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四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四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四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四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四十六

 皇親部十二

     太子一并丗子見

周易離卦曰黃离元𠮷离南方之卦离爲火土記位焉士色黃火之子喻子有明德能附麗

於其父之道文王太子發是也愼成其業故𠮷矣象曰明兩作离大人以繼明照

于四方王肅曰兩离相續維明之義也

周易鼎卦曰𥘉六鼎顚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鄭玄曰顚

踣也趾足也無事曰趾設陳曰足爻體選爲服𥘉爻在服之下足象也足所以承正鼎也𥘉隂爻而柔與乾同體以

否正承乾乾爲君以喻君夫人事君若失正禮踣其爲足之道情無怨則當以和義出之然如否者嫁於天子雖失

禮無出道逺之而已逺之子廢坤爲順又爲子母牛在后妃之旁側妾之例也有順德子必賢賢而立以爲丗子又

何咎

周易震卦曰震驚百里不喪匕鬯彖曰震驚百里驚逺而

懼迩也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爲𥙊主王肅曰在有靈而尊者莫若於天有

靈而貴者莫(⿱艹石)於王有聲而威者莫若於雷有政而嚴者莫若於侯是以天子當乾諸侯用震地不過一同雷不過

百里政行百里則匕鬯亦不喪𥙊祀國家大事不喪宗廟安矣處則諸侯執其政出則長子掌其祀

周易說卦曰震一索而得男故謂之長男

又曰震爲長子

易經曰震下乾上无妄天精起鄭𤣥注曰起猶立也乾爲天文震爲長子聖人立爲

天子天下之民各得其所也

又曰主器者莫(⿱艹石)長子故受之以震

尚書大傳曰唯四月太子發上𥙊于畢下至於盟津之上

乃告于司馬司徒司空諸節元才予無知以先祖先父之

有德之臣左右小子予受先公戰力賞罰以定厥功明于

先祖之遺鄭𤣥注曰四月者周四月也發周武王也卒父業故稱太子也太子發𦫵于舟

中流白魚入于舟王跪取出俟以燎羣公咸曰休哉

尚書中候曰廢考立發爲太子鄭𤣥曰定王業也

又曰我終之後怛稱太子終卒恒常也稱太子者明非諸侯王事未定矣

又曰太子發以紂存三仁附即父位不稱王發武王名也三仁箕子比

干微子文王得赤雀丹書故號以應天道未成而崩武王以天誅未行謙不自成故稱太子明統諸而未爲王

又曰予稱太子發明愼父以名卒考予我也父死曰考文王命武王我終之後

桓稱太子者明愼文王之命也君存稱丗子薨稱太子旣葬稱子踰年稱公今踰年而稱太子發(⿱艹石)父業有不成者

而將

周書曰文王受命九年時維暮春在鄗召太子發曰嗚呼

吾語女所保所守之哉厚德廣惠忠信志愛人君之行

不爲驕侈不爲太靡不滛於美括柱茅茨爲民愛費

儉也因就木枚曰括也

春秋演孔圖曰聖人在後曰望陽苞懷至德據少陽文王子也

故曰在後嗣文王矣

賈𧨏書曰文王使太公望傅太子發嗜鮑魚不登于俎豈

有非禮而可養太子哉

帝王世記曰武王納太公之女曰邑姜脩教于内生太子

尚書頋命曰𠇍尚明時朕言用敬保元子釗時是也元子釗康王名也

𢎞濟于艱難

穆天子傳曰成SKchar之喪邢侯曹侯來弔内史將之以見天

