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一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一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一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一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四

  皇王部三十九

   唐憲宗章武皇帝   穆宗文惠皇帝

   敬宗昭愍皇帝

    憲宗章武皇帝

唐書曰憲宗章武皇帝諱純順宗長子母曰莊憲 皇后

大暦十三年生於長安之東宫内六七歳時德宗抱置SKchar

上問曰汝誰子在吾懷對曰是第三天子德宗異之貞元

四年六月封廣陵王順宗即位之年四月𠕋爲皇太子八月

乙巳即皇帝位於宣政殿先是連月霖雨是日晴霽人情忻

恱丁未始御紫宸殿對百僚庚戍詔曰朕以寡昧纂丕洪

業永思理本所寳惟賢至如嘉禾神芝竒禽異獸盖王化

之虚美也所以光武形於詔令春秋不書祥瑞朕誠德薄

思及前人自今巳後所有祥瑞有司不得上聞其珍禽竒

獸亦冝停進冬十月壬申貶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韋執𧨏爲崖州司馬以交王叔文也元和元年春正月

景寅朔皇帝率群臣於興慶宫奉上太上皇尊號丁夘御含

元殿受朝賀禮畢御丹鳯樓大赦天下改元癸未詔以太

上皇舊恙愆和親侍藥膳權不聽政以髙崇文檢校工部

尚書充神䇿行宫節度使甲申太上皇崩乙酉宰相杜佑

攝家宰戊子制曰劒南西川疆界素定藩鎮守備各有區

分頃因元臣薨謝隣藩不睦劉闢乃因虚搆𨻶以忿結讎

遂勞三軍兼害百姓朕志存含垢務欲安人遣使宣諭委

之旄龯如聞道路擁塞未息干戈輕肆攻圍擬圖吞併爲

君之體義在勝殘命將興師蓋非獲巳冝令興元嚴礪東川李

康掎角應接神䇿行營節度使髙崇文神䇿兵馬使李元

弈率歩𮪍之師與東州興元之師𩔖㑹進討甲午髙崇文由

斜谷路李元弈由𩣥谷路俱㑹于梓潼𨵿辛夘群臣請聽政

戊戌上謂宰臣曰前代帝王或怠於聽政或躬覽繁務其道

何如杜黄裳對曰帝王之務在於修己簡易擇賢委任不冝

怠肆安逸然事有綱領小大常務其逺者大者至如簿書獄

訟百吏能否本非人主所自任也但擇人委任責其成效賞

罰必信誰不盡心傳稱帝舜之德曰夫何爲哉恭己正南

面而已誠以能舉十六相去四凶也豈與勞神疲體自任

耳目之主同年而語哉但人主常𫝑患在不能推誠人臣

之弊患在不能自竭由是上疑下詐禮皃或𧇊欲求致理

自然難致苟無此弊何患不至於理上稱善乆之五月辛

夘𠕋太上皇后王氏爲皇太后九月辛亥髙崇文奏收成

都擒劉闢以獻癸丑以山人李渤爲左拾遺徴不至二年

春正月上親朝獻太清宫御丹鳯樓大赦天下巳酉以户

部侍郎武元衡爲門下侍郎同平章事以中書舎人翰林

學士李𠮷甫爲中書侍郎同平章事二月庚午司天造新

暦成詔題爲元和觀象暦九月庚申李錡據潤州反殺判

官王澹大將趙𤦺遂令⿱⺾⿰𩵋禾常杭湖睦五州戍將殺刺史修

石頭故城欲謀僣逆癸酉潤州大將張子良李奉仙等執

李錡以獻十一月斬錡詔削屬籍十二月景辰上謂宰臣

曰朕覽國書見文皇帝行事少有過差諌臣論諍往復數

日况朕之寡昧渉道未明今後事或未當卿當每事十論

不可一二而止巳夘史官李𠮷甫撰元和國計簿揔計天

下方鎮凡四十八管州府二百九十五縣一千四百五十

三户二百四十四萬二百五十四其鳯翔鄜坊邠寧振武

涇原銀夏靈鹽河東易定魏愽鎮兾范陽滄景淮西淄青

