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四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四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五十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四十九

 皇親部十五

     太子四太弟太孫 太子妃 良娣孺子保林 才人  家人 子附

唐書曰廢太子瑛𤣥宗第二子也景雲元年封眞定郡

開元三年立爲皇太子母趙麗妃夲𠆸人有才貌善歌

舞𤣥宗在潞州得幸及武惠妃寵幸麗妃恩乃漸㢮惠妃

女咸冝公主出降於楊洄洄希惠妃之旨規利於巳日求

其短𧮂於惠妃惠妃泣訴於𤣥宗以太子結黨將害於妾

母子亦指斥於至尊𤣥宗惑其言震怒謀於宰相意將廢

黜中書令張九齡奏曰陛下纂嗣鴻業將三十年太子巳

下常不離深宫日受聖訓今天下之人皆慶陛下享國日

乆子孫蕃育不聞有過陛下奈何以一日之間廢棄三子

且太子國夲難於動揺昔晉獻公惑寵嬖之言太子申生

憂死國乃大亂漢武威加六合受江充巫蠱之事禍及太

子遂至城中流血晉惠帝有賢子爲太子容賈后之𧮂以

至喪亡隋文帝取寵婦之言廢太子勇而立𣈆王廣遂失

天下由此而論之不可不愼今太子旣長無過二王又賢

臣待罪左右敢不詳悉𤣥宗黙然事且寢二十五年四月

楊洄又構於惠妃言瑛兄弟三人與太子妃兄駙馬薛鏽

常構異謀𤣥宗遽召宰相籌之李林甫曰此蓋陛下家事

臣下不合叅知𤣥宗意乃決矣使中官宣詔於宫中並廢

爲庶人天下之人不見其過咸惜之寳應元年詔贈皇太

又曰靖恭太子琬𤣥宗第六子也天寳十四年安禄山反

於范陽其月制以琬爲征討元帥髙仙芝爲副令仙芝徴

河隴兵募屯於陜郡以禦之數日琬薨素有雅稱風格秀

整時士庶兾琬有所成功忽然殂謝逺近咸失望焉贈靖

恭太子葬於西原

又承天皇帝倓旣爲張良娣所構粛宗怒而幽死又欲

揺動代宗時代宗收復兩京遣判官李泌入朝獻捷從

容語及倓事泌曰臣㓜稺時念得黄臺苽辞陛下聞其說

乎髙宗大帝有子八人天后所生四子自爲行第故睿宗

第四長曰孝敬皇帝𢎞爲太子監國仁明孝悌天后方圖

臨朝乃鴆殺之立雍王賢毎自憂惕知必不保全與二弟

同侍父母之側無由敢言乃作黄臺苽辝令樂工歌之兾

天后聞之哀愍辝曰種苽黃臺下苽熟子離離一摘使苽

好再摘令苽稀三𢳣尚自可𢳣絶抱𦽦歸太子賢終爲天

后所逐死於黔中陛下有今日運祚巳一摘矣愼無再摘

上愕然曰卿安得有是言自是奪宗之計不行

又曰憲宗章武皇帝順宗長子母王太后六七歳時德宗

抱置SKchar上問曰汝誰子在吾懷對曰是第三个天子德宗

異而怜之貞元四年封廣陵王順宗即位之年封𠕋爲皇

太子

又曰懿宗恭惠皇帝宣宗長子母曰元昭皇太后晁氏大

和七年生於藩邸封鄆王大中十三年宣遺詔立爲皇太

子姿貌瑰傑有異稠人藩邸時當重疾郭妃侍毉見黄龍

出入於卧內妃以告帝曰愼勿言

又曰僖宗恭定皇帝懿宗第五子母曰惠安皇后王氏𥘉

封普王懿宗大漸制曰朕守大噐之重居兆人之上日愼

一日如履如臨旰𣅳勞懷寢興思治渉道猶淺道化未孚

而攝養乖方寒暑成厲實有慮於闕政且無暇而怡神考

兹舊章謀于卿士思闡鴻業式建皇儲第五男普王孝敬

温恭寬和愽厚日新令德天假英姿言皆中規動必由禮

俾崇邦夲允叶人心冝立爲皇太子權勾當軍國政事咨

尓中外卿士曁于腹心之臣各竭乃心永安𥠖獻

     太弟

王隱晉書曰惠帝永寧二年立清河王覃爲太子成都河

