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四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四十八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四十九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五十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四十九

 皇亲部十五

     太子四太弟太孙 太子妃 良娣孺子保林 才人  家人 子附

唐书曰废太子瑛𤣥宗第二子也景云元年封真定郡

开元三年立为皇太子母赵丽妃夲𠆸人有才貌善歌

舞𤣥宗在潞州得幸及武惠妃宠幸丽妃恩乃渐㢮惠妃

女咸冝公主出降于杨洄洄希惠妃之旨规利于巳日求

其短𧮂于惠妃惠妃泣诉于𤣥宗以太子结党将害于妾

母子亦指斥于至尊𤣥宗惑其言震怒谋于宰相意将废

黜中书令张九龄奏曰陛下纂嗣鸿业将三十年太子巳

下常不离深宫日受圣训今天下之人皆庆陛下享国日

乆子孙蕃育不闻有过陛下奈何以一日之间废弃三子

且太子国夲难于动揺昔晋献公惑宠嬖之言太子申生

忧死国乃大乱汉武威加六合受江充巫蛊之事祸及太

子遂至城中流血晋惠帝有贤子为太子容贾后之𧮂以

至丧亡隋文帝取宠妇之言废太子勇而立𣈆王广遂失

天下由此而论之不可不愼今太子既长无过二王又贤

臣待罪左右敢不详悉𤣥宗黙然事且寝二十五年四月

杨洄又构于惠妃言瑛兄弟三人与太子妃兄驸马薛锈

常构异谋𤣥宗遽召宰相筹之李林甫曰此盖陛下家事

臣下不合叅知𤣥宗意乃决矣使中官宣诏于宫中并废

为庶人天下之人不见其过咸惜之宝应元年诏赠皇太

又曰靖恭太子琬𤣥宗第六子也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反

于范阳其月制以琬为征讨元帅髙仙芝为副令仙芝徴

河陇兵募屯于陕郡以御之数日琬薨素有雅称风格秀

整时士庶兾琬有所成功忽然殂谢逺近咸失望焉赠靖

恭太子葬于西原

又承天皇帝倓既为张良娣所构粛宗怒而幽死又欲

揺动代宗时代宗收复两京遣判官李泌入朝献捷从

容语及倓事泌曰臣㓜稚时念得黄台苽辞陛下闻其说

乎髙宗大帝有子八人天后所生四子自为行第故睿宗

第四长曰孝敬皇帝𢎞为太子监国仁明孝悌天后方图

临朝乃鸩杀之立雍王贤毎自忧惕知必不保全与二弟

同侍父母之侧无由敢言乃作黄台苽辝令乐工歌之兾

天后闻之哀愍辝曰种苽黄台下苽熟子离离一摘使苽

好再摘令苽稀三𢳣尚自可𢳣绝抱𦽦归太子贤终为天

后所逐死于黔中陛下有今日运祚巳一摘矣愼无再摘

上愕然曰卿安得有是言自是夺宗之计不行

又曰宪宗章武皇帝顺宗长子母王太后六七歳时德宗

抱置SKchar上问曰汝谁子在吾怀对曰是第三个天子德宗

异而怜之贞元四年封广陵王顺宗即位之年封𠕋为皇

太子

又曰懿宗恭惠皇帝宣宗长子母曰元昭皇太后晁氏大

和七年生于藩邸封郓王大中十三年宣遗诏立为皇太

子姿貌瑰杰有异稠人藩邸时当重疾郭妃侍医见黄龙

出入于卧内妃以告帝曰愼勿言

又曰僖宗恭定皇帝懿宗第五子母曰惠安皇后王氏𥘉

封普王懿宗大渐制曰朕守大器之重居兆人之上日愼

一日如履如临旰𣅳劳怀寝兴思治渉道犹浅道化未孚

而摄养乖方寒暑成厉实有虑于阙政且无暇而怡神考

兹旧章谋于卿士思阐鸿业式建皇储第五男普王孝敬

温恭宽和博厚日新令德天假英姿言皆中规动必由礼

