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一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     皇王部二十五

   東𣈆安皇帝  桓𤣥  恭皇帝

     安皇帝

𣈆書曰安皇帝諱徳宗孝武帝長子也㤗元十二年立爲

皇太子二十一年九月庚申孝武崩辛酉太子即位大赦

癸亥以司徒㑹稽王道子爲太𫝊攝政隆安元年春正月

巳亥朔帝加元服改元増文武位一等太𫝊㑹稽王道子歸政

四月甲戍兖州刺史王㳟豫州刺史𢈔揩舉兵以討尚書左

僕射王國寳建威將軍王緒爲名甲申殺國寳及緒以恱于

㳟㳟乃罷兵二年七月兖州刺史王㳟豫州刺史𢈔揩荆州

刺史殷仲堪廣州刺史桓𤣥南蠻校尉楊佺期等舉兵反八

月江州刺史王愉奔于臨川九月加太傅㑹稽王道子黄龯

遣征虜將軍㑹稽王元顯等討桓𤣥等輔國將軍劉牢之次

新亭使子敬宣擊敗恭㳟奔曲阿長塘湖湖尉收送京師斬

之㝷遣太常殷茂諭仲堪及𤣥𤣥等走于㝷陽三年十一月

妖賊孫恩䧟㑹稽内史王疑之死之吴國内史桓謙等並委

官而遁遣衛將軍謝琰等逆擊走之四年五月孫恩㓂浹口

謝琰爲孫恩所䧟死之恩轉㓂臨海六月輔國司馬劉𥙿破

恩于南山恩將盧循䧟廣陵元興元年正月庚午朔大赦改

元以後將軍元顯爲驃騎大將軍征討大都督鎮北將軍劉

牢之爲元顯前鋒將軍譙王尚之爲後部以討桓𤣥二月

景午帝戎服餞元顯于西河丁巳遣兼侍中齊王柔之以

騶虞幡宣告荆江二州丁卯桓𤣥敗王師于姑孰壬申桓

𤣥自爲侍中丞相録尚書事二年春二月辛SKchar2建威將軍

劉𥙿破徐道覆于東陽乙卯桓𤣥自稱大將軍丁巳兾州

刺史孫無終爲桓𤣥所害秋八月𤣥又自號相國楚王九

月南陽太守𢈔庂起義兵爲𤣥所敗冬十一月壬午𤣥遷

帝于永安宫癸未移太廟神主于琅耶國十二月壬辰𤣥

纂位以帝爲平固王辛亥帝𫎇塵于㝷陽三年春二月帝

在㝷陽庚寅夜濤水入石頭漂殺人户乙夘建武將軍劉𥙿

帥沛國劉毅東海何無忌等舉義兵景辰斬桓𤣥所署徐

州刺史桓脩于京口及青州刺史桓弘于廣陵丁巳義師濟

江三月戊午劉𥙿斬𤣥將呉甫之于江乗斬皇甫敷於羅

落巳未桓𤣥衆潰而逃庚申劉𥙿置留臺具百官壬戌桓

𤣥司徒王謐推劉𥙿行鎮軍將軍徐州刺史都督楊徐兖

豫青兾幽并八州諸軍事假節劉𥙿以謐領楊州刺史録

尚書事辛酉劉𥙿誅尚書左僕射王愉及愉子荆州刺史緩

司州刺史温詳辛未桓𤣥逼帝西上景戍宻詔以幽逼於

𤣥萬機虚曠令武陵王遵依舊典承制揔百官行事加侍

中餘如故并大赦謀反大逆巳下唯桓𤣥一祖之後不宥

夏四月巳SKchar2大將軍武陵王遵稱制緫萬機庚寅帝至江

陵庚戌輔國將軍何無忌振武將軍劉道規及桓𤣥將𢈔

稚何澹之戰于湓口大破之𤣥復逼帝東下五月癸酉冠

軍將軍劉毅及𤣥戰于崢嶸洲又破之巳卯帝復幸江陵

辛巳荆州别駕王康産南郡太守王騰之奉帝居于南郡壬

午督護馮遷斬桓𤣥於南貊盤洲乗輿反正于江陵閏月巳

SKchar2桓𤣥楊武將軍桓振䧟江陵帝復蒙塵于賊營義熈元

年正月帝在江陵太守魯宗之起義兵襲破襄陽巳SKchar2

毅次于馬頭桓振以帝屯于江津辛卯宗之破振將温揩

