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地部三十八 太平御覽
卷七十四.地部三十九
地部四十 

[编辑]

《錄异傳》曰:文翁者,廬江人,爲兒童時,乃有神异,及長,當起曆下陂以作田,文翁晝日斫伐薪以爲陂塘,其夜忽有數百頭野猪以鼻戴土著柴中,比曉成塘。

《吳地記》曰:壇塘一名陌城,夫差十二年,既殺子胥,後悔之,與群臣臨江作塘,創設祭奠,百姓因以立廟。《吳越春秋》雲,夫差設祭,杯動酒盡。

劉道真《錢塘記》曰:防海大塘在縣東,去邑一里,往時郡議曹華家信富,乃議立此塘以防海水,始開,募有能運土石一斛,即與錢一升。旬日之間,來者雲集,塘未成而譎不復取,于是載土石者弃置而去,塘以之成,既遏絕潮源,一境蒙利也。

《述异記》曰:今烏江長亭,亭下有騅馬塘,即當時烏江亭長艤舟待項王處。

《南越志》曰:丹城縣有釜塘,金沙自是而出。

裴淵《廣州記》曰:彰平縣朱沙塘,水如絳,魚鱉皆赤。

《荊州記》曰:長沙郡東十餘里,有郡人劉壽墓,有石闕四所,壽漢順帝時爲司徒。其東有龜塘,周回四十五里,有靈龜出其中,故塘因名焉。

盛弘之《荊州記》曰:始安熙平縣東南有山,山西其形長狹,水從下注塘,一日再增减盈縮,因名爲潮汐塘。《幽明錄》又載。

《幽明錄》曰:耒陽縣東北有廬塘,淹地八頃,其深不可測,中有大魚,常至五日一躍奮出水,大可三圍,其狀异常,每躍出水,則小魚奔迸,隨水上岸,不可勝計。

《异記》云:廬塘有鮫魚,五日一化,或爲美婦人,或爲男子,至于變亂尤多,郡人相戒,故不敢有害心,鮫亦不能爲計,後爲雷電殺之,此塘遂涸。

劉欣期《交州記》曰:鑿南塘者,九真路之所經,去州五百里。馬援積石爲塘,以通于海,達于象浦,建標爲南極之界。

《淮南子》曰:壞塘取龜,髮屋求狸,桀跖之徒,君子不爲。

[编辑]

《爾雅》曰:墳,大防也。謂堤。

《梁書》曰:始興忠武王憺,字僧達,爲荊州刺史,遇大江溢,堤壞,憺親率將吏,冒雨築之,水勢甚猛,人皆恐懼,或請避之,憺曰:「王尊尚欲身塞河堤,我心何獨以危避。」登堤嘆息,遂輟膳而刑白馬以祭江神,以身爲百姓請命,言終而水退堤出。

《郡國志》曰:長沙金牛堤,漢武時,有异人牽金牛入此堤內,因以名焉。

《水經注》曰:涿郡王尊,自益州刺史遷東郡太守,河水盛溢泛浸瓠子金堤,尊躬率吏民,投沉白馬祈水神河伯,親執圭璧,請身填堤,廬居其上,吏民皆走,尊立不動,水齊足而止,公私壯其勇節。

又曰:漢安帝永初七年,令謁者太山矛岑,于石門東積石八所皆如小山,以捍沖波,謂之八激堤。

[编辑]

《釋名》曰:海中可居曰島,到也,人所奔到。

漢書》曰:田橫懼誅,入居海島中。孟康曰:海中山曰島。

《魏志》曰:王傾討勾驪,入沃沮,人云嘗乘船捕魚,風吹十日,東得一島,上有人,常以七月取童女沉海。

《齊地記》曰:嶗山東北五里入海有管彥島,是黃巾賊帥管承後也。

又曰:東牟城東有盤島,城東北有牛島,常以五月,海牛及海狸與鳥産乳其上。

[编辑]

