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三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三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三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三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三十五

 皇親部一

  揔序后妃    人皇后    庖羲母

  神農母      黃帝母    黄帝四妃

  顓頊母      顓頊妃    帝嚳四妃

  堯妃       舜母      舜二妃

  夏禹母      禹妃      帝相后

  桀妃       殷湯母    湯妃

  帝乙妃      紂妃      周大王妃

  王季妃      文王妃     武王妃

  宣王后     幽王襃后

  秦始皇太后

     揔序后妃

尚書大傳曰古者后夫人將侍君前息燭後舉燭至于房

中釋朝服襲燕服然后入御史奏雞鳴于階下奏猶白階陛也

後夫人鳴佩玉于房中告去也然後應門擊柝告闢也

朝門也闢啓也然後少師奏質明于陛下然後夫人入庭立君

出朝〇毛詩曰𨵿睢后妃之德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天下

而正夫婦也𨵿𨵿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俅

又曰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則志在於女功之

事躬儉節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師傅則可以歸安父母化

天下以成婦道也〇又曰卷耳后妃之志也又當輔佐君子

求賢審官知臣下之勤勞内有進賢之志而無險詖私謁

之心朝夕思念至於憂勤也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

人寘彼周行〇又曰樛木后妃逮下也言能逮下而無嫉

妬之心焉南有樛木葛藟虆之樂只君子福履綏之

又曰螽斯后妃子孫衆多也言(⿱艹石)螽斯不妬忌則子孫衆

多也螽斯羽詵詵𠔃冝爾子孫振振𠔃

又曰桃夭后妃之所致也不妬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

國無鰥民也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又曰兔𦊨后妃之化也𨵿雎之化行則莫不好德賢人衆

多也肅肅兔𦊨㭬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又曰芣苢后妃之羙也天下和平則婦人樂有子矣采采芣苢

