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一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一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一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一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一十七

 服用部一十九

 鏡     鏡臺     奩

  合     多羅     嚴器

    鏡

釋名曰鏡景也有光景也

廣雅曰鍳謂之鏡

玄中記曰尹壽作鏡

大戴禮曰武王踐祚鏡之銘曰見尔前必慮尔後

尚書帝命期曰桀失其玉鏡用之噬虎鄭玄注曰鏡喻清明之道虎喻𭧂也

尚書考靈耀曰𥘿失金鏡魚目入珠金鏡喻明道也始皇不韋子言乱真也

詩鄘栢舟曰我心匪鍳不可以茹鍳所以察形茹度也

漢書東方朔傳曰郭舎人曰四銖籕文章皆有組索兩人

相見朔能知之爲上客朔曰此玉之塋石之精表如日光

裹如衆星兩人相覩見相知情此名爲鏡

魏略曰夏侯惇從征吕布爲流矢所中傷左目時夏侯淵

俱爲將軍軍中號惇爲肓夏惇𢙣之毎照鏡恚發輒撲鏡

着地

蜀志曰張𥙿曉相術毎舉鏡視靣自知刑死未甞不撲之

于地

沈約宋書曰劉敬宣八歳䘮母四月八日敬宣見衆人SKchar

佛乃抜頭上金鏡以爲母SKchar因悲泣不勝

又曰殷仲文在東陽照鏡而不見其頭靣旬日而戮

又蕭方等三十國春秋曰甘卓將𬒳誅引鏡不見其頭

又曰慕容垂攻鄴符丕遣其從弟龍請救乃遺謝玄青銅

鏡黄金宛轉䋲等以爲之信

齊書曰綦母珎之有一銅鏡背有三公字常語人云徴祥

如此何患三公不至

又曰陸慧暁遷太子洗馬廬江何㸃常稱慧暁心如照鏡

遇形觸物無不朗然

梁書曰王珎國武帝起兵東昏召珎國以衆還都使岀屯

朱雀門爲王茂所敗及入城宻遣郄纂奉明鏡獻成於梁

帝帝断金以報之後侍宴帝曰卿明鏡尚存昔金何在珎

國曰黄金謹在臣不敢失墜○又曰到漑子鏡字圎照𥘉

在孕其母夢懐鏡及生因以名焉

隋書曰文帝委任髙頻後右衛將軍龐晃及將軍盧賁等

前後短熲於上上怒之皆𬒳踈黜因謂頻曰獨孤公猶鏡

也毎𬒳磨瑩皎然益明

唐書曰太宗謂群臣曰夫以銅爲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爲

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爲鏡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

