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九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一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

 服用部二

  簾   帷  幄  幕  帟

     簾

釋名曰簾廉也自障蔽爲廉耻也

聲𩔖曰簾户蔽也

通俗文曰户幃曰簾

楊雄方言曰宋魏陳楚謂之曲或謂之麹自関以西謂之

箔南楚謂之蓬薄

漢書曰周勃以織薄曲爲業⿱⺾⿰𩵋禾林曰薄一名曲也

又曰嚴君平筮卜成都市日得百錢則閇肆下簾而授老

梁書曰夏侯亶性節儉不事華侈晚頗好音樂有妓妾十

數人無𬒳服姿容毎有客常隔簾奏時謂簾曰夏侯妓衣

齊書曰沈麟士字雲禎有髙尚之心居貧織簾誦書号爲

織簾先生

又曰栁丗隆善卜別龜甲價至萬永明𥘉丗隆曰永明九

年我亡後三年丘山崩齊亦於此季矣屏人命典籖李黨

取筆及髙齒屐題簾箔旌曰永明十一年因流涕謂黨曰

汝當見吾不見也

唐書曰張嘉貞蒲州猗氏人也弱冠應五經舉拜平郷尉

坐事免歸侍御史張循憲爲河東採訪使薦嘉貞材堪憲

官請以巳之官秩授之則天召見垂簾與之言嘉貞奏曰

以臣草菜而得入謁九重是千載一遇也咫尺之間如隔

雲霧竟不覩日月恐君臣之道有所未盡則天遽令卷簾

與語大恱擢拜監察御史

又曰王鍔爲淮南作法軍中無一弃物至故簾亦令収之

他日付舡坊以爲篸箬上作含切下而灼切他皆如此

莊子曰河上有家貧窮緯蕭以爲業司馬彪注曰蕭蒿也織緯蒿爲薄簾也

又曰張毅者髙門懸薄無不奏也

漢武故事曰甲帳居神以白珠爲簾箔玳瑁押之象牙爲

SKchar記曰漢武元鼎元年甘泉宮起招仙靈閣編翠羽麟

毫以爲簾

西京雜記曰漢諸陵寢皆以竹爲簾簾皆爲水文及龍鳯

又曰昭陽殿織珠爲簾風至聲如珩珮

拾遺記曰石虎於太武殿前起樓髙十丈結珠爲簾垂五

色玉珮至鏗鏘和鳴

晉東宫故事曰簾箔皆以青布縁純

三秦記曰明光宫在漸臺西以金玉珠璣爲簾箔叚龜龍

涼州記曰吕纂時胡人發張駿塚得白珠薄簾

汝南先賢傳曰范滂𬒳収曰願得一幡一薄埋於首陽山上

負皇天下不愧夷齊

謝綽拾遺曰戴明寳歴朝寵倖家累千金大兒嬌滛爲

五色珠簾明寳不能禁之

崔寔政論曰珠璣玩飾匿若懐䄂丈繡蔽於帷簾

夢書曰夢簾屏風蔽匿一身也

唐國史𥙷曰尚書李廙有清德其妻劉晏妹也晏嘗造廙

見其門簾甚弊乃暗度廣狹以麄竹織成不加縁飾將以

贈廙三𢹂 至門不敢發言而去

     帷

說文曰在旁曰帷

釋名曰帷圍也以自障圍也

禮記曲禮曰帷簿之外不趨

又曰弊帷不棄爲埋馬也

又曰路馬死埋之以帷

周禮春官下曰掌舎掌王之㑹同之舎帷宫設旌門謂王行晝

止有所展肆若食息張帳爲官樹旌表門

左傳曰齊歸公孫敖之喪爲孟氏且國故也爲惠叔毀請且國之之族

故聽其歸殯而書之葬視共仲制如慶父皆以罪降聲巳不視帷堂而哭聲巳蕙叔

母怨敖從莒女故帷堂

又曰公孫歸父以襄仲之立也有寵欲去三桓以張公室與

