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一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一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一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一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五

  皇王部四十

   唐文宗昭獻皇帝  武宗昭肅皇帝

   宣宗獻文皇帝   懿宗恭惠皇帝

    文宗昭獻皇帝

唐書曰文宗昭獻皇帝諱昻穆宗第二子也母曰貞獻皇

后蕭氏元和四年十月生長慶元年封江王𥘉名涵寳暦

二年十二月敬宗遇弑賊⿱⺾⿰𩵋禾佐明等矯制立綘王勾當軍

國事樞宻使王守澄中尉梁守謙率禁軍討賊誅綘王迎上

于江邸癸夘見宰臣于閤内下教處分軍國事宰臣百寮三上

表勸進乙巳即位於宣政殿景午上赴西宫成服丁未宰臣

百寮上表請聽政三表許之戊中尊聖母爲皇太后已酉敕

鳯翔淮南先進女樂二十四人並放歸本道庚戍以兵部

侍郎翰林學士韋處厚爲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大和元年二月乙巳御丹鳯樓大赦改元六月詔元和長

慶中皆因用兵權以濟事所下制敕難以通行冝令尚書

省取元和巳來制敕參詳刪定訖送中書門下議定聞奏

甲戍以旱放繫囚七月李同捷除兖海不受詔結幽鎮謀叛

徐州王智興請全軍討之帝自撰集尚書中君臣事迹命

𦘕工圖冩於太液亭朝夕觀覽三年五月巳夘栢𦒿斬李

同捷於將陵滄景平丁亥御興安樓受滄州所獻俘九月

敕兩軍諸司内官不得着紗縠綾羅等衣服帝性儉素不

喜華侈駙馬韋處仁載夾羅巾帝謂之曰比慕卿門地清

素以之選尚如此巾服從他諸戚爲之唯卿非所冝也十

一月甲午帝親祀昊天上帝於南郊禮畢御丹鳯門大赦

禁止竒貢四方不得以雜様織成非常之物爲獻十二月

蠻䧟卭雅等州戊午以右領軍衛大將軍董重質充神䇿西

川行營都知兵馬使蠻䧟成都府入梓州西郭門下營又

詔促諸鎮兵救援兩川乙巳郭釗奏蠻退遣使賜蠻帥蒙

𥰭㒹國信四年四月詔曰儉以足用令出唯行著在前經

斯爲理本朕自臨四海𢚓元元之乆困日𣅳忘食宵興疚

懷雖絶文繡之飾尚愧茅茨之儉示喻卿士形于詔條如

聞積習流𡚁餘風未革車服第室相髙以華靡之制資用貨

寳固啓於貪冒之源有司不禁侈俗滋扇盖朕教條之未敷

使兆庻昧於恥尚也其何以足用行令臻于致理歟永念


慙歎迨兹申敕自今内外班列職位之士各務素朴𢎞兹

國風有僣差尤甚者御史糾上主者宣示知朕意焉上承

長慶寳暦奔靡之風銳意懲革躬行儉素以率厲之五年

春正月庚子朔以積隂旬浹罷元㑹太原旱賑粟十萬石

二月神䇿中尉王守澄奏宰相宋申錫與漳王謀反即令

追捕庚子詔貶宋申錫爲太子右庻子壬寅左常侍崔𤣥

亮及諌官等十四人伏奏玉陛北軍所告事請不於内中

鞫問乞付法司帝曰吾謀於公卿矣卿等且退崔𤣥亮泣