薄言采之

又曰雞鳴思賢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陳賢妃貞女夙夜

警戒相成之道焉

禮記曰天子之妃曰后鄭玄注曰后之言後也

又㛰義曰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丗婦

八十一御妻以德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天下之婦順故内

和而家理天子立六官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

士以聽天下之外治以明章天下之男教故外和而國治

故曰天子聽男教后聽女順天子理陽道后治陰德天子

聽外治后聽内職教順成俗外内和順國家治理此之謂

盛德

白虎通曰天子之妃謂之后何后者君也天子妃至尊故

謂君也明海内之小君也

史記曰自古受命帝王及繼體守文之君非獨内德茂也

蓋亦有外戚之助焉夏興也以塗山而桀放也用妹喜殷

之興也以有娀及有新女而紂之滅也嬖妲巳周之興也以姜

嫄及大任大姒而幽王之擒也淫襃姒故易基乾坤詩首

𨵿雎書羙𨤲降春秋譏不親迎夫婦之際人道之大倫也

漢書曰漢興因𥘿之稱號帝母稱皇太后祖母稱太皇太

后正嫡稱皇后妾皆稱夫人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長使

少使之號焉至武帝制婕妤娙娥傛華充衣各有爵位而

元帝加昭儀之號凡十四等云昭儀位視丞相爵比諸侯

王婕妤視上卿比列侯娙娥視中二千石比𨵿内侯傛華

視眞二千石比大上造美人視二千石比少上造八子視

千石比中更充衣視千石比左更七子視八百石比右庶

長良人視八百石比左庶長長使視六百石比五大夫少

使視四百石比公乗五官視三百石順常視二百石無㳙

共和娯靈保林良使夜者皆視百石上家人子中家人子

視有秩斗食云五官以下葬司馬門外陵上司馬門外

應劭漢官曰皇后稱椒房詩云椒聊之實蔓衍盈升美

其繁興以椒塗室亦取温煖除惡氣也猶天子赤泥殿

上曰丹墀

漢舊儀曰皇后婕妤乗輦餘皆以茵四人輿以行

又曰皇后玉璽文與帝同皇后之璽金螭虎紐

又曰皇后太子各食三十縣曰湯沐邑○五經要義曰古

者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后妃羣妾以禮御于君所

女史書其日授其環以進退之法生子月娠則以金環退之

當御者以銀環進者著于左手旣御著于右手左者陽也

以當就男故著左手右手陰也旣御而復故此女史之職

後漢書曰夏殷以上后妃之制其文略矣周禮王者立后

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丗婦八十一御女以備内職焉后正

位宫闈同體天王夫人坐論婦禮九嬪掌教四德丗婦主

䘮𥙊賔客女御序于王之燕寢頒官分務各有典司女史

彤管記功書過居有保阿之訓動有環珮之響進賢才以

輔佐君子哀窈窕而不淫其色所以能述宣陰化脩成内

則閨房肅雍險謁不行也故康王晚朝𨵿睢作諷宣王晏

起姜氏請愆及周室東遷禮序凋缺諸侯僣縱軌制無章

齊桓有如夫人者六人晉獻𦫵戎女爲元妃終於五子作

亂家嗣遘屯爰逮戰國風憲偷薄適情任欲顚倒衣裳以

至破國亡身不可勝數斯固輕禮㢮防先色後德者也𥘿并

天下多自驕大官備七國爵列八品漢興因循其號而婦

制莫𨤲髙祖帷薄不脩孝文祍席無辯然而選納尚簡飾

玩少華自武元之後丗増淫費至乃掖庭三千増級十四

妖倖毀政之符外姻亂邦之迹前史載之詳矣及光武明

德中興斵琱爲璞六宮稱號唯皇后貴人貴人金印紫綬

俸不過粟數十斛又置美人宫人采女三等並無爵秩𡻕

