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四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四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四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四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四十七

 皇親部十三

     太子二

左傳曰𥘉宋芮司徒生女子芮司徒宋大夫赤而毛棄諸堤下

色赤而生毛也SKchar之妾取以入名之曰棄長而美恭姫宋SKchar平公

入夕視夕也平公恭姫子也SKchar與之食公見棄也而視之尤右過也意

恱之故視之過乆SKchar納諸御納之平公之御嬖生佐公嬖棄而生佐佐立爲宋元公惡而

婉順也佐貌惡心順太子痤美而很太子貌美戾而心很很戾不從教合左師畏

而惡之合左師向戍也寺人惠牆伊戾爲太子内師而無寵寺人宋閹

士惠牆皆發聲實爲伊戾名以公寺人爲太子内師長掌内官秋楚客聘于晉過宋楚客過使

太子知之請野饗之公使徃伊戾請從之公曰夫不惡女

夫謂太子伊戾無寵於太子故曰夫不惡汝對曰小人之事君子也惡之不

敢逺好之不敢近敬以待命敢有貳心乎有縱供其外莫

供其内言我内師也當爲内師供内使也臣請往也遣之至則欿用牲加

書徴之以書爲之徴驗也書盟書而騁告公曰太子將爲亂旣與楚

客盟矣公曰爲我子又何求對曰欲速速疾也欲疾代公得位故與楚客謀

共弑公也公使視之則信有焉有盟問諸夫人夫人佐母棄也與左師

則皆曰固聞之固乆也乆聞太子欲爲亂公囚太子太子曰唯佐也能

免我召而使請曰日中不來吾知死矣左師聞之聞太子與佐期

聒而與之語聒讙也欲使失期佐過期乃縊而死經書宋公殺其丗子痤平公用

伊戾之𧮂聽夫人左師而之言丗子 師之言丗子無罪而死故稱宋公殺罪之地佐爲太子公徐聞

其無罪也乃烹伊戾

又曰許悼公瘧許悼公靈公之子許男買瘧寒疾也五月戊辰飲太子止之

藥卒經書夏五月戊辰許丗子弑其君買止焯公子襄太子也公疾不瘳止進藥雖甞而不由醫太子

奔晉書曰弑其君禮醫不三丗不使君有疾飲藥臣先甞之親有疾飲藥子先甞之公疾未瘳而

進藥雖甞而不由醫而卒故國罪之書弑告於諸侯也君子曰盡心力以事君舎藥

物可也原止之無惡藥物不害醫無以加壽命有終故曰舎藥物可也一日罪止非也刺無良史物讀爲勿

止實孝能盡心事君舎藥勿以罪之

又曰楚平王卒令尹子常欲立子西子西平王之長庶子冝申也曰太

子任弱其母非嫡太子任昭王也秦嬴也太子建實娉之子西長而

好善立長則順建善則治王順國治可不務乎子西怒曰

是亂國而惡君王也謂夫人故太子建娉之廢而不立是謂亂國追惡君王也國有外

援不可黷也外援謂太子任秦外孫黷易也秦爲任外援不可易王有嫡嗣不可亂

也敗親速讎亂嗣不祥我受其名賂吾以天下吾滋不從

楚國何爲必殺令尹令尹懼乃立昭王

又曰齊燕姬生子不成而死SKchar齊景公嫡夫人昭七年燕人所歸不成未冠

子鬻姒之子荼荼嬖諸子諸公子鬻姒景公妾也淳于人所納女荼安孺子諸大夫

恐其爲子也言於公曰君之齒長矣未有太子(⿱艹石)之何

爲太子也荼少故恐立之言君年長未有太子一旦不諱當若之何欲令早立長也公曰二三子聞

於憂虞則有疾疹亦姑謀樂何憂於無君言二三子聞於隣國憂虞則疾

疢在其間今無疾疹何爲不自謀自樂何憂無君乎公疾使國惠子髙昭子立荼

子國景之子國憂也高昭髙偃之子髙張也寘羣公子於菜寘置菜齊東鄙邑欲使逺齊

公羊傳曰子般卒卒云子卒此其稱子般卒何何休注曰据子赤不

言子赤卒君存稱丗子明當丗父位爲君也君薨稱子某縁民臣之心不可一日無君故

稱子某継父也名者尸柩尚在以君前㠯名踰年稱公不曠年無君也

又曰公孫慈如牟公及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

伯㑹王丗子于SKchar爲殊㑹王丗子據宰周公不殊别也丗子貴

也丗子猶丗丗子也觧貴意也言當丗父位儲君副主不可以諸侯㑹之爲文故殊之使(⿱艹石)

