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八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八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八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八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八十七

 居處部十五

   牆壁  柱  梁   棟

     牆壁

說文曰垣蔽曰牆又曰壁垣也

爾雅曰牆謂之墉

廣雅曰墉垣牆也

釋名曰墉容也所以蔽隠於形容也壁辟也所以辟斷風

寒也牆障也所以自障蔽也垣援也人所阻以爲援衛也

易曰公用射隼於高墉之上𫉬之無不利

書曰旣勤垣墉惟其塗蔇茨

尚書大傳云賁墉諸侯䟽杼注曰賁大也言大牆正道直

也䟽衰也杼亦牆也亦衰殺其上不得正直詩曰百堵皆

又曰築室百堵

又曰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

又曰乗彼垝垣以望復關

又曰牆有茨衛人刺上也公子頑通于君母而不可道

也牆有茨不可掃也箋牆所以防非常也

又曰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由用也人將聽之

又曰將仲子𠔃無踰我牆

又曰兄弟䦧于牆外禦其務

又曰徹我牆屋田卒汗萊毁牆屋不得農也

書序𥘿始皇滅先代典籍焚書坑儒天下學士逃難解散我先

人用藏其家書于屋壁至魯恭王時好治宮室壞孔子舊

宅以廣其居於壁中得先人所藏古文虞夏啇周之書及

傳論語孝經皆科斗文字

又曰峻宇雕牆

禮曰七月坯牆垣六月小暑後五日蟋蟀居壁

周禮曰牆厚三尺崇之注云髙卑爲率足以相爲勝也左

傳叔孫曰人之有牆以蔽惡也牆之郤壞誰之咎也注咎

在牆也

又曰巢牛隠於短垣以射呉子諸樊

又曰寺人披伐蒲重耳踰垣而走披斬其祛

又曰𣈆靈公不君厚歛以雕牆

論語叔孫武叔謂子貢曰仲尼豈賢於子乎對曰譬之宫

牆賜之牆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

而入不見宗廟之羙

又曰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又曰其猶正牆面而立也歟

史記曰孝景帝即位晁錯爲内史貴幸用事門東岀不便乃

穿一門出太廟煗垣丞相申屠嘉聞之奏請誅錯上愛之

曰錯所穿非眞廟垣乃外煗且又我使爲之錯謝而出嘉曰

吾悔不先斬錯

又曰司馬相如家成都貧家徒四壁立

漢書曰貫髙等欲害髙祖置人於複壁中

後漢書曰逢萌與同郡徐房平原李子雲王君公相友善

並暁逹隂陽懐徳穢行房與子雲養徒各千人君公遭亂

獨不去儈牛自隠儈謂平會兩家買賣之事時人語曰避世牆東王君

又曰史叔賔者陳留人也少有盛名郭林宗見而告人曰