子天子告不䂊而辭焉邢侯曹侯乃弔太子太子𡘜出廟

門以送邢侯再拜勞之侯不荅拜謙不與太子亢也

周書曰晉平公使叔譽于周見太子晉與之言叔譽叔向五稱

而三窮逡廵而退其言不遂五稱說事遂終矣歸告公曰太子晉

行年十五而臣不能與言師曠見李先稱曰吾聞太子之

語髙於太山願一言王子應之曰吾聞太師將來吾心甚

喜旣見子喜而又懼吾聞女知人年長短𠮷凶也曠對曰

女聲清女色赤火色不壽太子曰然却後三年吾將上賔

於帝所女愼母言殃將及女師曠歸未及三年告死者至

春秋傳曰靈王二十一年榖洛闘將毀王宫王欲壅之太

子晉諌曰不可晉聞古之長民者不隳山不崇藪不防川

不竇澤

列仙傳王子喬周靈王太子晉也好吹笙作鳯皇鳴遊伊

洛間有道士浮丘伯引上嵩山仙去

尚書大傳曰堯爲天子朱爲太子舜爲左右鄭注曰左右助也(⿱艹石)周之

冢宰典國事堯知朱之不肖必將壞其宗廟滅其社稷而天下

同賊之肖似也堯受運行知天命在受又𭰹知朱之不似不欲命於天誅如桀紂也故堯推尊

舜而尚之屬諸侯致天下於大麓之野

又曰髙宗有親䘮居廬三年然未嘗言國事而天下無背

叛之心者何也及其爲太子之時盡以知天下人民之所

好惡是以雖不言國事也知天下無背叛之心

家語曰子張問曰書云髙宗諒闇三年不言言乃雍有諸

王肅曰雍權貌書言乃雍雍和也孔子曰胡爲其不然古者天子崩則丗

子委政於家宰三年成湯旣没太甲聽於伊尹武王旣䘮

成王聽於周公其義一也

尚書大傳曰太子年十八曰孟侯孟侯者於四方諸侯來

朝迎於郊者問其所不知也問人民之所好惡土地所生

美珎恠異山川之所有無及父在時皆知之鄭𤣥注曰十八嚮入大斈

爲成人愽問庶事也

又曰棄法律逐功臣殺太子以妾爲妻則火不炎上

又曰古之帝王者必立太學小學禮記曰斈在公宫之左大斈在郊使公

卿太子大夫元士之嫡子十有三年始入小學見小節焉

踐小義焉年二十入太學見大節焉踐大義焉故入小學

知父子之道長㓜之序入太學知君臣之儀上下之位小

師取小學之賢者登之天子天子以爲左右天子當爲太子禮志曰周

公居攝踐祚而治亢丗子法於伯禽使之爲成王居欲使成王之知父子君臣長㓜之義所以善成王也

尚書洪範五行傳曰心之大星天王也其前星太子也後

星庶子也

荆州星占曰少微星一名處士星儲君副主之宫

韓詩外傳曰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家以傳子官以傳

賢故自唐虞巳上經傳無太子稱號夏殷之王雖則傳嗣

其文略矣至周始見文王丗子之制

又曰趙簡子太子名伯魯小子名無恤簡子自爲二書牘

親自表之書曰節用聽聦敬賢勿慢使能勿賤與二子使

誦之居三年簡子坐清臺之上問二書所在伯魯忘其表

令誦不能得無恤出其書於䄂令誦習焉乃黜伯魯而立

無恤

又曰魏文侯封太子擊於中山三年不徃來趙倉唐曰君

何不遣人使大國太子曰願之乆矣未得可使者對曰臣

願奉使侯何好太子曰侯嗜晨鳬好北犬於是遣倉緤北

犬奉晨鳬獻之侯曰擊愛我知我所嗜好說𫟍又載事具奉使部

說𫟍曰經侯過魏太子左帶羽玉具劒右帶環珮左光照

右右光照左太子不視經侯曰魏國有寳乎太子曰主信

臣忠百姓戴上此魏國之寳也

毛詩曰渭陽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晉獻公之女文公遭

SKchar之難未返而𥘿SKchar卒穆公納文公康公時爲太子贈

送文公於渭之陽念母之不見也

毛詩曰小弁刺幽王也太子之𫝊作焉弁彼鸒斯歸飛提

興也弁樂也鸒卑居卑居雅島也提提羣飛貌箋云樂乎技雅烏出食在野其飽羣飛而歸提提然興者喻凡

