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九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

太平御覽卷第九十九     皇王部二十四

  東𣈆康皇帝  穆皇帝  哀皇帝

  廢帝海西公  簡文皇帝 孝武皇帝

     康皇帝

𣈆書曰康皇帝諱岳字世同成帝母弟咸和元年封呉王

二年徙封琅耶王九年拜散𮪍常侍加驃𮪍將軍咸康五

年遷侍中司徒八年六月庚寅成帝不豫詔以琅耶王爲

嗣癸巳成帝崩甲午即皇帝位大赦己亥封成帝子丕爲

琅耶王弈爲東海王時帝諒隂不言委政于𢈔氷何充十

二月壬子立皇后禇氏建元元年春正月改元賑恤鰥寡

孤獨三月以中書監𢈔氷爲車𮪍將軍二年九月丙申立

皇子聃爲皇太子戊戌帝崩于式乾殿在位三年時年二

十三葬崇平陵𥘉成帝有疾中書令𢈔氷自以舅氏當朝

權侔人主恐異丗之後戚屬將踈乃言國有強敵冝立長君

遂以帝爲嗣制度年號再興中朝因改元曰建元或謂冰曰

郭璞䜟云立始之際丘山傾立者建也始者元也丘山諱也

冰瞿然旣而歎曰如有𠮷凶豈改昜所能救乎至是果驗云

說曰何次道𢈔季堅二人並爲元輔成帝𥘉崩于時嗣君

未定何欲立子𢈔及朝議以強㓂嗣子㓜欲立康帝康帝

旣登祚㑹羣臣謂何曰朕今所以承大統爲誰之議何曰陛

下龍飛臣冰之功使于時用微臣今不覩聖明之丗上有慙色

     穆皇帝

𣈆書曰穆皇帝諱聃字彭子康帝子也建元二年九月景

申立爲皇太子戊戍康帝崩巳亥即皇帝位時年二歳大

赦尊皇后爲皇太后壬寅皇太后臨朝攝政永和元年春正

月甲戍朔皇太后設白紗帷於太極殿抱帝臨軒改元二

年十一月辛未安西將軍桓温師虜將軍周撫輔國將軍

譙王元忌建武將軍𡊮喬伐蜀拜表輙行十二月枉矢自

東南流于西北其長半天三年春三月桓温攻成都尅之

李勢降益州平十年二月巳丑太尉征西將軍桓温帥師

伐關中廢楊州刺史殷浩爲庶人六月符健將符雄悉衆

及桓温戰于白鹿原王師敗績九月桓温以粮盡遂還升

平元年春正月壬戍朔帝加元服告于太廟始親萬機大

赦改元増文武位一等皇太后居崇徳宫五年五月丁巳帝

崩顯陽殿在位十七年時年十九葬永平陵廟號孝宗

     哀皇帝

𣈆書曰哀皇帝諱丕字千齡成帝長子也咸康八年封爲

琅耶王永和九年拜散𮪍常侍十二年加中軍將軍升平

三年除驃𮪍將軍五月丁巳穆帝崩皇太后令曰帝奄不

救疾胤嗣未建琅耶王丕本中興正統明徳懋親昔在咸

康屬當儲貳以年在㓜冲未堪國難故顯宗髙讓今議望

情地莫與爲比其以王奉天統於是百官備法駕迎于琅

耶第庚申即皇帝位大赦八月己卯夜天裂廣數文有聲

如雷九月戊申立皇后王氏穆帝皇后何氏稱永安宫興

寜元年九月壬戌大司馬桓温師衆北伐癸亥以皇子生

大赦二年二月癸卯帝親耕籍田三月庚戌朔大閱人户