防巳過今魏徴殂猶一鏡亡矣

莊于曰至人之用心也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故勝物

而無傷

符子曰心能善知人如明鏡善自知者如淵蚌鏡以曜明

故鍳人蚌以含珠故内照

韓子曰古之人目短於自見故以鏡𮗚靣智短於自知故

以道正巳鏡無見庇之罪道無明過之惡靣失鏡則無以

正𩯭眉身失道則無以知迷惑

吕氏春秋曰人之阿甚矣而無所鏡其殘亡無日矣孰當

可鏡其唯士人乎鏡明巳也細士明巳也大

淮南子曰明鏡之始矇然未見形容也及拭之以玄錫磨

之以白氊則𩯭眉微毛可得而察

又曰鏡便於照形承食不如竹簟

又曰聖人若鏡不將不迎將送應而不倡故萬化無傷其

得之乃失之也

又曰髙懸大鏡坐見四隣取大鏡髙懸盆中水晃見四隣

又曰人莫鍳於沬雨而鍳於止水者以其静也沬需潦上沬起言其濁

莫窺形於生鏡而窺形於明鏡者以其易也

抱朴子内篇曰或問知將來𠮷凶爲有道乎荅曰用鏡九

寸自照有所思存七月則神仙千里事也明鏡用一或二

謂之日月或用四謂之四規鏡

又曰萬物之老者其精皆能假託人形以炫人於鏡中不

能易其眞形是以入山道士以明鏡徑九寸懸於背有老

魅未敢近或後來者視鏡中其是仙人及山中好神者鏡

中故如人形

蜀王本紀曰武都大夫化爲女子蜀王娶以爲夫人無幾

物故葬於武都以石作鏡一枚表其墓

魏名臣髙堂隆奏曰陽符一名陽燧取火於日隂符一名

隂燧取水於月並八銅作鏡名曰水火之鏡

東宫舊事曰皇太子納妃有着衣大鏡尺八寸銀花小鏡

尺二寸⿰氵𭝠匣盛蓋銀華金薄鏡三枚銀龍頭受福蓮華鈎

鏁四副

魏武帝上𮦀物䟽曰御物有尺二寸金錯鏡一枚皇太子

𮦀純銀錯七寸䥫鏡四枚貴人至公主九寸䥫鏡四十枚

鄴中記曰石虎三人臺及内宫中鏡有徑二三尺者純金

蟠龍雕飾

丗說曰晉孝武將軍講孝經謝公凡弟與諸人私相講習

車武子苦問謝謂𡊮羊曰不問則德音有遺多問則重勞

二謝𡊮曰何嘗見明鏡疲於屢照

益部𦒿舊傳曰杜眞孟宗周覧求師經歷齊魯資用將

乏磨鏡自給

南蛮獠人俗曰諸婚姻以奴婢一人爲娉無奴婢以銅鏡

當人婢

呉興郡記曰臨安縣東石鏡山山東有石鏡一徑二尺四

寸甚清亮

山謙之尋陽記曰廬山東靣有一石若鏡懸崖明净照見

人形〇海内士品曰徐孺子甞事江夏黄公黄公薨往㑹其

葬家貧無以自致賫 磨鏡具自隨賃磨取資然後得前旣至

𥙊而退○荀恱申鍳曰君子三鍳鍳乎前鍳乎下鍳乎鏡前惟

人訓人惟明啇德之衰不鍳於湯禹也周秦之弊不鍳於

羣下也側弁垢顔不鍳於明鏡也

古今注曰平帝元始三年延陵西園神寢内御户座前大

鏡皆清液如汗水岀狀

西京雜記曰髙祖入咸陽宫周行府庫有方鏡九寸表裏

明人直來照之影則側見以手掩心而來即腸胃五藏歷

然無礙人有病在内則掩心而照之即知病之所在女子

有邪心則膽張心動𥘿始皇帝以照宫人膽張心動者則

殺之

又曰宣帝𬒳収繫郡邸獄臂上猶帶史良娣合綵婉轉䋲

繫身毒寳鏡一枚如八銖錢舊傳此鏡照見妖魅佩之者

爲天神所福宣帝從危獲濟及紹大位每持此鏡感咽移

辰帝崩鏡不知所在

拾遺録曰周穆王時渠國貢火齊鏡廣三尺六寸闇中視

物如晝人向鏡語鏡中則響應之也

又曰周穆王時有如石之鏡此石色白如月照面如雪謂

之月鏡

又曰方丈山池泥百錬成金鏡色青可照魑魅

SKchar記曰望蟾閣上有青金鏡廣四尺元光年中祗國獻

此鏡照見魑魅百鬼不能隱形

列仙傳曰負局先生負石磨鏡局徇呉中衒摩鏡得一錢

因磨之

神仙傳曰河東孫愽能引鏡爲刀屈刀爲鏡

劉根別傳曰思形狀可以長生以九寸明鏡照靣熟視之

令自識巳身形常令不忘乆則身神不散疾患不入

搜神記曰孫䇿旣殺于𠮷每獨自𩫸髴見在其左右引鏡

自照見在鏡中因掊大呌瘡皆裂湏㬰而死又呉曆曰䇿

爲許貢客所傷引鏡自照曰靣如此當可復建功立事乎

因椎几大呌瘡裂而卒

續搜神記曰文獻文獻王道謚曽令郭璞筮巳一年中𠮷凶璞

曰當有小不𠮷利可取廣州二大甖盛水置床帳二角

名曰鏡耗以厭之某時撤甖去水如此其災可消至日忘

之尋失銅鏡不知所在後撤去水乃見所失鏡在於甖中

