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五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五十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五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五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五十一

 工藝部八

   𦘕下

歷代名𦘕記曰夫𦘕者成敎化𦔳人倫窮神變測幽微與

六籍同功四時並運發於天然非由述作古先聖王受命

應籙則有龜字效靈龍圖呈寳自巢燧巳來皆有此瑞迹

暎乎瑶鈴事傳乎金𠕋庖犧氏發於榮河中典籍圗𦘕萌

矣黄軒氏得於温洛中央皇蒼頡狀焉

又曰夫𦘕比之書價則顧陸可同鍾離張僧繇可同逸少書

則逡廵可成𦘕非歳月可就所以書多於𦘕自古而然今

分爲三古以定貴賤以漢魏三國爲上古則趙歧劉襃蔡

邕張衡已上四人後漢曹旄楊循桓範徐邈已上四人魏曹不興

葛之流是也以晉宋爲中古則明帝荀朂衛恊王廙

顧愷之謝稚嵆康戴逵已上八人晉陸探微顧寳先表倩顧景

秀之流是也已上四人宋以齊梁北齊後魏陳後周爲下古則

姚曇謝赫劉瑱毛惠逺已上四人齊元帝袁𭥦張僧繇江僧寳

巳上四人梁楊子華田僧亮劉殺鬼曹仲逹巳上四人北齊蔣少遊楊

乞德已上二人後魏顧野王馮提伽之流是也隋及唐爲近

代之價則董伯仁展子䖍孫尚子鄭法士楊契丹陳善見

已上六人隋張孝師范長壽尉遟乞僧王知愼閻立德之流是

巳上六人唐

又曰(⿱艹石)言有書籍豈可無九經三史顧陸張吴爲正經楊

鄭董展爲三史其餘𦘕迹爲百家呉雖近可爲正經

又曰昔謝赫云𦘕有六法一曰氣韻生動二曰骨法用筆

三曰應物象形四曰隨𩔖賦綵五曰經營位置六曰傳摸

移冩自古𦘕人罕能兼知試論曰古之𦘕者或有遺其形

似而尚其骨氣以形似之外求其𦘕此難可與俗人道也

今之𦘕縱得形似而氣韻不生以氣韻求其𦘕則形似自

在其間矣上古之𦘕迹簡而意澹澹而雅正顧陸之流是

也中古之𦘕細宻而精緻以臻麗展鄭之流是也近代之

𦘕煥爛而求備今人之𦘕錯亂而無旨衆工之迹是也夫

象物必在於形似形似須全其骨氣骨氣形似皆夲於意

而歸乎用筆故工𦘕者多攻書然則古之嬪臂纎而骨束

古之馬啄大而腹細古之臺閣竦峙古之服飾容曳故古

𦘕非獨變態有奇意也抑亦物象殊也

又曰徧觀衆𦘕唯顧生𦘕古賢得其妙理對之令人終日

不倦凝神遐想妙悟自然物我兩忘離形去智身固可使

如槁木心固可使如死灰 -- 灰 不亦臻於妙理乎所謂𦘕之道

又曰漢張衡字平子昔建州浦城縣山有獸名駭神豕神

人首狀貌惡百鬼惡之好出水邊石上平子徃冩之獸入

潭中不出或云此獸畏𦘕故不出可去紙筆即去之獸果

出平子拱手不動濳以足指𦘕獸今號巴獸潭

又曰昔張芝學崔瑗杜度草書之法因而變之以成今草

字之體勢一筆而成氣脉通連隔行不斷唯王子敬明其

深旨故後首之字徃徃繼其前行丗上謂之一筆書其後

陸探微亦作一筆𦘕綿連不斷故知書𦘕用筆同法陸探

微精利潤媚新奇絶妙名髙宋代時無等倫

又曰魏曹植言觀𦘕者見三皇五帝莫不仰戴見三季𭧂

主莫不悲惋見SKchar臣賊嗣莫不切齒見髙節妙士莫不忘