于祚溪進次紀南爲振所敗振武劉道規擊桓謙走之

乗輿反正帝與琅耶王幸道規舟二月丁巳留臺備乗輿

法駕迎帝于江陵三月桓振復襲江陵荆州刺史司馬休

之奔于襄陽建威將軍劉懷簡討振斬之帝至自江陵六

年十二月劉𥙿破盧循于豫章七年春二月右將軍劉藩

斬徐道覆于始興傳首京師夏四月盧循走交州刺史杜

慧斬之十二年八月劉𥙿及琅耶王徳文率衆伐姚泓

午大赦冬十月景寅姚泓將姚光以洛陽降巳丑遣兼司

空髙宻王恢之脩謁五陵十三年秋七月劉𥙿尅長安執

泓收其彛器歸京師十四年十二月戊寅帝崩于東堂

在位二十三年時年四十七葬休平陵帝不慧自少及長

口不能言雖寒暑之變無以辨也凡所動止皆非巳出故

桓𤣥之纂因此𫉬全

     桓𤣥

𣈆書曰桓𤣥字敬道一名靈寳大司馬温之孽子也其母

馬氏甞與同輩夜月下坐見流星墜銅盆中忽爲二珠璨

然明静𥪰以瓢接取馬氏得而吞之(⿱艹石)有感遂及生有光照室

占者竒之故小名曰靈寳妳媪毎抱詣温輙昜人而後至

其重兼常兒温甚愛異之臨終命以爲嗣襲爵年七歳温

服終府州文武辭其叔父冲冲撫𤣥頭曰此汝家故吏也

𤣥因涕淚𬒳面衆並異之及長形皃SKchar竒風神踈㓪愽

藝術善屬文常負其才地以雄豪自處時咸憚之年二十

三拜爲太子洗馬時議謂温有不臣之迹故折𤣥兄弟而

爲素官後出𥙷義興太守鬰鬰不得志甞登髙望震澤歎

曰父爲九州伯兒爲五湖長弃官歸國自以元勲之門而

負謗於丗乃上䟽曰臣聞周公大聖而四國流言樂毅王

佐而𬒳謗𮪍刧巷伯有豺獸之慨⿱⺾⿰𩵋禾公興飄風之刺惡直

醜正何代無之先臣蒙國殊遇姻婭皇極西平巴蜀北

清伊使竊號之㓂繫頸北闕園陵修復大恥載雪飲馬

灞滻懸旌趙魏勤王之師功非一捷泰和末皇基有潜移之

懼遂奉順天人翼登聖朝晉室之機危於殷漢先臣之功髙

於伊霍矣至於先帝龍飛九五陛下之所以繼明南靣請問

談者誰之由也(⿱艹石)陛下忘先臣大造之功信具錦萋斐之說

臣等自當奉還三封受戮市朝然後下從先臣歸先帝𤣥宫

耳䟽寢不報𤣥在荆楚積年優逰無事荆州刺史殷仲堪敬

憚之及中書令王國寳用事謀削弱方鎮内外騷動知王㳟

有憂國之言𤣥潜有意於功業乃說仲堪冝興𣈆陽之師以

内匡朝廷巳當悉荆楚之衆順流而下推王㳟爲盟主此桓

文之舉也俄而王㳟信至招仲堪及𤣥匡正朝廷國寳旣

死於是罷兵詔以𤣥爲廣州刺史其年王恭又與𢈔揩起

兵討江州刺史王愉及譙王尚之兄弟𤣥仲堪謂恭事必

尅捷一時響應仲堪令𤣥與楊佺期爲前鋒𤣥至盆口𫉬

王愉詔以𤣥爲江州各西還屯于㝷陽共相結約推𤣥爲

盟主後荆州大水仲堪振恤飢者倉廪(“㐭”換為“面”)空竭𤣥乗其虚而

伐之至江陵仲堪數道拒之不尅佺期自襄陽來救期敗

走殷仲堪亦見害於是平荆雍詔以𤣥督八州荆州牧𤣥

於是樹腹心兵馬日盛其後孫恩逼京師𤣥建牙旗聚衆

外託勤王實欲觀釁以兄偉爲冠軍江州刺史留偉守

江陵抗表率衆下至㝷陽移檄京邑罪狀元顯𤣥旣興師

犯順慮衆不爲用𢘆有廻斾之計旣過㝷陽不見王師意

甚恱將吏亦振先使其將馮該等攻譙王尚之敗之劉牢

之遣子敬宣降𤣥至新亭元顯自潰𤣥入京師矯詔加巳

揔百揆爲丞相加黄龯羽葆鼓吹府置官属乃徙太傅道

子于安成害元顯于市多戮朝望改昜百官各置所親大

赦改年爲大亨𤣥將出居姑孰其中書令王謐對曰公羊