時賞賜充給而已漢法常因八月筭人遣中大夫與掖庭丞

及相工於洛陽郷中閱視良家童女年十三已上二十已下

姿色端麗合法相者載還後宫擇視可否乃用登御所以

明愼娉納詳求淑哲明帝聿遵先旨宫教頗修登建嬪后

必先令德内無出閫之言權無私溺之授可謂矯其𡚁矣向使

因設外戚之禁編著甲令改正后妃之制貽厥方來豈不休哉

雖御巳有度而防閑未篤故孝章以下漸用色授恩隆好

合遂志淄蠹自古雖主㓜時艱王家多舋必委成冢宰簡

求忠賢未有專任婦人斷割重器唯𥘿芊太后始攝政事

故穰侯權重於昭王家冨於嬴國漢仍其謬知患莫改東

京皇統屢絶權歸女主外立者四帝臨朝者六后莫不定

䇿帷帟委事父兄貪孩童以乆其政抑明賢以專其威任重

道悠利深禍速身犯霧露於靈臺之上家嬰縲絏於圄犴

之下湮滅連踵傾輈繼路而赴蹈不息燋爛爲期終於陵

夷大運淪亡神寳詩書所歎略同一揆

魏志曰魏因漢法母后之號皆如舊制自夫人以下丗有

増損太祖建國始命王后其下五等有夫人有昭儀有婕

妤有華容有羙人文帝増貴嬪淑媛脩容順成良人明帝

増淑妃昭華脩儀除順成官太和中始復命夫人登其位

於淑妃之上自夫人以下爵凡十二等〇又曰黄𥘉三年

詔曰 婦人與政亂之本也自今已後羣臣不得奏事太

后后族之家不得當輔政之任又不得撗授茅土之爵以

此詔傳後丗(⿱艹石)有背違天下共誅之○殷融議后父不應

拜后曰天性之至父子之道人倫之序君臣之義性至因

親故情禮無二義序縁敬故尊嚴無上易曰有父子然後

有君臣有君臣然後禮義生焉故資父事君教之至也君不

以貴而臣其所尊故子爵不加於父也夫以帝王之尊猶無臣

妾父母之義況后從尊於帝而令母執臣妾邪而鄭𤣥復

云公朝典歸寧别有二制尊卑迭用拜謁更牙亦未詳斯

議爲何所據〇晉張華女史箴曰茫茫造化二儀始分散

氣流形旣陶旣甄在帝庖犠肇經天人爰始夫婦以及君臣家

道以正而王猷有倫婦德尚柔含章貞吉嬺婉淑愼正位居室

施衿結䄜䖍㳟中饋肅慎爾儀式瞻清懿樊SKchar感莊不食鮮

禽衛女矯桓耳忘知音志厲義髙而二主易心玄熊攀檻馮媛

趨進夫豈無畏知死不恡班妾有辟割歡同輦夫豈不懷防

微慮逺道罔隆而不殺物無盛而不衰日中則𣅳月滿則微

崇猶塵積替(⿱艹石)駭機人咸知飾其容而莫知飾其性性之不

飾或愆禮正斧之藻之克念作聖出其言善千里應之苟違

斯義則同衾以疑夫出言如微而榮辱由兹勿謂幽昧靈鑒

無象勿謂𤣥漠神聽無響無矜爾榮天道惡盈無恃爾

貴隆隆者墜鑒于小星戒彼攸遂比心螽斯則繁爾𩔖歡

不可以黷寵不可以專專實生慢愛極則遷致盈必損理

有固然羙者自羙翩以取尤冶容求好君子所讎結恩而

絶職此之由故曰翼翼矜矜福所以興靖恭自思榮顯所

期女史司箴敢告庶SKchar

後魏書曰魏氏王業之兆雖始於神元至於昭成丗崇儉質

妃嬙嬪御率多闕焉唯以次第爲稱而章平思昭穆惠焬

列八帝妃后無聞道武追尊祖妣皆從帝謚爲皇后始立

中宫餘妾或稱夫人多少無限然皆品次太武始増左右

昭儀及貴人椒房

後魏書曰後魏故事將立皇后必令手鑄金人以成者爲

吉不成則不得立也又太武文成保母劬勞之恩並極尊

崇之義雖事乖典禮而觀過知仁

北史曰周氏率由SKchar制内職有序文帝創基修祍席以儉

約武皇嗣歴節情慾於矯枉宫闈有貫魚之羙戚里無私

溺之尤可謂得君人之體也宣皇外行其志内逞其欲溪

壑難滿採擇無厭恩之所加莫限厮皁榮之所及無隔險

詖於是升蘭殿以正位踐椒庭而齊體者非一人焉階房

帷而拖青紫縁恩倖而擁玉帛非一族焉雖辛癸之荒淫

趙李之傾城曽未足比其髣髴也人厭苛政其事實多文

帝之祀忽諸特由於此隋文思革前𡚁大矯其違唯皇后當

室旁無私寵婦官位號未詳備焉開皇二年著内官之式

略依周禮省減其數焬帝時后妃嬪御無𨤲婦職唯端容

麗飾陪從醼遊而已帝又參詳典故自製嘉名著之於令