涕陳諌乆之帝改容勞之曰朕即與宰臣啇議𤣥亮等方退

癸夘詔漳王庭湊可降爲巢縣公宋申錫開州司馬同正𥘉

京師恟恟以宰相實聮親王謀逆三四日後方知誣搆人士

側目於守澄鄭注故諌官號泣論之申錫方免其禍四年春

正月乙未朔以乆雪廢元㑹壬子詔朕聞天聽自我人聽天

視自我人視朕之菲德渉道未明不能調序四時導迎和氣

自去冬已來踰月雨雪寒氣尤甚頗傷于和念兹庻民或罹

凍餒無所假貸莫能自存中宵載懷旰食興歎怵惕(⿱艹石)厲時

子之辜思𢎞惠澤以順時令天下死罪囚除官典犯贓故意

殺人外並降從流流巳下遞降一等七年正月詔曰朕承上

天之睠佑荷列聖之丕圖宵旰憂勞不敢暇逸思致康乂八

年于兹而水旱流行疾疫作沴兆庻艱食扎瘥相仍盖德未

動天誠未感物一𩔖失所其過在予載懷罪巳之心深軫納

惶之慮如聞𨵿輔河東去年亢旱秋稼不登今春作之時

農務尤切(⿱艹石)不能賑救懼至流亡京兆府賑粟十萬石河

中府綘州各賜七萬石同華陜SKchar晉等州各賜十萬石並

以常平義倉物充七月以旱命京城諸司䟽决繫囚閏七月

乙夘詔曰朕嗣守丕圖覆嫗生𩔖兢業夤畏上承天休而隂

陽失和膏澤𠎝候害我稼穡災于黔𥠖有過在予敢忘咎

責從今避正殿减供膳停教坊樂廐馬量减蒭粟百司

厨饌亦冝權减隂陽鬱堙有傷和氣冝出宫女千人五坊

鷹犬量湏减放内外修造事非急務者並停八月甲申御

宣政殿𠕋皇太子永是日降詔應犯死罪降從流流巳下

遞减一等九年冬十月内出曲江新造紫雲樓彩霞亭額

左軍中尉仇士良以百戯於銀臺門迎之時鄭注言秦中

有災冝興土功以猒之乃濬昆明曲江二池上好爲詩每

誦杜甫曲江行云江頭宫殿鏁千門細栁新蒲爲誰緑乃

知天寳巳前曲江四岸皆有行宫臺殿百司𪠘署思復昇

平故事故爲樓殿以壯之王涯獻搉茶之利乃以涯爲搉

茶使茶之有稅自涯始十一月壬戍中尉仇士良率兵誅

宰相王涯賈餗舒元輿李訓王璠郭行餘鄭注羅立言李

孝本韓約等十餘家皆族誅時李訓鄭注謀内官詐言金

吾仗舎石榴樹有甘露請上往觀之内官先至金吾仗見幕

下伏甲遽扶帝輦入内故訓等敗流血𡍼地京師大駭旬

日稍安十二月庚辰上御紫宸殿謂宰相曰坊市之間人

漸安未李石奏曰人情雖安然刑殺過多致此隂沴又聞

鄭注在鳯翔募兵不少今皆𬒳刑戮臣恐乗此生事切冝

原赦以安之上曰然鄭覃又陳理道上曰我每思貞觀開

元之時觀今日之事往往憤氣瑱膺耳開成元年正月辛

丑帝常服御宣政殿受賀遂宣詔大赦天下改元乙巳上

御紫宸對宰臣李石奏曰陛下改元御殿人情大恱全放

京兆一年租賦又停四節進奉恩澤所該實當要切帝曰

朕務行其實不欲崇長空文石曰赦書湏内留一本陛下

時看之又十道黜陟使發日更付與公事根本令向外與

長吏詳擇施行方盡利害之要矣二年三月戊辰夜彗長

八丈有餘西北行東指在張十四度壬申詔曰朕嗣守丕

搆對越上玄䖍恭寅畏于今一紀何甞不宵衣念道𣅳食


思愆師周文之小心慕易乾之夕惕懼德不𩔖貽列聖羞

將欲俗致和平時無殃咎然誠未格物謫見于天仰愧三

靈俯慙庻彚思獲攸濟浩無津涯昔宋景發言星因退舎

魯僖納諌飢不害人取鑒往賢深惟自勵載軫在予之責

冝降恤辜之恩式表殷憂兾荅昭誡天下死罪降從流流

巳下並釋放三年九月上以皇太子慢遊敗度欲廢之中