公謀而聘于晉欲以晉人去之冬公薨季子言於朝曰使

我殺適立庶以失大援者仲也夫遂逐東門氏襄仲居東門

家還及笙子家歸父壇帷復命於介除地爲壇而張帷介副也使副反命於君

又曰閭丘嬰以帷縛篆其妻而載之與申鮮虞乗而出

莊公倍臣也鮮虞推而下之下嬰妻也曰君昏不能匡危不能救死

不能死而知匿其眤匿藏也眤親也其誰納之

又曰公孟有事於蓋獲之門外齊子氏帷於門外而伏甲

禮記曰士喪君使人吊撤帷主人迎吊于𥨊門外

史記曰孔子見衛夫人夫人在絺幃中而拜

又曰蘇𥘿說齊宣王曰臨菑之衆連袵成帷

又曰髙祖曰運籌帷幄之中决勝千里之外子房功也

又曰文帝幃帳不得文繡

又曰董仲舒爲愽士下帷講誦弟子以次相授或莫見其

靣三年不窺舎園

漢書曰𥘿起咸陽而至西雍離宫三百帷帳不移而具

又曰成都侯王啇弟内大池以行舡立羽盖張周帷

又曰東方朔上䟽云文帝集上書囊爲殿帷

後漢書曰更始委於趙萌日夜與婦人飲宴後庭群臣欲

言事輙醉不能見時不得巳令侍中坐帷内與語諸將識

非更始聲出皆怨曰成敗未可知遽自縱放若此

華嶠後漢書曰班始尚隂城公主公主順帝之姑貴驕淫

亂與所嬖居帷中而始入使伏牀下

𡊮宏漢記曰獻帝出長安李𠐶來追董承懼射之以𬒳

帳幔

又曰賈琮爲兾州刺史垂帷而行及至州曰刺史當逺視

廣聽反垂帷以自掩蔽乃命褰帷

東觀漢記曰張奐字然明使匈奴中郎將時休屠各及朔

方烏丸並反燒度遼將軍門煙火相望兵衆大恐各欲亡

走奐安坐車中 與弟子講書自若

魏志曰司馬景王奏太后廢齊王芳曰帝於陵雲臺曲室

中施帷見九親婦女

呉志曰孫峻欲誅諸葛恪置酒伏兵於帷中

晉書曰穆帝立年始二歳皇太后禇氏設白紗帷於太極

前殿抱帝臨軒

晉陽春秋曰武帝令曰殿前織成帷不須施也

宋書曰𡊮粲毎經𫝊昭戸輙歎曰經其户寂若無人披其

帷其人斯在豈非名賢乎

齊書曰毛惠素爲少府卿性孝母服除後更修母所住處

幃屏毎月朝十五向帷悲泣傍人爲之感傷終身如此

吕氏春秋曰伍子胥將欲見呉王而不得客有言之於王

子光者王子光見而惡其貌客以告子胥曰此易改也願

令王子光居於堂上重帷而見其衣王子光許之子胥說

之半王子光舉帷搏其手而與之坐

淮南子曰先鍼而後縷可以成帷先縷而後鍼不可以成

漢武帝内傳曰七月七日宫掖之内張雲錦之帷然九光

之燈候西王母至也王母以紫錦爲帷

神仙傳曰淮南王見八公至足不及履迎之登思仙之喜

張綺羅之帷

西京雜記曰趙飛鷰爲皇后其弟上遺金錯繡帷

拾遺記曰漢安帝好微行於郊間或露起帷宫千問皆用

錦𦋺文繡

風俗通曰俗說帷帳車不可作衣令人病癘

東宫舊事曰太子納妃有青布碧裹梁下幃一紺絹青布䆫

户幃各一

夢書曰夢見帷帳憂隂事

離騷曰紐薛荔而爲帷

楚詞曰翡翠幬飾髙堂

張衡南都賦曰暮春之禊元巳之辰朱帷連綱曜野映雲

左太冲呉都賦曰藹藹翠帷嫋嫋素女

潘岳寡婦賦曰入空室𠔃望靈座帷飄飄𠔃燈熒熒

庚闡楊都賦曰皇帝廼坐路寢御組帷

阮藉詩曰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衿

     幄

尔雅曰以覆帷謂之幄

說文曰幄木帳也

