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八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八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八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八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八十八

 居處部十六

   䆫   檻   椽   檐

   梲   楶   枅   鋪首

   藻井  鴟尾  質礎  奥

   屋漏  宧   突   塼 瓦

      䆫

說文曰䆫穿壁以木爲交䆫所以見日也向北出牖也在

牆曰牖在屋曰䆫

又曰櫺楯間子也櫳房室之䟽也

釋名曰䆫聰也於内視外爲之聦明

大戴禮曰隨武子牖之銘曰隨天之時以地則之敬祀皇

天敬以先時

禮記郊特牲曰薄社北牖使隂明也

又儒行曰蓽門閨竇蓬户瓮牖

論語曰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五

經典義曰虞主埋之廟北牖下北方無事虞主亦無事也

東觀漢記曰明徳馬后不喜出入游觀希甞臨御䆫牗

老子曰鑿户牖以爲室

又曰不窺牖見天道

漢官封禪儀曰㤗山有天䆫

三輔黄圖曰明堂有七十二牖

孝經注曰明堂之制八䆫四闥

東宫舊事曰閣内有曲鄣鄣上雀目䆫

又曰宫有四面䆫八所綾綺連錢及青匡郭飛板

郭子曰滿𡚒畏風在武帝坐北䆫作琉璃扉實宻似踈𡚒

有難色帝問之對曰臣若吴牛見月而喘

西京雜記曰昭陽殿䆫户扉多是緑琉璃皆通照毛髪不

得藏焉

漢武故事曰西王母降東方朔於朱雀牖中窺母母謂帝

曰此兒無頼乆𬒳斥逐原心無惡㝷當得還

又曰帝起超神屋有雲母䆫珊瑚䆫

賢聖冢墓記曰東平思王奢靡及死生葬所幸奴婢着銅

䆫内令守冢

五行數曰太公金匱牖之書曰闚望端審且念所得可思

所忘

李尤牖銘曰天設䆫牖開光照隂施于明堂以象八風

陸機詩曰安寢北堂上明月入我牖照之有餘輝覽之不

SKchar

靈光殿賦曰玉女窺䆫而下視

文選詩曰䆫中列逺岫

蜀都賦曰列綺䆫以瞰江

古詩曰SKcharSKchar樓上女皎皎當䆫牖

又曰文踈結綺䆫何閣三重階

     檻

漢書曰朱雲忠諌攀檻檻折及治上曰勿易因而輯之以

旌直臣

文選曰伏櫺檻而俯聽聞雷霆之相激

魯靈光殿賦曰軒檻蔓延〇楚詞曰坐堂伏檻臨曲池

又曰照檻𠔃抶桑

     椽

說文曰椽榱也桷世橑榱也𥘿謂之榱周謂之椽魯謂之

通俗文曰屋加椽曰橑來早

漢書解詁曰桷椽也諸侯丹桷以丹色也

詩曰松桷有挻

榖梁曰刻桓宫桷禮天子之桷斵之磨礱之加宻石焉諸

侯之桷斵之礱之大夫斵之士斲夲刻桷非正也

左傳曰宋人伐鄭以太宫之椽爲盧門之椽

續漢書曰蔡邕避難在呉告人曰吾昔經會稽髙遷亭見

SKchar竹從東間數第十六可以爲籥取用果有異聲

張璿漢記曰梁兾起臺殿梁柱椽桷鏤爲青龍白虎𦘕以

丹青雲氣

戰國䇿曰或謂孟甞君曰廊廟之椽非一木之枝先王之

法非一士之智

漢武故事曰上起神屋以金椽爲刻玳瑁爲龍虎禽獸以

簿其上狀若隠起椽首皆作龍形龍首銜鈴流⿱⺾⿰𩵋禾懸之

西京雜記曰照陽殿椽桷皆刻作蛇龍縈繞其間鱗甲分

明見者莫不驚慄

韓子曰堯舜采椽不刮茅茨不剪

     檐

說文曰檐㮰也

又曰楣𥘿名屋聮櫋也齊謂之檐楚謂之梠

釋名曰檐椄也椄屋前後也梠旅也連旅之或謂之櫋櫋

緜也連緜榱頭使平也上入曰雀頭形似爵也

禮記明堂位曰複廟重檐天子之廟飾也

榖梁傳文公曰壞廟之道易檐可也

爾雅曰檐謂之𢳣郭璞曰屋梠也

     梲

爾雅曰梁上楹謂之梲

漢官解詰曰梲梁上柱也諸侯藻梲爲藻文也

華延儁洛陽記曰堂皇宮殿皆石玉璫龍桷藻梲

禮記禮器曰管仲鏤簋朱紘山節藻梲君子以爲濫矣

     楶

爾雅曰栭謂之楶郭璞曰注即櫨也

三輔故事曰王莽起九廟爲銅鑮櫨

楊子法言曰吾未見斧藻其徳若斧藻其楶者也