丞狄兼謨垂涕切諌是夜移太子於少陽院殺太子宫人

左右數十人十月皇太子薨于少陽院謚曰莊恪十一月

乙夘夜彗孛東西竟天壬戍詔曰上天蓋髙感應必由乎人

事寰宇雖廣理亂盡繫於君心從古巳來必然之義朕嗣膺

寳位十有三年常尅巳以䖍恭每推誠於衆庻將以導迎

休應漸致輯熈期克荷於宗祧思保寧於華夏而德有所

未至信有所未孚災氣上騰天文謫見再周朞月重擾星

𨇠當求衣之時覩垂象之變兢懼惕厲(⿱艹石)蹈泉谷是用舉

成湯之六事念宋景之一言詳求譴咎之端採聽銷禳之

術必有精理藴於衆情兾屈法以安人爰恤刑而原下應

犯死罪並降從流流已下遞減一等五年春正月戊寅上

不康不受朝賀辛巳崩于大明宫之太和殿謚曰元聖昭

獻皇帝廟號文宗葬章陵

    武宗昭肅皇帝

唐書曰武宗昭肅皇帝諱炎穆宗第五子母曰宣懿皇后

韋氏元和九年六月十三日生於東宫長慶元年三月封

潁王本名𤄊𥘉文宗追悔莊恪太子殂不由道乃以敬宗

子陳王成美爲皇太子開成四年冬十月宣制未遑𠕋禮

五年正月文宗𭧂疾宰相李𤤴樞宻劉𢎞季奉宻旨以皇

太子監國兩軍中尉仇士良魚𢎞志矯詔迎頴王於十六

宅曰朕自嬰疾𤵜有加無瘳懼不能躬揔萬機日𨤲庻政

稽于古訓謀及大臣用建親賢以貳神器親弟潁王𤄊昔

在藩邸與朕嘗同師訓動成儀矩性禀寛仁俾奉昌圗必

諧人欲可立爲皇太弟應軍國政事便令權勾當百辟卿

士中外庻臣冝竭乃心輔成子志陳王成美先立爲皇太

子以其年尚冲㓜未漸師資比日重難不遑𠕋命廻踐諸

邸式恊至公可復封陳王四日文宗崩宣遺詔皇太弟冝

於柩前即皇帝位宰相楊嗣復攝冢宰十四日受𠕋於正殿



年二十七二月制穆宗妃韋氏追謚宣懿皇太后帝之母

也上御正殿降徳音以開府右軍中尉仇士良封楚國公

右軍中尉魚志𢎞爲韓國公太常卿崔鄲户部尚書判度

支崔珙並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帝在藩邸時頗好道

術修攝之事是秋召道士趙歸眞八十一人入禁中於三殿

修金籙道埸乃幸三殿於九天壇親受法籙右拾遺王哲上

䟽言王業之𥘉不冝崇信過當䟽奏不省㑹昌元年正月

庚戍有事于郊禮畢御丹鳯樓大赦改元二月以淮南節

度使李紳爲中書侍郎同平章事二年四月司空平章事李

德𥙿等上章請加尊號曰仁聖文武至神大孝皇帝戊寅御

宣政殿受𠕋八月廻鶻烏介可汗過天德至𣏌頭烽北俘掠

雲朔北川詔劉沔出師守鴈門諸𨵿廻鶻首領屈武降幽王

授左武衛將軍詔以廻鶻犯邊漸侵内地或攻或守於理何

安令少師牛僧孺陳夷行與公卿集議可否以聞僧孺曰今

百寮議狀以固守𨵿防俟其可擊則用兵宰相李徳𥙿議以

廻鶻所恃者嗢没赤心耳今巳離叛其彊弱之勢可見戎人

獷悍不頋成敗以失二將乗忿入侵出師急擊破之必矣守

險恃弱虜無由退擊之爲便天子以爲然乃徴發許蔡汴滑

等六鎮之師以太原節度使劉沔爲廻鶻南靣招討使以張

仲武爲幽州盧龍節度使充廻鶻東靣招討使以李思忠

爲廻鶻西南靣招討使皆㑹軍於太原十月幸涇陽校獵

白鹿原諌議大夫髙少逸鄭朗等於閤内論陛下校獵太

頻出城稍逺萬機廢㢮晨出夜歸方用兵師且冝停止上

優勞之諌官出上謂宰相曰諌官甚要朕時聞其言庻幾

