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九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十八 太平御览 卷之九十九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

太平御览卷第九十九     皇王部二十四

  东𣈆康皇帝  穆皇帝  哀皇帝

  废帝海西公  简文皇帝 孝武皇帝

     康皇帝

𣈆书曰康皇帝讳岳字世同成帝母弟咸和元年封呉王

二年徙封琅耶王九年拜散𮪍常侍加骠𮪍将军咸康五

年迁侍中司徒八年六月庚寅成帝不豫诏以琅耶王为

嗣癸巳成帝崩甲午即皇帝位大赦己亥封成帝子丕为

琅耶王弈为东海王时帝谅阴不言委政于𢈔冰何充十

二月壬子立皇后禇氏建元元年春正月改元赈恤鳏寡

孤独三月以中书监𢈔冰为车𮪍将军二年九月丙申立

皇子聃为皇太子戊戌帝崩于式干殿在位三年时年二

十三葬崇平陵𥘉成帝有疾中书令𢈔冰自以舅氏当朝

权侔人主恐异丗之后戚属将踈乃言国有强敌冝立长君

遂以帝为嗣制度年号再兴中朝因改元曰建元或谓冰曰

郭璞䜟云立始之际丘山倾立者建也始者元也丘山讳也

冰瞿然既而叹曰如有𠮷凶岂改昜所能救乎至是果验云

说曰何次道𢈔季坚二人并为元辅成帝𥘉崩于时嗣君

未定何欲立子𢈔及朝议以强寇嗣子㓜欲立康帝康帝

既登祚㑹群臣谓何曰朕今所以承大统为谁之议何曰陛

下龙飞臣冰之功使于时用微臣今不睹圣明之丗上有惭色

     穆皇帝

𣈆书曰穆皇帝讳聃字彭子康帝子也建元二年九月景

申立为皇太子戊戍康帝崩巳亥即皇帝位时年二歳大

赦尊皇后为皇太后壬寅皇太后临朝摄政永和元年春正

月甲戍朔皇太后设白纱帷于太极殿抱帝临轩改元二

年十一月辛未安西将军桓温师虏将军周抚辅国将军

谯王元忌建武将军𡊮乔伐蜀拜表辄行十二月枉矢自

东南流于西北其长半天三年春三月桓温攻成都克之

李势降益州平十年二月巳丑太尉征西将军桓温帅师

伐关中废杨州刺史殷浩为庶人六月符健将符雄悉众

及桓温战于白鹿原王师败绩九月桓温以粮尽遂还升

平元年春正月壬戍朔帝加元服告于太庙始亲万机大

赦改元増文武位一等皇太后居崇徳宫五年五月丁巳帝

崩显阳殿在位十七年时年十九葬永平陵庙号孝宗

     哀皇帝

𣈆书曰哀皇帝讳丕字千龄成帝长子也咸康八年封为

琅耶王永和九年拜散𮪍常侍十二年加中军将军升平

三年除骠𮪍将军五月丁巳穆帝崩皇太后令曰帝奄不

救疾胤嗣未建琅耶王丕本中兴正统明徳懋亲昔在咸

康属当储贰以年在㓜冲未堪国难故显宗髙让今议望

情地莫与为比其以王奉天统于是百官备法驾迎于琅

耶第庚申即皇帝位大赦八月己卯夜天裂广数文有声

如雷九月戊申立皇后王氏穆帝皇后何氏称永安宫兴

寜元年九月壬戌大司马桓温师众北伐癸亥以皇子生

大赦二年二月癸卯帝亲耕籍田三月庚戌朔大阅人户

严法禁辛亥帝不豫帝雅好黄老断糓饵长生药服食过

多遂中毒不识万机崇徳太后复临朝摄政三年二月景

申帝崩于西堂在位四年时年二十五葬安平陵

     废帝海西公

𣈆书曰废帝讳弈字延龄哀帝母弟也咸康八年封为东

海王永和八年拜散𮪍常侍寻加镇军将军升平四年拜

车𮪍将军五年改封琅耶王隆和𥘉转侍中骠𮪍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兴寜三年二月景申哀帝崩无嗣丁酉皇