侯爲丗子所會也自王者言之屈逺丗子在三公下禮䘮服斬衰曰公士大夫之衆臣是也自諸侯言之丗子尊於

三公此禮之威儀各有所施言及者因其文可得見汲汲也丗子所以㑹者時桓公徳衰故上假王丗子示以公義

榖梁傳曰曹伯使丗子射姑來朝朝不言使非正𢈔信注曰禮諸

侯之適誓於天子攝其君則下其君一等未誓則以玉帛繼子男此謂㑹同急王命者也至於相朝非急㑹今曹伯

有疾不朝魯未爲有闕而使丗子攝朝言非禮之正使丗子伉諸侯之禮而來朝曹

伯失正矣諸侯相見日朝以待人父之道待人之子以内

爲失正矣内失正曹伯失正言二者俱失之丗子可以已矣則

是放命也放違也言丗子違命而正是當不義則爭之

又曰陳侯之弟招殺陳丗子偃師招成公子偃師哀公子所謂悼太子者也哀公

愛其丗子留託之招哀公之招哀公有疾招殺太子偃師而立留嚮曰陳公子招招發於十年矣

今曰陳侯之弟招何也曰盡其親所以惡招也盡其親謂 稱公子

又稱弟招先君之公子今君之母弟也兩下相殺不志乎春秋此其志何也

丗子者唯君之貳也云可以重之存焉志之也諸侯之

尊弟兄不得以屬通其弟云者親而殺之惡也惡衷公使招至放殺

孝經曰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不敢遺小國之臣而

況於公侯伯子男乎鄭𤣥注曰古者諸侯五年一朝天子使丗子郊迎芻米百車以客禮待之

盡坐正殿夜設庭燎思與相見問其勞苦也

孔子家語曰邾隱公旣即位將冠使大夫因孟懿子問於

孔子孔子曰其禮如丗子之冠冠於阼階所以著代王肅注曰

主人之位以明代交也醮於客位加其成冠於阼階(⿱艹石)不醴則用酒於客位敬而成之户西爲

三加彌尊喻其志喻其志使彌知尊冝敬戒加緇布皮及爵弁冠而字之敬

其名雖天子之元子猶士也其禮變天下無生而貴者

又曰孔子曰古者王丗子雖㓜其即位則尊爲人君治成

人之事者也何冠之有孟懿子曰然則諸侯之冠異天子

恠天子無冠禮而諸侯之冠如子之冠問之也孔子曰君薨而丗子主䘮是亦

冠巳君人無所殊諸侯亦人君與天子無異

SKchar子曰穆公問於子思曰立太子有常乎荅曰有之在

周公之典曰文王舎適而立次微子舎孫而立其弟是何

法也子思曰殷人質而尊故立其弟周人文而親其親故

立其子亦各有禮也文質不同其禮則異文王舎適立次

權也

漢舊儀曰皇后太子各食三十縣曰湯沐邑

白虎通曰何以知天子之子稱丗子春秋傳星曰王丗子

㑹于首止是也何以知天子之稱太子尚書曰太子發𦫵

于舟是也中候曰廢考立發爲太子明文王時稱太子也

或云諸侯之子稱丗子則春秋傳云晉太子申生鄭太子

華齊太子光由是觀之周制太子丗子亦不定也漢制天

子稱皇帝其嫡嗣稱皇太子諸侯王之嫡稱丗子後代咸

因之

又曰太子夫人無謚者何本婦人隨夫太子無謚其夫人

不得有謚士冠經曰天子之元子猶士也無謚知太子亦

無謚

又曰天子太子諸侯之丗子皆以諸侯禮娶與君同示無

再之義也

又曰天子之太子諸侯之丗子皆就於諸外者尊師說

王之道也故曲禮曰聞有來學無徃教也

易曰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記曰小學在公宫南之左太學在郊

又曰太子羣后之太子公卿大夫元士之適子皆造小學

小學經藝之宫也太學者辟雍郷射之宫