食見忠節死難莫不抗首見放臣斥子莫不歎息見滛

妬婦莫不側目見令妃順后莫不嘉貴是知存乎鑒者𦘕

又曰蜀諸葛亮字孔明華陽國志云南夷其俗徴巫鬼

盟詛要之諸葛亮乃爲夷作圗先𦘕天地日月君長城府

次𦘕神龍及牛馬駞羊後𦘕部主吏乗馬幡蓋逺行安䘏

又𦘕夷牽牛負酒賫金寳詣之以賜夷甚重之

又曰曹不興吴興人也孫權使𦘕屏風誤落筆㸃素因就

成蠅狀權疑其眞以手彈之時稱吴八絶張㝅呉録云八絶者孤城鄭嫗

善相劉惇善星象呉範善𠋫風SKchar趙達善筭嚴武善碁宋壽善上夢皇象善書曹不興善𦘕赤烏中不

興之清溪見赤龍出水上冩獻孫皓皓送秘府至宋朝陸

探微見𦘕歎其妙因至清溪復見其龍宋時累月亢旱祈

禱無應乃取不興龍置水上應時蓄水成霧累月𩃎霈謝

赫云不興之迹代不復見秘閣内一龍頭而巳觀其風骨

擅名不虚在第一品矣

又曰晉顧愷之字長康甞於瓦官寺北殿𦘕維摩詰𦘕訖

光耀月餘日京師寺記云興寜中瓦官寺𥘉置僧衆設㑹

請朝賢鳴刹注錢其時士大夫莫有過十萬者旣至長康

長康直打刹注百萬長康素貧衆以爲大言後寺衆請勾

䟽長康曰冝備一壁遂閉戸徃來一月餘日所𦘕維摩詰

一軀工畢將欲㸃眸子乃謂寺僧曰第一日見請施十萬

第二日可五萬第三日可任例責施及開戸光照一寺施

者填咽俄而得百萬錢愷之甞言𦘕人物最難次山水次狗

馬臺閣一定器耳差爲易也斯言得之至於鬼神人物有

生動之可狀湏神韻而後全(⿱艹石)氣韻不周空陳形像筆力

未到空善賦彩謂非妙也

又曰宋朝頋駿之常結構髙樓以爲𦘕所每登樓去梯家

人罕見(⿱艹石)時景融朗然乃含毫天地隂慘則不操筆今之

𦘕人筆墨混於塵埃丹青和其泥滓徒汚綃素豈曰繪𦘕

自古善𦘕者匪衣冠貴胄逸士髙人振妙一時傳芳千祀

非閭閻鄙賤所能爲也

又曰南齊宗測宇敬微炳之孫也善𦘕傳其祖業志欲遊

名山乃冩祖炳所𦘕尚子平圗於壁隱廬山居炳舊宅𦘕

阮籍遇孫登於行障上坐卧對之又𦘕永業寺佛景臺皆

稱妙絶

又曰南齊謝赫姚㝡云㸃刷精研意存切似冩貌人物不

俟對㸔所湏一覽便歸操筆目想毫髮皆無遺失麗服靚

粧隨時變改直眉曲𩯭與丗爭新別體細微多從赫始遂

使委巷逐末皆𩔖效嚬至於氣韻精靈未躬生動之致筆

路纎弱不副雅致之懷然中興巳後𦘕人馬貴在沈摽下

毛惠逺上

又曰南齊劉瑱字士温彭城人少聦惠多才藝攻書𦘕嬪

墻當代第一謝云用意綿宻𦘕體簡細筆力困弱制置單

省婦人最佳但纎削過差飜爲失眞然玩之詳熟甚有姿

又曰南齊毛惠逺滎陽陽武人也善𦘕馬時劉瑱善𦘕婦

人並當代第一市青碧一千二百斤供御𦘕用錢六十五

萬有言惠逺納利者勑尚書評價貴二十八萬後家徒壁

立甚悔痛之惠逺弟惠秀永明仲待詔秘閣丗祖將北伐

命惠秀𦘕漢武北征圗中書郎王融監掌其圗成帝極重

之置瑯瑘臺上每披覽焉

又曰北齊楊子華丗祖時任直閣將軍甞𦘕馬於壁夜聽

啼齧長鳴如索水草圖龍於素舒卷輙雲氣縈集也丗祖

重之使居禁中天子號爲𦘕聖非有詔不得與人𦘕時有

王子善碁通神號爲二絶

又曰北齊劉殺SKchar與楊子華同時丗祖俱重之𦘕𨷖雀於

壁間帝見之爲生拂之方覺甞在禁中錫頼巨萬任梁州

刺史

又曰梁元帝名繹字丗誠善𦘕曽𦘕聖僧武帝親爲賛之

任荆州刺史日𦘕蕃客入朝圗帝極稱善又𦘕職貢圗并

序蓋外國來獻之事長子方智字實相尤能冩眞坐上賔

客隨容㸃染即成數人問童兒皆識之

又曰梁蕭賁字文奐蘭陵人也多詞學工書𦘕曾於扇上

