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8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資產部十二 太平御覽
卷八百三十三.資產部十三
資產部十四 

[编辑]

《禮記·檀弓》曰:有虞氏瓦棺,始不用薪也,有虞氏上陶。夏后氏堲周。火熟曰堲。燒士冶以周於棺也。或謂之土周。

又《喪大記》曰:甸人為垼於西牆下,陶人出重鬲。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曰:鄭子產曰:「昔虞閼父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閼父,舜之後。當周之興,閼父為武王陶正。我先王賴其利器用也,與其神明之後也,舜聖,故謂之神明。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庸,用也。元女,武王之長女。胡公,閼父之子滿也。而封諸陳,以備三恪。」周得天下,封夏、殷二王後,又封舜後,謂之恪,并二王後為三國。其體轉降,示敬而已,故曰三恪。

《毛詩·文王·綿》曰:古公亶甫,陶復陶穴,未有家室。

《續漢書》曰:董卓欲遷都長安,楊彪不從,卓作色曰:「楊公欲沮國家計耶?關東方亂,所在賊起,崤函險固,國之重防。又隴右取材,功夫不難;杜陵南山下,有孝武故陶處,作磚瓦一朝可辦,宮室官府,蓋何足言?」

《吳書》曰:鄭泉,字文淵。臨卒,謂同類曰:「必葬我於陶家之側,庶百歲之後,化而成土,幸見取為酒壺,實獲我心矣!」

《宋書》曰:文帝欲誅徐羨之,羨之乘內人問訊車出郭,步走至新林,入陶竈中,自經而死。

《尸子》曰:昆吾作陶。《呂氏春秋》同。

《淮南子》曰:陶人埏埴也,其取之地而以為盆盎也,無離於地;其已成器,而破碎漫瀾,而復歸其故也,與其為盆盎無以異矣。

《周書》曰:神農耕而作陶。

《呂氏春秋》曰:夫舜遇堯,天也。舜耕於曆山,陶於河濱,釣於雷澤,天下悅之。

《列仙傳》曰:寧封子者,黃帝時人,為黃帝陶正。有人過之,為其掌火,能出入五色煙,久則以教封子,積火自燒,而隨煙氣上下,視其灰燼猶有骨。時人葬之北山中,謂之寧封子焉。

《嶺表異錄》曰:廣州陶家皆作土鍋鑊,燒熟,以土油之,其潔淨則愈於鐵器。尤宜煮藥。一斗者才直十錢。愛護者或得數日。若迫以巨焰,涸之,則立見破裂。斯亦濟貧之物。

[编辑]

《禮記·學記》曰:良冶之子,必學為裘。仍見其家錮補穿鑿之器也。補器者,其金柔乃合,有似於為裘。

史記》曰:邯鄲郭順,以鐵冶業,與王者埒富。

又曰: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鐵冶為業。秦伐魏,遷孔氏南陽。大鼓鑄,規陂池,連車騎,游諸侯,因通商賈之利,有游閑公子之名。

又曰:魯人邴氏,以鑄冶起,富至巨萬。然家自父兄子弟約,頫有拾,仰有取。師古曰:頫,古俯字也。俯仰必有取拾,無巨細字惡也。

張璠《漢記》曰:杜詩為太守,為冶,作水排,教化大行。

《魏志》曰:韓暨,字公至,辟為丞相士曹屬,後遷樂陵太守,徙監冶謁者。舊時冶作馬排,每一熟石,用馬百匹,更作人排,又費功力。暨乃因長流為水排,計其利益,參倍於前。在職七年,器用充實。詔書褒嘆,就加司金都尉。

《晉書》曰:王沉字彥伯,作《釋時論》云:「融融者,皆趨熱之士,得其爐冶之門者,惟挾炭之子。苟非斯人,不如其已。」

《南史》曰:齊袁彖監吳興郡事。彖到郡,坐逆用祿錢,免官付東冶。彖妹為竟陵王子良妃,子良世子昭冑,時年八歲,見武帝而形容慘悴,帝問其故,昭冑流涕曰:「臣舅負罪,今在尚方。臣母悲泣不食已積日,臣所以不寧。」帝曰:「特為兒赦之。」既而帝游孫陵,遙望東冶曰:「中有一好貴囚。」數日,與朝目幸冶,履行庫,因宴飲,賜囚徒酒肉,敕見彖,與語。明日釋之。