又曰君在立太子者所以防篡殺齊臣子之亂君在者春

秋之義殺太子與殺君同罪春秋曰殺其君之子奚齊言

君者明與君同也君薨夫人無子有遺腹待其産而立之

何尊適重正也曾子問云立適以長不以賢賢不肖未可

知也尚書曰知人則哲唯帝難之立子以貴不以長者塞

愛憎也故春秋公羊傳曰立適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

以長

列女傳曰魯⿰氵𭝠室女𠋣柱而嘯隣婦謂之曰何嘯之悲也

子欲嫁乎吾爲子求偶女曰吾豈嫁哉吾憂魯君老而太

子少也隣婦曰此乃魯大夫之憂也且魯國雖有事婦人

何與女曰子知其一不知其二也昔者晉客舎吾家繫馬

馬佚馳踐吾園葵使我終歳不厭菜隣人女奔亡借吾兄

追之溺流而死令吾終身無兄今魯君老老必將悖太子

少少必愚愚悖之間姧僞玄起夫魯國有事禍及衆庶婦

人獨安所避之隣婦謝曰子之慮非吾所及也居三年魯

果内亂齊楚攻之男子戰𨷖婦人輸不得休息

史記曰周厲王奔SKchar太子靜匿召公之家國人聞之乃圍

之召公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脫召二相行政號曰

共和共和十四年厲王死于彘太子靜長於召公家二相

乃立共和是爲宣王又曰幽王嬖愛襃姒生子伯服幽王廢

后及太子而以襃姒爲后伯服爲太子太史伯陽曰禍成

矣母可奈何申侯怒乃與犬戎共攻殺幽王麗山下虜襃

姒於是諸侯共立故幽王太子宜咎是爲平生

紀年曰幽王八年立襃姒之子曰伯服爲太子

史記燕丗家曰燕見𥘿且滅六國𥘿兵臨易水禍且至太

子丹隂養壯士二十人使荆軻獻督亢地圖於𥘿王𥘿覺

殺軻使將軍王剪擊燕二十年𥘿拔薊燕王亡徙居遼東

斬丹以獻𥘿燕丹子曰太子丹質於𥘿𥘿王遇之無禮不

得意欲歸𥘿王不聽謬言令烏白頭馬生角乃可丹仰天

而歎烏即白頭馬生角秦不得巳而遣之爲機發之橋欲

䧟丹丹過之橋爲不發夜到関丹爲鷄鳴遂得逃歸故怨

於𥘿欲報之養勇士無所不至丹與其𫝊麹武書曰丹不

肖生於僻陋之國長於不毛之地未曾得覩君子雅訓欲

有所陳幸垂覽之丹聞丈夫之通義節恥受辱以生也貞

正所羞之見却以虧其節故有刎喉不顧據鼎不過者斯

豈樂死而忘生哉其心所守也今𥘿王反戾天常虎狼其

行遇丹無禮諸侯最甚毎念之痛入骨髓計燕國之衆不

能敵之曠年相守力固不足欲收天下勇士集海内英雄

破國空藏以奉養之重幣甘辭以市於𥘿𥘿貪我賂而信

我辭則一劒之任當千萬之師須㬰之間可解丹萬丗之

(⿱艹石)其不然令丹生無目於天地死懷恨於九泉必令諸

侯無以爲歎易水之北未知誰有此蓋亦大夫恥也謹遣

書願熟思之

史記吕后夲紀曰太后髙祖微時妃也生孝惠帝爲人仁

弱髙祖以爲不𩔖我常欲廢太子立戚SKchar子如意如意𩔖

我幾代太子者數矣頼大臣爭之及用留侯䇿太子得母

廢又張良丗家曰上欲廢太子立戚夫人子趙王如意大

臣多諫爭未能得堅決者也吕后恐不知所爲人或謂吕后

曰留侯善畫計䇿上信用之吕后乃使建成侯吕澤劫留

侯曰君常爲上謀臣今欲易太子君安得髙枕而卧乎留

侯曰始上數在困急之中幸用臣䇿今天下安定以愛欲

易太子此骨肉間雖臣等百餘人何益吕澤強要曰爲我

畫計留侯曰此難以口舌爭也顧上有不能致者天下有

四人四人者年老矣皆以爲上慢侮人故逃匿山中義不