𦘕山水咫尺之内見萬里可知姚最云雅性精宻後來難

比含毫命素動必依眞學不爲人自娯而巳人間罕見其

又曰陶𢎞景字通明丹陽秣陵人㓜有異操年十歳讀書

葛洪神仙傳便有隱逸之志居茅山號華陽隱居好著述

明衆藝武帝甞欲徴用隱居𦘕二牛一以金籠頭牽之一

則迤邐就水草武帝知其意不以官爵逼之

又曰梁張僧繇吴人也天監中爲武陵王國侍郎直秘書

閣知𦘕事武帝崇飾佛寺多僧繇𦘕之時諸王在外武帝

思之遣僧繇乗傳冩貌對之如面江陵天皇寺明帝置也

内有柏堂僧繇𦘕盧舎那佛及仲尼十哲帝怪問釋門内

如何𦘕孔聖僧繇曰後當頼此耳及後代滅佛法焚天下

寺塔獨以殿有宣尼像乃不令毀拆又金陵安樂寺𦘕四

龍不㸃眼睛即恐飛去人以爲妄誕固請㸃之遂㸃二龍

㬰雷電破壁兩龍乗雲驣而上天二龍未㸃眼睛者見

在又𦘕天竺二胡僧侯景亂散坼爲二後一僧爲唐右常

侍陸堅所寳堅疾篤夢一胡僧告云我有同友離拆多時

今在洛陽李家(⿱艹石)求合得之當以法力助君陸以錢帛果

於其處購得之其疾乃愈劉長卿爲記述其事張𦘕所有

靈感不可具記

又曰北齊髙孝珩丗宗第二子也封廣寧郡王尚書令大

司徒愽渉多才藝曽於㕔壁上𦘕蒼膺觀者疑其眞鳩雀

不敢近又𦘕朝士圗當時妙絶

又曰隋楊契丹官至上儀同僧悰云六法備詠甚有骨氣

山東體制允屬伊人在閻立夲下契丹之迹非不雄冨此董展則乏精微

云田楊聲侔董展昔田楊與鄭法士同於京師光明寺𦘕

小塔鄭圗東壁北壁田圗西壁南壁楊𦘕外邊四面是稱

三絶揚以簟蔽𦘕處鄭𥨸觀之謂楊曰卿𦘕終不可學何

勞鄣蔽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託以㛰𡛸有對門之好又求楊𦘕夲楊引鄭至

朝堂指宫闕衣冠車馬曰此是吾𦘕夲也由是鄭深歎伏

又唐張孝師爲驃騎尉尢善𦘕地獄氣𠉀幽黙孝師曽死

復蘇具見SKchar中事故備得之呉道𤣥見其𦘕因效之爲地

獄變

又曰唐王陁子善山水幽致峯巒極佳也上言山水者稱

陁子頭道子脚

又曰唐呉道子陽翟人也好酒使氣毎欲揮毫必湏酣飲

學書於張長史旭賀監知章學書不成因攻𦘕曽事逍遥

公韋嗣立爲小吏因冩蜀道山水之體自爲一家其書迹

似薛少保亦甚便利𥘉任兖州瑕丘縣尉𤣥宗召入禁中

改名道𤣥因授内教博士非有詔不得𦘕張懷瓘毎云呉

生之𦘕下筆有神是張僧繇後身也可謂知言矣官至寧

王友開元中將軍裴旻善舞劒道𤣥觀旻舞畢揮毫益進

時又有公孫大娘亦善舞西河劔氣渾脫張旭見之因爲

之草書杜甫歌行𫐠其事是知書𦘕之藝皆湏意氣而成

亦非懦夫所能作也

又曰唐盧稜伽吴生弟子也𦘕迹似吴生但才力有限頗

能細𦘕咫尺間山水廖廓物像精備經變佛像是其所長

呉生甞於京師𦘕揔持寺三門大獲泉貨稜伽乃𥨸𦘕莊

嚴寺三門銳思開張頗臻其妙一日呉生忽見之驚歎曰

此子筆力當時不及我今乃𩔖我精爽盡矣居一月稜伽

果卒

又曰唐馮紹政尤善𦘕膺鶻鷄雉盡其形態觜眼脚爪毛

彩俱妙曽於禁中𦘕五龍亦稱其善有降雲蓄雨之感

又曰唐李思訓宗室也即林甫之伯父早以藝稱於當代

一家五人並善丹青髙宗甚重之書𦘕稱一時之妙其𦘕

山水樹石筆格遒勁湍瀬潺湲雲霞縹緲時覩神仙之事

窅然巖嶺之幽時人謂之大李將軍也

又曰唐韓幹尤工鞍馬忽有人詣門稱SKchar使請馬一疋韓

君𦘕馬焚之他日SKchar使乗馬來謝其感神(⿱艹石)此弟子孔榮

爲之上足