     枅

爾雅曰笄謂之疾郭璞注曰柱上薄也亦名枅犍爲舎人曰朱儒下小方木

廣雅曰薄謂之枅曲枅肩謂之欒

說文曰枅屋强也

王延壽靈光殿賦曰曲枅夭矯而環勾

韋仲將景福殿賦曰於是周覽𦫵降流目詳觀叢楹負極飛

櫨承欒枅梧綺錯梲楶鮮攅

     鋪首

通俗文曰門扇飾謂之鋪首

說文曰門扇環謂之鋪首

風俗通曰門户鋪首百家書云輸般見水上蠡謂之曰開

汝頭見汝形蠡適出頭般以足𦘕圖之蠡引閉其户終不

可開設之門户欲使閇藏當如此固宻也

楊雄甘泉賦曰排玉户而楊金鋪𠔃發蘭蕙與穹窮

李尤平樂觀賦曰過洞房之輔闥歴金環之華鋪

     藻井

風俗通曰殿堂象東井形刻作荷蓤水物所以厭火也

西都賦曰蔕倒茄於藻井披紅葩之狎獵

魏都賦曰綺井列䟽以懸蔕注䟽布也以板爲井形飾以

丹青如綺也

王延夀魯靈光殿賦曰圎折方井反植荷蕖縁房紫的咄

咤垂珠

左思魏都賦曰綺井列䟽以懸蔕華蓮重葩以到披

曹植七啓曰綺井含葩金壁玉箱

顔延之七繹曰木冩雲氣土祕椒芳旣挻天而到井又斵

圎而鏤方

     鴟尾

晉中興書曰泰元十年鸛巢太極殿東鴟尾

𣈆安帝紀曰義熈六月雷震太廟鴟尾徹壁柱若有文字

宋武大明元年五月戊午嘉禾一株五莖生清暑殿鴟吻

陳書曰髙祖二年戊辰重雲殿東鴟吻有紫煙出屬天唐

㑹要曰漢栢梁殿災後越巫言海中有魚虬尾似鴟激浪

即降雨遂作其象於屋以厭火祥時人或謂鴟吻非也

     質礎

尚書大傳曰大夫有石材庶人有石承注曰石材柱下質也石承當柱下而

已不外岀爲飾

說文曰礩柱下石也古以木今以石

廣志曰舄石有五色者光澤以爲柱礩岀苑蓬山

戰國䇿曰智伯攻趙襄子襄子之𣈆陽謂張孟談曰吾城郭完

倉廪實銅少奈何孟談曰臣聞董安于之治𣈆陽公之堂

皆以黄銅爲柱礩請發而用之則有餘銅矣

古史考曰𥘿始皇使刑徒七萬人作驪山以北山石爲舄

 〇異物志曰大𥘿國以水精爲舄

淮南子曰山雲蒸柱礎潤

張衡西京賦曰彫楹玉舄

阿平叔景福殿賦曰金楹齊列玉舄承跌

     奥

論語八佾曰與其媚於奥寜媚於竈

爾雅曰西南隅謂之隩郭璞注曰室中隱隩處

通俗文曰奥内曰扆

韓子曰衛將軍文子見曽子曽子不起而延之於坐席正

身見於奥文子謂其御曰曽子愚人哉以我爲君子也君

子安可不敬以我爲愚人愚人安可侮也

吕氏春秋曰苑春諌衛公云君因隅隩有竈不知寒矣

     屋漏

毛詩蕩抑曰相在爾室尚不愧于屋漏

爾雅曰東北隅謂之屋漏郭璞注曰屋漏義未詳也犍爲舎人曰古者徹屋西北隈以炊

浴没者訖而復之古謂之屋漏也

     宧

爾雅曰東北隅謂之宧郭璞注曰義未詳犍爲舎人曰東北陽氣始起萬物所養故謂之宧

說文曰宧養也室東北隅食所居也

     

爾雅曰東南隅謂之郭璞注曰闇也犍爲舎人日東北萬物生蟄虫必出無不由户

釋名曰幽也亦取冝也

     塼

詩曰乃生女子載弄之瓦瓦紡塼也

又曰中堂有甓注一名瓴甋

晉書曰陶𠈉字士行在廣州無事輙朝運百甓於外暮運

於内人問其故荅曰吾方致力中原過爾優逸恐不堪事

宋書范曄母如厠而産額爲塼所傷故以塼爲小字

     瓦

說文曰瓦土器巳燒之惣名也

禮記曰有虞氏瓦棺

又曰毁方而瓦合

史記曰秦軍武安西鼔譟勒兵武安屋瓦盡震

漢書曰霍光巷行人見有人在屋上撤瓦投地就視不見

而霍氏誅

又曰平帝元始四年東風吹長安城東門屋瓦盡落

魏志曰魏文帝謂周宣曰朕夢殿上𩀱瓦落地化爲鴛鴦

何也宣曰後宫當有暴死者須㬰後宫相害死者

呉録曰景帝時戎將於廣陵掘諸冢取版塼以城所壞甚

𣈆書曰張孟陽皃醜甞從潘岳遊洛陽市岳羙皃羣女爭

以果擲岳滿車廂孟陽𬒳投之瓦石

愽物志曰桀作瓦 古史曰 昆吾氏作瓦

老子曰挻埴以爲器 夢書云夢見瓦爲甲鎧禦禍患

春秋潜巴潭曰宫瓦自墜至死不祥

漢武故事云上起神屋以銅爲瓦

莊子曰雖有忮心不怨飄瓦

又曰以瓦注者巧注射賭物也所賭輕則意巧

又曰陶者曰我善冶埴 大𥘿記曰大秦以水精爲瓦

枹朴子曰班狄不能削瓦石爲芒鍼

燕子丹曰荆軻之東宫臨池拾瓦投鼃太子進金瓦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