人父子兄弟出入宫庭相與飲食亦提提然樂傷今太子獨不然民莫不榖我獨于罹

取申女生太子冝咎又恱褒姒生子伯服立以爲后而放冝咎將殺之箋云榖養也于日也罹憂也天下之人無不

父子相養者我太子獨不然日以憂也

又曰懷德維寜宗子維城無俾城壞無獨斯畏懷和也箋云斯離也

和女德無行酷虐之政以安女國是以爲宗子之城使免於難遂行酷虐則禍及宗子是謂城壞城壞則乖離而散

女獨居而畏矣宗子嫡子也

周禮曰惟王建國辨方正位于寶注曰辨方謂别東西南北之名以表隂陽也正位謂

(⿱艹石)君南面當陽臣北靣即隂居於北宫以體太隂居太子於東宫以位少陽之𩔖

又曰膳夫掌王之食飲膳羞以養王及后丗子歳終則㑹

唯王及后丗子之膳不㑹不㑹計多少優尊者其頒賜諸臣則計之

又曰凡其死生鱻薧之物以供王之膳與其薦之物及后

丗子之膳羞鄭司農云鮮謂生SKchar薧謂乾肉也

又曰内饔掌王及后丗子膳羞之割烹煎和之事選百羞

醬物珎異以俟饋供后及丗子之膳羞

又曰籩人爲王及后丗子供其内羞於其飲食以供房中之羞

又曰醯人供后及丗子之醬韲葅

又曰外府掌邦布之出供王及后丗子之衣服之用

又曰國君過市則刑人赦夫人過市罰一幕丗子過市罰

一弈市者人之所交利而行刑之處君子無故不遊觀焉(⿱艹石)遊觀則施惠以爲說

又曰王之諸子國有大事則帥國子而致於太子唯所用

(⿱艹石)有甲兵之事則授之車甲合其卒伍置其有司以軍

法治之司馬弗正軍法百人爲卒五人爲伍弗不也國子屬太子司馬雖有軍事不賦之也

國之政事國子存遊倅使之脩德學道春合諸學秋合諸

射以考其藝而進退之遊倅之未仕者斈太斈也射名也王制曰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

詩書王太子羣子卿大夫元士之適子國之後選皆造焉

儀禮聘禮曰遭夫人丗子之䘮君不受使大夫受於廟其

他如遭君䘮夫人丗子死君爲䘮主使大夫受聘礼不以凶接吉也其他謂礼所降

大戴禮曰古之王者太子生因舉之禮使士負之有司叅

夙興端冕見之南郊見之天也過闕則下過廟則趨孝子

之道也故自爲赤子則教固以行矣

又曰太子旣冠成免於保𫝊之嚴則有司過之史有虧膳

之宰太子有過史必書史之義不得不書過不書過則死

過書而宰徹其膳宰之義不得不徹膳不徹膳則死於是

有進善之旌誹謗之木敢諌之皷

禮記曰大夫士之子不敢與丗子同名鄭𤣥注曰避僣邪也其先 生則亦弗改

丗或爲太

又曰王太子王子羣后之太子卿大夫元士之適子凡入

學以齒皆以長㓜受斈尊卑不同

又曰文王之爲丗子朝於王季日三雞初鳴而衣服至於

寢門之外問内竪之御者曰今日安不何如内竪小臣之屬掌内外之

通令也如今小史直日矣内竪曰安文王乃喜孝子恒兢兢也及日中又至亦

如之及暮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節則内竪以告文

王文王色憂行不能正履節謂居處故事履蹈地王季復膳飲食安也

後亦復初食上必在視寒煖之節食下問所膳

膳宰曰末有原應曰諾然後退末猶勿也原再進也勿有所再進爲失餁臭味惡也

退反其寢武王帥而行之不敢有加焉庶幾程式之帥循也

又曰樂正司業父師司成一有元良萬國以貞丗子之謂

又曰成王㓜不能蒞阼周公相踐阼而治踐履也代成王履阼階攝王位治天

抗丗子法於伯禽欲令成王之知父子君臣長㓜之道

抗猶舉也謂舉丗子之法使與成王居而學之也成王有過則撻伯禽所以示成

王丗子之道以成王之過擊伯禽則足以感喻焉凡學丗子及學士必時

各有冝斈士謂司徒論俊選所𦫵於學者春夏學干戈秋冬學羽籥皆於東序