十五道凡七十一州不申户口每歳賊入𠋣辦止於浙江

東西宣歙淮南江西鄂嶽福建湖南等八道合四十九州

一百四十四萬户比量天寳供稅之户則四分有一天下

兵戎仰給縣官者八十三萬餘人比量天寳士馬則三分

加一率以兩户資一兵其他水旱所損徴科發歛又在常

役之外是歳吐蕃廻紇奚契丹渤海牂牁上音藏下音哥南詔並

朝貢三年春正月癸巳羣臣上尊號曰睿聖文武皇帝御

宣政殿受𠕋禮畢御丹鳯樓大赦天下庚子涇原叚祐請

修臨涇城在涇州北九十里扼犬戎之衝要詔從之四年秋

七月御製前代君臣事迹十四篇書於六扇屏風是月出書

屏以示宰臣丁未渭南𭧂水壞廬舎二百餘户口溺死六百人

命府司賑給八月安南都護張舟奏破壞王國三萬餘人獲

戰象兵械并王子五十九人十月𠕋鄧王寧爲皇太子癸巳

以𠕋儲肆赦繋囚死罪降從流巳下遞减等工部侍郎歸

登給事中吕元膺爲皇太子諸王侍讀五年八月乙亥上謂

宰臣曰神仙之事信乎李藩對曰神仙之說出於道家道

家所宗老子五千文爲本老子指歸與六經無異前代好

恠之流假託老子爲神仙之說故秦始皇遣方士載童女

入海求仙藥漢武帝嫁女與方士求不死藥二主受惑卒

無所得文皇帝服胡僧長生藥遂致𭧂疾不救古詩云服

食求神仙多爲藥所悮誠哉是言也君人者但務求理四

海樂推社稷延永自然長年也上深然之六年十一月乙

丑制以户部侍郎李綘爲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十二月辛

夘皇太子寧薨謚曰惠昭七年五月上謂宰臣曰卿言吴

越去年水旱昨有御史自江淮廻言不至爲灾人非甚困

李綘對曰臣得兩浙淮南狀繼言歉旱方隅授任皆朝廷

信重之臣御史非良或容希媚此正當姦侫之目况推誠之

道君人大本任大臣以事不可以小臣言間之伏望明示御

史姓名正之典刑上曰卿言是也朝廷大體以恤人爲本

一方不稔即冝賑救濟其飢寒况可疑之耶向者不思而

有此問朕言過矣八年三月辛未上以乆旱親於禁中祈

雨是夜澍雨霑足六月景寅京師大風雨毀屋飄瓦人多𡑅

死所在川瀆𭧂漲行人不通辛丑出宫人二百車任從所適

以水災故也九年十月甲子制朕嗣膺寳位于兹十年每

推至誠以御方夏庻以仁化臻於大和宵衣旰食意屬於

此今淮西一道未逹朝經擅自繼襲肆行㓂掠將士等迫

於受制非是本心思去三靣之羅庻遵兩階之義冝以山



南東道節度使嚴綬兼充申光蔡等州招撫使十年正月

嚴綬帥師次蔡州界巳亥制削奪吴元濟官爵六月鎮州節

師度使王承宗遣盗夜伏於靖安坊刺宰相武元衡死之刺

御史中丞裴度傷首而免十二年五月隨唐節度使李愬

奏敗賊於吴房獲賊將李祐七月以裴度守門下侍郎同平

章事充彰義軍節度申光蔡觀察處置等使仍充淮西宣慰

使十月李愬率師入蔡州執吴元濟以獻淮西平十三年正

月御含元殿受朝賀禮畢御丹鳯樓大赦天下七月詔削奪

淄青節度使李師道官爵仍令宣武魏愽義成等五鎮之師

分路進討十二月上謂宰臣曰人臣事君但力行善事自致

公望何乃好樹朋黨朕甚惡之裴度對曰君子小人未有

無徒者君子之徒則同心同德小人之徒是朋是黨上曰

他人之言亦與卿等相似豈易辯之哉度曰君子小人觀

其所行當自區別矣上曰凢好事口說則易躬行則難卿

等旣言之湏行之勿空言說度等謝曰陛下處分可謂

至矣臣等敢不激厲然天下之人從陛下所行不從陛下

所言臣等亦願陛下每言之則行之上頗忻納十四年春

正月以東師𪧐野不受朝賀三月上謂宰臣曰聽受之間

大是難事推誠選任所謂委𭔃必合盡心及至所行臨事

不無偏黨朕臨御已來歳月斯乆雖不明不敏然漸見物

情每於行爲務欲詳審比令學士集前代昧政之事爲辯

謗略每欲披閱以爲鑒戒耳崔羣對曰無情曲直辯之至