嚴法禁辛亥帝不豫帝雅好黄老斷糓餌長生藥服食過

多遂中毒不識萬機崇徳太后復臨朝攝政三年二月景

申帝崩于西堂在位四年時年二十五葬安平陵

     廢帝海西公

𣈆書曰廢帝諱弈字延齡哀帝母弟也咸康八年封爲東

海王永和八年拜散𮪍常侍㝷加鎮軍將軍升平四年拜

車𮪍將軍五年改封琅耶王隆和𥘉轉侍中驃𮪍大將軍

開府儀同三司興寜三年二月景申哀帝崩無嗣丁酉皇

太后詔曰帝遂不救厥疾艱禍仍臻遺緒泯然哀慟切心

琅耶王弈明徳茂親屬當儲副冝奉祖宗纂承大統便速

正大禮以寜人神於是百官奉迎于琅耶第是日即皇帝

位大赦太和四年大司馬桓温帥衆伐慕容暐秋七月辛

夘暐將慕容垂帥衆拒温温擊敗之九月戊寅桓温禆將

鄧遐朱序遇暐將傅末波於林渚又大破之戊子温至枋

頭景申以粮運不繼焚舟而歸六年十一月癸夘桓温自廣

陵屯于白石丁未詣闕因圖廢立誣帝在藩夙有痿疾嬖

人相寵計好朱靈寳等叅侍内寢而二羙人田氏孟氏生三男

長欲封樹時人惑之温因諷太后以伊霍之舉巳酉集百官

于朝堂宣崇徳太后令曰王室艱難穆哀短祚國嗣不育

儲宫靡立琅耶王弈親則母弟故以入纂大位不圖徳之

不建乃至於斯昬濁潰亂動違禮度有此三孽莫知誰子

人倫道䘮醜聲遐布旣不可以奉守社稷敬承宗廟且昏

孽並大便欲建樹儲藩誣罔祖宗傾移皇基是而可忍孰

不可懷今廢弈爲東海王以王還弟供衛之儀皆如漢朝

昌邑故事𥘉桓温有不臣之志欲先立功河朔以收時望

及枋頭之敗威名頓挫遂潜謀廢立以長威權然憚帝守

道恐招時議以宫闈重閟牀第昜誣乃言帝爲閹遂行廢

辱𥘉帝平生每以爲慮甞召術人扈謙筮之卦成荅曰晉

室有盤石之固陛下有出宫之象竟如其言咸安二年

月降封帝爲海西縣公

臧榮緒晉書曰太和元年桓温表率方伯北伐秋九月温

以王師敗績于枋頭温自廣陵屯于白石集百官于朝堂

稱崇徳太后詔廢帝爲東海王妖賊盧悚遣弟殿中監許

到稱太后宻詔奉迎稱覆帝曰我得罪在此幸蒙寛宥

豈敢妄動且太后有詔使應官屬來迎何得如此必狂亂

因叱左右縛之龍懼逸走由是朝廷以帝安於屈辱無僥

倖之望不復懷疑帝亦知天命不再而深慮人禍乃𨳲聦

塞明無思無慮終日酣暢耽于内寵有子不養庶保天年

呉民憐之爲作歌謡帝崩于呉宫年三十五因葬呉地

續晉陽秋曰帝少同閹人之疾     𥘉在東海琅

耶因親近嬖人相寵計好朱靈寳等並侍卧内美人田氏

遂生三男衆致疑惑然莫能審其虛實至是將建儲貳大

司馬温因之以定廢立之計遂率百僚並還朝堂本省温

平旦以衆入分兵屯宫門呈草於皇太后曰今廢弈爲東

海王以還弟供衛之儀如漢朝昌邑故事丞相録尚書事

會稽王昱體自中宗明徳劭令民望依係爲日已乆冝順

天人以統皇極主者明依舊典以時施行但未亡人不幸

罹此百憂感念存没心焉如割社稷大計議𫉬巳臨𥿄

悲塞如何可言時太后在佛屋燒香内侍啓云外有急奏

太后乃出堂𠋣户前視表數行乃曰我夲自疑比至半便