牆髙基下雖得必失後果以論議阿枉毀名云

又曰崔晏仕䆠歴位邊郡而愈貧薄家徒四壁卒無以殯

歛光禄勲楊賜太僕𡊮逢少府叚熲爲備棺椁葬具大將

軍𡊮隗樹碑頌

又曰杜安字伯夷少有志節年十三入太學號竒童京師

貴戚慕其名或遺之書安不發悉壁藏之及後捕案貴戚

賔客安開壁岀書印封如故竟不罹患時人貴之位至巴

郡太守

呉志曰吕蒙病孫權時在江安迎置内廐治護萬方欲數

見顔色又恐勞動常穿壁曕之見其少食則喜不能則咄唶

也𣈆書外國傳大𥘿國以琉璃爲牆壁

齊書曰劉璡字子璥方䡄正直兄瓛夜隔壁呼璡出不荅

方下牀着衣立行及簾外然後應瓛問其故璡曰向束帶

未竟

又曰徐孝嗣𥘉在率府晝卧齋北壁下夢兩童子遽云移

公牀孝嗣驚起行數歩而壁崩

莊子曰正考父一命而傴再命而僂三命而俯循牆而走

孰敢不䡄言人不敢以不𮜿之事侮之

家語曰孔子觀乎明堂覩四門之墉有堯舜桀紂之象各

有善惡之狀興廢之誡焉

衡山記曰甘泉宫有石壁焉禹所刻文在此

洞𡨋記曰元狩三年帝復起陵霞觀去地九十丈累白玉

爲壁以八分篆寫羲皇以來迄周成王封禪之事所謂事

登壁間蓋帝王之夲績也孟子知命者不立乎巖牆之下

恐頽也

淮南子曰舜作宫築牆始也

漢官儀曰省中皆胡粉塗壁𦘕古烈士

新序曰諸侯牆有黒堊之色無丹青之彩

神仙傳白和事王君王君語曰我暫徃瀛州汝於正北石室熟

視北壁當見文字讀之得道矣三年方見壁上有古人所

刻太清經讀之得仙

魏略曰趙岐避難青州市孫嵩知𡵨避事置𡵨於複壁中

西京雜記云匡衡鑿隣家壁偷光讀書

宋玉賦云東家羙女登牆窺玉三年玉猶未許

焦贛易林曰千仞之牆禍不入門

孟奥北征記曰鄴城避雷室西南石溝北有華林牆牆髙

九丈方圎一里也

     柱

廣雅曰楹謂之柱

釋名曰柱住也楹亭也亭亭然孤立也

周書曰文王在鎬召太子發曰吾栝柱而茅茨爲民愛費

左傳曰叔孫豹指楹曰雖惡是其可去乎

又曰丹桓宫楹

榖梁傳曰丹桓宫楹禮天子丹諸侯黝大夫蒼士黈

  大戴禮曰周時徳澤和洽蒿茂以爲宫柱名曰蒿宮

漢書郊祀志曰武帝鑄栢梁銅柱

又曰成帝立趙皇后劉輔諌曰朽木不可爲柱卑人不可

爲主

范曄後漢書曰李膺拜司𨽻校尉時張讓弟爲野王令貪

殘無道至乃殺孕婦聞膺厲威嚴懼罪逃還京師因匿兄

讓弟舎柱中膺知其狀率將吏徃破柱付洛陽獄受辭畢

即殺之

魏略曰大秦國以水精爲室柱

呉志曰孫堅爲董卓所攻堅與數十騎馳圍而出竪常著

赤𦋺幘令親近將祖茂著之卓𮪍爭逐茂急見一柱在草

中因脫幘著柱上卓𮪍望見圍繞數重後覺是柱乃去

晉書曰石季龍掘秦始皇冢取其銅柱鑄以爲器

又曰太始二年秋營太廟致荆山之材採華山之石鑄銅

柱十二塗以黄金鏤以百物綴以明珠

曹嘉之𣈆紀曰諸葛誕以氣勵稱常𠋣柱讀書雷震其柱

誕讀書自若

陳書曰𥘉梁侯景焚太極殿及景平至陳武帝議欲營之

獨闕一柱至是有樟木大十八圍長四丈五尺流泊後渚

因得用之

漢武内傳曰上起神屋鑄銅爲柱金𡍼大五圍

帝王丗紀曰桀作金柱三千

列女傳曰紂作銅柱以炭火然之有罪者令抱其柱輒

炭中妲巳觀以爲𥬇

漢官典職曰徳陽殿柱皆金刻鏤作     竒禽萬

巧間以丹青翡翆竟柱構以水精一柱三帶韜以赤緹