减過三年春正月以𪧐師于野罷元㑹二月太原劉沔

至大同軍遣石雄襲廻鶻牙帳大敗廻鶻於殺胡山其烏

介可汗𬒳瘡而走已迎得太和公主至雲州是日御宣政

殿百寮稱賀三月太和公主至京師百官班于章敬寺迎

謁仍令所司告憲宗穆宗二室四月昭義節度使劉從諌率

三軍以從諌姪稹爲兵馬留後上表請授節龯尋遣中使賫

詔潞府令稹護從諌之䘮歸洛陽稹拒朝旨尋以成德軍

節度使王元逵魏愽節度使何𢎞敬並以本官充招討澤

潞使四年三月以道士趙歸真爲左右街道門教授先生時

帝志學神仙師歸真歸真乗寵每排毀釋氏言非中國之教

蠧耗生靈盡冝除去帝頗信之七月王元逵奏邢州刺史裴

問別將髙元武以城降洺州刺史王釗磁州刺史安玉皆以

城降何𢎞敬山東三州平潞州大將郭𧨏張谷陳掦廷遣人

至王宰軍請殺劉稹以自贖王宰以聞乃詔石雄率軍三

千入潞州郭𧨏斬劉稹首以迎雄澤潞五州平八月王宰傳

稹首與大將郭𧨏等一百五十人露布獻於京師上御安

福門受俘百寮樓前稱賀十月車駕幸鄠縣十一月幸雲

陽五年正月宰臣李德𥙿杜悰等率文武百寮上徽號曰

仁聖文武章天神功神德明道皇帝辛亥有事於郊廟禮

畢御承天門大赦天下秋七月庚子勑併省天下佛寺所

拆寺四千六百餘所還俗僧尼二十六萬五百人收充兩

稅戸拆招提蘭(⿱艹石)四萬餘所收膏SKchar上田數千萬頃收奴

婢爲兩稅戸十五萬人六年三月壬寅上不豫制改御名

曰炎帝重方士頗服食修攝親授法籙至是藥躁喜怒失

常旣篤旬日不能言宰相李德𥙿等請見不許中外莫知安

否人情危懼是月二十三日宣遺詔以皇太叔光王柩前

即位是日崩年三十三謚曰至道昭肅孝皇帝廟號武宗

葬端陵

    宣宗獻文皇帝

唐書曰宣宗獻文皇帝諱忱憲宗第十三子母曰孝明皇

后鄭氏元和五年六月生於大明宫長慶元年三月封

光王名怡㑹昌六年三月武宗疾篤宣遺詔立爲皇太

叔權勾當軍國政事翌日即帝位改今名時年三十七帝

外晦而内㓪嚴重寡言視瞻特異㓜時宫中以爲不惠十

餘歳時遇重疾沉綴忽有光輝燭身蹶然而興正身拱揖

如對臣寮乳媪以爲心疾穆宗往視之撫其背曰此吾家英

物非心憊也賜以玉如意御馬金帶甞夢乗龍昇天言之於

鄭太后乃曰此不冝人知母幸勿復言歴大和㑹昌朝愈

事韜晦羣居游處未嘗有言文宗武宗幸十六宅宴集彊

誘其言以爲戯劇謂之光叔武宗氣豪尤不爲禮及監

之日哀毀滿容接待羣寮决斷庻務人方見其隱德焉四

月辛未釋服尊母鄭氏曰皇太后以兵部侍郎翰林學士

承旨白敏中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大中元年正月有事於

郊廟禮畢御丹鳯門大赦改元帝雅好儒士留心貢舉有

時微行人間採聽輿論以觀選士之得失每山池曲宴與

學士詩什屬和公卿出鎮亦賦詩餞行凡對臣寮肅然拱

揖鮮有輕易之言大臣或獻章䟽即燒香盥手受而覽之

當時以大中之政有貞觀之風焉閏三月勑㑹昌季年併省

寺宇雖云異方之教無損爲理之源中國之人乆行其道

𨤲革過當事體未𢎞其靈山勝境天下州府應㑹昌五年

四月所廢寺宇如有𪧐舊名僧復能修創一任住持所由

不得禁止七月太子少保分司東都衛國公李德𥙿爲人

所訟貶潮州司馬貟外置二年春正月宰相率文武百寮上