爲漢臣然上髙此四人今公誠能無愛金玉璧帛令太子

爲書卑辭安車因使辯士請之來以爲客時時從入朝令

上見之則必異而問之上知此四人賢則一助也於是吕

后令吕澤使人奉太子書卑辭原禮迎四人四人至客建

成侯所漢十一年黥布反上病欲使太子將徃擊之四人

相謂曰凡來者以將存太子太子將兵事危矣乃說建成侯

曰太子將兵有功則位不益太子無功還則從此受禍矣且

太子所與俱諸將皆甞與上定天下驍將也今使太子將之

此無異使羊將狼也皆不肯爲盡力其無功必矣臣聞母

愛者子抱今戚夫人日夜侍御趙王如意常抱居前上曰終

不使不肖子居愛子之上明乎其代太子位必矣君何不

急請吕后承間爲上泣言黥布天下猛將也善用兵今諸

將皆陛下故等夷夷猶儕也乃令太子將此屬無異使羊將狼

也莫肯爲用且使布聞之則鼓行而西耳晋灼曰鼓行而西言無所畏

上雖病強載輜車卧而護之諸將不敢不盡力上雖苦爲

妻子自強於是吕澤立夜見吕后吕后承間爲上泣涕而

言如四人意上曰吾惟竪子固不足遣而公自行耳於是

上自將兵而東羣臣居守皆送至灞上留侯病自強起至

曲郵長安縣有曲郵聚見上曰臣冝從病甚楚人剽疾願上無與

楚人爭鋒因說上曰令太子爲將軍監𨵿中兵上曰子房雖

疾強卧而傅太子是時叔孫通爲太傅留侯行少傅事漢

十二年上從擊破布歸疾益甚愈欲易太子留侯諌不聽

因疾不視事叔孫太傅稱說引古今以死爭太子上佯許之

猶欲易之及讌置酒太子侍四人者從太子年皆八十有

鬚眉皓白衣冠甚偉上恠之問曰彼何爲者四人前對

各言名姓東園公角里先生綺里季夏黄公上乃大驚曰

吾求公數歳公避逃我今公何自從吾兒遊乎四人皆曰

陛下輕士善罵臣等義不爲辱故恐亡匿竊聞太子爲人仁

孝恭敬愛士天下莫不延頸欲爲太子死者故臣等來耳

上曰煩公幸卒調護太子如淳曰調護猶營護也四人爲壽巳畢起

去上目送之召戚夫人指示四人者曰我欲易之彼四人

輔之羽翼巳成難動矣吕后子眞而主矣

漢書外戚傳曰孝景王皇后武帝母也入太子宫太子幸

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夫人夢日入其懷以告

太子太子曰此貴徴也未生文帝崩景帝即位王夫人生

男是時薄皇后無子後數歳景帝立齊栗SKchar男爲太子而

王夫人男爲膠東王長公主嫖有女欲與太子爲妃栗SKchar

妬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得貴幸栗SKchar日怨怒謝

長主長主不許長主欲與王夫人夫人許之㑹薄皇后廢

長公主日𧮂栗SKchar景帝嘗囑諸SKchar子曰吾百歳後善視之

SKchar怒不肯應言不遜景帝心銜之而未發也長公主日

譽王夫人男之美帝亦自賢之又以曩者所夢日符計未

有所定王夫人又隂使人趣大臣立栗SKchar爲皇后大行奏

事文曰子以母貴母以子貴今太子母號冝爲皇后帝怒

曰是乃所當言耶遂按誅大行廢太子爲臨江王栗SKchar

恚不得見以憂死卒立王夫人爲皇后男爲太子

漢武故事曰武帝生猗蘭殿四歳立爲膠東王七歳立爲

皇太子

漢書曰衛皇后生戾太子據元狩元年立爲皇太子年七歳

矣𥘉上年二十九乃得太子甚喜爲立禖張晏曰禖者求子月令曰祀于髙禖

使東方朔枚臯作禖祝及壯詔受公羊春秋又從瑕丘江