俾崇邦夲允叶人心冝立为皇太子权勾当军国政事咨

尓中外卿士曁于腹心之臣各竭乃心永安𥠖献

     太弟

王隐晋书曰惠帝永宁二年立清河王覃为太子成都河

间王复废覃为清河王立成都为皇太弟

晋阳秋曰永兴元年河间王颙表拜成都王颖为皇太弟

司空越髙密王简平昌公模等以大驾北征废皇太弟颖

立预章王炽为皇太弟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晋成都王颖为皇太弟领丞相自邺

悬秉朝政事无大小皆先𨵿咨

唐书曰武宗肃皇帝穆宗第五子母曰宣懿皇后韦氏长

庆元年封颖王开成五年文宗疾雨军中尉仇士良鱼志

𢎞矫诏迎颖王于十六宅曰朕自婴疾𤵜有加无瘳惧不

能躬惣万机日𨤲庶政稽于古训谋及大臣用建亲贤以

贰神器亲弟颖王湹𨞬昔在藩邸与朕尝同师训动成仪

矩性禀寛仁俾奉昌图必谐人欲可立为皇太弟应军国

政事便令句当百辟卿士冝竭迺心

又曰昭宗景文皇帝懿宗第七子母曰惠安太后王氏帝

于僖宗母弟也尤相亲睦自艰难播越尝随侍左右僖宗

不豫遗诏立为皇太弟

     太孙

王隐晋书曰赵王伦既废贾后皇帝使使持节追复皇太

子拜皇孙臧为临淮王尚为襄阳王又诏立臧为皇太孙

文武官属即转为太孙官属车服侍从皆愍怀之旧也赵

王伦篡位太孙废为濮阳王薨惠帝复作立襄阳王尚为

皇太孙薨谥冲皇太孙并追谥前太孙为哀皇太孙

晋惠帝起居注曰拜皇孙臧为临淮王尚为襄阳王又诏

臧为皇太孙臧废到铜驼街宫人严从皆哽咽路人收泪

焉桑复生于西厢长丈馀太孙废乃枯

又曰惠帝诏以太常成粲为太孙太傅前城闾校尉梁柳

为太孙少傅

又曰惠帝使使持节兼司空任城王济䇿命愍怀皇太子

前妃为皇太孙太妃是日也以复妃告于太庙

后魏书曰髙宗文成皇帝景穆帝之长子也母曰阎氏帝

少聦逹太武常置左右号丗嫡皇孙

又曰刘尼代人也父祖皆为方面大人少壮徤有膂力丗

祖善之拜羽林中郎宗爱既杀南安王余于东庙秘之唯

尼知之尼劝爱立髙宗爱自以负罪于景穆闻而惊曰君

大痴人皇孙(⿱艹石)立岂忘正平时事乎尼以状告殿中尚书

源贺仍谋于南部尚书陆丽丽曰唯有密奉皇孙耳于是

贺与长孙渇侯严兵守卫尼与丽迎髙宗于𫟍中丽抱髙

祖马上入于京城尼驰还东庙大呼曰宗爱杀南安王大

逆不道皇孙巳登大位有诏𪧐卫之士皆可还宫众咸唱

万歳

后周书曰建徳二年夏六月壬子皇孙衍生文武官普加

一陛

萧子显齐书曰文惠太子长懋字云乔丗祖长子也丗

祖年未弱冠而生太子为太祖所爱建元元年封南郡王

邑二千户江左未有嫡皇孙封王始自此也

又曰郁林王昭业字元尚文惠太子长子也小名法身文

惠太子薨立昭业为皇太孙居东宫昭业少美容止好隶

书丗祖敕皇孙手书不得妄出以贵重之

唐书贞观十七年诞皇太孙宴宫寮于𢎞教门太宗幸东

宫自殿北门入谓宫臣曰顷来生业稍可非乏酒食而唐

突公等宴㑹朕有甲观之庆故就卿为乐耳谓太子曰尓

国之储二府藏是同金玉绮罗不足为赐但先圣典籍可

为镜诫耳因赐尚书毛诗孝经各一部

又曰永淳元年立皇孙重照为皇太孙将置府寮上召吏

部侍郎裴敬彛郎中王方庆问曰今立太孙前代故事如

何方庆进曰臣按周礼有嫡孙汉魏巳来皇太子在亦不

立太孙但封王耳今陛下肇建皇孙创斯盛典所以彰子

孙千亿之盛福祚灵长之应也上恱

     太子妃

白虎通云妃者匹也妃匹者何谓也相与偶然古者天子

后宫嫡庶皆曰妃史记日黄帝有四妃帝喾有四妃虞舜有二妃周以天子之正

嫡为王后𥘿称皇帝因称皇后以太子之正嫡称妃汉因

之汉书外戚传云太子妃有良娣有𡦗子妻妾凡三等是

也魏晋以后咸遵之