《梁書》曰:侯景據壽陽,懷反計,以台所給仗多不能精,啟請冶鍛工,欲更營造。敕并給之。

《後魏書》曰:崔鑒為東徐州刺史,於州內銅冶為農具,兵人獲利。

《北史》曰:後周薛善為行台郎中。時欲廣置屯田,以供軍費,乃除善司農少卿,領同州夏陽縣二十七監。又於夏陽置鐵冶,復令善監之。每月役八千人營造軍器,善自督課,兼加慰撫。甲兵稍利,而皆忘其苦焉。

《唐書》曰:侍中魏徵乞解所職,請為散官,陪奉左右,拾遺補闕。太宗曰:「朕拔卿於仇虜之中,任卿以樞要之職,見朕之非,未嘗不諫。公獨不見金之在礦也,何足貴哉?良冶鍛而為器,便為人所寶。朕方自比於金,以卿為良匠。卿雖有疾,未為衰老,豈得便爾耶?」徵乃止。

《尸子》曰:造冶者,蚩尤也。

《淮南子》曰:夫宋工畫吳冶,刻形鏤法,其為微妙,堯、舜之聖不能及也。

《列仙傳》曰:陶安公者,六安冶師也。數行火。一旦散上,紫色沖天,安公伏冶下求哀。須臾,朱雀至冶上,曰:「安公冶,安公冶,與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龍。」至時,龍到,安公騎之東南上天。

《武昌記》曰:北濟湖,本是新興冶塘湖。元嘉初,發水冶。水冶者,以水排冶。令顏茂以塘數破壞,難為功力,茂因廢水冶,以人鼓排,謂之步冶。湖日因破壞,不復修治,冬月則涸。

《王子年拾遺記》曰:漢太上皇微時,嘗佩一刀,長三尺,有銘,其字雖難識,疑是殷高宗伐鬼方時作此物也。上皇游酆沛山中,遇有人冶鑄。上皇息其旁,問曰:「此鑄何物?」工笑曰:「為天子鑄劍,慎勿泄。」上皇謂為戲辭,無疑色。工曰:「今所鑄鐵剛厲,制器難成。若得公腰間佩刀,雜而治之,即成神器,可以克定天下,皇精為輔佐,以殲三猾。木長火盛,此為興兆。」上皇曰:「余此物名為匕首,其利難儔,水斷蛇龍,陸斬虎兕。」工曰:「若不得此匕首,雖歐冶專精,越砥斂鍔,終為鄙器。」上皇即解腰間匕首投於爐中,俄而煙炎沖天,日為之晦。及劍成,釁以三牲。工問上皇何時得匕首,上皇曰:「秦昭襄王時余行,逢一野人,於野授余,云是殷時物,世世相傳,上有古字,記其年月。」工人視之,其「鏌耶」尚在葉前疑也。工人持劍授上皇,上皇以賜高祖。

又曰:漢郭況,光武皇后之弟也。累金數億,家僮四百人,黃金為器,功冶之聲震於都鄙。時人謂郭氏之室不雨而雷,言鑄鍛之聲盛也。

曹毗《詠冶賦》曰:冶石為器,千爐齊設。

[编辑]