公受榖梁及冠就宫上爲立愽望𫟍使通賔客從其所好

故多以異端進者元鼎四年納史良娣韋昭曰良娣官也太子有妃有良娣

有孺子凡三等産子男進號曰史皇孫張晏曰皆以舅氏姓爲氏以相别也武帝末

衛后寵衰江充用事充與太子及衛氏有𨻶恐上晏駕後太

子所誅㑹巫蠱事起充因此爲姦是時上春秋髙意多所

惡以爲左右皆爲蠱道祝詛窮治其事充典治巫蠱遂至

太子宫掘蠱得桐木人太子召問少傅石德德懼爲師傅并

誅因謂太子曰姧臣如此太子將不念𥘿扶⿱⺾⿰𩵋禾事耶太子急

乃收捕充斬以聞遂部賔客爲將率與丞相劉屈釐等戰太

子兵敗亡不得上怒甚羣下憂懼不知所出壷𨵿三老茂上

書云子弄父兵罪當笞尓書奏天子感寤太子之亡也東至

湖藏匿泉鳩里主人家貧常賣屨以給太子太子有故人在

湖聞其冨贍使人呼之而發覺吏圍捕太子太子自度不得

脫即入室自經後車千秋言太子之𡨚上遂擢千秋爲丞

相而族滅江充家上憐太子無辜乃作思子宫爲歸來望

思之臺於湖天下聞而悲之宣帝即位有司奉謚曰戾置

奉邑三百家

又曰孝元皇帝爲太子也母曰哀許皇后宣帝微時生民

間年二歳宣帝即位八歳立爲太子壯大柔仁好儒見宣

帝所用多文法吏以刑名繩下大臣楊惲蓋寛饒等坐刺

譏辭語爲罪而誅甞侍讌從容言陛下持刑太深冝用儒

生宣帝作色曰漢家自有制度夲以霸王道𮦀之奈何純

任德教害政乎且俗儒不逹時冝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

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嘆曰亂我家者太子也繇是

踈太子而愛淮陽王曰淮陽王明察好法冝爲吾子而王

母張婕妤尤幸上有意欲用淮陽王代太子然以少依許

氏俱從微起故終不背焉

又曰孝宣王皇后宣帝即位召入後宫稍進爲婕妤霍皇

后廢後上憐許太子早失母幾爲霍氏所害於是乃選後

宫素謹愼而無子者遂立王婕妤爲皇后令母養太子

又曰孝成皇帝元帝太子也母曰王皇后元帝在太子家

生甲𮗚𦘕堂如淳曰甲𮗚𮗚名𦘕堂堂名三輔黄圗云太子宫有甲𮗚又别外不在未夾宫中爲丗

嫡皇孫宣帝愛之字曰太孫常置左右年三歳而宣帝崩

元帝即位帝爲太子壯好經書寛愽謹愼𥘉居桂宫上常

急召太子出龍樓門張晏曰門樓上有銅龍黄白鶴飛廉之爲名也不敢絶道

曰馳道天子道也(⿱艹石)之中道然古甚重也西至直城門晉灼曰黄圖西出南頭第二門得絶

乃度還入作室門上遟之問其故以狀對上大恱乃著令

令太子得絶馳道云其後幸酒樂讌晉灼曰幸酒好酒樂讌上不以

爲能而定陶恭王有才藝母傅昭儀又愛幸上以故常有

意欲以恭王爲嗣頼侍中史丹護太子家輔助有力上亦

以先帝尤愛太子故得無廢

又曰孝哀皇帝庶孫定陶恭王子也嗣立爲王好文辭法

元延四年入朝盡從傅相中尉時成帝少弟中山孝王

亦來朝獨從傅上以問定陶王對曰令諸侯王朝得從其

國二千石傅相中尉皆國二千石故盡從之上令誦詩通

習能說他日問中山王獨從傅在何法令不能對帝由此

賢定陶王數稱其材爲加元服而遣之時年十七矣明年

徴立爲皇太子謝曰臣幸得繼父守藩爲諸侯王材質不

足以假充太子宫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