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三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三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三十四

 偏霸部十八

  陳陳蒨

   陳伯宗

   陳頊

   陳叔寳

    陳蒨

陳書曰丗祖文皇帝諱蒨字子華始興昭烈王長子也少

沉敏有識量羙容儀留意經史舉動方雅造次必遵禮法

髙祖甚愛之常稱此兒吾宗之英秀也梁太清𥘉帝夢兩

日闘一大一小大者光滅墜地色正黄其大如斗丗祖因三

分取一而懐之侯景之亂郷人多依山湖冦抄丗祖獨保家

無所犯時亂日甚乃避地臨安及髙祖舉義兵侯景遣使

収丗祖及衡陽獻王丗祖乃宻裏小刀冀因入見而害景

至便屬吏故其事不行髙祖大軍圍石頭景欲加害者數

矣㑹景敗丗祖乃得出赴髙祖營起家爲呉興太守髙祖

受禪立爲臨川郡王邑二千户拜侍中安東將軍及周文

育侯安都敗於沌口髙祖詔丗祖入衛軍儲戎備皆以委

焉尋命率兵城南晥户板永定三年六月景午髙祖崩遺

詔徴丗祖入SKchar皇統甲寅至自南晥入居中書省其日即皇

帝位於太極前殿詔曰上天降禍奄集邦家大行皇帝背離

萬國率土崩心(⿱艹石)䘮考妣龍圗寳暦眇屬朕躬運鍾擾攘

事務機務南靣須主西讓禮輕今便式膺景命光宅四海

可大赦天下改永定四年爲天嘉元年鰥寡孤獨不能自

存立者賜榖人五斛孝悌力田殊行異等加爵一級甲寅

分遣使者宣勞四方辛酉輿駕親祠南郊二年春正月庚

戌大赦天下十二月立始興國廟於京師用王者之禮太

子中庶子虞荔御史中丞孔奐以國用不足奏立煑海鹽

及搉酤之稅並施行三年春正月庚戌設帷宫於南郊幣

告胡公以配天辛亥輿駕親祠南郊二月甲子改鑄五銖

錢三月景子安成王頊至自周詔授侍中中書監中衛將

軍置佐吏是𡻕周所立梁王蕭𧦴死子巋丘軌代立天康

元年春二月景子詔曰朕以寡德纂承洪緒日𣅳劬勞思

弘景業而政道多昩𥠖庶未康兼疾患淹時元陽累月百

姓何咎寔由朕躬念兹在兹痛加疾首可大赦天下改天

嘉七年爲天康元年三月巳卯以驃𮪍將軍開府儀同三

司楊州刺史司空安成王頊爲尚書令夏四月乙卯皇孫

至澤生在位文武賜絹帛各有差爲父後者賜爵一級癸

酉丗祖疾甚是日崩于有覺殿遺詔曰朕疾苦彌留遂至

不救脩短有命夫復何言但王業艱難頻𡻕軍旅生民多

弊無忘愧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今方隅乃定俗教未弘便及大漸以爲遺恨

社稷任重太子可即君臨王侯將相善相輔翊内外叶和

勿違朕意山陵務存儉速大斂竟羣臣三日一臨公除之

制率依舊典六月甲子羣臣上謚曰文皇帝廟號丗祖葬

永寧陵

     陳伯宗

陳書曰廢帝諱伯宗字奉業小字藥王丗祖嫡長子也永

定二年拜臨川王丗子丗祖嗣位立爲皇太子天康元年

四月世祖崩即皇帝位二年春詔大赦天下改光大元年

孝悌力田賜爵一級輿駕祠南郊二年十一月慈訓大后

集群臣於朝堂令降爲臨海王送還藩邸是日出居别第太

建二年薨時年十九

     陳頊

陳書曰髙宗孝宣皇帝諱頊字紹丗小字師利始興昭烈

王第二子也梁大通二年生有赤光滿室少寛大多智略

及長羙容儀身長八尺三寸垂手過SKchar有勇力善𮪍射髙

祖平侯景鎮京口梁元帝徴髙祖子姪入侍髙祖遣髙宗