     人皇后

春秋命暦序洛書擿亡辟曰人皇兄弟九人别長九州離

艮地精女出爲之后離艮卦所推也

     包犧母

河圖曰燧人之丗大跡出雷澤華胥履之生伏羲帝系譜

曰㐲羲十月四日人定生母華胥孝經河圖云伏羲在亥得人定之時

     神農母

春秋元命苞曰女登生神子人靣龍顔始爲天子

孝經鉤命決曰佳姒感龍生帝嵬魁嵬魁神農名

帝王丗紀曰炎帝神農母曰佳姒有嬌氏女名 登少典

妃遊華陽有龍首感之生神農於裳羊山娶奔水氏女曰

聽訞生帝臨女子

     黃帝母

河圖曰黃軒母曰地祇之子名附寳之郊野大霓繞北斗

樞星耀感附寳生軒轅

帝王丗紀曰黃帝有熊氏少典之子母曰附寳其先即炎

帝母有嬌氏之女少典氏婚及神農之末少典氏又娶附

寳見大霓光繞北斗樞星照郊野附寳孕二十五月生黃

帝於壽丘肝宝云二十五而生餘同

     黃帝四妃

史記曰黃帝娶西陵氏女是爲累祖爲黃帝正妃生二子

其後皆有天下

漢書古今表曰黄帝妃方雷氏生玄囂爲青陽妃累祖生

昌意妃彤魚氏生夷鼔妃嫫母生蒼林

帝王丗紀曰黄帝四妃生二十五子元妃西陵氏累祖次

妃方雷氏曰女節次曰彤魚氏次曰嫫母

列女傳曰黄帝妃曰嫫母於四妃之班居下貌甚醜而最

賢心每自退餘同吕氏

      顓頊母

河圖曰揺光之星如虹貫月正白感女樞於幽房之宫生

帝顓頊

史記曰昌意娶蜀山女昌樸生髙陽髙陽有聖德黄帝崩

髙陽立是爲顓頊

帝王丗紀曰昌意生妃謂之女樞金天氏末生顓頊於弱水

搜神記同

      顓頊妃

丗本曰顓頊娶于勝墳氏宋忠注曰國名之子謂女禄是生老童

帝系云勝奔氏餘同

      帝嚳四妃

河圖曰慶都與赤龍合生帝於伊堯丗記云從母姓

毛詩曰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

春秋元命苞曰周夲姜嫄遊閉宫其地扶桑履大跡生后稷

春秋合誠圖曰堯母慶都有名於丗蓋太常之女生於斗

維之野常在三河之東南天大雷電有血流潤大石之中

生慶都長大常有黄雲覆蓋之夢食不飢天帝以氣食年二十

𭔃伊長孺家無夫出觀三河之首常(⿱艹石)有神隨之有赤龍

負圖至署曰赤帝起成天寳即慶都之

翼之野奄然隂風雨龍與慶都合有身龍消不見乳堯

云尭母十四月生尭帝王丗紀搜神記同

史記曰嚳娶陳豐生放勲

又曰后稷棄母有邰氏女曰姜嫄爲帝嚳元妃出野見巨

人跡心欣然說欲踐之身重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爲不

祥棄之隘巷以爲神収飬之𥘉欲棄之因名棄

毛詩生民曰厥𥘉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夲后稷也姜姓也后稷之母配高辛氏帝焉

史記曰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女爲帝嚳次妃三人行浴

見玄鳥遺其𡖉簡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

丗夲曰帝嚳卜其四妃四妃之子而皆有天下元妃有邰

國之女曰姜嫄是産后稷次妃有娀氏之女簡狄是産契

次妃曰陳豐是生帝堯次妃曰娵訾産帝摯

帝王丗紀曰娵訾班在四人下生摯最長故登帝位

     堯妃

丗夲曰堯娶散冝氏子謂之女皇宋忠曰是生丹朱帝系漢書同

帝王丗紀曰女瑩生丹朱漢書亦云女瑩

     舜母

河圖著命曰女登見大虹意感生舜於姚墟

史記曰舜母早死瞽瞍更娶後妻生象傲

     舜二妃

尚書曰師錫帝曰有鰥在下曰虞舜岳曰瞽子父頑母嚚

象傲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姦帝曰我其試哉女于時觀

