,羊因止。今俗生羊禁婦人拍手是也。

又《水經》曰:吳房縣山溪有白羊淵,淵水出羊。

又曰:赤松澗在東陽,赤松子游金華山,以火自燒而化,故山上有赤松子之祠,澗自山出,故曰赤松澗。

《十道志》曰:廣武澗,在今滎澤縣西。

又《西征記》曰:三皇山上有二城,謂東西廣武城,相去二百餘步,隋河水從中東南流,今無水。今城東有高壇,即項羽坐太公于上以示漢軍處,一謂鴻溝。

盧氏《嵩山記》曰:半馬澗,人或云百馬澗,亦曰拜馬澗。故老傳,王子晋得仙而馬還,國人思之不見,乃拜其馬于此也。

《韓子》曰:董安于爲趙上地守,行石阜山,見深澗深百仞,問其禦左右曰:「人嘗有入此乎!」曰:「無有。」「嬰兒狂聾人入此乎?」曰:「無有。」「牛馬犬彘入此乎?」曰:「無有。」安于嘆曰:「吾能治矣,使吾法之無赦,猶入澗之必死,則民莫之犯也。」

[编辑]

《詩》曰: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四方有水,中央獨高可居也。

《爾雅》曰:水中可居者曰洲。

史記》曰:越王勾踐平吳,徙夫差于甬東。韋昭曰:「即句章東溪口外洲是也。」

《晋書》曰:殷仲堪爲荊州刺史。先是,仲堪游于江濱,見流棺接而葬焉,旬日間,門前之溝忽起成岸。其夕有人過仲堪,自稱徐伯,雲感君之惠,無以報也。仲堪因問門前之岸是何祥乎?對曰:「水中有岸,其名爲洲,君將爲州。」言終而沒。至是果臨荊州。

王隱《晋書》曰:朱崖在大海中,遙望朱崖,洲大如菌,舉帆一日一夜至洲,周匝二千里,徑度七八百里,可十萬家,女多姣好,長髮美髮。

《吳錄地理志》曰:吳富春縣有沙漲,武烈爲郡吏,赴府,鄉人餞之,會于沙上,父老曰:「此沙狹而長,君後當爲長沙太守。」後果然,因名孫洲。

《吳志》曰:孫權遣衛溫、諸葛直將甲士萬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在海中,長老傳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將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仙及仙藥,止此不返,世世相承有萬家,其上人民時有至會稽貨市。

《隋圖經》曰:漢水徑琵琶穀至滄浪洲,洲即漁父棹歌處,庾仲雍記雲謂之千齡洲。

《水經注》曰:龍陽縣之洲,長二十里,吳丹陽太守李衡植甘橘于其上,臨死,敕其子曰:「吾洲裏有木奴千頭,不匱汝衣食,歲絹千匹。」

又曰:崢嶸洲,冠軍將軍劉毅破桓玄于此洲。

《山海經》曰:鬱洲,一曰都洲,在海中。郭璞注曰:即東海鬱洲山也。傳此洲從蒼梧徙來,上有南方物。

《扶南傳》曰:漲海中倒珊瑚洲,洲底有磐石,珊瑚生其上也。

《西京雜記》曰:梁孝王兔園之中又有雁池,池有鶴洲,諸宮館相連,异樹怪獸,靡不畢備,王與宮人賓客,弋釣其中。

《吳地記》曰:長洲在姑蘇南大湖北岸,闔閭所游獵處也。吳王遣徐詳至魏,魏太祖謂詳曰:「孤比者願越橫江之津,與孫將軍游姑蘇之上,獵長洲之苑,吾志足矣。」詳對曰:「大王欲奉至順以合諸侯,若越橫江而游姑蘇,是踵亡秦而躡夫差,恐天下之事去矣!」太祖笑曰:「徐生得無逆詐耶?」