《臨海記》曰:去郡七里東有樊續嶼,嶼上空冢裏,猶餘敗鼓角,或呼爲樊府君墓。今郡公田,在此嶼下。

[编辑]

《爾雅》曰:岸下地曰滸。

《詩》曰:綿綿葛藟,在河之滸。

[编辑]

《爾雅》曰:重涯曰岸。

《詩》曰:高岸爲穀。

又曰:淇則有岸。

《晋書》曰:殷仲堪于江濱見流棺而葬焉,旬日之間,門溝忽起爲岸。其夕有人自稱感君之恩,堪因問岸何祥也?答曰:「水中有岸曰州,君將牧州。」言終而沒。至是,果得荊州也。

《水經注》曰:船官浦東即黃鵠山,林間甚美,譙郡戴仲若野服居之山下,謂之黃鵠岸。

又曰:昆明池有金堤石岸,益州有金堤,左思曰:西逾金堤,東越玉津。

《孫卿子》曰:泉生珠而岸不枯。

[编辑]

《說文》曰:泥,黑土,在水中者也。

《易》曰:井泥不食,舊井無禽。在井之下故曰泥。井而泥則不可食。

《書》曰:淮海惟揚州,厥土惟塗泥。

《詩含神霧》曰:夫齊之地,處孟春之位,海岱之間,土地污泥,流之所歸,利之所聚。

《傳》曰:晋楚將戰,呂錡夢射月中之,退入于泥。

《論語》曰:子夏云: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爲。小道,今諸子書。泥,滯陷不通也。

《漢書溝洫志》曰:涇水一石,其泥數斗,且溉且糞,長我禾黍。

又曰:禹泥行乘橇。

《東觀漢記》曰:隗囂將王元說囂使背漢。曰:「請以一丸泥爲大王東封函谷關,此萬世一時也。」

又曰:鄧訓將黎陽宮兵屯漁陽,遷護烏丸校尉。黎陽宮故吏皆戀慕,知訓好以青泥封書,從黎陽步推鹿車載青泥至上穀遺訓。其得人心如此。

《隴右記》曰:武都紫水有泥,其色亦紫而粘,貢之用封璽書,故詔誥有紫泥之美。

《帝王世紀》曰:周穆王征犬戎,得煉剛赤刀,用之割玉,如割泥焉。

《神仙傳》曰:童奉君居廬山,嘗大旱,縣令于士彥詣奉說大旱之意,奉因仰視其屋曰:「貧家屋皆見天,不可以得雨,如何?」令解其意,身率將吏爲起屋,屋成當泥壁,作人已掘土,欲取江水沃泥。奉曰:「不須,日暮當雨也。」其夜果大雨,聚壤成泥。

顧微《廣州記》曰:郁林郡山東南有池,有石牛在池下,民常祀之。歲旱,百姓殺牛祀之,以牛血和泥泥石牛背,祠畢,天雨洪注,洗背泥盡而後晴。

《曾子》曰:白沙在泥,與之皆黑。

《淮南子》曰:琬琰之玉在污泥之中,雖廉者不釋也。

《世說》曰:石崇以椒爲泥泥屋,王君夫以赤石脂泥壁。

《雜五行書》曰:二月上壬取土泥屋四角,宜蠶,吉。

[编辑]

《釋名》曰:小石曰礫,礫,析也,小石相支,其間析析然。

《抱樸子》曰:軍術曰:地生瓦礫,不去,有大禍。

蔡伯喈《青衣賦》曰:金生沙礫,珠出蚌泥。

盧子雲《相風賦》曰:楚石雜結綠,沙礫厠隋珠。

[编辑]

《龍魚河圖》曰: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幷銅頭鐵額,食沙石。

《韓詩外傳》曰:孔子南游適楚,至于阿穀之隧,有女子佩瑱而浣者,孔子曰:「彼婦人其可與言乎?」執觴以授子貢曰:「善爲之辭。」婦人答曰:「阿穀之隧,隱曲之汜,欲飲則飲,何問于婢子?」授子貢觴,跪坐置之沙上曰:「禮不親授。」

