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三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三十三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三十四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三十五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三十四

 偏霸部十八

  陈陈蒨

   陈伯宗

   陈顼

   陈叔宝

    陈蒨

陈书曰丗祖文皇帝讳蒨字子华始兴昭烈王长子也少

沉敏有识量羙容仪留意经史举动方雅造次必遵礼法

髙祖甚爱之常称此儿吾宗之英秀也梁太清𥘉帝梦两

日闘一大一小大者光灭坠地色正黄其大如斗丗祖因三

分取一而懐之侯景之乱郷人多依山湖冦抄丗祖独保家

无所犯时乱日甚乃避地临安及髙祖举义兵侯景遣使

收丗祖及衡阳献王丗祖乃宻里小刀冀因入见而害景

至便属吏故其事不行髙祖大军围石头景欲加害者数

矣㑹景败丗祖乃得出赴髙祖营起家为呉兴太守髙祖

受禅立为临川郡王邑二千户拜侍中安东将军及周文

育侯安都败于沌口髙祖诏丗祖入卫军储戎备皆以委

焉寻命率兵城南晥户板永定三年六月景午髙祖崩遗

诏徴丗祖入SKchar皇统甲寅至自南晥入居中书省其日即皇

帝位于太极前殿诏曰上天降祸奄集邦家大行皇帝背离

万国率土崩心(⿱艹石)䘮考妣龙圗宝暦眇属朕躬运锺扰攘

事务机务南面须主西让礼轻今便式膺景命光宅四海

可大赦天下改永定四年为天嘉元年鳏寡孤独不能自

存立者赐榖人五斛孝悌力田殊行异等加爵一级甲寅

分遣使者宣劳四方辛酉舆驾亲祠南郊二年春正月庚

戌大赦天下十二月立始兴国庙于京师用王者之礼太

子中庶子虞荔御史中丞孔奂以国用不足奏立煮海盐

及榷酤之税并施行三年春正月庚戌设帷宫于南郊币

告胡公以配天辛亥舆驾亲祠南郊二月甲子改铸五铢

钱三月景子安成王顼至自周诏授侍中中书监中卫将

军置佐吏是岁周所立梁王萧𧦴死子岿丘轨代立天康

元年春二月景子诏曰朕以寡德纂承洪绪日𣅳劬劳思

弘景业而政道多昩𥠖庶未康兼疾患淹时元阳累月百

姓何咎寔由朕躬念兹在兹痛加疾首可大赦天下改天

嘉七年为天康元年三月巳卯以骠𮪍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杨州刺史司空安成王顼为尚书令夏四月乙卯皇孙