《湘中記》曰:或曰,昭潭無底桔洲浮。昭潭,湘水至深處也。桔洲,每大水,諸洲悉沒而桔洲獨存焉。

王韶之《始興記》曰:城西百餘步有栖霞樓,臨川王營置,清暑游焉,羅君章居之,因名爲羅公洲。樓下洲上,果竹交蔭,長楊傍映,高梧前竦,雖即城隍,趣同丘壑。

盛弘之《荊州記》曰:南江上有龍洲,下有寵洲,二洲之間,舊雲多魚,而投罟揮網,輒便挂絕。乃有客沒而視之,中水有牛二頭,常爲破網,故魚者患之。

又曰:江津東十餘里,有中夏洲,洲之首,江之汜也。故屈原云:「經夏首而西浮。」又二十餘里有涌口,所謂閻敖游涌而逸,二水之間,謂之夏洲,首尾七百里。

又曰:枝江縣西至上明,東及江津,其中有九十九洲。楚諺曰:洲不滿百,故不出王者。桓玄有問鼎之志,乃增一爲兩,以充百數,僣號旬時,身屠宗滅,及其傾覆,洲亦消毀。至宋文帝在藩,忽生一洲,果龍飛江表,斯有驗矣。

《荊州圖副》曰:百里洲,其上平廣,土沃人豐,湖澤所産,足穰儉歲。又特宜五果,甘柰梨蔗,于此是出。

《荊南志》曰:枝江縣界內,洲大小凡三十七,其十九有人居,十八無人。

劉楨《京口記》曰:嘉子洲西一里,得貴洲,周回四十里許,上多有居民。昔魏文帝伐孫權至此洲,南望曰「彼人有焉」而退。因名曰貴洲。

《述征記》曰:晋寧縣有龍莽洲,父老云:龍蛻骨于此洲,其水今猶多龍骨。

山謙之《丹陽記》曰:江寧縣南二十五里有列洲,晋簡文帝爲相時,會桓溫處也。

《郡國志》曰:朝洲白嶼洲,亦自浮來,後會稽人姓丁識之,雲曾藏銅熨斗于洲上,往取果得。

又曰:潤州長命洲,梁武放生處。後魏使李諸來聘,武帝問曰:「彼國亦放生否?」諸曰:「不取,亦不放。」帝大慚。

《荊州圖經》曰:襄陽縣南八里,峴山東南一里,江中有蔡洲,漢長水校尉蔡瑁所居,宗族强盛,共保蔡洲,爲王如所沒,一宗都盡。

又曰:武當縣西北四十里江中有滄浪洲,長四里,廣十三里,《禹貢》稱漢水東流爲滄浪水,疑此洲是也。

《方言》曰:水可居者爲洲,三輔謂之洲淤。郭璞注曰:《上林賦》云:行於洲淤之浦。

《輿地志》曰:伍子胥叛楚出關,于江上見漁父求渡,時傍多人,漁父歌曰:「日灼灼駸己馳,與子期兮蘆之漪。」子胥既渡,解百金之劍與漁父。漁父曰:「楚購子粟五萬,爵執圭,豈百金之劍乎?」子胥曰:「勿令其露。」漁父知其意,遂覆舟而死,其處是氵羅洲,水路去洲一百九十里。

《江夏記》曰:鸚鵡洲在縣北,按《後漢書》曰:黃祖爲江夏太守,時黃祖與太子射賓客大會,有獻鸚鵡于此洲,故以爲名。

又《荊州記》曰:江夏郡城西臨江有黃鶴磯,又有鸚鵡洲。侯景令宋子仙夜襲江夏,藏船于鸚鵡洲。

《建安記》曰:郡西南大溪之中有仙人洲,昔梅真人上升,墜馬于此洲,故後名墜馬洲。

《鄱陽記》曰:蠙洲在縣西南溪中,有蚌出珠,貞觀年中,因雨雹乃有蚌出珠,百姓采之,鹹亦不空。其水平淺可涉。

《丹陽記》曰:白鷺洲,在縣西三里,隔江中心,南邊新林浦,西對白鷺洲,洲在大江中,多聚白鷺,因名之。

又曰:烈洲,在縣西南。《輿地志》云:吳舊津所也,內有小水堪泊船,商客多停以避烈風,故以名焉。王浚伐吳宿于此,簡文爲相時,會桓玄之所也。亦曰溧洲。洲上有山,山形似栗,伏滔《北征賦》謂之烈洲。

