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3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兵部七十八 太平御覽
卷三百四十八.兵部七十九
兵部八十 

[编辑]

《釋名》曰:弩,怒也。有勢怒也。其柄曰臂,似人臂也。鈎弦者曰牙,似齒牙也。牙外曰郭,爲牙之規郭也。下曰縣刀,其形然也。合名之曰機,言如機之巧也,亦言如門戶樞機開闔有節也。

《說文》曰:洛陽名弩曰許緣切。彀,弩也。廣,滿弓也。廣,音霍。

《古史考》曰:黃帝作弩。

《廣雅》曰:钜黍弓,子弩。

《太公兵法》曰:弩之神名遠望。

《尚書》曰:若虞機張往省括于度,則釋。

《尚書帝命驗》曰:王弩發,驚天下。秦有往矢西流,往矢即弩星也。兵精主天下,見之而驚。西流,秦滅也。賤類出,高將下。賤類謂秦始皇也。呂不韋之妻孕身而秦襄王納之,生始皇。高,謂丞相趙高也。始皇出,趙高下,言天生之也。賤或爲賊。

史記》曰:龐涓追孫臏,音鬢。臏量其行,暮當至馬陵。馬陵道狹而旁多阻險,可伏兵,乃大斫樹白而書:「龐涓死此下。」于是,令齊軍善射者萬弩夾道而伏,期日暮見火舉而俱發。龐涓夜至斫木下,見白書,乃鑽火燭之。讀書未畢,齊軍萬弩俱發,魏軍大亂。龐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剄曰:「遂成竪子之名。」

又曰:高祖厄于冒頓平城。天下歌曰:「平城之下亦誠苦,七日不食,不能彀弩。」彀,張也,音遘。

又曰:始皇葬驪山,令匠作機弩矢。有所穿近,輒射之。

又曰:蘇秦說韓王曰:「子、距黍射六百步之外。許愼曰:南方子蠻之弩皆善射。

又曰:蘇代遺穰侯書曰:「以天下攻齊,如以千鈞之弩决潰癰也。」

又曰:漢王臨廣武,數項羽十罪。項羽大怒,令伏弩射,中漢王。漢王傷胸,乃捫足曰:「虜中吾指。」

漢書》曰:《李廣傳》曰:「廣爲匈奴所擊,廣身自以大黃射其裨將。」服虔曰:大黃,肩弩也。

又曰:申屠嘉,梁人也。以材官蹶張,如淳曰:材官皆多能脚踏强弩張之,故曰蹶張。律有蹶張生。從高帝擊項籍。

又曰:李陵至浚稽與單于相值,騎二萬圍陵。陵軍居兩山間,以大車爲營。陵引士出營外爲陣,前行持戟盾,後行持弓弩。虜見漢軍少,直前就營。陵搏戰攻之,千弩俱發,應弦而倒。