太后诏曰帝遂不救厥疾艰祸仍臻遗绪泯然哀恸切心

琅耶王弈明徳茂亲属当储副冝奉祖宗纂承大统便速

正大礼以寜人神于是百官奉迎于琅耶第是日即皇帝

位大赦太和四年大司马桓温帅众伐慕容𬀩秋七月辛

卯𬀩将慕容垂帅众拒温温击败之九月戊寅桓温禆将

邓遐朱序遇𬀩将傅末波于林渚又大破之戊子温至枋

头景申以粮运不继焚舟而归六年十一月癸卯桓温自广

陵屯于白石丁未诣阙因图废立诬帝在藩夙有痿疾嬖

人相宠计好朱灵宝等叅侍内寝而二羙人田氏孟氏生三男

长欲封树时人惑之温因讽太后以伊霍之举巳酉集百官

于朝堂宣崇徳太后令曰王室艰难穆哀短祚国嗣不育

储宫靡立琅耶王弈亲则母弟故以入纂大位不图徳之

不建乃至于斯昏浊溃乱动违礼度有此三孽莫知谁子

人伦道䘮丑声遐布既不可以奉守社稷敬承宗庙且昏

孽并大便欲建树储藩诬罔祖宗倾移皇基是而可忍孰

不可怀今废弈为东海王以王还弟供卫之仪皆如汉朝

昌邑故事𥘉桓温有不臣之志欲先立功河朔以收时望

及枋头之败威名顿挫遂潜谋废立以长威权然惮帝守

道恐招时议以宫闱重閟床第昜诬乃言帝为阉遂行废

辱𥘉帝平生每以为虑尝召术人扈谦筮之卦成答曰晋

室有盘石之固陛下有出宫之象竟如其言咸安二年

月降封帝为海西县公

臧荣绪晋书曰太和元年桓温表率方伯北伐秋九月温

以王师败绩于枋头温自广陵屯于白石集百官于朝堂

称崇徳太后诏废帝为东海王妖贼卢悚遣弟殿中监许

到称太后宻诏奉迎称覆帝曰我得罪在此幸蒙寛宥

岂敢妄动且太后有诏使应官属来迎何得如此必狂乱

因叱左右缚之龙惧逸走由是朝廷以帝安于屈辱无侥

幸之望不复怀疑帝亦知天命不再而深虑人祸乃𨳲聦

塞明无思无虑终日酣畅耽于内宠有子不养庶保天年

呉民怜之为作歌谣帝崩于呉宫年三十五因葬呉地

续晋阳秋曰帝少同阉人之疾     𥘉在东海琅

耶因亲近嬖人相宠计好朱灵宝等并侍卧内美人田氏

遂生三男众致疑惑然莫能审其虚实至是将建储贰大

司马温因之以定废立之计遂率百僚并还朝堂本省温

平旦以众入分兵屯宫门呈草于皇太后曰今废弈为东

海王以还弟供卫之仪如汉朝昌邑故事丞相录尚书事

会稽王昱体自中宗明徳劭令民望依系为日已乆冝顺

天人以统皇极主者明依旧典以时施行但未亡人不幸

罹此百忧感念存没心焉如割社稷大计议𫉬巳临𥿄

悲塞如何可言时太后在佛屋烧香内侍启云外有急奏

太后乃出堂𠋣户前视表数行乃曰我夲自疑比至半便

止求笔题奏后云未亡人离此百忧感念存没心焉如割

温奏未有此五十字即奏遂回换内之

     简文帝

晋中兴书曰太宗简文帝讳昱字道成中宗少子也母曰

郑夫人永昌二年封琅耶王咸和元年郑夫人薨上时年

七岁哀号守诚乞得服重朝议哀之故从封会稽王康献

皇后临朝建位抚军大将军录尚书六条事二年骠𮪍将

军何充薨皇太后诏上内㹅万机海西公即位七月以琅

耶王封绝复徙上为琅耶王封子昌明为㑹稽王固让不

太和元年十月诏以为丞相尚书入朝不趍讃拜不名

剑履上殿给羽葆鼓吹班剑六十人固让不受海西公废

于是大司马温及百官进太极前殿具乘舆法驾奉迎于

朝堂变服著平巾帻单衣东向拜受玺流涕即位改太和

六年为咸安元年乙卯废太宰武陵王为庶人二年七月

上不豫巳未立皇太子昌明为皇太子封皇子道子为琅

耶王领㑹稽国是日帝崩于东堂在位一年时年五十二

续𣈆阳秋曰桓温始以雄盛入辅系以废立帝虽登祚内

不自安𥘉荧惑入太微寻废海西公至是荧惑犹在太微

帝恶之谓郗超曰命之脩短夲所不计故当无复近日事

耶超云大司马臣温方内固社稷外布经略非常之事臣

以百口保之假还东帝谓之曰致意尊公家国事一至于

此由吾不能以道自卫思患预防愧叹之深言何能喻又

诵𢈔阐诗云士痛朝危臣哀主辱因泣下及不预诏温曰

吾遂委顿足下便入兾得相见又诏曰不谓疾患遂至于

此今者惙然势不复乆且虽有诏岂复相及慨恨兼深如

何可言天下艰难而昌明㓜冲眇然非阿衡辅导之计当

何以寜济社稷国事家计一托之于公

又曰帝以太兴三年生弱而慧异中宗深器焉及长羙风

姿好清言举止端详器服陈素与刘恢王𪷟等为布衣之