汉书曰孝景薄皇后孝文薄太后家女也景帝为太子时

薄太后取以为太子妃帝即位立为皇后

又曰孝武陈皇后长公主嫖疋妙女也𥘉武帝得立为太

子长主有力取主女为妃及帝即位立为皇后

又曰元帝为太子司马良娣死后太子悲恚发病忽忽不

乐宣帝令皇后择后宫家人子可以娱侍太子者王禁女

政君预焉时预择者五人政君独衣绛縁诸于诸于大掖衣也使

侍中杜辅送入太子宫见于丙殿待御幸有身立为太子

又曰孝成许皇后平恩侯嘉女也元帝选配皇太子初入

太子家上令中常侍黄门亲近者侍送还白太子欣说

元帝喜谓左右酌酒贺我左右皆称万歳及成帝即位立

许妃为皇后

又曰孝哀帝傅皇后定陶傅太后从弟子也哀帝为定陶

王时傅太后欲重亲取以配王王入为太子傅氏女为妃

哀帝即位立为皇后

后汉书曰明德马皇后伏波将军援小女也初授征五溪

蛮卒于师虎贲中郎将梁松黄门侍郎窦氏等因𧮂之由

是家益失𫝑又数为权贵所侵侮后从兄严不胜忧愤白

太夫人绝窦氏㛰求进女掖庭乃上书曰臣叔父援辜恩

不报而妻子特获恩全戴仰陛下为天为父窃闻太子诸

王妃疋未备援有三女大考十五次者十四小者十三仪

状发肤上中以上皆孝顺小心婉顺有礼愿下相工简其

可否如有万一援不朽于黄泉由是选后入太子宫时年

十三

呉志曰太子孙和赐死和与妃张部别张曰𠮷凶当相随

终不独生活也亦自杀

蜀志曰后主敬哀皇后车𮪍将军张飞女也章武元年

为太子妃建兴元年立为皇后

王隐晋书曰杨元后武帝娶之生惠帝谋㛰乆不决上欲

娶卫瓘女后欲娶贾充女充妻郭酷妒𪧐著上曰卫公女

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家种贤而多子端正而长白

贾家种妒少子酷而短黒郭必欲使所生女配太子既先

使人言又输宝物于杨后固启必成夲当娶后妹午午年

十二小太子一歳定见短小未胜衣更娶南风南风时年

十五大太子二歳上乃听之帝知太子不惠又闻卫瓘言

故试之尽召东宫大小官属为作饮食而密封诏事使太

子决停信待之贾妃大惧请外人作答诏草给使张泓

还启贾妃曰太子不学而答诏引义必致责作草主更益

负不如直以意答贾妃大喜语泓便为我好答得冨贵

与汝共之泓素有才答之髙过武帝大喜于是贾妃讽旨

于外说泓孝廉郎才语领军举髙弟充遣语女曰卫瓘

老奴几破汝家事于是贾妃衔之

又曰贾妃酷妒手斫数人或以㦸擿孕妾子乃随刃堕

地上闻大怒垂废之荀勖深救之故得不废

晋氏后妃别传曰武悼皇后武帝继室也太傅杨骏女贾

庶人为太子妃时数以肆情性忌妒失帝意帝欲废焉后

为妃陈请曰鲁公有勲于王府妃亲则其子妒忌妇人之

常事不足以一眚而忘大德帝纳焉

王隐晋书曰𥘉丗祖遣才人谢玖给事惠帝因是有娠临

娶贾妃迎玖西宫遂生愍怀太子惠帝即位立为皇太子

为娉王夷甫小女惠风贾后暴戾日甚乃表乞免为庶人

送太子妃王氏入金墉城妃父尚书令王衍见胁表离婚

妃岀金墉城号哭感动左右道路为之悲怆也

又曰刘曜王弥等入洛尽将诸后妃去愍怀太子王妃抜

刀向贼曰我司徒公女皇太子妃死则巳终不为贼妇贼

乃害之

晋起居注曰元帝太兴五年上临轩使䇿命拜晋王太子

妃𢈔氏为皇太子妃

晋孝武帝起居注曰纳采聘太子妃百官朱服㑹于新安

公主第秘书监王操之为主人

晋孝武帝起居注曰上临轩设悬而不乐遣兼司空望蔡

公谢琰纳太子妃王氏诏曰太子讳㛰礼即就仰祖宗遗

烈慿道德之资保傅将翼贤士竭诚愼行修德积善庆隆

岂唯在予天赉锡所以宣其恱情其便依旧有赐左仆射

王珣奏赐文武绢布百官诣止车门上礼

甲辰仪曰皇太子妃公妃夫人逢持节使者髙车使者皆

住车相揖妃主皆住车不揖