徽號曰聖敬文思和武光孝皇帝御宣政殿受𠕋三年春正

月涇原節度康季榮奏吐蕃宰相論恐𤍠以秦原安樂三州

及石門等七𨵿之兵民歸國詔太僕卿陸躭往喻旨仍令靈

武節度使朱叔明邠寧節度使張景緒各出本道兵馬應接

六月康季榮奏收復原州城及石門驛藏木峽制勝六盤石

峽等六𨵿訖邠寧張景緒奏收復蕭𨵿勑於蕭𨵿置武州改

樂安爲威州七月三日七𨵿軍人百姓皆河隴遺𥠖數千人

見于𨵿下上御延喜門撫慰令其解辮賜之冠帶共賜絹十

五萬疋八月鳯翔節度使李玼奏收復秦州制曰自昔皇王

之有國也何甞不文以守成武以集事叅諸二柄歸于大

寧朕猥荷丕圖思𢎞景運憂勤戒惕四載于兹每念河湟

土疆綿亘遐闊洎天寳末犬戎乗我多難無方禦姦遂縱腥

羶不逺京邑事更十葉時近百年進士試能靡不竭其長

䇿朝廷下議皆亦聽其直詞盡以不生邊事爲永圖且守

舊地爲明理荏苒於是收復無由今者天地儲祥祖宗垂

祐左祍輸欵邊壘連降刷恥建功所謀必尅實頼樞衡妙

筭將帥雄稜副玄元不爭之文絶漢武逺征之悔甌脫頓

空於内地斥候全據於新封莫大之休指期而就况將士等

擳沐風雨𭧂露郊原披荆榛而刀斗夜嚴逐豺狼而穹廬曉

破動皆如意古無與京念此誠勤冝加寵賞涇原冝賜絹六

萬疋靈武五萬疋鳯翔邠寧各四萬疋嗚呼七𨵿要害三都

SKchar候館之殘趾可尋唐人之遺風尚在追懷往事良用興

嗟夫取不在廣貴保其金湯得必有時詎計於遲速今則便

務修築不進干戈必使足食足兵有備無患載洽亭育之道

永置生靈之安中外臣寮冝體朕意十二月追謚順宗曰至

德大聖大安孝皇帝憲宗曰昭文章武大聖孝皇帝𥘉以河

湟收復百寮請加徽號帝曰河湟收復繼成先志朕欲追尊

祖宗以昭功烈白敏中等對曰非臣等愚昧所能及至是上

御宣政殿行事及𠕋出上俯僂目送流涕嗚咽四年春正月

以追尊二聖御正殿大赦天下五年八月汝州刺史張義潮

遣兄義潭以𤓰沙伊肅等十一州戸口來獻自河隴䧟蕃百

餘年至是悉復隴右故地八年正月陜州黄河清二月南蠻

進犀牛詔還之十一年九月右𥙷闕陳嘏左拾遺王譜右拾

遺薛廷傑上䟽諌遣中使往羅浮山迎軒轅先生上曰朕以

萬機事繁躬親庻務訪聞羅浮山處士軒轅集善能攝生年

齡亦壽乃遣使迎之或兾有少保理也朕每觀前史見秦皇

漢武爲方士所惑常以之爲誡卿等位當論列職在諌司

閱示來章𭰹納誠意仍謂崔愼由曰爲吾言於諌官雖少

翁欒大復生不能相惑如聞軒轅生髙士欲與之一言耳

十二年春正月羅浮山人軒轅集至京師上召入禁中謂

曰先生遐壽而長生可致乎曰徹聲色去滋味哀樂如一德

施周給自然與天地合德日月齊明何必別求長生耶留

之月餘堅求還山十三年五月上不豫月餘不能視朝八

月宣遺詔立鄆王爲皇太子勾當軍國事是日崩于大明

宫聖壽五十謚曰聖武獻文孝皇帝廟號宣宗葬貞陵

    懿宗恭惠皇帝

唐書曰㦤宗恭恵皇帝諱漼宣宗長子母曰元昭皇太后

晁氏大和七年十一月生於藩邸㑹昌六年十月封鄆王

本名温大中十三年八月遺詔立爲皇太子監國改今名

十三日即帝位時年二十七帝姿貌瑰傑有異稠人藩邸

時甞經重疾郭淑妃侍醫藥見黄龍出入於卧内旣間妃

以異告帝曰愼勿復言又甞大雪數尺而帝寢室之上獨

無人皆異之宣宗製㤗邊陲樂曲詞有海嶽晏咸通之句