《箋》曰:鍛石可以為質

《詩》曰:取厲取鍛。

《魏略》曰:太祖遣邯鄲淳詣臨淄侯植。植得淳,喜延入坐,不與談,先為五椎鍛。

鄧粲《晉紀》曰:嵇康曾鍛於長林之下,鍾會造焉。康坐,坐以鹿皮,嶷然正容,不與之酬對。會恨而去。

《文士傳》曰:嵇康性巧,能鍛。家有柳樹,乃激水以圍之,夏月甚清涼,居其下傲戲及自鍛。

《禰衡傳》曰:衡字正平。十月朝黃祖,在艨衝舟上,賓客皆會,作黍臛。既至,先在衡前,衡得便飽食,初不顧左右。既畢,復搏弄以戲。時江夏有張伯云亦在座,調之曰:「禮教云何而食此?」正平不答,弄黍如故。祖曰:「處士不當答之也?」衡謂祖曰:「君子寧聞車前馬{米費}?」祖呵之,衡熟視祖,罵曰:「死鍛錫公!」祖大怒,令五伯將出,欲杖之,而罵不止,遂令絞殺。黃射來救,無所復及,悽愴流涕曰:「此有異才。曹操及劉荊州不殺,大人奈何殺之?」祖曰:「人罵汝父作鍛錫公,奈何不殺?」

《向秀別傳》曰:秀嘗與嵇康偶鍛於洛邑,與呂安灌園於山陽,收其餘利,以供酒食之費。

《韓子》曰:椎鍛者,所以平不夷也;榜檠者,所以矯不直也;聖人之為法也,所以平不夷、矯不直也。

[编辑]

《周禮·地官》曰:牧人,掌牧六牲,而阜蕃其物,以共祭祀之牲六牲,謂牛馬羊豕犬雞。鄭司農云:,純也。玄謂:,體完具。

又《夏官》曰:牧師,掌牧地,皆有厲禁而頒之。頒馬授圉者所牧處。孟春焚牧,焚牧地,以除陳,生新草。中春通淫。中春,陰陽交,萬物生之時,可以合馬之牝牡也。

《禮記·月令·季春》曰:是月也,乃合累牛騰馬游牝於牧。累,系地。騰,躍也。其牝欲游,則就牧則合。

又《仲夏》曰:是月也,命有司祭先牧。謂仲夏祭先牧於大澤,用剛日。

《毛詩·小雅》曰:《無羊》,宣王考牧也。厲王之時,牧人之職廢,宣王始興而復之,至此而成,謂復先王牛羊之數。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群;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黃牛黑唇曰犉。《箋》曰:爾,女也。宣王復古之牧法,汲汲於其數,故歌此詩以解之也。爾羊來思,其角濈濈;聚其角而息,濈濈然。云此者,美富產,得其所。爾牛來思,其耳溼溼。動其耳溼溼然。或降於阿,或飲於池,或寢或訛。訛,動也。言此者,美其無所驚畏。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飠候。何,揭也。蓑,所以備雨。笠,所以御暑。言此者,美牧人寒。暑飲食有備。三十維物,爾牲則具。

又《魯頌》曰:《駉》頌僖公也。僖公能遵伯禽之法,儉以足用,寬以愛民,務農重穀,牧於坰野,魯人尊之。於是季孫行父請命於周,而史克作頌。季孫行父,季文子也。史克,魯史也。駉駉牧馬,在坰之野。

史記》曰:卜式,河南人。少與弟別居,脫身出分,獨取畜羊百餘,田宅財物盡與弟。式入山牧羊,十餘歲羊致千餘。上召之曰:「吾有羊上林中,欲令子牧之。」乃布衣牧羊。歲餘,羊悉肥。上過,見其羊善之。式曰:「非獨羊也,治民亦猶是也。以時起居,惡者輒去,無令敗群。」上以式為奇,拜為郎。

又曰:衛青,平陽人也。其父為平陽侯家給使,與妾通,生青,為侯家人。少時歸其父,父使牧羊,嫡母之子皆奴畜之,不以為兄弟。

又曰:范增說項梁曰:「以君代為楚將,必能立楚之後。」梁乃求懷王孫,在人間為人牧羊,立以為楚懷王後,從人望也。

又曰:公孫弘,淄川人,家貧,牧豕海上。年四十餘,乃學《春秋雜記》。《漢書》曰:蘇武使匈奴,欲降之,乃徙武北海上無人處,使牧羝羊,曰:「羊乳乃得歸。」武仗漢節牧羊,臥起操持,節旄盡落。