又曰凡三王教丗子必以禮樂樂所以脩内禮所以脩外

也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是故其成也懌恭敬而温文

中心中也懌恱懌也立太傅少傅以養之欲其知父子君臣之道也

仲尼曰昔者周公攝政踐阼而治抗丗子法於伯禽所以

善成王也聞之曰爲人臣者殺其身有益於君則爲之況

于其身以善其君乎周公優爲之于讀曰迂迂猶廣也是故知爲人

子然後可以爲人父知爲人臣然後可以爲人君知事人

然後能使人成王㓜不能蒞阼以爲丗子則無爲也以爲丗子

(⿱艹石)爲丗子時也是故抗丗子法於伯禽使之與成王居亦學此禮於成王側

欲令成王之知父子君臣長㓜之義也君之於丗子也親

則父也尊則君也有父之親有君之尊然後兼天下而有

之是故養丗子不可不愼處君父之位覽海内之士而近不能以教其子則其餘不足𮗚

行一物而三善皆得者唯丗子而巳其齒於學之謂也

物猶事也

又丗子之記曰朝夕至于大寢之門外問内竪曰今日安

否何如朝夕朝朝暮夕也日中又朝文王爲丗子也非禮之制丗子之禮亡此存其記内竪曰今

日安丗子乃有喜色其有不安節則内竪以告丗子丗子

色憂不滿容色憂憂淺不及文王不能正履也内竪言復初然後亦復初

朝夕之食上丗子必在視寒煖之節食下問所膳羞必知

所進以命膳宰然後退羞必知所進必知親所食(⿱艹石)内竪言疾則丗子

親齊𤣥冠而養親猶自也養疾者𤣥冠𤣥端膳宰之饌必敬視之疾者之食

齊和所欲或異疾之藥必親嘗之試毒味也嘗饌善則丗子亦能食

多於前也甞饌寡丗子亦不能飽又不及武王一飯再飯以至于復初然

後亦復初也復常所服

禮記曰國君丗子生告於君接以太牢宰掌具接續如捷捷勝也謂

食其母使之𥙷虚強氣也凡接子擇𠮷日雖三日之内尊卑皆必選其𠮷日也冢子則太

冢大庶人特豚士特豕大夫少牢國君丗子太牢皆謂長子

又曰丗子生則君沐浴朝服夫人亦如之皆立于阼階西

郷丗婦抱子𦫵自西階君名之乃降子升自西階則人君見丗子於露寢也

適子庶子見於外𥨊比適子謂丗子弟庶子妾子也冢子未食而見必執

其右手適子庶子巳食而見必循其手未食巳食急正緩庶之義也

又曰丗子佩瑜玉而綦組綬

左傳桓公曰北戎伐齊齊侯使乞師於鄭鄭太子忽帥師

救齊六月大敗戎師獲其二帥大良少良甲首三百以獻

于齊於是諸侯之大夫戍齊齊人饋之餼使魯爲其班後

鄭鄭忽以其功也怒故有郎之師公之未婚於齊也齊侯欲

文姜妻鄭太子太子忽辭人問其故太子曰人各有偶齊

大非吾偶也詩云自求多福在我而巳大國何爲君子曰

善自爲謀及敗戎師也齊侯又欲妻之固辭人問其故太

子曰無事於齊吾猶不敢今以君命奔齊之急而受室以

歸是以師婚也民其謂我何遂辭諸鄭伯

又曰九月乙夘子同生服䖍注曰桓太子莊公同以太子生之禮舉之

接以太牢接者子初生接見於父卜士負之士妻食之公與文姜宗

婦命之

又曰曹太子來朝曹太子桓公子莊公射姑賔之上卿之禮曹伯有故使其太子

攝而朝曲禮曰諸侯之嫡子攝其君未誓於天子則以皮帛継子男如諸侯之上卿禮也上卿出入三積食三牢牽

二年一享一食宴之也饗曹太子𥘉獻樂奏而歎𥘉獻酒如獻爵樂奏人上堂也𥘉獻

爵奏樂太子歎而哀歎也施父曰曹太子其有憂乎非歎所也施父魯大夫古

之享食所以𮗚威儀省禍福無䘮而慼憂必及焉曹太子臨樂而歎故曰其有憂乎父將死兆先見之也

又曰晉侯使太子申生伐東山臯落氏里克諌曰太子奉

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視君膳者故曰冢子君行則守

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古之制也夫帥師專行謀