又曰唐張璪字文通尤工樹石山水𥘉畢宏擅名當代一

見驚歎異之璪唯用秃筆成以手摸絹素因問璪所授璪

曰外即造化中得心源畢宏於是閣筆

又曰唐李漸善𦘕蕃馬𮪍射射鵰放牧川源之妙筆迹氣

調今古無儔李仲和能繼其藝而筆力不及

又曰天后朝張易之奏召天下𦘕工修内庫圗𦘕因使工

人各推所長銳意摸冩仍舊裝背一毫不差其眞者多歸

易之

又曰唐朝吴道𤣥古今獨歩前不見顧陸後無來者授筆

法於張旭此又知書𦘕用筆同矣張旣號書顚呉冝爲𦘕

聖神假天造英靈不窮

唐𦘕斷曰唐呉道𤣥窮丹青之妙大約宗師張僧繇𤣥宗

天寳中忽思蜀中嘉陵江水遂假呉生驛逓令徃貌之及

迴帝問其狀奏云臣無粉夲並記在心遣於大同殿圗嘉

陵江三百里山水一日而畢時有李將軍山水擅名亦𦘕

大同殿數月方畢𤣥宗云李思順數月之功呉道𤣥一日

之迹皆極其妙又𦘕殿内五龍鱗甲飛動毎欲大雨即生

煙霧呉生常持金剛經自識本身當天寳中有楊庭光與

之齊名濳𦘕吴生眞於講席衆人之中吴生觀之亦見便

驚語庭光云老夫衰醜何用圗之

又曰唐周昉字景𤣥郭子儀子壻趙縱常令韓幹冩眞衆

皆稱善後又請昉冩眞二人皆有能名公常列二𦘕於座

未能定其優劣因趙夫人歸省公公子儀也問云此𦘕何人對

曰趙郎曰何者似云兩𦘕揔似後𦘕者嘉又問何以言之

曰前𦘕空得趙狀貌後兼移其神氣情性𥬇言之姿公問

後𦘕者何人乃云周昉是日定其二𦘕SKchar劣令送錦綵數

百疋

又曰唐閻立夲太宗時南山有猛獸害人太宗使驍勇者

捕之不得虢王元鳯忠義奮發自徃取之一箭而斃太宗

壯之使立夲圗其鞍馬僕從皆冩其眞無不驚伏其能太

宗幸𤣥都池𨷖鸂䳵召立夲貌十八學士凌煙閣功臣等

實亦輝暎前古

又曰唐韋無忝京兆人也𤣥宗朝以𦘕名馬異獸擅名時

稱韋四足無不妙也曽見貌外國所獻師子酷似其眞後

師子放歸夲國唯𦘕者在圗時因觀覽百獸見之皆懼又

𤣥宗射獵一箭中兩野猪詔於𤣥武北門寫貌傳在人間

乃妙之極也

又曰唐楊光𦘕松石山水岀於人表𥘉稱處士謁盧黄門

懷愼館之甚厚知其丹青之能意欲求之而未敢言楊懇

辭去復苦留之知其家在洛中衣食乏少心所不安乃令

人濳將數百千至洛中供擬取其家書示楊公感之未知

所報盧因從容乃言欲求一蹤以子孫寳之意尚難之遂

月餘圗一松石雲物移動造化人莫能覩也

又曰唐陳閎㑹稽人也以能冩眞夲道薦之開元中召入

供奉毎令冩眞御容妙絶當時𤣥宗射猪鹿兎鴈等并按

舞圗𡨋容皆受詔冩貌又太清宫肅宗眞容匪唯龍鳯姿

日角天宇之狀而筆力遒潤神彩英逸實天假其能也閻

令之後一人而巳

又曰唐張萱京兆人也當𦘕貴公子鞍馬屏幄宫苑子女

等名冠於時善起草㸃蔟置亭䑓竹樹花鳥僕𨽻皆極精

又曰唐王墨不知何許人也名冷善潑墨時人爲之王墨

多游江湖善𦘕山水松柏𮦀樹等性踈野好酒每圖障興

酣之後以墨潑之脚蹙手抹或拂或幹隨其形象爲山爲

竹爲樹應心隨意倐(⿱艹石)造化圗成雲霞澹澹風雨蕭蕭不

見汚之路也

又曰唐李靈雀落魄不拘檢毎圗一障非其所欲不可强

也以酒生思傲然自得王公之尊寒暑之(⿱艹石)山水竹樹一

㸃一抹成於自然或即峯際雲孤或即島嶼極海非常制

又曰唐張志和字子同號煙波子常釣魚洞庭𥘉顔魯公

在吴興知其髙節以漁歌五首贈之乃圗傳爲卷軸隨句

賦象人魚鳥獸風雨雲月皆依字成形雅叶其妙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