至泽生在位文武赐绢帛各有差为父后者赐爵一级癸

酉丗祖疾甚是日崩于有觉殿遗诏曰朕疾苦弥留遂至

不救脩短有命夫复何言但王业艰难频岁军旅生民多

弊无忘愧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今方隅乃定俗教未弘便及大渐以为遗恨

社稷任重太子可即君临王侯将相善相辅翊内外叶和

勿违朕意山陵务存俭速大敛竟群臣三日一临公除之

制率依旧典六月甲子群臣上谥曰文皇帝庙号丗祖葬

永宁陵

     陈伯宗

陈书曰废帝讳伯宗字奉业小字药王丗祖嫡长子也永

定二年拜临川王丗子丗祖嗣位立为皇太子天康元年

四月世祖崩即皇帝位二年春诏大赦天下改光大元年

孝悌力田赐爵一级舆驾祠南郊二年十一月慈训大后

集群臣于朝堂令降为临海王送还藩邸是日出居别第太

建二年薨时年十九

     陈顼

陈书曰髙宗孝宣皇帝讳顼字绍丗小字师利始兴昭烈

王第二子也梁大通二年生有赤光满室少寛大多智略

及长羙容仪身长八尺三寸垂手过SKchar有勇力善𮪍射髙

祖平侯景镇京口梁元帝徴髙祖子侄入侍髙祖遣髙宗

赴江陵累官为直阁将军中书侍郎时有马军主李㧾与

髙宗有旧毎同游处髙宗尝夜𬒳酒张灯而寐揔⿺辶商出寻

返乃见髙宗身是大龙揔便惊走时在𨵿右永定元年

袭封始兴郡王邑二千户三年丗祖嗣位改封安成王天

嘉三年自周还授侍中中书监中卫将军置佐吏寻授使

持节都督杨南徐东杨南豫北江五州诸军事杨州刺史

进号骠𮪍将军馀如故四年加开府仪同三司六年迁司

天康元年授尚书令废帝即位拜司徒进号骠𮪍大将

军录尚书都督中外诸军事给班剑三十人光大二年

月进位太傅领司徒加殊礼剑履上殿増邑并前三千户

馀如故十一月甲寅慈训太后令废帝为临海王以髙宗入

SKchar是岁春正月甲午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诏改光大三

年为太建元年大赦天下在位文武赐位一阶孝悌力田

及为父后者赐爵一级异等殊才并加䇿序鳏寡孤独不

能自存者人赐榖五斛复太皇太后尊号曰皇太后立妃

柳氏为皇后丗子叔宝为皇太子冬十月新除左卫将军

欧阳纥据广州举兵反辛未遣车𮪍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章

昭逹率众讨之壬午舆驾祠太庙二年春正月乙酉以征西

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郢州刺史黄法𣰰其于为中护大将

军丙午舆驾亲祠太庙二月癸未仪同章昭逹擒欧阳纥

送都斩于建康市广州平三月丙申皇太后崩丙午曲赦

广衡二州丁未大赦天下三年春正月癸丑以尚书右仆

射领大著作徐陵为尚书仆射辛酉舆驾亲祠南郊辛未

亲耕藉田三月丁丑大赦天下自天康元年讫大建元年

逋馀军粮禄秩夏调未入者悉原之五年三月讨大都督

呉明彻统众十万发自白下夏四月癸卯前巴州刺史鲁

广逹克齐大岘城辛亥呉明彻克𥘿州水栅庚申齐遣兵

十万援历阳仪同黄法𣰰破之辛酉齐军救𥘿州呉明彻

又破之癸亥诏北伐众军所杀齐兵令埋掩甲子南谯太

守徐槾克石梁城六年春正月壬戌朔诏曰王者以四海

为家万姓为子一物乖方夕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犹厉六合未混旰食弥忧

朕嗣纂鸿基思弘经略上符景𪧐下叶人谋命将兴师大

拯沦溺灰琯未周凯捷相继拓地数千连城将百蠢彼馀

黎毒兹异境江淮年少犹有剽掠郷闾无赖擿他历出阴

私将帅军人罔顾刑典今使符法蠲除仁声载路且肇元

告庆边服来荒始睹皇风冝覃曲泽可赦江右淮北南司

霍光历阳临江等郡士民罪无轻重悉皆原宥七年春正

月辛未舆驾亲祠南郊四月乙末陈桃根表上织成罗文

𬒳表各二首诏于云龙门外焚之八月周遣使来聘是

月甘露频降乐游𫟍丁未舆驾幸乐游苑采甘露宴群臣

诏于𫟍龙舟山立甘露亭十一年春正月丁酉龙见于南

兖州永宁楼侧池中二月癸亥舆驾亲耕藉田三月丁未

诏淮北义人率户口归国者建其夲属旧名置立郡县即

隶近州赋给田宅秋七月辛卯𥘉用大货六铢钱八月甲

子青州义主朱显宗等率所领七百户入附丁卯舆驾幸

太社观阅武十一月诏建子令月微阳𥘉载应此加辰宜