有言周公何以不之魯欲天下一乎周也願静根本以公旦

爲心𤣥善其對而不從遂大築城府乃岀鎮焉大政皆諮

之小事則决其僕射桓謙及卞範之後諷朝廷封諸子弟

爲公自知怨满天下欲速定纂逆殷仲文卞範之等又共

催促之於是先改授郡司其黨皆三公又矯詔封十郡爲

楚王加九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備物楚國丞相以下一遵舊典又諷天子御

前殿而䇿授焉𤣥屬僞讓詔遣百僚敦勸乃就命𤣥僞上

表求歸藩又自作詔留之遣使宣𭥍𤣥又上表固請又諷

天子作詔固留十一月矯制加其備天子禮服御禮樂

焉又矯詔使王謐兼太保奉皇帝璽禪位於巳岀居永安

宫移𣈆神主于琅耶廟𥘉𤣥恐帝不爲手詔又慮璽不可

得逼臨川王寳請帝自爲手詔因奪取璽比臨軒璽巳乆

出𤣥甚喜百官到姑孰𤣥僞讓朝臣固請𤣥乃於城南七

里立郊壇以𤣥牡告天百僚陪列而儀注不備妄稱萬歳

遂升壇燎于南郊大赦改元永始𥘉僞詔改年爲建始右

丞王攸之曰建始復是王莽始執權之歳也其兆號不祥

SKchar符僣逆如此國號大楚以南康平固縣奉𣈆帝爲平固

王車旗正朔如舊典遷居㝷陽依陳留王處鄴宫故事追

尊其父温宣武皇帝諸子皆爲王𤣥入建康宫逆風迅激旌旗

儀飾皆傾及小㑹西堂設妓樂殿上施絳綾帳鏤黄金爲

顔四角作金龍頭銜五色羽葆旒⿱⺾⿰𩵋禾群臣竊相謂曰此頗

似轜車亦王莽仙蓋之流也𤣥以其妻劉氏爲皇后更造

大輦容三十人坐以二百人舁之性好畋逰以體大不堪

乗馬又作徘徊輿施轉閞令廻動無滯𤣥自纂盗之後驕奢

荒侈遊獵無度以夜繼晝性又急暴呼召嚴速直官咸繫

馬省前禁内雜亂無復朝廷之體於是百姓疲苦朝野勞

悴怨怒思亂者十室八九焉劉𥙿劉毅何無忌等共謀克

復𥙿等斬桓脩于京口斬于廣陵𥙿率義軍至竹里𤣥遣

呉甫之皇甫敷北距義軍𥙿等於江乗與戰臨陣斬敷及

甫之𤣥聞之大懼乃召諸道術人推筭數爲厭勝之法乃

問衆曰朕其敗乎曺靖之對曰神怒人怨臣實懼焉𤣥曰

人或可怨神何爲怒對曰移𣈆宗廟飄泊無所失楚之𥙊

不及於祖此其所以怒也𤣥曰卿何不諌對曰輦上君子自

以爲堯舜之丗何敢妄言𤣥愈忿懼使桓謙何澹之屯東

陵卞範之屯覆舟山西衆二萬拒義軍𥙿至蔣山使羸弱

登山分張旗幟數道並前𤣥偵候還云𥙿軍四塞不知多

以𤣥益憂惶于時東北風急義兵放火煙塵張天鼔譟之

音震駭京邑劉𥙿執龯麾而進謙等諸軍一時奔潰𤣥率

親信數千人聲言赴戰遂出南掖門西至石頭使殷仲文具

船相與南莾或勸其戰𤣥不暇荅直以䇿指天而經日不

得食左古進以麄飯咽不能下其子昇時年數歳抱𤣥胷

而撫之𤣥悲不自勝劉𥙿以武陵王遵攝萬機立行臺揔

百官遣劉道䂓躡𤣥𤣥至㝷陽江州刺史郭昶之給其器

用殷仲文自後至望見𤣥舟旌旗輿服備帝者之儀歎息

曰敗中復振故可也𤣥於是逼乗輿西上於道作起居注叙

其拒義軍之事自謂經略指授筭無遺䇿諸將違節度以

致虧䘮非戰之罪𤣥至江陵石康納之未三旬衆盛謂其

群黨曰卿等並清塗翼從朕躬都下竊位者方應謝罪軍

門其觀卿等入石頭並雲霄中人也𤣥遣何澹之守湓口

何無忌劉道䂓等破之帥舟艦二百發江陵以徐放爲常

侍遣說無忌等解軍謂放曰諸人不識天命致此妄作遂