又曰:司馬相如爲中郎,建節邛笮。至蜀,太守以下郊迎,縣令負弩矢先驅,蜀人榮之。

又曰:霍去病爲驃騎將軍,過河東,河東太守郊迎,負弩先驅。

《續漢書》曰:虞詡爲武都太守。虜來攻城,詡出戰,使强弩射之,三發而三中,虜衆潰。謝承《後漢書》云:羌攻城也。

《東觀漢記》曰:耿恭在疏勒城,救兵不至。恭食盡窮困,士乃煮鎧弩食其筋革。恭與士推誠同死生,故無貳心。

《後漢書》曰:宋則子年十歲,與蒼頭共弩射。蒼頭弦斷,矢激誤中之,即死。奴叩頭就誅,則察而恕之。潁川荀爽深以爲美,時人亦服焉。

又曰:中平中,黃巾賊起,郡縣皆弃城而走。陳湣王寵有强弩數千張,出軍都亭。置軍營于國之都亭也。國人素聞王善射。不敢反叛,故陳獨得完,百姓歸之者衆十餘萬人。

又曰:陳湣王寵善弩射,十發十中,中皆同處。

華嶠《後漢書》曰:陳湣王寵射,善弩。其秘法以天覆地載,參連爲奇,又有三微三小,三微爲經,三小爲緯,經緯相將,萬勝之方,然要在機牙。其射至十發十中。

《魏氏春秋》曰:諸葛亮損益連弩,謂之元戎。以鐵爲矢,矢長八寸。一弩十矢俱發。

《吳志》曰:甘寧字興霸。巴郡臨江人也。《吳書》曰:寧本南陽人也。招合輕薄少年,爲之渠帥。群聚相隨,挾持弓弩,負毦音餌。帶鈴。民聞鈴聲,即知是寧也。

《吳錄》曰:松梁山山石開處,容數十丈高竹。弩不及其上。在灃州。

《晋書》曰:《嵇紹傳》云:「齊王冏被誅。初,兵交,紹奔散赴宮。有持弩在東閣下者,將射之。遇有殿中將兵蕭隆見紹姿容長者,疑非凡人,趣前拔箭,于此得免。

又曰:劉聰將趙染冤殺其長史魯徽。染寇北地,夢魯徽大怒,引弓射之,染驚悸而寤。旦攻城將,中弩而死。

又曰:孟爲吳人所獲,將徙之臨海。等志北歸,慮東徙轉遠。以吳人愛蜀側竹弩,言能作之。皓留付作部。後逃至京都。

又曰:崔洪薦郤詵自代。詵後駁奏。洪曰:「我舉郤詵而反奏我,是挽弩自射。」

《晋陽秋》曰:初,高祖勒兵闕下,經曹爽門。爽帳下督嚴世引弩將射高祖,孫謙止之曰:「未可知。」三注三止。高祖車乃過。《世說》又載。

又曰:馬隆討凉州虜。隆募限腰引弩四十六鈞、弓限四鈞以上。隆捶扌剽懸弓弩,扌剽側閱試,自旦至中,得三千五百人。

《唐書》曰:李希烈旣陷汴州,乘勝東侵,連陷陳留、雍丘,頓軍寧陵,期下宋州,會食浙西。節度韓命王栖曜將强弩數千,夜入寧陵,希烈不之知。晨朝弩矢及希烈坐帳,希烈驚曰:「此江淮弩士,今入矣。」遂不敢東,希烈夜敗。

《晋諸公贊》曰:都官從事程偉案狀羊琇音酉。所犯狼籍,琇即遣家人持銅弩牙首入重法。時人皆謂琇有權智,世祖詔遷琇官。

《英雄記》曰:王匡字公節,太山人,以任俠聞。辟大將軍何進府使。匡于徐州發强弩五百,西詣京師。會進敗,匡還鄉。

又曰:袁紹擊公孫瓚,先令麴義領精兵八百,强弩千張以爲前登。

又曰:袁尚使審配守鄴城,曹操進軍攻鄴,生獲配。謂曰:「吾近行圍,弩何多也?」配曰:「猶恨其少。」

《日南傳》曰:南越王尉佗攻安陽。安陽王有神人睪音高。通爲安陽王治神弩一張,一發萬人死,三發殺三萬人。佗退,遣太子始降安陽。安陽不知通神人,遇無道理,通去。始有姿容端美,安陽王女眉珠悅其貌而通之。始與珠入庫盜鋸截神弩,亡歸報佗。佗出其非意。安陽王弩折兵挫,浮海奔竄。

《華陽國志》曰:秦襄王時有一白虎,常從郡游巴蜀,傷害千餘人。昭王乃重募有能殺虎者,賞邑萬家。閬中夷廖中能作白的之弩,乃登樓射殺白虎。昭王嘉之。以其夷不欲封,刻石盟要曰:「秦犯夷輸黃龍一雙,夷犯秦輸清酒一鍾。」夷人安之。

又曰:鄧芝征涪陵,見玄猿抱子在樹上。引弩射之中猿母,其子爲拔箭,以木葉塞瘡。芝乃嘆息曰:「嘻!吾違物之性,其將死矣。」投弩水中,芝後果死。

《會稽典錄》曰:鍾離權謂朱育曰:「大皇帝以中國多騎,欲以當之。然吳神鋒弩射三里貫洞,三四馬騎敢近之乎?」

《南越志》曰:龍川有營澗,嘗有銅弩牙流出水,皆以銀黃雕鏤。取之者,祀而後得。曾有取此牙逢風雨舉船淪沒。父老云:「越王弩營處也。」

《雜記》曰:東吳朝鴻臚卿張儼、議郎張純、鎮南將軍朱异三人,共詣驃騎將軍朱據。據曰:「三賢屈顧老鄙,相聞含甘須之明,懷終賈之才,相饑渴久矣。各爲賦一物,然後乃坐。」乃各賦所見。异賦弩曰:「南岳之,鍾山之銅。應機命中,射隼高墉。」

《吳越春秋》曰:陳音對越王曰:「弩生于弓,弓生于彈,彈生于古之孝子。臣聞楚琴氏以弓矢之勢,不足以威天下,遂乃橫弓著臂,施機設郭,加之以力。郭爲方城守臣子也,敖爲人君命所起也,關爲守禦撿去止也,錡音奇,又音蟻。爲侍從聽人主也,辭爲道路通所使也,弓爲將軍主重負也,弦爲軍師禦戰士也,矢爲飛容主教使也,金爲穿敵往不止也,衛爲副使正道里也,驃爲都尉執左右也。鳥不得飛,獸不得走,弩之所向,無不恐者。」王曰:「善。子之說弩也。願復聞正射之道。」陳音對曰:「臣聞射之道,左足縱,右足橫;左手若拊枝,右手若抱兒;右手發,左手不知。此正射持弩之道也。」