厥刑于二女𨤲降二女于嬀汭嬪于虞

禮記曰舜葬蒼梧蓋二妃未之從也

山海經曰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帝俊妻娥皇生焉

帝系曰舜娶于帝堯謂之曰女偃

列女傳曰有虞二妃帝堯之二女也長曰娥皇次曰女英

堯舉舜爲相攝行王政每事常謀於二女舜旣受禪升爲

天子娥皇爲后女英爲妃事瞽瞍猶(⿱艹石)𥘉焉天子稱二妃

聦明貞仁舜陟方死蒼梧二妃死於江湘之間謂之湘君

尸子曰堯妻舜以娥媵之以皇娥皇衆之女英

離騷九歌湘夫人曰帝子降𠔃北渚目眇眇𠔃愁予帝子謂堯

二女娥皇女英隨舜不反墮於湘水渚因爲湘夫人也嫋嫋𠔃秋風洞庭波𠔃木葉

     夏禹母

河圖著命曰脩紀見流星意感生帝文命我禹與

周禮含文嘉曰夏姒氏祖以薏苡生

孝經鉤命決曰命星貫𭥦紀夢接生禹父命使之謂流行

丗夲曰鯀娶華氏曰女志是生髙密禹帝系云産文命餘同

     禹妃

尚書咎繇謨禹曰予娶于塗山辛壬癸甲辛日娶妻至于甲日復往治水

啓𫩜𫩜而泣予弗子𡍼山女史記同

山海經曰太室嵩髙成陽西啓母化爲石在焉

帝王丗紀曰禹始納塗山氏女曰女媧合婚於台桑有白

狐九尾之瑞至是爲攸女故連山易曰禹娶塗山之子名

曰攸女生余是也

列女傳曰啓母塗山者夏禹之妃塗山之女也禹娶四日

而去治水啓旣生呱𫩜而泣禹三過其門不入

吕氏春秋曰禹行功見塗山之女禹未之遇南音南土

禮成塗山之女乃令其妾往候禹于塗山之陽女作歌曰

候人實始作南音也

     帝相后少康二妃附見

左傳曰伍貟曰昔有過澆滅夏后相后緍方娠逃出自竇

后緡相妻歸于有仍㛰有仍氏女也生少康焉澆求之逃奔有虞虞思

妻之以二姚

楚辭曰迨少康之未家留有虞之二姚

     桀妃

洛書録運法孔子曰逢氏抱小女末喜觀帝孔甲恱之

以爲太子履癸妃

國語曰桀伐蒙山而得末嬉

紀年曰后桀伐岷山岷山女于桀二人曰琬曰琰桀受二

女無子刻其名于苕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琰而弃其元

妃于洛曰末喜氏末喜氏以與伊尹交遂以聞夏

帝王丗紀曰末喜好聞裂繒之聲而𥬇桀爲發繒裂之以

順適其意

列女傳曰夏桀末喜者夏桀之妃也桀伐有施有施女

以末喜以女妻人曰女

     殷湯母

河圖著命曰扶都見白氣貫月意感生黒帝子湯

     湯妃

帝王丗紀曰湯娶有莘爲正妃

列女傳曰湯妃有莘之女也德髙而伊尹爲之勝臣佐湯

致王訓正後宫嬪御有序咸無嫉妬逆理之人生三子太

丁外丙仲壬教誨有成太丁早卒丙壬嗣登太位

     帝乙妃

史記曰帝乙長子曰微子啓賤不得立立少子辛辛母正

后嗣

帝王丗紀曰帝乙二妃生四子長曰微子啓中曰微仲少

曰受德辛庶妃生箕子𥘉啓母之生啓及仲尚爲妾及立

爲后乃生紂

     紂妃

史記曰紂伐有⿱⺾⿰𩵋禾有蘇人以妲已女焉紂愛妲已妲已之

言是從武王殺之斬以玄戈懸之小白旗丗本又載

列女傳曰妲已者殷紂之妃也紂伐有⿱⺾⿰𩵋禾⿱⺾⿰𩵋禾女以妲已

羙而辯用心邪僻夸比於體戚施於貌紂好酒淫樂不離

姐已所譽者貴之所憎者誅之

     周大王妃

毛詩曰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于岐下爰及姜

女聿來胥宇

又曰摰仲氏任自彼殷商來嫁于周曰嬪于京乃及王季

維德之行摯國任姓

史記曰古公太姜生少子季歴季歴娶大姙皆賢婦人生

子曰昌

列女傳曰太姜者太王之妃有台之女曰賢而有色生太

伯仲雍王季化導三子皆成賢德太王有事必諮謀焉

     王季妃

河圖著命曰太姙夢長人感已生文王