誓軍旅君與國政之所圖也非太子之事師在制命而巳

禀命則不威專命則不孝故君之嫡嗣不可以帥師君失

其官帥師不威將焉用之且臣聞臯落氏將 戰君其舎

舎置置申生勿使將兵也公曰寡人有子未知其誰立焉不對而退

里克不對太子帥師公衣之偏衣佩之金玦偏衣偏裝之衣偏異色駮不純裝在

中左右各異故曰偏金玦以金爲玦也太子將戰狐突諌曰不可昔辛伯諗

周桓公曰内寵並后外寵貳政嬖子配嫡大都耦國亂之

夲也周公弗從故及於難今亂夲成矣立可必乎孝而安民

子其圖之與其危身以速罪也速召也疾也言太子不去身必危疾召罪狐突知其

雖夲旣成而太子拘於一節不逹至孝之義與臯落戰雖勝而歸猶不能免於難而使父有悖惑殺子之罪故傳曰

備衆賢之言以迹太子所以死也經在僖公五年晉侯殺其丗子申生

又曰㑹于首止㑹王太子鄭謀寕周也惠王以惠后故將廢太子鄭而立王

子帶故齊桓帥諸侯㑹王太子以定其位

又曰盟㑹於寗母謀鄭故也鄭伯使太子華聽命于㑹言

於齊侯曰泄氏孔氏子人氏三族實違君命君(⿱艹石)去之以爲

成我以鄭爲内臣君亦無所不利焉齊侯將許之管仲曰

君以禮與信屬諸侯而以姦終之無乃不可乎子華由是

得罪於鄭鄭伯罪之也

又曰𥘉鄭公子蘭出奔晉公子蘭鄭文公賤妾燕姞之子穆公也鄭逐羣公子故奔晋也

從於晉侯伐鄭請無與圍鄭許之晉善蘭不忘夲國故也故使待命

於東待命於鄭東也鄭石甲父侯宣多逆以爲太子以求成於晉

晉人許之

又曰𥘿康公送公子雍於晉也康公𥘿穆公太子罃晉出也曰文公之

入也無衛故有吕郤之難吕甥郤芮欲焚公害也乃多與之徒衛

穆嬴日抱太子穆嬴襄公夫人太子靈公以啼于朝曰先君何罪其

嗣亦何罪舎嫡嗣不立而外求君將焉寘此寘置也此太子出朝

則抱以適趙氏頓首於宣子之門曰先君奉此子而屬諸

子曰此子(⿱艹石)才吾受子之賜如子爲吾教誨此子使之有賢才知人君之道也明吾受

子之賜賜猶惠不才吾唯子之怨材而受賜美其教也不怨子惡其教不至也今君雖

終言猶在耳君没未乆其言聲言氣尚在耳而棄之(⿱艹石)何宣子與諸大夫

皆患穆嬴且畏偪言諸大夫患穆嬴之言以君顧命之言責己也畏偪迫無置靈公一曰畏他公

干徒來相逼迫矣乃背先蔑而立靈公以禦𥘿師

又曰郕太子朱儒自安夫鍾自安猶處也夫鍾郎邑國人弗徇徇順

十二年春郕伯卒郕人立君文君改立君不周太子者太子以夫鍾與

郕邽來奔郕邽亦邑名也一曰郕邦之寶圭太子父在而自安於夫鍾國人以爲不順故郕伯卒而更立

君太子以其國寳輿地夫鍾來奔也

又曰齊髙厚相太子光以㑹諸侯於鍾離不敬士莊伯曰

髙厚相太子㑹諸侯將社稷是衛而皆不敬髙厚与光俱不敬

社稷也其將不免乎免脫也言將不脫罪禍不以壽終也傳舉此者爲十九年齊殺其大夫髙

原二十五年崔杼弑君光起夲也

又曰齊侯娶於魯曰顔懿SKchar無子其姪鬷聲SKchar兄子曰姪SKchar所從

也顔鬷皆其母姓懿聲謚也傳家從後言之故舉謚也生光以爲太子諸子諸子妾生子氏

仲子戎子子嬖二子宋女仲子生牙公子牙也屬諸戎子戎子取牙養之

子請以爲太子許之齊侯許之仲子曰不可廢常不祥立長爲常立而

廢之爲不祥也間諸侯難間犯謂光巳列於諸侯難成光之立也列於諸侯矣

謂上數從諸侯北伐盟㑹今無故而廢之是專黜諸侯也專獨也光比與諸侯列於

盟不可黜也而以難犯不祥以難成之事犯不善君必悔之公曰在我而

巳遂東太子光東徙之東垂也使髙厚傅牙以爲太子夙沙衛爲

少傅齊侯疾崔杼微逆光微隱匿也疾病而立之疾困也而立爲太子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