懼禍屯結卿三州所信可明示朕心(⿱艹石)退軍解甲當與之

更始授任江水在此朕不食言時道䂓巳至玄與戰於崢

嶸州于時義軍數千𤣥兵甚盛而𤣥懼敗常漾輕舸於舫

側故其衆莫有闘心義軍乗風縱火盡銳争先𤣥衆大潰

𤣥留永安太后及皇后於巴陵殷仲文時在𤣥艦求出别

船収集散軍因叛𤣥奉二后奔于江陵𤣥欲岀投漢州而制

令不行左右於闇中斫之不中前後相殺交撗𤣥僅免於

是荆州別駕王康産奉帝入南郡時益州刺史毛璩使其

從孫祐之送帝璠喪葬江陵有衆二百璩弟子脩之先爲𤣥

校尉誘𤣥以入蜀幸枚回洲祐之迎擊𤣥矢下如雨𤣥𬒳

其子昇拔去之益州督馮遷抽刃而前𤣥拔頭上玉簮與

之仍曰是何人邪敢殺天子遷曰欲殺天子之賊耳遂斬

首時年三十六自篡逆至敗凡八旬矣

     恭皇帝

𣈆書曰恭帝諱徳文安帝母弟也𥘉封琅耶王歴中軍將

軍散𮪍常侍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領司徒録尚書

六條事元興𥘉遷車𮪍大將軍桓𤣥執政事進位太宰加

衮冕之服緑綟綬𤣥SKchar位以帝爲石陽縣公與安帝俱居

㝷陽及𤣥敗隨至江陵𤣥死桓振𡘤至躍馬𡚒戈直至堦

下瞋目謂安帝曰臣門户何負國家而屠滅(⿱艹石)是帝乃下

牀謂振曰此豈我兄弟意耶振乃下馬致拜振平復爲琅

耶王又領徐州刺史㝷拜司馬領司徒加殊禮義熙五年

置左右司馬長史從事中郎四人加羽葆鼔吹十二月戊

寅安帝崩是日即帝位大赦元熈元年春正月壬辰朔改

元以山陵未厝不朝㑹立后禇氏甲午徴劉𥙿還朝二年

夏六月壬戌劉𥙿至于京師𫝊亮承𥙿宻旨諷帝禪位草

詔請帝書之帝欣然謂左右曰桓玄之時天命已去爲劉

公所延二十載矣今復何恨乃書赤𥿄爲詔甲子遂遜于

琅耶第劉𥙿以帝爲零陵王居于秼陵行𣈆正朔車旗服

色一如其舊有其文而不備其禮宋永𥘉二年九月崩于

内房時年三十六謚㳟皇帝葬冲平陵

續𣈆陽秋曰𥘉安皇不慧起居動止不自巳帝毎侍左右

涼温飢飽之中而恭謹備焉時人稱其順悌又雅信

鑄貝貨十萬造丈六金像於瓦官寺外國齊日迎像宫歩

從十許里安皇帝歸陵有詔當出送八座奏諌以爲冝加

珎攝乃止

沈約宋書曰禇秀之妹爲恭帝后兄弟並盡忠孝髙祖恭

帝每生男轍令方便殺焉或誘賂内人或宻加毒害前後

如此非一恭帝居秼陵宫帝懼見禍與禇后共止一室慮

酖毒自煑食於床前髙祖將殺之不欲遣人入内令禇淡

之兄弟后出別宫官相見兵人乃踰垣而入進藥於恭

帝帝不肯飲曰佛教自殺者不得復人身乃以𬒳掩殺

中興書曰昔中宗以丁SKchar2之歳始稱𣈆王改築宗廟使郭

璞筮之云載祀二百曁今禪代庚申之歳凡百有二年而

天禄永終璞精於數術理無乖二抑以百四期促故

爲二百乎

史臣曰安帝即位之辰鍾無妄之日道子元顯並傾朝政

主昬臣亂未有不亡者也雖有手握戎麾心存舊國囬首

無良忽焉簫散於是桓𤣥承釁勢踰飈指六師咸泯𨾏馬

徂遷是以宋髙非典午之臣孫恩豈金行之㓂(⿱艹石)乃丗遇

顛覆則恭皇斯甚於越之民詎燻丹穴㑹稽之侣寕歎入

臣去黄屋而歸來灑丹書而不恨夫五運攸革三微數盡

猶髙秋凋候理之自然觀其零落人有爲之流涕者也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