又曰:路溫舒,字長君,巨鹿人。父為里監門,使溫舒牧羊。

又曰:王尊,宇子貢,涿郡高陽人。少孤,歸諸父,使牧羊澤中。

《後漢書》曰:馬援轉游隴漢間,常謂賓客曰:「丈夫為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因處田牧,至有牛馬羊數千頭,谷數萬斛。既而嘆曰:「凡殖貨財產,貴其能施賑也,否則守錢虜耳!」仍盡散,以班昆弟故舊,身衣羊裘皮褲。

又曰:承宮年八歲,為人牧豬。鄉里徐子威明《春秋》,授諸生數百人。宮過其廬下,見諸生誦,好之,因亡其豬。豬主欲笞,諸生禁,乃止之。

謝承《後漢書》曰:孫期,字仲式,事母至孝。牧豕於大澤中,賣之以奉供養。遠人從其學者,皆執經追於澤畔。

范曄《後漢書》曰:梁鴻字伯鸞,扶風平陵人也。家貧,牧豕上林苑中。曾誤遺失火,延燒及他舍。鴻乃尋訪燒者,問所失去,悉以豕償之,其主者猶以為少。鄰家耆老見鴻非常人,乃共責讓。主人於是始敬異焉,悉還豕,鴻不受。

《魏志》曰:楊俊,字季才,避地并州。同郡王象,孩少孤特,為人仆隸,年十七八,見使牧羊,而私讀書,用獲楚。俊嘉美其才質,即贖象著家,聘娶立屋,然後與別也。

《晉書》曰:張華,字茂先,少家貧,常以牧羊為事。

《三十國春秋》曰:沮渠蒙遜,其先世為匈奴左沮渠,因以官為氏。少牧羊,臥息田畔,忽見沙門,以手摩其頭曰:「爾後當王此土,不久苦焉。」言終而滅。

崔鴻《前趙錄》曰:李景,字延祐。少貧,見養叔父,常使牧羊。景見其叔子講誦,羨之。後從博士乞得百餘字,牧羊之暇,折草木書之。叔乃悟曰:「吾家千里駒也!而令騏ら久躓鹽阪。」乃為娶妻教學。

又曰:宇字,天水冀北人也。少孤貧,為河北陳不識家牧羊。年十五,身長七尺九寸,聰惠,美風儀。不識奇之,妻之以女。

《後魏書》曰:游明根,字志遠。幼年遭亂,為櫟陽王氏奴,主使牧羊。明根以漿倩人書字路邊,書地學之。長安鎮將竇瑾見之,呼問,知其姓名,乃告游雅,使人贖之。

《列子》曰:楊朱見梁惠王,言治天下猶運諸掌。王曰:「先生有一妻一妾而不有治,言天下何也?」對曰:「君見夫牧羊者乎?百羊為群,使五尺童子荷而隨之,欲樂而東,欲西而西。使堯牽一羊,舜荷而隨之,則不能矣。」

《符子》曰:漢王聞宋勝子方牧羊於巨澤,鼓而歌《南風》之詩,使者進,謂宋勝子曰:「漢王聞先生之賢,使使者致命於先生,而委國政焉。」宋勝子矍然,而顧謂使者曰:「是何言歟?今漢王待四海之士,與十群之羊,其於職司也,奚以異乎?而大王廢牧羊之任,委以四海之政,是錯亂天位,倒置人倫。勝不願為也。」乃逃於陰山之陽。

《公孫尼子》曰:舜牧羊於潢陽,還,堯舉為天子。

《說文》曰:羌,西戎牧羊人也,字從「羊」「人」。

《列仙傳》曰:商丘子瑕,吹笙牧豕,七十不娶妻而死。

《吳越春秋》曰:婁門外雞墟者,吳王牧雞處。

《陳武別傳》曰:武休屠,胡人也,常騎驢牧羊。諸家牧豎十數人,或有和歌者,武遂學《太山梁父吟》及《行路難》之屬也。

[编辑]