东宫旧事曰司徒㑹稽王道子等启曰皇太子系体宸极

年德并茂冝简国媛缉宣内教故中书令太常王献之新

安公主息女六行聿修四德光备加丗载简正庆深积善

佥曰冝作配储宫正位中馈太元二十一年皇太子纳妃

琅邪临沂王氏时年十四

王隐𣈆书曰安僖皇后王氏字神受太常王献之女新安

公主生即安帝姑也孝武帝以后少孤无兄弟故为安帝

纳为太子妃

东宫旧事曰有诏以皇太子纳妃赐帛各有差使持节兼

司空公尚书右仆射谢琰副护军将军临湘县侯车胤迎

詹事尚书左仆射王徇率东宫属迎于主第

东宫旧事曰皇太子纳妃织成衮带白王佩四望车羽葆

前后部鼓吹各一部歩揺一具九钿函盛之同心雀钿一

具函盛𩯭花六五支登花二五支团树花十株碧纱座袿

半绣一丹罗杯文长命绮䙱一䙱音属袴别名

又曰太子纳妃绛真文罗一幅𬒳子一绛罗绣四幅𬒳

又曰皇太子纳妃有绛真文罗袴⿰氵𭝠龙头支髻枕一银花

镮釰自副金涂连盘鸭灯一绛地文履一量漆花簏一绛

地织成绮缓有七彩杯文绮一绛石杯文绮𬒳有一又七

彩杯文绮袴长命杯文绮袴

晋令曰皇太子妃佩瑜玉

沈约宋书曰皇太子妃金玺龟钮𫄸朱缓佩瑜玉

又曰少帝司马皇后讳茂英河内温人晋恭帝女也𥘉封

海盐公主少帝以公子尚焉宋𥘉拜皇太子妃少帝即位

为皇后

又曰前废帝何皇后讳令婉庐江𤅬人也孝建三年纳为

皇太子妃

又曰后废帝江皇后讳简圭济阳考城人北中郎长史智

渊孙女太始五年太宗访太子妃而雅信小数名家女多

不合江氏虽丗为华族而后父祖并巳亡弟又弱小门无

强䕃以卜筮最𠮷拜为皇太子妃

萧子显齐书曰皇太子妃厌翟车如重翟车饰微减漆𦘕轮车太

子妃亦乘之

又曰文安王皇后讳宝明琅耶临沂人建元元年为南郡

王妃四年为皇太子妃无宠太子为宫人制新丽衣裳及

首饰而后床帐陈古旧SKchar2奴叶切SKchar2十馀枚

唐书曰太宗文德皇后长孙氏少好读书造次必循礼则

十三嫔于太宗武德九年𠕋拜皇太子妃

又曰髙宗废后王氏同安长公主即后之从祖母也公主

以后有美色遂纳为晋王妃髙宗登储𠕋为皇太子妃

又曰开元中敕所选皇太子及诸王等妃既是百官子女

礼合避人今追就本县及过本司未为得所其应预妃者

冝令所司具名录奏各令女及近亲随使于命妇朝堂待

进止

     良娣

汉书曰卫太子史良娣宣帝妃祖母也太子有妻妾凡三

等子皆称皇孙史良娣家夲鲁国母贞君兄恭元鼎四年

入为良娣生男进号史皇孙武帝末巫蛊事起卫太子及

良娣史皇孙皆遭害

沈约宋书曰大明五年上更为太子置内职二等曰保林

曰良娣纳南中郎长史太山羊赡女为良娣

萧子显齐书曰建元三年太子宫置三内职良娣比开国

唐书肃宗张皇后天宝中选入太子宫为良娣

唐书曰顺宗庄宪皇后王氏㓜以良家子入宫为才人顺宗

在藩邸时代宗以才人赐之生宪宗皇帝立为𡦗人顺宗

𦫵储𠕋为良娣

     𡦗子

后魏史曰刘芳沉雅方正太子恂之在东宫髙祖欲为纳

芳女芳辞以年貌非冝更敕芳举其宗女芳乃称其族子

长文之女髙祖乃为恂娉之与郑懿女对为左右𡦗子焉

     保林

王隐晋书曰愍怀太子废为庶人考竟太子母淑妃谢玖

及太子所幸保林蒋俊及母三弟

沈约宋书曰大明五年上为太子纳冝都守𡊮僧惠女为

保林

萧子显齐书曰太子保林比五等侯

     才人

王隐晋书曰丗祖遣才人谢玖给事惠帝因是有娠临娶

贾妃迎玖西宫遂生愍怀

萧子显齐书曰太子才人比附马都尉

     家人子

汉书曰史皇孙王夫人宣帝母也名翁湏皇孙妻妾无号

位皆称家人子生宣帝数月卫太子史皇孙败家人子皆

坐诛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