又曰:吳時客館在蔡洲上,以舍遠,使蘇峻作逆,陶侃等率所統同赴京師,直指石頭,次于蔡洲是也。

又曰:張公洲,在縣西南,《梁書》太清二年,豫州刺史裴東之等舟師二萬次張公洲。二年陳霸先擊破侯子監師至張公洲,幷此處。

又曰:加子洲,在縣西南。

《三十國春秋》曰:晋咸和二年,溫嶠與陶侃起義兵伐蘇峻,帥師四萬直指石頭,侃泊加子洲,即此處也。夏月堪泊船,冬月淺涸,自永昌之初,其洲忽一朝崩陷數里,隨其形曲折,凡作九灣,行者所依,東西浩然矣。

《尋陽記》曰:鵲洲在縣北。

《傳》曰:昭公五年,楚以諸侯伐吳,吳敗之于鵲岸。按鵲頭與鵲尾相去八十里。杜預注曰:吳地也。廬江舒縣東南有鵲尾渚。

[编辑]

《廣雅》曰:湍,瀨也。

《水經注》曰:益陽縣西有關羽瀨,所謂關侯灘也。南對甘寧故壘。昔關羽屯軍水北,孫權令魯肅、甘寧拒之于是水,寧謂肅曰:「羽聞吾咳唾之聲,不敢渡也;渡則成擒矣。」羽夜聞其處分,曰:「興霸聲也。」遂不渡。

又曰:漢水東爲鱔湍,洪波奔蕩,崩浪雲頽。古老言,有鱔魚奮鰭溯流望濤直上,至此則曝鰓失濟,故因名湍。

《异苑》曰:永嘉郡有百簿瀨,郡人斷水捕魚,宰牲禱祭以祈多獲,逾時了無所得,衆侶忿怨,弃業將罷。其夕幷夢見老公雲,諸君且可小停,要思其宜。夜忽聞有跳躍聲,驚起共看,乃是大魚銼以爲,頓獲百簿,故因以百簿名瀨。

《益都耆舊傳》曰:犍爲符沅和氏女,名光雄,和父乘船城湍,墮水物故,尸喪不得,雄哀慟號咷,乘小船于父沒處哭數聲,自投水死,後與父相持浮出。

盛弘之《荊州記》曰:桂陽耒陽縣有兩瀨,每縣旱,百姓共壅之,甘雨普降,若一鄉獨壅,雨亦偏應。東有博望灘,張騫使外國經此船沒,因以名灘。灘下接魚復縣界,有羊腸虎臂瀨,陽亮爲益州,至此覆沒,人至今猶名爲使君灘。

鄭緝之《東陽記》曰:信安縣去石門四十里,瀨邊悉有石牒,長三尺許,似羅列雜繒如店肆也。

劉德明《南記》曰:康贛水奔流二百餘里,橫波險瀨二十四處。

[编辑]

《益州記》曰:伏犀灘東南六十里有黃牛像,其崖峻險,遠望之班潤頗象黃牛。

又《水經》云:昔有黃牛從僰溪而出上此崖,乃化爲石,是名伏犀灘。

又曰:荔枝灘東南二十五里山頂上有一冢,冢惟有女貞樹,樹上恒有白猿栖息,《郡國志》云:僰道有玉女冢是。

《水經注》曰:江水又東經狼尾灘而曆人灘。袁山松云:「二灘相去二里,人灘水至峻峭,南岸有青石,夏沒冬出,其石嶔崟數十步,中悉作人面形,或大或小,甚分明者,鬢髮皆具,因名人灘也。」江水又東徑黃牛山。下有灘。名曰黃牛灘,南岸重嶺叠起,最外高崖間,有色如人負刀牽牛,人黑牛黃,成就分明,既人迹所絕,莫得究焉。此岩既高,加以江湍紆回,雖途經信宿,猶望見此物。故行者謠曰:「朝髮黃牛,暮宿黃牛。」言水路紆深,回環望如一矣。

 地部三十三 ↑返回頂部 地部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