《說文》曰:漁,捕魚也。

《周禮·天官上》曰:漁人,掌以時漁為梁,《月令》:季冬,命漁師為梁。鄭司農云:梁,水偃也,偃水為闊空,以笱承其空。《詩》曰:敝笱在梁。春獻王鮪,王鮪,鮪之大者。辨魚物,為鮮槁,以供王膳羞。鮮,生也;槁,也。凡祭祀、賓客、喪紀,共其魚之鮮槁。凡數者,掌其政令。凡漁徵,入於王府。鄭司農云:漁徵,魚者之租稅,漁人主收之,入於王府。

《禮記·月令·季冬》曰:命有司始漁,天子親往。嘗魚,先薦寢廟。天子親往,親魚非常事,此時魚潔美。

又《坊記》曰:故君子仕則不稼,田則不漁。

《左傳·隱公》曰:公將如棠觀漁,臧僖伯諫,公曰:「吾將略地焉。」遂往,陳漁而觀之。

又《襄公二十五年》曰:崔杼弒其君。申蒯,侍漁者,侍漁,鹽取魚之官。退謂其宰曰:「免,是反子之義也。」與之皆死。反死君之義。

《周易·下系》曰:庖犧氏之王天下也,結繩而為網罟,以田以漁,蓋取諸《離》。

《尚書大傳》曰:舜漁雷澤之中。

《後漢書》曰:明帝時,下令禁人二業,而吏下檢結多失其實,百姓患之。

劉般上言:「郡國以官禁二業,至有田者不得漁捕。今濱江湖郡率少蠶桑,人資漁釆以助口實;且以冬春閑月不妨農事。夫漁獵之利,為田除害,有助谷食,無關二業也。」

《北史》曰:後周裴俠除河北郡守。此郡舊制有漁、獵夫三十人以供郡守。俠曰:「以口腹役人,吾不為也。」乃悉罷之。

《管子》曰:漁人入海,海深百仞,就波逆流,乘危百里,宿夜不出者,利水也。故利之所在,雖千仞之山,無不上焉,深源之下,無不入焉。

《魯連子》曰:古善漁者宿沙瞿子。使漁於山,則雖十宿沙子,不得一漁焉。宿沙非暗於漁道也,彼山者,非魚之所生。

《尸子》曰:燧人之世,天下多水,故教人之漁。

《文子》曰:堯使水處者漁,山處者木,事宜其械,械宜其人。

《呂氏春秋》曰:雍季對晉文公曰:「竭澤而漁,豈不獲得?而明年無魚矣!」

《家語》曰:宓子賤治單父三年,孔子使巫馬期往觀政焉。期陰免衣弊裘,入界,見魚攵者得魚輒舍之。期問焉曰:「凡漁者為得也,何以得魚卻舍之?」曰:「魚之大者名為壽,吾大夫愛之:其小者名為黽,專,宜為鱣,《新序》作嘗。黽者。魚之懷仁也。吾大夫欲長之。是以得二者輒舍之。」期返,告孔子曰:「宓子之德至矣!使民暗行,若嚴刑之於一方也。敢問:宓子何行而得於此?」子曰:「吾嘗與之言曰:誠於此者刑於彼。宓子志行此朮於單父也。」

又曰:孔子之楚,有漁者獻魚焉。孔子不受,漁者曰:「天暑市遠,無處鬻焉。思欲棄之糞壤,不若獻之君子,故取以進之。」於是夫子再拜受之,使弟子掃地,將以祭享焉。門人曰:「彼將棄之矣,而夫子祭之,何也!」子曰:「吾聞惜其腐余,以務施者,仁人之偶也。惡有受仁人之饋而無祭者乎?」

劉向《新序》曰:楚人有獻餘魚於王者,曰:「今日獲魚,食之不盡,賣之不售,棄之可惜,故來獻王也。」楚王曰:「漁者,仁人也。境內多貧,寡人聞之未能行。漁者知之,以此喻寡人也!」乃出倉粟;去後宮以妻寡夫。

郭璞《江賦》曰:蘆人漁子,儐落江山,衣則羽褐,食惟疏鮮。忽忘夕而宵歸,詠釆菱以扣舷,傲自足於一區,尋風波以窮年。

 資產部十二 ↑返回頂部 資產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