友由登庸历位散𮪍常侍右将军抚军将军以懿亲民望

任登宰辅值穆帝㓜冲母后临朝桓温有平蜀洛之勲檀

强西陕帝于家国之𭔃具瞻所归而自断之弱无以抗之

陈郡人殷浩素有盛名时论比之管葛又琅耶王洽承相

导子既是名公子少有声望乃以浩为湘州刺史为长

史徐州刺史葛羡亦以清贵居藩同心忧国温见此树置

知在抗巳温既以雄武专朝任兼将相悉众北讨以成乐

推之势及枋头奔败知民望之去乃屠䂊州刺史袁真于

寿阳城既而问郄超曰足下以何雪枋头之耻乎超因说

以废立之事温既𪧐有此谋深纳超言既废昏立明民人

恱服然恭巳南面政自温岀帝性韵深沉雅有局镇常与

太宰武陵王晞桓温同乘至板桥温宻敕令无因而鸣角

鼔噪部伍并皆惊驰温佯为骇异而晞大震惊急求下车

帝举止自(⿱艹石)音颜不变温毎以此称其德量故论者谓服

惮之深(⿱艹石)假帝脩年则温纂逆之图绝矣

说曰桓公既废太宰武陵王晞父子仍上表云应割近情以

存逺计欲除太宰父子可无后忧简文手答表云所不忍

言况过于言桓公得此答又重有表乱转苦切为家国之

计必应行事简文复手答云(⿱艹石)使𣈆室灵长明公便应奉

诏书(⿱艹石)大运去矣请避贤路桓公读诏手战汗流而止逺

徙新安而巳

     孝武帝

𣈆书曰孝武皇帝韩曜字昌明简文帝第三子也兴宁三

年七月甲申封㑹稽王咸安二年秋七月巳未立为皇太

子是日简文帝崩太子即皇帝位诏曰朕以不造奄丁悯

凶号天扣地靡知所诉藐然㓜冲眇(⿱艹石)缀旒深为社稷之

重大惧不克负荷仰慿祖宗之灵积德之祀先帝淳风𤣥

德遗咏在民宰辅英贤勲隆徳盛頋命之托寔赖匡训群

后率职百僚勤政兾孤弱之躬有𭔃皇极之基不坠先恩

遗惠播于四海思𢎞馀(⿰氵閠)以康𥠖庶其大赦天下与民更

始九月甲寅追尊皇妣㑹稽王妃曰顺皇后冬十一月甲

午妖贼卢悚晨入殿庭游击将军毛安之讨擒之是岁三

呉大旱人多饿死诏所在赈给宁康元年春正月改元二

月大司马桓温来朝秋七月巳亥使持节侍中都督中

外诸军事丞相录尚书大司马杨州牧平北将军徐兖二

州刺史南郡公桓温薨三年九月帝讲孝经冬十月癸酉

日有蚀之十二月甲申神兽门灾癸未皇太右诏曰倾者

日蚀告变水旱不适虽克巳思救未尽其方赐百姓穷者

米人五斛癸巳帝释奠于中室祠孔子以颜回配泰元元

年春正月帝加元服见于太庙皇太后归政甲辰大赦改

元景午帝始临朝六年春正月帝𥘉奉佛法立精舎于殿

内引诸沙门以居之八年八月符云帅众渡淮遣征讨都

督谢石冠军将军谢𤣥辅国将军西中郎将桓伊等拒

之九月诏司徒琅耶王道子录尚书六涤事冬十月符坚

弟融䧟寿春乙亥诸将及苻坚战于肥水大破之俘斩数

万计𫉬坚舆辇及云母车十二年六月癸卬束帛聘处士

戴逵龚𤣥之秋八月辛巳立皇子徳宗为皇太子大赦二

十一年九月庚申帝崩于清暑殿在位二十四年时年三

十五葬平陵帝㓜称聦悟简文之崩也时年十歳至晡不

临左右进諌答曰哀至则哭何常之有谢安尝叹以为精理

不减先帝既威权巳岀雅有人主之量既而溺于酒色殆

为长夜之饮末年长星见帝心甚恶之夜于华林园举酒

祝之曰长星劝汝一柸酒自古何有万歳天子耶太白连

年昼见地震水旱为变者相属醒日既少而傍无正人竟

不能改焉时张贵人有宠年三十帝戏之曰汝以年当废

矣贵人潜怒向夕帝醉遂暴崩时道子昏惑元显专权竟

不推其罪𥘉以简文帝见䜟云𣈆祚尽昌明及帝之在孕

也李太后梦神人谓之曰汝生男以昌明为字及产东方

始明因以名焉简文帝后悟乃流涕及为清暑殿识者以

为清暑反为楚声哀楚之徴也俄而帝崩晋祚自此倾矣

续𣈆阳秋曰𥘉帝耽于色末年殆为长夜之饮醒治既少

多居内殿留连于盘樽之间时张贵人宠冠后宫威行阃

内年几三十帝妙列𠆸乐陪侍嫔少乃𥬇而戏之云汝巳

年废矣吾巳属诸妹少矣贵人潜怒上不觉上稍醉卧贵

人遂令其婢蒙之以𬒳既绝云以魇崩至丑时方迁登太

极前殿〇异𫟍曰晋孝武太元末帝毎闻手巾箱中有鼓吹

鼙角之飨于是请僧斋会夜见一臂长三丈许手长数尺

来摸经案𣈆祚自此而衰


太平御览卷第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