易稍懷欺詐審之實難故孔子有衆好衆惡之論浸潤

膚受之說蓋以曖昧難辯故也(⿱艹石)擇賢而任之待之以誠

糾之以法則人自歸公孰敢行僞陛下詳觀載籍以廣聦

明實天下幸甚七月羣臣上尊號曰元和聖文神武法天

應道皇帝是日御宣政殿受𠕋御丹鳯樓大赦天下八月

上謂宰臣曰天下事重不可一日曠廢(⿱艹石)遇連假不坐有

事即詣延英請對崔羣以殘暑方甚目同列將退上止

之曰數日一見卿等時雖暑𤍠朕不爲勞九月上謂宰相

曰朕讀玄宗實録見開元𥘉銳意求理至十六年巳後稍

似懈倦開元末又不及中年何也崔羣對曰玄宗少歴民

間身經迍難故即位之𥘉知民疾苦躬勤庶政加之姚崇

宋璟⿱⺾⿰𩵋禾頲盧懷愼等守正之輔孜孜獻納故致治平及後

承平日乆安於逸樂漸逺端士而近小人宇文融以聚歛

媚上心李林甫以姦邪惑上意加之以國忠故及於亂願

陛下以開元𥘉爲法以天寳末爲戒即社稷無疆之福也

時皇甫鏄以謟刻欺蔽在相位故羣因奏以諷之上服方

士栁泌金丹藥起居舎人裴隣上表切諌以金石含酷烈

之性加燒錬則火毒難制(⿱艹石)金丹巳成且令方士自服一

年觀其効用則進御可也上怒貶隣爲江陵令十五年春

正月甲戍朔上以餌金丹小不豫罷元㑹庚子夕上崩于大

明宫之中和殿享年四十三謚曰聖神章武孝皇帝廟號

憲宗葬于景陵

    穆宗文惠皇帝

唐書曰穆宗文惠皇帝諱𢘆憲宗第三子也母曰懿安皇

后郭氏貞元十一年七月生於大明宫之別殿𥘉名宥封

建安郡王元和七年十月𠕋爲皇太子改今諱十五年正月

憲宗崩閏月景午即皇帝位於太極殿東序戊申上見羣

臣於紫宸門外辛亥以蕭俛叚文昌爲中書侍郎同平章

事上始御延英對宰臣二月丁丑御丹鳯樓大赦天下壬

寅勑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諌科目人冝令中書門下尚書

省四品巳上於尚書省同試三月壬子召侍講學士韋處

厚路隨於太液亭講毛詩𨵿睢尚書洪範等篇旣罷並賜

緋九月辛丑大合樂於魚藻宫觀競渡又召李光愬李光

顔入朝欲於重陽日宴群臣拾遺李班等上䟽諫云元朔

未改園陵尚新雖易月之期俯從人欲而三年之制猶服心

䘮夫遏宻施禁蓋爲齊人合樂内庭事將未可不聽十月

鎮州王承元以所部四命請命以魏愽節度等使田𢎞正爲

鎮州節度使以承元 爲滑州節度使長慶元年正月巳亥

朔上親薦獻太清宫太廟是日法駕赴南郊日抱珥宰臣賀

於前辛丑祀昊天上帝於圎丘即日還宫御丹鳯樓大赦天

下改元長慶内外文武及致仕官三品巳上賜爵一級二月

景子上觀雜𠆸樂於麟德殿歡甚謂給事中丁公著曰比聞

外間公卿士庻時爲歡宴蓋時和民安甚慰予心公著對曰

誠有此事然臣之愚見風俗如此亦不足嘉百司庻務漸

恐勞煩聖慮上曰何至於是對曰夫賔宴之禮務逹誠敬

不繼以滛故詩人美樂且有儀璘異屢舞前代名士良辰

宴聚或清談賦詩投壷雅歌雖以盃酌獻酬不至於亂國

家自天寳已後風俗奢靡宴席以諠譁沉𭰫爲樂而居重

位秉大權者優雜倨肆於公吏之間曽無愧恥公私相効

漸以成俗由是物務多廢獨聖心求理安得不勞宸慮乎

陛下冝頒訓令禁其過差則天下幸甚時上荒于酒樂公

著因對諷之頗深嘉納三月幽州劉緫請分割地土入朝

公卿皆疑獨上推誠納之以宣武節度使張𢎞靖爲幽州

節度使以緫爲鄆州節度使秋七月壬子羣臣上尊號曰

文武孝德皇帝上受𠕋於宣政殿禮畢御丹鳯樓大赦天

下甲寅幽州監軍使奏軍亂囚節度使張𢎞靖於别館害判

官韋雍張宗元崔仲卿鄭塤軍人取朱滔子洄爲留後洄自

以年老令軍人立其子克融爲留後八月己巳鎮州監軍宋

惟澄奏軍亂節度使田𢎞正并家屬將佐三百餘口並遇害

軍人推衙將王庭湊爲留後二年二月甲子詔雪王庭湊仍

授鎮州大都督府長史充成德軍節度等使三軍將士待