又大中末京城小兒疊布漬水紐之向日謂之拔暈帝果

以鄆王即大位以咸通爲年號九月釋服追尊母后晁氏

爲太后謚曰元昭咸通元年春正月上御紫宸受朝十一

月丁未有事於郊廟禮畢御丹鳯門大赦改元二年九月

林邑蠻㓂安南府遣神䇿將軍康承訓率禁軍及江西湖

南之兵赴援三年春正月左僕射門下侍郎平章事杜悰

率百寮上徽號曰睿文明聖孝德皇帝四年春正月庚午有

事于圎丘禮畢御丹鳯門大赦五年四月南蠻㓂邕管以

𥘿州經略使髙駢率禁軍五千赴邕管㑹諸道之師禦之

五月制朕以寡昧獲承髙祖太宗之丕搆六載於兹矣罔

畋遊是娱罔聲色是縱罔刑戮是濫罔邪侫是惑蚤夜悚

惕以憂以勤庻幾乎八表用康兆人以㤗而西戎𣢾附北

狄懷柔獨唯南蠻姧宄不率侵䧟交阯突犯㓪寧爰及嶲

州亦用攘㓂勞我士卒興吾甲兵騷動𥠖元役力飛輓每

一軫念憫然疚懷顧惟生人罹此愁苦冝布自天之澤俾

垂及物之仁如聞湖南桂州是嶺路係口諸道兵馬綱運

無不經過頓遞供承動多差配凋傷轉甚冝有特恩應潭

桂兩路各賜錢三萬貫以助軍錢以充館驛息利本錢其

江陵江西鄂州三道比於潭桂徭配稍簡冝令本道觀察

使詳其間劇准此例與置本錢𥠖嶲等州因蠻㓂煞傷冝令

本道收拾埋瘞六年秋髙駢自海門進軍破蠻軍收復安南

府自李𤥨失政交阯䧟没十年蠻軍北㓂邕容界人不𦕅生

至是方復故地七年十月安南都護髙駢奏蠻㓂悉平十一

月御宣政殿大赦以復安南故也九年七月徐州赴桂林戌

卒五百人官健許結趙可立殺其主將王仲甫以粮料判官

龐勛爲都頭剽掠湘潭衡山兩縣有衆千人擅還本鎮九

月甲午龐勛䧟𪧐州知州判官焦璐奔歸于徐乙未龐塤䧟

徐州十年九月賊𪧐州守將張玄稔以城降有兵萬人馬舉率

師赴之龐勛聞之以其衆將攻玄稔玄稔賊之勁將也遂與

舉合勢急圍徐州許佶登城拒守者三日佶敗出走稔收復

徐州龐勛方來赴援聞城巳拔欲南趨濠州馬舉追及渙

河擊敗之勛溺水而死蕭縣主蔣又斬許佶首來降徐㓂

悉平十一月南詔蠻驃信坦綽酋龍率衆二萬冦嶲州十

二月勑荆南節度使杜悰據司天奏有小孛星氣經歴分

野恐有外夷兵水之患縁邊藩鎮最要隄防冝訓習師徒

増築城堡凡関制置以其事聞十一年八月同昌公主薨

追贈衛國公主謚曰丈懿主郭淑妃所生上尤鍾念悲惜

異常以待詔韓宗紹等醫藥不効殺之收捕其親族三百

餘人繫京兆府宰相劉贍京兆尹温璋上䟽論諌行法太

過上怒十二年春正月宰相路巖率文武百寮上徽號曰

睿文英武明德至仁大聖廣孝皇帝御含元殿𠕋禮畢大

赦五月庚申勑愼恤刑獄大易格言語曰如得其情則哀

矜而勿喜而獄吏苛刻務在舞文守臣因循罕聞視事以

此械繫之輩溢於狴牢追捕之徒繁於簡牘實傷和氣用

致沴氛况時属熇蒸化先茂育並赦罪戾式順生成應天

下所禁繫罪人除十惡五逆故意殺人外餘並冝踈理釋

放十四年六月帝不豫七月戊寅疾大漸制立普王儼爲

皇太子權勾當軍國政事辛巳遺詔曰皇太子儇性禀寛

和生知忠孝德苞睿哲聖表徇齊必能掦祖宗之重光荷

邦家之不搆冝令所司具禮於柩前即皇帝位是日崩于

咸寧殿聖壽四十一謚曰睿文昭聖恭惠孝皇帝廟號懿

宗葬于簡陵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