止求筆題奏後云未亡人離此百憂感念存没心焉如割

温奏未有此五十字即奏遂廻換内之

     簡文帝

晉中興書曰太宗簡文帝諱昱字道成中宗少子也母曰

鄭夫人永昌二年封琅耶王咸和元年鄭夫人薨上時年

七𡻕哀號守誠乞得服重朝議哀之故從封會稽王康獻

皇后臨朝建位撫軍大將軍録尚書六條事二年驃𮪍將

軍何充薨皇太后詔上内㹅萬機海西公即位七月以琅

耶王封絶復徙上爲琅耶王封子昌明爲㑹稽王固讓不

太和元年十月詔以爲丞相尚書入朝不趍讃拜不名

劒履上殿給羽葆鼓吹班劒六十人固讓不受海西公廢

於是大司馬温及百官進太極前殿具乗輿法駕奉迎於

朝堂變服著平巾幘單衣東向拜受璽流涕即位改太和

六年爲咸安元年乙卯廢太宰武陵王爲庶人二年七月

上不豫巳未立皇太子昌明爲皇太子封皇子道子爲琅

耶王領㑹稽國是日帝崩于東堂在位一年時年五十二

續𣈆陽秋曰桓温始以雄盛入輔係以廢立帝雖登祚内

不自安𥘉熒惑入太微㝷廢海西公至是熒惑猶在太微

帝惡之謂郗超曰命之脩短夲所不計故當無復近日事

耶超云大司馬臣温方内固社稷外布經略非常之事臣

以百口保之假還東帝謂之曰致意尊公家國事一至於

此由吾不能以道自衛思患預防愧歎之深言何能喻又

誦𢈔闡詩云士痛朝危臣哀主辱因泣下及不預詔温曰

吾遂委頓足下便入兾得相見又詔曰不謂疾患遂至於

此今者惙然勢不復乆且雖有詔豈復相及慨恨兼深如

何可言天下艱難而昌明㓜冲眇然非阿衡輔導之計當

何以寜濟社稷國事家計一託之於公

又曰帝以太興三年生弱而慧異中宗深器焉及長羙風

姿好清言舉止端詳器服陳素與劉恢王𪷟等爲布衣之

友由登庸歴位散𮪍常侍右將軍撫軍將軍以懿親民望

任登宰輔值穆帝㓜冲母后臨朝桓温有平蜀洛之勲檀

強西陕帝於家國之𭔃具瞻所歸而自斷之弱無以抗之

陳郡人殷浩素有盛名時論比之管葛又琅耶王洽承相

導子旣是名公子少有聲望乃以浩爲湘州刺史爲長

史徐州刺史葛羡亦以清貴居藩同心憂國温見此樹置

知在抗巳温旣以雄武專朝任兼將相悉衆北討以成樂

推之勢及枋頭奔敗知民望之去乃屠䂊州刺史袁真於

壽陽城旣而問郄超曰足下以何雪枋頭之恥乎超因說

以廢立之事温旣𪧐有此謀深納超言旣廢昬立明民人

恱服然恭巳南面政自温岀帝性韻深沉雅有局鎮常與

太宰武陵王晞桓温同乗至板橋温宻勑令無因而鳴角

鼔譟部伍並皆驚馳温佯爲駭異而晞大震驚急求下車

帝舉止自(⿱艹石)音顔不變温毎以此稱其德量故論者謂服

憚之深(⿱艹石)假帝脩年則温纂逆之圖絶矣

說曰桓公旣廢太宰武陵王晞父子仍上表云應割近情以

存逺計欲除太宰父子可無後憂簡文手荅表云所不忍

言况過於言桓公得此荅又重有表亂轉苦切爲家國之

計必應行事簡文復手荅云(⿱艹石)使𣈆室靈長明公便應奉

詔書(⿱艹石)大運去矣請避賢路桓公讀詔手戰汗流而止逺

徙新安而巳