之如𥘉仍令韓愈往彼宣諭十月詔江淮諸州旱損田苗頗

多所在米價不免踴貴眷言疲瘵湏議優矜冝委淮南浙東

浙西宣歙江西福建等道觀察使各於當道有水旱處取常

平義倉斛斗據時估减半價出糶以惠貧民十一月庚午命景

王率禁軍五百𮪍侍從皇太后幸華清宫又幸石甕寺癸酉

上幸華清宫迎太后廵狩于驪山下即日馳還太后翌日方

還庚辰上與内官擊鞠禁中有内官歘然墜馬如物所擊上

恐罷鞠升殿遽足不能履地風眩就牀自是外不聞上起居

者三日十二月丁亥詔五坊鷹隼並解放獵具並毀之庚寅

宰臣李逢吉率百僚至延英門請見上不許中外失色與裴度等

三上䟽請立皇太子辛夘上於紫宸殿見百官李逢𠮷奏景

王成長請立爲皇太子左僕射裴度又極言之癸巳詔立景

王爲皇太子景午上御宣政殿𠕋皇太子受𠕋畢百寮謁太

子於東宫三年正月丁巳上以疾苦不受朝賀是日大風昏

翳竟日四年正月辛亥上御正殿受朝如常儀上餌金石

之藥處士張皐上䟽切諌上恱召之求皐不獲辛未上大

漸詔皇太子監國事壬申上崩於寢殿時年三十謚曰睿

聖文惠孝皇帝廟號穆宗葬于光陵

    敬宗昭愍皇帝

唐書曰敬宗昭愍皇帝諱湛穆宗長子母曰恭僖太后王

元和四年六月七日生於東内之别殿長慶元年封景

王二年立爲皇太子四年正月穆宗崩皇太子即位時年

十六二月辛巳朔上縗服見羣臣於紫宸門外癸未貶户

部侍郎李紳爲端州司馬辛夘勑没掖庭宫人先配内園

宫人並冝放出任其所適巳亥𠕋大行皇帝皇太后爲太

皇太后三月上御丹鳯樓大赦天下天下常貢之外不得

進獻六宅十宅諸王女冝令每年於選人中選擇降嫁甲

寅始於延英對宰臣甲子故山南東道節度使牛元翼家屬

悉爲王庭湊所害上惜其𡨚横傷悼乆之仍歎宰執非才

縱姦臣跋扈翰林學士韋處厚奏曰理亂之本非有他術

順人則理違人則亂陛下當食歎息恨無蕭曹今有一

裴度尚不能用此馮唐所以感悟漢文雖有頗牧不能用也

戊辰羣臣入閤日髙猶未坐有不任立而踣者諌議大夫李

渤出次白宰相俄而始坐班退左拾遺劉棲楚極諌頭叩

龍墀血流上爲之動容景申賊張韶等百餘人至右銀臺



門殺閽者揮兵大呼進至清思殿登御榻而食攻弓箭庫

右神䇿軍兵馬使康藝全率兵入宫討平之是日上聞變

急幸左軍丁酉上還宫羣臣稱慶諌議大夫李渤以上輕

易致盗言甚激切五月制以吏部侍郎李程户部侍郎竇

易直並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十二月廻鶻吐蕃奚契丹遣

使朝貢寳暦元年春正月辛亥親祀昊天上帝于南郊禮

畢御丹鳯樓大赦改元二月桂管防禦觀察使李德𥙿獻

丹扆箴六首上深嘉之命學士韋處厚優其荅詔四月羣

臣上微號曰文武大聖廣孝皇帝御宣政殿授𠕋禮畢御丹

鳯樓大赦天下七月甲申拾遺李漢舒元褒薛廷老於閤内

論曰近日除授往往不申中書進擬多是内中宣出臣恐

紀綱寖壞姧邪恣行伏希詳察上然之詔度支進銅三千

斤金薄十萬飜修清思院新殿及昇陽殿圖障二年五月

幽州軍亂殺其帥朱克融及男延齡軍人立其第二子延嗣

爲留後辛巳神䇿軍苑内古長安城中修漢未央宫掘池獲

白玉牀長六尺六月減放苑内役二千五百人帝性好土木

自春至冬興作相繼庚申鄆州進驢打毬人石定寛等四人

辛酉幸凝碧池令兵士千餘人於池中取大魚送入新池癸

亥以旱命京城諸司䟽理繫囚帝好深夜自捕狐狸宫中謂

之打夜狐十二月辛丑帝夜獵還宫與中官劉克明田務

澄許文端打毬軍將⿱⺾⿰𩵋禾佐明王嘉憲石定寛等飲酒帝方

酣入室更衣殿上燭忽滅劉克明等同謀害帝即時殂於

室内時年十八謚曰睿武昭𢚓孝皇帝廟號敬宗葬莊陵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