《戰國策》曰:蘇秦爲楚合從,說韓王曰:「天下之良弓、勁弩皆自韓出,射六百步之外。」

《文子》曰:狡兔得而獵犬烹,高鳥盡而强弩藏。

《尉繚子》曰:兵如植木,弩如羊角。

《愼子》曰:弩弱而槁者,乘于風也。身不肯而行合者,得助于衆也。

《淮南子》曰:烏號之弓,子之弩,南方子蠻夷柘弩皆善射也。不能無弦而射。越舼渠容切。蜀艇,舼,小艇。船大皆一木。不能無水而浮。

又曰:鉛不可以爲刀,銅不可以爲弩,鐵不可以爲弓,木不可以爲釜。

又曰:萬畢術云:「牛翁十四,可以强弩。」取牛翁十四枚,曲蟮白頸者二七,以三尺新布裹之活塗布著之,無令人見,用之拭弩令溫,引之校半力也。

《阮子》曰:世多善弩而拙於弓。弓無法准,故任巧由意;弩有法准,故易有善。

《抱朴子》曰:秋以弓弩在前。

太公《六韜》曰:陷堅陣,敗强敵,以大黃參連弩,大扶月車三十六乘,才士、强弩、矛戟爲翼。

《太公兵法》曰:神後加四仲者以爲明堂宮時。天一出游八極之外,行竊冥之中,日照其前,月照其後,當此之時,天一自持玉弩,執法丞相刻不道者。

《政論》曰:永平,建初之際,去戰未久,官兵勁利,有蔡太僕之弩,擅名天下。

《風俗通》曰:汲令應郴,一作「余祖父郴」。夏至日請主簿杜宣賜酒,時北壁上懸赤弩,照于杯中,見其形如蛇。宣惡之,然不敢不飲,因得胸腹病,攻治不差。郴後知之,過宣家問疾之由,以爲蛇入腹中。郴繞廳事思惟良久,顧懸弩曰:「此是乎?」乃扶宣來,于故處設酒,杯中致復有蛇。因謂宣曰:「北壁上弩影耳,非有他怪。」宣意解,病即瘳。

又曰:臧文仲家欲炊,而失釜及弓、弩,自行。

《十洲記》曰:續弦膠或名連金泥,此膠能屬連弓弩斷弦,連刀劍斷折之金。膠連,使人挽制,他處即斷,此終不復脫。天漢二年,帝事北海,祠恒山,西國王使至獻膠四兩、吉光毛裘。武帝受以付庫,不知膠裘二物之妙也。以上貢不奇,稽留使未遣之。帝幸華林苑,射虎而弩弦斷。使者從駕,因上膠一分,使口濡以續弦。帝驚,乃使武士數人對掣,終日不斷。膠青色如璧玉,吉光毛裘黃色,蓋神馬之類也。裘入水經月不沉,入火不焦,帝乃重之。厚賂使者而遣之。

趙公王琚音居。《教射經》曰:弩古有黃連、百竹、八檐、雙弓之號,今有絞車弩中,七百步攻城拔壘用之。擘張弩中,三百步步戰用之。馬弩中二百步馬戰用之。弩張遲,臨敵不過三發,所以戰陣不便于弩,非弩不利于戰。而將不明于弩也。不可雜于短兵,當別爲隊,攢箭注射,則前無立兵,對無橫陣。復以陣中張、陣外射,番次輪回,張而復出,射而復入,則弩不絕聲,敵無薄我。夫置弩必處其高,爭山奪水,守隘塞口,破驍陷果,非弩不克殺。《法令》曰:「張弩後,左厢丁字立,當弩八字立,高楦揎音宣。手,屈衫襟,左手承橦,右手迎上,當心看張。張有闊狹,左┩右膊,還復當心安箭。高舉射敵,遠抬弩頭,敵近平身放敵在左右,回身放,敵在高上,挈脚放。放箭訖,唱殺,却制拗曷尾覆弩還著地。」

《太白陰經·發弩圖篇》曰:弩者,怒也。言其聲勢威響如怒,故以名其弩也。穿剛達堅,自近及遠,守險塞口,破驍陷堅,非弩不克也。

後漢李尤《弩銘》曰:粵自近古,發意所睹。前聖制弓,後世造弩。機牙發矢,執破醜虜。克獲雖屢,猶不可常。忘戰者危,極武者傷。

魏陳琳《武軍賦》曰:弩則幽都筋角,恒山。通肌暢骨,直矢輕弦,當鋒摧决,貫遐洞堅。

陸機《七導》曰:長角三倡,武士棋布。捺紫間之神機,審心中而後射。

《東觀漢記》云:朱初理馬援表曰:「羌反殺吏,惟狄道爲國堅守。然民饑餓,啖弩煮履,援救倒懸之急,存幾亡之城。」

蔡邕《幽州刺史議》曰:幽州突騎,冀州强弩,爲天下精兵。國家贍核,四方有事,未嘗不取辦于二州。

《暨艶集·雜移》曰:角弩旣調,射者又工,多獲鶉鳥,能無懇傷?

《文選》曰:機不虛椅。

又曰:虞機發,留

又曰:良將勁弩,守要害之處。

《射雉賦》曰:擎牙亻玄鏃,心平望審。

又曰:黃間機張,鏃折毫芒。俯貫魴與,仰落雙,魚不及竄,鳥不及翔。

又曰:彀金機馳,鳴鏑剪爵,毫落勁翮。

 兵部七十八 ↑返回頂部 兵部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