播寛泽可大赦天下甲午周遣柱国梁士彦率众至肥口

戊戌周军进围寿阳以新除中卫大将军杨州刺史始兴

王叔阳为大都督揔督水歩众军十二月乙丑南北兖晋

三州及盱眙山阳平马头𥘿历阳沛北谯南梁等九州并

自拔还京师谯北徐州又䧟自是淮南之地尽没于周矣

十四年春正月巳酉髙宗弗豫甲寅崩于宣福殿时年五

十三上谥孝宣皇帝庙号髙宗葬显宁陵

     陈叔宝

陈书曰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髙宗嫡长子也梁

承圣二年生于江陵江陵䧟髙宗迁𨵿右留后主于穰城

夫嘉三年归京师立为安成王丗子太建十四年正月髙

宗崩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诏大赦尊皇后为皇太后宫

曰弘范立妃沈氏为皇后七月辛未大赦是月江水赤色

如血自京师至于荆州九月设无㝵五漑大㑹于太极殿

舍身及乘舆服御至德元年正月诏大赦改太建十五年

至德元年二年十二月夜天开自西北至东南其内有

靑黄杂色隐隐若雷声后主在东宫好学有文艺及即位

耽于酒色常在后庭不恤政事又于光昭殿前起临春结

绮望仙三阁阁髙数丈并数十间其窗牖栏槛之𩔖悉以

沈檀香木为之饰以金玉间以珠翠微风暂至香闻数里

瑰宝奇丽近古未有其下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植以奇树

杂以花药后主自居临春阁孔贵人居望仙阁张贵妃居

结绮阁并复道往来妇人丽质巧态以从者常千馀人张

贵妃孔贵人等八人侍㘴尚书令江揔孔范等十人侍宴

号曰狎客上令八妇人制五言诗十客一时继和迟则罚

酒君臣酣饮从夕逹曙所司皆因阉人奏事主者由此擅

作威福军旅警备并皆不修任用沈客卿施文庆等以苛

刻为忠于是文武离心莫肯用命隋文帝谓髙颖曰我为

百姓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不拯之乎命大作战船人请

宻之隋文曰吾将行天讨何宻之有使投梀于江彼(⿱艹石)

改吾又何求乃遣晋王广为元帅以讨之及闻隋军临江

孔范曰必无渡理但恣妓乐纵酒作诗不辍明日隋军济

江陵文武百寮皆遁出唯尚书仆射𡊮宪侍侧宪劝端坐

殿上正色以待之后主曰锋刃之下未可当之吾自有计乃

逃于井既军人窥井呼之后主不应欲下石乃叫以绳引之

惊其太重及出与张贵妃孔贵人三人同束而上贺(⿱艹石)弼呼

后主视之惶惧汗流股栗再拜弼谓之曰大国之卿当小

国之君拜礼也入朝不失作归命侯亦无劳恐惧三月后主

与王公百司发自建邺至长安后主巳下大小在路五百里

累累不绝隋文宣诏让后主后主伏地不能对乃宥之给

赐甚厚毎侍宴恐致伤心为不奏呉音后监守者言叔宝

愿得官号隋文曰叔宝绝无心肝监守又言叔宝日饮一

石少有醒时隋文曰不尔何以过日及从东巡狩印山赋

诗曰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太平何以报愿上封禅书

并上表请封禅隋文谦让不许后从至仁寿宫尝侍宴及

出隋文目之曰此败岂不由饮酒作诗将此功夫何如思

安边计䇿𥘉贺(⿱艹石)弼度京口彼人密启告急叔宝为饮酒

遂不省髙颍至犹见启在床下未开封岂天亡也后主以

仁寿四年十一月终于洛阳在位七年年五十二岁

史臣曰后主生深宫之中长妇人之手既属邦国殄瘁不

知稼穑艰难𥘉惧阽危屡有哀矜之诏后稍安集复扇

淫侈之风賔礼诸公唯𭔃情于文酒胒近群小皆委之以

衡轴谋谟所及遂无骨鲠之臣权要所在莫匪侵渔之吏

政刑日紊尸素盈朝耽荒为长夜之饮嬖宠同艳妻之孽

危亡弗恤上下相蒙众叛亲离临机不悟自投于井冀以

苟生视其以此求全抑亦民斯下矣遐观列辟纂武嗣兴

其始也皆欲齐明日月合德天地髙视五帝俯恊三王然

而靡不有𥘉鲜克有终其故何哉并以中庸之材怀可移

之性口存于仁义心𪫟于嗜欲仁义利物而道逺嗜欲

遂性而便身便身不可乆违道逺难以固志佞謟之伦承

颜候色因其所好以恱导之(⿱艹石)下坂走丸顺流决壅非夫

感灵辰象降生明德孰能遗其所乐而以百姓为心哉此

所以成康文景千载而罕遇也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