間王復廢覃爲清河王立成都爲皇太弟

晉陽秋曰永興元年河間王顒表拜成都王頴爲皇太弟

司空越髙密王簡平昌公模等以大駕北征廢皇太弟頴

立預章王熾爲皇太弟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晉成都王頴爲皇太弟領丞相自鄴

懸秉朝政事無大小皆先𨵿諮

唐書曰武宗肅皇帝穆宗第五子母曰宣懿皇后韋氏長

慶元年封頴王開成五年文宗疾雨軍中尉仇士良魚志

𢎞矯詔迎頴王於十六宅曰朕自嬰疾𤵜有加無瘳懼不

能躬惣万機日𨤲庶政稽于古訓謀及大臣用建親賢以

貳神噐親弟頴王湹𨞬昔在藩邸與朕甞同師訓動成儀

矩性禀寛仁俾奉昌圖必諧人欲可立爲皇太弟應軍國

政事便令句當百辟卿士冝竭迺心

又曰昭宗景文皇帝懿宗第七子母曰惠安太后王氏帝

於僖宗母弟也尤相親睦自艱難播越甞隨侍左右僖宗

不豫遺詔立爲皇太弟

     太孫

王隱晉書曰趙王倫旣廢賈后皇帝使使持節追復皇太

子拜皇孫臧爲臨淮王尚爲襄陽王又詔立臧爲皇太孫

文武官屬即轉爲太孫官屬車服侍從皆愍懷之舊也趙

王倫篡位太孫廢爲濮陽王薨惠帝復作立襄陽王尚爲

皇太孫薨謚冲皇太孫并追謚前太孫爲哀皇太孫

晉惠帝起居注曰拜皇孫臧爲臨淮王尚爲襄陽王又詔

臧爲皇太孫臧廢到銅駞街宫人嚴從皆哽咽路人收淚

焉桒復生於西廂長丈餘太孫廢乃枯

又曰惠帝詔以太常成粲爲太孫太傅前城閭校尉梁柳

爲太孫少傅

又曰惠帝使使持節兼司空任城王濟䇿命愍懷皇太子

前妃爲皇太孫太妃是日也以復妃告于太廟

後魏書曰髙宗文成皇帝景穆帝之長子也母曰閻氏帝

少聦逹太武常置左右號丗嫡皇孫

又曰劉尼代人也父祖皆爲方面大人少壯徤有膂力丗

祖善之拜羽林中郎宗愛旣殺南安王余於東廟秘之唯

尼知之尼勸愛立髙宗愛自以負罪於景穆聞而驚曰君

大癡人皇孫(⿱艹石)立豈忘正平時事乎尼以狀告殿中尚書

源賀仍謀於南部尚書陸麗麗曰唯有密奉皇孫耳於是

賀與長孫渇侯嚴兵守衛尼與麗迎髙宗於𫟍中麗抱髙

祖馬上入於京城尼馳還東廟大呼曰宗愛殺南安王大

逆不道皇孫巳登大位有詔𪧐衛之士皆可還宫衆咸唱

万歳

後周書曰建徳二年夏六月壬子皇孫衍生文武官普加

一陛

蕭子顯齊書曰文惠太子長懋字雲喬丗祖長子也丗

祖年未弱冠而生太子爲太祖所愛建元元年封南郡王

邑二千户江左未有嫡皇孫封王始自此也

又曰鬱林王昭業字元尚文惠太子長子也小名法身文

惠太子薨立昭業爲皇太孫居東宫昭業少美容止好𨽻

書丗祖勑皇孫手書不得妄出以貴重之

唐書貞觀十七年誕皇太孫宴宫寮於𢎞教門太宗幸東

宫自殿北門入謂宫臣曰頃來生業稍可非乏酒食而唐

突公等宴㑹朕有甲觀之慶故就卿爲樂耳謂太子曰尓

國之儲二府藏是同金玉綺羅不足爲賜但先聖典籍可

爲鏡誡耳因賜尚書毛詩孝經各一部

又曰永淳元年立皇孫重照爲皇太孫將置府寮上召吏

部侍郎裴敬彛郎中王方慶問曰今立太孫前代故事如

何方慶進曰臣按周禮有嫡孫漢魏巳來皇太子在亦不

立太孫但封王耳今陛下肇建皇孫創斯盛典所以彰子

孫千億之盛福祚靈長之應也上恱

     太子妃

白虎通云妃者匹也妃匹者何謂也相與偶然古者天子

後宫嫡庶皆曰妃史記日黄帝有四妃帝嚳有四妃虞舜有二妃周以天子之正

嫡爲王后𥘿稱皇帝因稱皇后以太子之正嫡稱妃漢因

之漢書外戚傳云太子妃有良娣有𡦗子妻妾凡三等是

也魏晉以後咸遵之

漢書曰孝景薄皇后孝文薄太后家女也景帝爲太子時

薄太后取以爲太子妃帝即位立爲皇后

又曰孝武陳皇后長公主嫖疋妙女也𥘉武帝得立爲太