赴江陵累官爲直閣將軍中書侍郎時有馬軍主李㧾與

髙宗有舊毎同遊處髙宗嘗夜𬒳酒張燈而寐揔⿺辶商出尋

返乃見髙宗身是大龍揔便驚走時在𨵿右永定元年

襲封始興郡王邑二千户三年丗祖嗣位改封安成王天

嘉三年自周還授侍中中書監中衛將軍置佐吏尋授使

持節都督楊南徐東楊南豫北江五州諸軍事楊州刺史

進號驃𮪍將軍餘如故四年加開府儀同三司六年遷司

天康元年授尚書令廢帝即位拜司徒進號驃𮪍大將

軍録尚書都督中外諸軍事給班劒三十人光大二年

月進位太傅領司徒加殊禮劒履上殿増邑并前三千户

餘如故十一月甲寅慈訓太后令廢帝爲臨海王以髙宗入

SKchar是𡻕春正月甲午即皇帝位于太極前殿詔改光大三

年爲太建元年大赦天下在位文武賜位一階孝悌力田

及爲父後者賜爵一級異等殊才並加䇿序鰥寡孤獨不

能自存者人賜榖五斛復太皇太后尊號曰皇太后立妃

柳氏爲皇后丗子叔寳爲皇太子冬十月新除左衛將軍

歐陽紇據廣州舉兵反辛未遣車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章

昭逹率衆討之壬午輿駕祠太廟二年春正月乙酉以征西

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郢州刺史黄法𣰰其於爲中護大將

軍丙午輿駕親祠太廟二月癸未儀同章昭逹擒歐陽紇

送都斬于建康市廣州平三月丙申皇太后崩丙午曲赦

廣衡二州丁未大赦天下三年春正月癸丑以尚書右僕

射領大著作徐陵爲尚書僕射辛酉輿駕親祠南郊辛未

親耕藉田三月丁丑大赦天下自天康元年訖大建元年

逋餘軍糧禄秩夏調未入者悉原之五年三月討大都督

呉明徹統衆十萬發自白下夏四月癸卯前巴州刺史魯

廣逹尅齊大峴城辛亥呉明徹尅𥘿州水柵庚申齊遣兵

十萬援歷陽儀同黄法𣰰破之辛酉齊軍救𥘿州呉明徹

又破之癸亥詔北伐衆軍所殺齊兵令埋掩甲子南譙太

守徐槾尅石梁城六年春正月壬戌朔詔曰王者以四海

爲家萬姓爲子一物乖方夕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猶厲六合未混旰食弥憂

朕嗣纂鴻基思弘經略上符景𪧐下叶人謀命將興師大

拯淪溺灰琯未周凱捷相繼拓地數千連城將百蠢彼餘

黎毒兹異境江淮年少猶有剽掠郷閭無賴擿他歴出陰

私將帥軍人罔顧刑典今使符法蠲除仁聲載路且肇元

告慶邊服來荒始覩皇風冝覃曲澤可赦江右淮北南司

霍光歴陽臨江等郡士民罪無輕重悉皆原宥七年春正

月辛未輿駕親祠南郊四月乙末陳桃根表上織成羅文

𬒳表各二首詔於雲龍門外焚之八月周遣使來聘是

月甘露頻降樂遊𫟍丁未輿駕幸樂遊苑採甘露宴羣臣

詔於𫟍龍舟山立甘露亭十一年春正月丁酉龍見于南

兖州永寧樓側池中二月癸亥輿駕親耕藉田三月丁未

詔淮北義人率户口歸國者建其夲屬舊名置立郡縣即

𨽻近州賦給田宅秋七月辛卯𥘉用大貨六銖錢八月甲

子青州義主朱顯宗等率所領七百户入附丁卯輿駕幸

太社觀閱武十一月詔建子令月微陽𥘉載應此加辰宜

播寛澤可大赦天下甲午周遣柱國梁士彦率衆至肥口

戊戌周軍進圍壽陽以新除中衛大將軍楊州刺史始興

王叔陽爲大都督揔督水歩衆軍十二月乙丑南北兖晉

三州及盱眙山陽平馬頭𥘿歴陽沛北譙南梁等九州並

自拔還京師譙北徐州又䧟自是淮南之地盡没于周矣

十四年春正月巳酉髙宗弗豫甲寅崩于宣福殿時年五

十三上謚孝宣皇帝廟號髙宗葬顯寧陵

     陳叔寳