應劭漢官曰開陽門始成未有名夜有一柱飛來樓上後琅邪

開陽縣上言南門一柱飛去光武使視因刻記其年月以名

門焉

神異經曰崑崙山有銅柱其髙入天所謂天柱也圍三千

里周廻如削下有仙人府與天地同休息男女名曰玉人

男即玉男女即玉女無爲配疋而仙道成也

三輔决録曰長陵田鳯字季宗爲尚書郎儀皃端正入奏

事靈帝目送之因題殿柱曰堂堂乎張京兆田郎

伏滔北征記曰廣陵呉王濞所都脩大城得栢柱三皆栢心

蓋呉王濞門柱也

華延儁洛陽記曰太極殿有四金銅柱

焦贑易林旅之咸曰金梁鐡柱

又曰家人之𦫵曰髙樓無柱顚僵不乆紂失人主身死牧竪

盛弘之荆州記曰巴東城西有一栢柱孤殖大可數圍髙

三丈餘相傳是公孫述時樓柱乃云斫之血岀枯而不朽

歴代彌固將恐有物慿焉

江陵記曰沔城内有赤湖客舎襄陽大道經城中過元嘉

十一年連雨城南門沮壞得土中故柟柱長一丈七尺臨

川康王取以爲大齋西北柱𥘉時色黒一季後不復黒計

此千年

列子曰共工觸不周山天柱折

晏子春秋曰晏子將死鑿楹納書焉謂妻曰楹記日也子

壯而示之

燕丹曰荊軻以匕首擿决秦王 入銅柱火出

淮南子曰柱不可以刺齒蓬不可以持屋

丗說曰陸抗𥘉拜司空有人往索酒便自起酌梁柱間祝

曰當今乏才以尓爲柱石之任莫傾人棟梁陸𥬇曰感卿

良箴

楚辭天問曰八柱何當東南何𧇊

傅𤣥正都賦曰錦牆雕柱

劉良七舉曰緑柱朱榱青璅壁璫

李尤楹銘曰𠏉強體正雖重不移上下相安髙而不危

丗說夏侯𤣥讃曰𤣥甞𠋣柱作書霹靈其柱神色無變作

書如故

俞益期牋曰馬文淵昔立兩銅柱於林邑岸北有遺兵十

餘家不反居寜夀靈岸南對銅柱悉姓爲馬自爲婚姻有

二百户交州以流寓號曰馬流言語飲食尚與華夏同山

川移易銅柱今没在海中正頼此民以識故處日南傳日三銅松也

     梁

爾雅曰棄廇謂之梁郭璞注曰屋大梁

呉越春秋曰夏禹廟以梅木爲梁

焦貢易於旅之咸曰金梁鐵柱完全不腐

漢官典職曰徳陽宮𦘕屋朱梁

曹子建七啓曰彤軒紫柱文榱華梁

古歌曰夲自南山松今爲宫殿梁

西京賦曰絙雄虹之長梁

司馬相如長門賦曰飾文杏以爲梁

班固西郊賦曰固瑰材而究竒抗應龍之虹梁

楚詞曰𤣥玉之梁

曹植詩文榱華梁

     棟

爾雅曰棟謂之桴郭璞注曰屋檼也

廣雅曰檼棟也

釋名曰穩稳也似桶也或謂之望髙可望也或謂之林棟

中也屋脊曰甍甍蒙也在上覆蒙屋也

易大過卦曰棟橈夲末弱也王弼注曰𥘉爲夲而上爲末

左傳襄五年曰盧蒲癸刺慶舎王何解其肩猶援廟桶動

於甍柱注曰屋棟

又曰子産謂子皮曰子於鄭國棟也棟折榱崩僑將𡑅焉

漢武帝故事上起神屋甍附作金鳯軒翥若飛口銜流蘇

長十餘丈

神仙傳曰左慈共曹公飲飲畢以柸擲屋棟懸着棟動揺

似飛鳥

淮南子曰郢人買屋棟而與之車轂跪而度之大雖可而

長不足也

桓子新論曰王公大人則嘉得良師明輔品庶凡民則樂

畜仁賢哲士皆國之柱棟而人之羽翼

楚辭九歌曰桂棟𠔃蘭橑新夷楣𠔃葯房

郭璞游仙詩曰雲生梁棟間

傅𤣥棟銘曰國有維輔屋有棟梁室之傾尚可柱也心

之傾不可輔也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