     孝武帝

𣈆書曰孝武皇帝韓曜字昌明簡文帝第三子也興寧三

年七月甲申封㑹稽王咸安二年秋七月巳未立爲皇太

子是日簡文帝崩太子即皇帝位詔曰朕以不造奄丁憫

凶號天扣地靡知所訴藐然㓜冲眇(⿱艹石)綴旒深爲社稷之

重大懼不尅負荷仰慿祖宗之靈積德之祀先帝淳風𤣥

德遺詠在民宰輔英賢勲隆徳盛頋命之託寔頼匡訓羣

后率職百僚勤政兾孤弱之躬有𭔃皇極之基不墜先恩

遺惠播于四海思𢎞餘(⿰氵閠)以康𥠖庶其大赦天下與民更

始九月甲寅追尊皇妣㑹稽王妃曰順皇后冬十一月甲

午妖賊盧悚晨入殿庭游擊將軍毛安之討擒之是𡻕三

呉大旱人多餓死詔所在賑給寕康元年春正月改元二

月大司馬桓温來朝秋七月巳亥使持節侍中都督中

外諸軍事丞相録尚書大司馬楊州牧平北將軍徐兖二

州刺史南郡公桓温薨三年九月帝講孝經冬十月癸酉

日有蝕之十二月甲申神獸門災癸未皇太右詔曰傾者

日蝕告變水旱不適雖尅巳思救未盡其方賜百姓窮者

米人五斛癸巳帝釋奠于中室祠孔子以顔回配泰元元

年春正月帝加元服見于太廟皇太后歸政甲辰大赦改

元景午帝始臨朝六年春正月帝𥘉奉佛法立精舎于殿

内引諸沙門以居之八年八月符雲帥衆渡淮遣征討都

督謝石冠軍將軍謝𤣥輔國將軍西中郎將桓伊等拒

之九月詔司徒琅耶王道子録尚書六滌事冬十月符堅

弟融䧟夀春乙亥諸將及苻堅戰於肥水大破之俘斬數

萬計𫉬堅輿輦及雲母車十二年六月癸卬束帛聘處士

戴逵龔𤣥之秋八月辛巳立皇子徳宗爲皇太子大赦二

十一年九月庚申帝崩于清暑殿在位二十四年時年三

十五葬平陵帝㓜稱聦悟簡文之崩也時年十歳至晡不

臨左右進諌荅曰哀至則哭何常之有謝安甞歎以爲精理

不減先帝旣威權巳岀雅有人主之量旣而溺於酒色殆

爲長夜之飲末年長星見帝心甚惡之夜於華林園舉酒

祝之曰長星勸汝一柸酒自古何有萬歳天子耶太白連

年晝見地震水旱爲變者相屬醒日旣少而傍無正人竟

不能改焉時張貴人有寵年三十帝戲之曰汝以年當廢

矣貴人潜怒向夕帝醉遂暴崩時道子昏惑元顯專權竟

不推其罪𥘉以簡文帝見䜟云𣈆祚盡昌明及帝之在孕

也李太后夢神人謂之曰汝生男以昌明爲字及産東方

始明因以名焉簡文帝後悟乃流涕及爲清暑殿識者以

爲清暑反爲楚聲哀楚之徴也俄而帝崩晉祚自此傾矣

續𣈆陽秋曰𥘉帝躭於色末年殆爲長夜之飲醒治旣少

多居内殿留連於盤罇之間時張貴人寵冠後宫威行閫

内年幾三十帝妙列𠆸樂陪侍嬪少乃𥬇而戯之云汝巳

年廢矣吾巳屬諸妹少矣貴人潜怒上不覺上稍醉卧貴

人遂令其婢蒙之以𬒳旣絶云以魘崩至丑時方遷登太

極前殿〇異𫟍曰晉孝武太元末帝毎聞手巾箱中有鼓吹

鼙角之饗於是請僧齋會夜見一臂長三丈許手長數尺

來摸經案𣈆祚自此而衰


太平御覽卷第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