三禮圖曰在上曰弈四傍及上曰帷上下四傍悉周曰幄

幄大帷也

書曰成王疾大漸出綴衣於庭孔安國曰綴衣幄帳

周禮天官曰幕人掌帷幕幄弈皆以布爲之四合象室宫曰幄至所居之幄丗

左傳曰楚子伐鄭諸侯還救鄭晉侯使張骼輔躒致楚師

求御于鄭鄭人卜宛射犬吉二子在幄坐射犬于外

又曰子産子太叔相鄭伯以㑹子産以幄幕九張行子太

叔以四十旣而悔之每舎損焉及㑹亦如之亦九張也

又曰衛侯爲虎幄於籍圃於籍田之圃幄幕以虎獸爲飾也

漢書曰元后未央宫置酒内者令爲𫝊太后張幄座於太

皇后旁王莽案行責内者令曰定陶太后藩妾何得與至

尊並撒去更設座𫝊太后聞之大怒不肯㑹

漢書儀曰𥙊天紫壇有紺幄帳

西京雜記曰成帝設雲幄雲幕於甘泉紫殿丗謂爲三雲

殿

拾遺録曰燕昭三年廣延之國獻善舞者二人王處以丹綃

華幄

物理論曰漢末黄門張讓叚珪等於靈帝幄後相對泣帝

驚問尚復幾時哉於是大収諸黨

劉植魯都賦曰緹幄弥津丹帷覆洲

     幕

廣雅曰幕帳也

釋名曰幕絡也在裏之稱也

說文曰帷在上曰幕蒙之覆案食亦曰幕

周禮天官下曰幕人掌帷幕幄弈綬之事在旁曰帷在上曰幕

又曰國君過市刑人赦夫人過市罸一幕丗子過市罸一帟命夫過市罰一

盖命婦過市罰一帷謂諸侯及夫人丗子過其國市大夫内子過其都之市者人之所交利而

行刑之處君子無故不遊觀之若遊觀之則施惠

儀禮曰國君與卿圖事管人布幕寢門外

左傳曰楚子元伐鄭楚師夜遁諜告曰楚幕有烏乃止

也鄭所使間候伺楚也幕帳也

又曰呉季礼來聘過衛夜𪧐於戚戚子孫邑也聞鍾聲季子曰

異哉夫子之在此猶燕之巢於幕上而又何樂乎文子聞

之終身不聽琴瑟

又曰晉人執季孫意如以幕蒙之

漢書曰衛青征匈奴大尅武帝就拜大將軍於幕下府中

因號幕府

東觀漢記曰明德馬皇后旣處椒房太官上飯重加幕覆

輙撤去

晉書曰郄超字嘉賔桓公與謝安論大事令超卧帳内聽

之風動帳開安𥬇曰郄生可謂入幕之賔

宋書曰劉穆之孫瑀仕官甚不得意至江陵與顔峻書曰朱

循之三丗叛兵一日居荆州青油幕下作謝宣明靣

唐書曰杜暹爲監察御史徃磧西覆屯蕃人賷金以遺暹

固辭不受左右言不可逆其情乃受而埋之幕下旣去乃

移牒令取之

黄石公三略曰軍幕未設將不言熱此謂之禮將

說苑曰晏子謂景公曰合䟽縷之緯以成幕

兵書曰將軍帳幕無故動敵人散走

魚豢典畧曰孔子反衛見夫人在錦帷中孔子北靣稽首

夫人自帷中再拜環佩之聲璆璆然

王子年拾遺記曰漢成帝好微行於太液池傍起霄游宫

鋪黒緹幕器服皆尚黒色

漢武内傳曰李夫人旣死帝思之命工人作夫人形狀置

於輕紗幕中宛然如生帝大恱

楚辭曰離榭脩幕侍君之間

潘安仁籍田賦曰青壇蔚其岳立翠幕黯似雲布

張景洛陽禊賦曰停與蕙渚息駕蘭田朱幔虹野翠幕蜺

劉楨詩曰明月照緹幕華燭散炎暉

     弈

釋名曰小幕曰帟張在上弈帟然也

周禮曰幕人掌惟帟鄭司農云帟平帳也凢喪王則張帟三重諸侯

再重卿大夫不重

又掌次曰師田則設重帟

禮曰君於士有賜帟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