毛詩曰思齊太姙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婦

列女傳曰太姙者王季之妃摰任之女也端懿誠莊維德

之行及其有娠也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放言溲

于豕牢而生文王文王生而明聖太姙教以一而知其百

卒爲周宗君子謂太姙爲能胎教

     文王妃

毛詩曰天監在下有命旣集文王𥘉載天作之合在洽之

陽在渭之涘纉女維莘長子維行纉繼也莘大姒國也長子長女篤生武

箋云大姒厚生聖子武王

又曰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

論語泰伯曰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馬融曰亂理也十人謂周公旦召公奭太

公望畢公榮SKchar叔閎夭散宣生太顚南宫括其一人謂文母也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

虞之際於斯爲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

列女傳曰大姒者文王之妃莘姒之女也號曰文母

     武王妃

左傳曰子産曰當武王邑姜方娠太叔杜預曰邑姜武王后齊太公之女也

懷胎爲娠太叔成王之弟叔虞者夢帝謂巳余命而子曰虞帝天也虞唐君之名

與之唐屬諸參而蕃育其子孫及生有文在手曰虞遂以

命之

帝王丗紀曰武王納太公之女曰邑姜脩教于内生太子誦

     宣王后

璅語曰元妃獻后生子不𢘆其月而生后弗敢舉王召羣

吏問將弃之仲山甫曰天將以是棄周棄之何益且卜筮

言何必從乃弗棄

列女傳曰周宣姜后者齊侯之女也宣王嘗夜卧而晏起

后夫人不出於房姜后旣出乃脫簮珥待罪於巷使其𫝊

母通言於王曰妾不才妾之淫心見矣至使君王失禮而

晏朝以見君王之樂色而志德也王曰寡人不德實自生

過非夫人之罪也

     幽王襃后

毛詩曰白華周人刺幽后也幽王取申女以爲后又得襃

姒而黜申后故下國化之以妾爲妻以孽代宗幽后褒姒也

又曰正月刺幽王也燎之方陽寧或滅之赫赫宗周襃姒

烕之

國語曰夏之衰也二龍止於夏庭而曰余襃之二君夏帝

卜請其漦而藏之乃𠮷韋昭曰龍吐沫龍之精氣也龍亡而漦在櫝而

藏之三代莫敢發至厲王之末發而觀之漦流于庭不可

除王使婦人倮而譟之𨤲化爲玄龜入王後宫童妾旣齓

而遭之旣笄而孕無夫而生子懼而弃之宣王之時童謡

曰厭弧箕服實亡周國有夫婦賣是器者見後宫童妾所

弃妖子聞其啼哀而収之夫婦亡奔襃襃人有罪請入所

弃女是爲襃姒幽王愛之生伯服廢申后而以襃姒爲后

襃姒不好𥬇幽王欲其笑萬方不𥬇烽火大鼓譟諸侯悉

至至而無宼襃姒乃大笑幽王數爲舉烽申侯怒與西夷

犬戎攻殺王虜襃姒史記列女傳丗紀並同也

列女傳曰幽王出入與襃姒同乗弋獵不時以適襃姒意

     𥘿始皇太后

史記曰吕不韋所幸SKchar有娠而進之于楚生𥘿始皇是爲

太后

說苑曰秦始皇太后不謹幸郎嫪毒封爲長信侯長信侯

生兩子毒專國事驕奢與侍中左右貴人俱博飲酒醉爭

言而𨷖瞋目大呼曰吾乃𥘿皇之假父也窶人子何敢與

我亢𨷖者走行白始皇始皇大怒毒因作亂戰棫陽宫始

皇取毒四支車裂之取兩弟嚢樸殺之皇太后置之棫陽宫

下令曰敢以太后事諌者戮而殺之闕下諫而死者二十

七人茅焦乃上謁于王遂以千乗萬𮪍自迎太后歸咸陽

太后喜大置酒待茅焦及飲太后稱曰抗枉令直使敗更

成安秦社稷使妾母子復得相㑹茅君之力也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