子長主有力取主女爲妃及帝即位立爲皇后

又曰元帝爲太子司馬良娣死後太子悲恚發病忽忽不

樂宣帝令皇后擇後宫家人子可以娱侍太子者王禁女

政君預焉時預擇者五人政君獨衣絳縁諸于諸于大掖衣也使

侍中杜輔送入太子宫見於丙殿待御幸有身立爲太子

又曰孝成許皇后平恩侯嘉女也元帝選配皇太子初入

太子家上令中常侍黄門親近者侍送還白太子欣說

元帝喜謂左右酌酒賀我左右皆稱万歳及成帝即位立

許妃爲皇后

又曰孝哀帝傅皇后定陶傅太后從弟子也哀帝爲定陶

王時傅太后欲重親取以配王王入爲太子傅氏女爲妃

哀帝即位立爲皇后

後漢書曰明德馬皇后伏波將軍援小女也初授征五溪

蠻卒於師虎賁中郎將梁松黄門侍郎竇氏等因𧮂之由

是家益失𫝑又數爲權貴所侵侮后從兄嚴不勝憂憤白

太夫人絶竇氏㛰求進女掖庭乃上書曰臣叔父援辜恩

不報而妻子特獲恩全戴仰陛下爲天爲父竊聞太子諸

王妃疋未備援有三女大考十五次者十四小者十三儀

狀髮膚上中以上皆孝順小心婉順有禮願下相工簡其

可否如有萬一援不朽於黄泉由是選后入太子宫時年

十三

呉志曰太子孫和賜死和與妃張部别張曰𠮷凶當相隨

終不獨生活也亦自殺

蜀志曰後主敬哀皇后車𮪍將軍張飛女也章武元年

爲太子妃建興元年立爲皇后

王隱晉書曰楊元后武帝娶之生惠帝謀㛰乆不決上欲

娶衛瓘女后欲娶賈充女充妻郭酷妬𪧐著上曰衛公女

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衛家種賢而多子端正而長白

賈家種妬少子酷而短黒郭必欲使所生女配太子旣先

使人言又輸寳物於楊后固啓必成夲當娶后妹午午年

十二小太子一歳定見短小未勝衣更娶南風南風時年

十五大太子二歳上乃聽之帝知太子不惠又聞衛瓘言

故試之盡召東宫大小官屬爲作飲食而密封詔事使太

子決停信待之賈妃大懼請外人作荅詔草給使張泓

還啓賈妃曰太子不學而荅詔引義必致責作草主更益

負不如直以意荅賈妃大喜語泓便爲我好荅得冨貴

與汝共之泓素有才荅之髙過武帝大喜於是賈妃諷旨

於外說泓孝廉郎才語領軍舉髙弟充遣語女曰衛瓘

老奴幾破汝家事於是賈妃銜之

又曰賈妃酷妬手斫數人或以㦸擿孕妾子乃隨刃墮

地上聞大怒垂廢之荀勗深救之故得不廢

晉氏后妃別傳曰武悼皇后武帝繼室也太傅楊駿女賈

庶人爲太子妃時數以肆情性忌妬失帝意帝欲廢焉后

爲妃陳請曰魯公有勲於王府妃親則其子妬忌婦人之

常事不足以一眚而忘大德帝納焉

王隱晉書曰𥘉丗祖遣才人謝玖給事惠帝因是有娠臨

娶賈妃迎玖西宫遂生愍懷太子惠帝即位立爲皇太子

爲娉王夷甫小女惠風賈后暴戾日甚乃表乞免爲庶人

送太子妃王氏入金墉城妃父尚書令王衍見脅表離婚

妃岀金墉城號哭感動左右道路爲之悲愴也

又曰劉曜王弥等入洛盡將諸后妃去愍懷太子王妃抜

刀向賊曰我司徒公女皇太子妃死則巳終不爲賊婦賊

乃害之

晉起居注曰元帝太興五年上臨軒使䇿命拜晉王太子

妃𢈔氏爲皇太子妃

晉孝武帝起居注曰納采聘太子妃百官朱服㑹於新安

公主第秘書監王操之爲主人

晉孝武帝起居注曰上臨軒設懸而不樂遣兼司空望蔡

公謝琰納太子妃王氏詔曰太子諱㛰禮即就仰祖宗遺

烈慿道德之資保傅將翼賢士竭誠愼行修德積善慶隆

豈唯在予天賚錫所以宣其恱情其便依舊有賜左僕射

王珣奏賜文武絹布百官詣止車門上禮

甲辰儀曰皇太子妃公妃夫人逢持節使者髙車使者皆

住車相揖妃主皆住車不揖

東宫舊事曰司徒㑹稽王道子等啓曰皇太子係體宸極

年德並茂冝簡國媛緝宣内教故中書令太常王獻之新