陳書曰後主諱叔寳字元秀小字黄奴髙宗嫡長子也梁

承聖二年生于江陵江陵䧟髙宗遷𨵿右留後主于穰城

夫嘉三年歸京師立爲安成王丗子太建十四年正月髙

宗崩即皇帝位于太極前殿詔大赦尊皇后爲皇太后宫

曰弘範立妃沈氏爲皇后七月辛未大赦是月江水赤色

如血自京師至于荆州九月設無㝵五漑大㑹於太極殿

捨身及乗輿服御至德元年正月詔大赦改太建十五年

至德元年二年十二月夜天開自西北至東南其内有

靑黄雜色隱隱若雷聲後主在東宫好學有文藝及即位

耽於酒色常在後庭不恤政事又於光昭殿前起臨春結

綺望仙三閣閣髙數丈竝數十間其牎牖欄檻之𩔖悉以

沈檀香木爲之飾以金玉間以珠翠微風暫至香聞數里

瑰寳竒麗近古未有其下積石爲山引水爲池植以竒樹

雜以花藥後主自居臨春閣孔貴人居望仙閣張貴妃居

結綺閣並複道徃來婦人麗質巧態以從者常千餘人張

貴妃孔貴人等八人侍㘴尚書令江揔孔範等十人侍宴

號曰狎客上令八婦人制五言詩十客一時繼和遲則罰

酒君臣酣飲從夕逹曙所司皆因閹人奏事主者由此擅

作威福軍旅警備並皆不修任用沈客卿施文慶等以苛

刻爲忠於是文武離心莫肯用命隋文帝謂髙頴曰我爲

百姓父母豈可限一衣帶水不拯之乎命大作戰船人請

宻之隋文曰吾將行天討何宻之有使投梀於江彼(⿱艹石)

改吾又何求乃遣晉王廣爲元帥以討之及聞隋軍臨江

孔範曰必無渡理但恣妓樂縱酒作詩不輟明日隋軍濟

江陵文武百寮皆遁出唯尚書僕射𡊮憲侍側憲勸端坐

殿上正色以待之後主曰鋒刃之下未可當之吾自有計乃

逃于井旣軍人窺井呼之後主不應欲下石乃叫以繩引之

驚其太重及出與張貴妃孔貴人三人同束而上賀(⿱艹石)弼呼

後主視之惶懼汗流股慄再拜弼謂之曰大國之卿當小

國之君拜禮也入朝不失作歸命侯亦無勞恐懼三月後主

與王公百司發自建鄴至長安後主巳下大小在路五百里

累累不絶隋文宣詔讓後主後主伏地不能對乃宥之給

賜甚厚毎侍宴恐致傷心爲不奏呉音後監守者言叔寳

願得官號隋文曰叔寳絶無心肝監守又言叔寳日飲一

石少有醒時隋文曰不爾何以過日及從東廵狩印山賦

詩曰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居太平何以報願上封禪書

并上表請封禪隋文謙讓不許後從至仁壽宫嘗侍宴及

出隋文目之曰此敗豈不由飲酒作詩將此功夫何如思

安邊計䇿𥘉賀(⿱艹石)弼度京口彼人密啓告急叔寳爲飲酒

遂不省髙潁至猶見啓在牀下未開封豈天亡也後主以

仁壽四年十一月終於洛陽在位七年年五十二𡻕

史臣曰後主生深宫之中長婦人之手旣屬邦國殄瘁不

知稼穡艱難𥘉懼阽危屢有哀矜之詔後稍安集復扇

淫侈之風賔禮諸公唯𭔃情於文酒胒近羣小皆委之以

衡軸謀謨所及遂無骨鯁之臣權要所在莫匪侵漁之吏

政刑日紊尸素盈朝耽荒爲長夜之飲嬖寵同豔妻之孽

危亡弗恤上下相蒙衆叛親離臨機不悟自投於井冀以

苟生視其以此求全抑亦民斯下矣遐觀列辟纂武嗣興

其始也皆欲齊明日月合德天地髙視五帝俯恊三王然

而靡不有𥘉鮮克有終其故何哉並以中庸之材懷可移

之性口存於仁義心𪫟於嗜慾仁義利物而道逺嗜慾

遂性而便身便身不可乆違道逺難以固志佞謟之倫承

顔候色因其所好以恱導之(⿱艹石)下坂走丸順流決壅非夫

感靈辰象降生明德孰能遺其所樂而以百姓爲心哉此

所以成康文景千載而罕遇也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