甖口數寸鏡大尺餘王公後令筮鏡甖之意璞云撤甖違

期故致此妖邪魅所爲無他故也使燒車轄以擬鏡立出

又曰林慮山下有一亭人過𪧐者或病或死常云十許男

女各雜衣或白或黒輙來爲害有郅伯夷者過𪧐於此獨坐

誦經忽有十餘人來與伯夷並坐因共蒲愽於是伯夷宻以

鏡照之乃是一群犬因執燭而起佯誤以燭燒其衣毛乃

樵伯夷懷刀投一人中之遂死成犬餘悉走去

神異經曰昔有夫婦將別破鏡人執半以爲信其妻與人

通其鏡化鵲飛至夫前其夫乃知之後人因鑄鏡爲鵲安

背上自此始也

幽明録曰宫亭湖邊傍山門有石數枚形圎若鏡明可以

鑑人謂之石鏡後有行人過以火燎一枚至不復明其人

眼乃失明

地鏡圗曰欲知寳所在地以大鏡夜照見影若光在鏡中者

物在下也

風角要占曰厭盗賊法三月以小形銅鏡七枚埋於申地

秤七百斤𡈽覆之坎深二尺五寸廣二尺五寸築令堅固

孟逹與劉封書曰天地𥘉生如鏡

陸機與弟雲書曰仁壽殿前有大方銅鏡高五尺餘廣三

尺二寸立着庭中向之便冩人形體了了亦怪也

𥘿嘉與婦徐淑書曰頃得此鏡旣明且好形觀文藻丗所

希有意甚愛之故以相與明鏡可以鑒形淑荅書曰今君

征未旋鏡將何施行明鏡鑒形當待君至

𫝊咸鏡賦曰從隂位於清啇採秋金之剛精醮祝融以致

度命歐冶而是營晞日月之光烈儀厥象乎曜靈

     鏡臺

丗說曰温嶠爲劉越石長史北討劉聦得玉鏡臺嶠從姑

劉氏有女羙嶠有意自媒數日乃下玉鏡臺姑喜既婚交

禮女曰我固疑是老奴果如所卜也

三國典略曰胡太后使沙門靈昭造七寳鏡臺合有三十

六戸每室别有一婦人手各執鏁才下一𨵿三十六户一

時自閉若抽此𨵿諸門皆啓婦人各出戸前

魏武雜物䟽曰鏡臺出魏宫中有純銀叅帶鏡臺一純銀

七貴人公主鏡臺四

晉東宫舊事曰皇太子納妃有玳𤦛鈿鏤鏡臺一

宋起居注曰元嘉中韋朗爲廣州刺史作銅鏡臺一具御

史中丞劉禎請以事追免朗官

謝眺詩曰玲瓏𩔖丹檻孤髙似玄闕對鳯臨清水乗龍掛

明月照粉拂紅粧挿花理雲髮玉顔徒自見畏見君情歇

古詩曰珊瑚掛鏡爛生光

     奩

後漢書曰隂太后崩明帝性孝愛追慕無巳謁原陵帝從

席前伏御牀視太后鏡奩中物感慟悲涕令易脂澤裝具

左右皆泣莫能仰視焉

拾遺記曰隂貴人食𤓰羙帝使求之時有燉煌獻異𤓰云

是空峒靈𤓰又常山獻巨桃及后崩侍者見鏡奩中有瓜

桃之核視之涕零也

列仙傳曰朱崖令死當還法内珠於𨵿者死其繼母弃其

繫臂珠其男年九歳好之置鏡奩中皆不知也至海𨵿吏

収得十枚乃母子争死吏遂弃而遣之事具義門

語林曰范汪至能噉梅人致一斛奩    噉湏㬰盡也

蔡邕表曰賜鏡奩等前後重疊父母於子無以加此

魏武上雜物䟽曰純銀藻豆奩純銀括摟奩

孫仲𭔃妹臨亡書曰鏡與粉盤與郎香奩與若欲令其行

身如明鏡純如粉譽如香

     合

宋元嘉起居泣曰廣州刺史韋朗𬒳彈事有金鏤合二枚

銀鏤合二枚○劉向别傳曰向有合賦

祖台之志怪曰呉中有王大夫行至曲阿回塘上有一女

子便留住𪧐解臂上金合繫其肘下令暮更來遂不至更

使尋求都無女人過猪欄邊見猪鉀有合

     多羅

纂文曰多羅粉噐

扶南傳曰扶南國王以純金多羅遺毗騫王

     嚴器

魏武内嚴器誡令曰孤不好鮮飾嚴具用新皮葦笥以黄

葦縁中遇亂丗無葦笥乃更作方竹嚴具以皂韋衣之麁

布裹此孤平常之用者也内中婦曾置嚴具于時爲之推

壞今方竹嚴具縁⿰氵𭝠甚華好○魏武上雜物䟽曰油⿰氵𭝠𦘕

嚴器一純金叅帶𦘕方嚴器一○齊書曰冝都王鏗鎭姑

熟于時人發桓温女冢得金巾箱織金篾爲嚴器條以啓

聞鬱林勑以賜之鏗曰今取徃物後取今物如此循環尓

豈可不熟念使長史蔡約自徃脩復纎毫不犯

北史后妃傳曰舊儀司飾三人掌簮珥花嚴

脩復山陵故事曰梓宫用嚴器五具馬齒嚴器五具

汝南先賢傳曰戴良嫁女以笥爲嚴器

𥘿嘉婦與嘉書曰今奉嚴器中物幾具

陸雲與兄機書曰按行視曹公器物嚴器方六七寸髙四寸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一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