安公主息女六行聿修四德光備加丗載簡正慶深積善

僉曰冝作配儲宫正位中饋太元二十一年皇太子納妃

琅邪臨沂王氏時年十四

王隱𣈆書曰安僖皇后王氏字神受太常王獻之女新安

公主生即安帝姑也孝武帝以后少孤無兄弟故爲安帝

納爲太子妃

東宫舊事曰有詔以皇太子納妃賜帛各有差使持節兼

司空公尚書右僕射謝琰副護軍將軍臨湘縣侯車胤迎

詹事尚書左僕射王徇率東宫屬迎于主第

東宫舊事曰皇太子納妃織成衮帶白王佩四望車羽葆

前後部皷吹各一部歩揺一具九鈿函盛之同心雀鈿一

具函盛𩯭花六五支登花二五支團樹花十株碧紗座袿

半繡一丹羅杯文長命綺䙱一䙱音屬袴別名

又曰太子納妃絳眞文羅一幅𬒳子一絳羅繡四幅𬒳

又曰皇太子納妃有絳眞文羅袴⿰氵𭝠龍頭支髻枕一銀花

鐶釰自副金塗連盤鴨燈一絳地文履一量漆花簏一絳

地織成綺緩有七綵杯文綺一絳石杯文綺𬒳有一又七

綵杯文綺袴長命杯文綺袴

晉令曰皇太子妃珮瑜玉

沈約宋書曰皇太子妃金璽龜鈕纁朱緩佩瑜玉

又曰少帝司馬皇后諱茂英河內温人晉恭帝女也𥘉封

海鹽公主少帝以公子尚焉宋𥘉拜皇太子妃少帝即位

爲皇后

又曰前廢帝何皇后諱令婉廬江𤅬人也孝建三年納爲

皇太子妃

又曰後廢帝江皇后諱簡珪濟陽考城人北中郎長史智

淵孫女太始五年太宗訪太子妃而雅信小數名家女多

不合江氏雖丗爲華族而后父祖並巳亡弟又弱小門無

強䕃以卜筮最𠮷拜爲皇太子妃

蕭子顯齊書曰皇太子妃厭翟車如重翟車飾微減漆𦘕輪車太

子妃亦乗之

又曰文安王皇后諱寳明琅耶臨沂人建元元年爲南郡

王妃四年爲皇太子妃無寵太子爲宫人制新麗衣裳及

首飾而后牀帳陳古舊SKchar2奴叶切SKchar2十餘枚

唐書曰太宗文德皇后長孫氏少好讀書造次必循禮則

十三嬪于太宗武德九年𠕋拜皇太子妃

又曰髙宗廢后王氏同安長公主即后之從祖母也公主

以后有美色遂納爲晉王妃髙宗登儲𠕋爲皇太子妃

又曰開元中勑所選皇太子及諸王等妃旣是百官子女

禮合避人今追就本縣及過本司未爲得所其應預妃者

冝令所司具名録奏各令女及近親隨使於命婦朝堂待

進止

     良娣

漢書曰衛太子史良娣宣帝妃祖母也太子有妻妾凡三

等子皆稱皇孫史良娣家夲魯國母貞君兄恭元鼎四年

入爲良娣生男進號史皇孫武帝末巫蠱事起衛太子及

良娣史皇孫皆遭害

沈約宋書曰大明五年上更爲太子置內職二等曰保林

曰良娣納南中郎長史太山羊贍女爲良娣

蕭子顯齊書曰建元三年太子宫置三內職良娣比開國

唐書肅宗張皇后天寳中選入太子宫爲良娣

唐書曰順宗莊憲皇后王氏㓜以良家子入宫爲才人順宗

在藩邸時代宗以才人賜之生憲宗皇帝立爲𡦗人順宗

𦫵儲𠕋爲良娣

     𡦗子

後魏史曰劉芳沉雅方正太子恂之在東宫髙祖欲爲納

芳女芳辭以年貌非冝更勑芳舉其宗女芳乃稱其族子

長文之女髙祖乃爲恂娉之與鄭懿女對爲左右𡦗子焉

     保林

王隱晉書曰愍懷太子廢爲庶人考竟太子母淑妃謝玖

及太子所幸保林蔣俊及母三弟

沈約宋書曰大明五年上爲太子納冝都守𡊮僧惠女爲

保林

蕭子顯齊書曰太子保林比五等侯

     才人

王隱晉書曰丗祖遣才人謝玖給事惠帝因是有娠臨娶

賈妃迎玖西宫遂生愍懷

蕭子顯齊書曰太子才人比附馬都尉

     家人子

漢書曰史皇孫王夫人宣帝母也名翁湏皇孫妻妾無號

位皆稱家人子生宣帝數月衛太子史皇孫敗家人子皆

坐誅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