又曰:自西河至于流沙,千里而遙,雍州是也。

《家語》曰:得其人,如聚沙而雨之;非其人,如會聾而鼓之。

史記》曰:張良以鐵椎擊秦始皇于博浪沙,中其副車。

又曰:上在雒陽南宮,從復道望見諸將往往相與坐沙中語。

又曰:武帝元封元年旱,于是天子乃禱萬里沙。

《戰國策》曰:齊襄王立,田單相之。過淄水,有老人涉水而寒,不能行,坐沙中,田單見其寒也,解裘而衣之。襄王曰:「不早圖,恐後悔之。」

漢書》曰:韓信擊龍且,夾睢水,夜令人爲萬餘囊盛沙,以壅水上流。

《東觀漢記》曰:朱鮪等共會洧水上,沙中設壇,立聖公爲天子。

《博物志》曰:石蕃,衛臣也,背能負千二百石沙。

《廣志》曰:流沙在玉門關外,南北二千里,東西數百里,有三斷,名曰三隴。

《列子》曰: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也。之邯鄲,遇盜于耦沙。

《魯連子》曰:朝露之蒲,工女不能治;淄澠之沙,計兒不能數。

《韓子》曰:孫叔敖請漢間之地,沙石之處。

《曾子》曰:白沙在泥,與之皆黑。

《淮南子》曰:河水欲清,沙壤穢之。

又曰:寒凝水,熱焦沙。

《抱樸子》曰:穆王南征,一軍盡化,小人爲蟲沙。

《說苑》曰:湯之時,大旱七年,焦沙爛石。

葛洪《肘後方》曰:治溺死,熬沙以覆死人,使上下有沙,但出口鼻。

《古今注》曰:宣帝地節元年,上都沙中夜風,有火如粟。

《曹瞞傳》曰:操征馬超,隔渭水。婁子伯說曰:「今天寒,可起沙爲城,以水灌之,可一夜而成。」

《劉根別傳》曰:潁川太守高府君到官,民人疫,郡中掾史死者過半,夫人郎君悉得病,從根求消除病氣。根曰:「于廳事之亥上穿地取沙三斛著中,以醇酒三升沃其上。」府君從之,病者悉得愈,疫氣絕。

《搜神記》曰:有物處于江水,其名曰蜮,一曰短狐,能含沙射人,以術方抑之,則得沙石于肉中。

段國《沙州記》曰:澆河西有黃沙,沙南北一百二十里,東西七里,西極大楊川,望黃沙猶人委乾糒,地不生草木,黃沙蕩然,沙州取號焉。

《豫章記》曰:龍沙在郡北帶江,沙甚潔白,高峻而峙,陂陀有龍形,舊俗九月九日登高上處也。

《新安記》曰:錦沙村,傍山依壑,素波澄膜,錦石舒文,冠軍吳喜聞之而造焉,鼓柁游泛,彌旬忘返。嘆曰:「名山美石,故不虛賞,使人喪朱門之志。」

《王孚記》曰:袁州有水,春交則上白沙如米,于兩岸九十餘里,呼爲米沙,若一岸遍米,其方豐熟。

《湘中記》曰:白沙如霜雪,赤岸似朝霞。

《遁甲開山圖》曰:沙土之浦,雲陽之墟,可以長生,可以隱居。沙土,即長沙也,雲陽,古仙人也。

《郡國志》曰:杭州浙江有江沙漲,昔武烈爲郡吏赴府,鄉人餞之,會此沙上。父老曰此沙狹而長,君必爲長沙太守。果然。

又曰:伊州,鐵勒國也,而路多沙磧,磧內時聞叫喚聲,不見人,或聞歌笑之聲,蓋鬼物也。

《鄱陽記》曰:新昌水有一沙堆,在縣東北五十里,其形狀如覆船,鮮淨特异,每年豐稔,其沙即堆積如舊,若沙移河岸,其年儉,古來相傳,以爲常驗。

 地部三十八 ↑返回頂部 地部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