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五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五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五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五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五十二

 工藝部九

     巧

釋名曰巧者合異𩔖共成一體也

禮曰無作淫巧以蕩上心

又曰季康子之母死公輸(⿱艹石)方小公輸若匠師方小言年尚㓜未知禮也

般請以機封歛下棺於椁般若之族多技巧者見若掌歛事而年尚㓜請代之而欲甞其技巧

從之時人服般之巧公肩假曰不可般爾以人之母嘗巧則豈不

得以以已字言寕有强使女者與借於禮作機巧非也以與巳字本同

又曰目巧之室則有奥阼

周禮曰國有六職百工與居一焉百工司空事官之屬於天地四時之職亦處其

知者創物謂始闓端造器物(⿱艹石)丗本作者是也巧者述之守之丗謂之工

父子丗以相教百工之事皆聖人之作也事無非聖人所爲也爍金以爲刄

凝土以爲器作車以行陸作舟以行水此皆聖人所作也

凝堅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後可以

爲良時寒温也氣剛柔也良善也

續漢書曰張衡性精微有巧藝作地動儀以精銅鑄其器

圜徑八尺形似傾樽其蓋穹隆飾以篆文外有八龍首銜

銅丸下有蟾蜍承之其牙發機皆隱在樽中周密無際如

一體焉地動機發龍即吐丸蟾蜍張口受丸聲乃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者覺知即省龍機其餘七首不發則知地震所從起來也

合契(⿱艹石)神觀之莫不服其竒麗自古所來未甞有也

蜀志曰諸葛亮性巧損益連弩木牛流馬皆岀意焉亮集有其

晉書曰嵇康性絶巧而好鍜宅中有一栁樹甚茂乃激水

環之毎夏月居其下以鍜

晉紀曰宋王圍慕容超張綱巧絶於人乃使綱大治攻具

於是城上火石弓弩無所用之

晉陽秋曰呉葛衡字思直明逹天官能爲機巧故作渾天

又曰衡陽區紙者甚有巧思造作木室作一婦人居其中

人扣其户婦人開户而出當户再拜還入户内閉户又作

䑕市於中而四方丈餘四門門中有一木人縱四五䑕欲

出門木人輙推木掩之門門如此䑕不得出又作指南車

及木奴令舂穀作米中宗聞其巧詔𥙷尚方左校

沈約宋書曰石虎使解飛姚興令狐生造指南車宋武帝

平長安始得此車戎狄所制不甚至精雖有南多不審正

廻曲頻聚猶須人力正之范陽人祖冲之甚有巧思常謂

冝更構造順帝昇明末齊王爲相命冲之造焉其制甚精

百屈千廻未甞移變

北齊書曰髙隆之性小巧至於公家羽儀百戲服制時有

改易不循舊典時論非之

文士傳曰張衡甞作木鳥假以羽翮腹中施機能飛數里

後趙録曰邴輔樂陵人也好學者才藝巧思機智妙於當

時襄國宫殿臺榭皆輔所營也

馬鈞別傳曰釣字徳衡扶風人巧思絶丗不自知其爲巧也

居貧舊綾機五十綜者五十躡六十綜者六十躡鈞乃易

以十二躡其竒文異變因感而作猶自然而成形隂陽之

無窮

葛洪神仙傳曰葛由者蜀人也刻木作羊能行一旦𮪍羊

入山遂云得仙未知指實也

鄴中記曰石虎有指南車及司里車又有舂車木人及作

行碓於車上動則木人蹋碓行十里成米一斛又有磨車

置石磨於車上行十里輙磨一斛凡此車皆以朱彩爲飾

唯用將軍一人車行則衆巧並發車止則止中御史解飛

尚方人魏猛變所造虎至性好佛衆巧奢靡不可紀也甞

作擅車廣丈餘長二丈安四輪作金佛像坐於車上九龍

吐水灌之又作一木道人𢘆以手摩佛心腹之間又十餘

木道人長二尺餘皆披袈裟繞佛行當佛前輙揖禮佛

又以手撮香投爐中與人無異車行則木人行龍吐水車

止則止亦解飛所造也

玄中記曰竒肱氏善竒巧能爲飛車從風逺行

述異記曰魯班刻石爲禹九州圖今在格城石室山東北巖

西京𮦀記曰長安巧工人丁緩者爲𢘆蒲燈七龍五鳯𮦀

以芙華蓮藕之竒又作卧褥香爐一名𬒳中香爐大出房

風其法度至綬更始爲之環轉四固而爐體常平可致之

𬒳褥故取𬒳褥爲名又作九層山鑪鏤爲竒禽恠獸諸靈

皆自然運動又作七輪扇連以七輪大皆徑尺並相連續

一人運之滿堂皆生風寒焉

又曰昭陽殿椽桶皆刻作龍虵縈繞之狀匠人丁護李菊

所作也其巧爲天下第一

涼州記曰吕光時有任射者自匿爲王欣家奴發覺應死

躬有竒巧王𠇍魯般之儔也故赦之涼風門及大殿歳乆

傾敗躬運巧致思土木俱正

王子年拾遺記曰嶿支國去𭰖離國八萬里其國婦人

善織以五色絲稍内口中兩手引之則成文錦似列燈燭

又曰始皇起遊雲臺窮極四方之珍材搜天下之巧工人

皆能騰虚縁木揮斤斧於空中

又曰始皇二年騫消國獻善𦘕之工名裂裔刻白玉爲兩

虎削玉爲毛有如眞矣不㸃兩目睛始皇㸃之即飛去明

年南郡有獻白虎二頭始皇使視之乃是先刻玉者始命

去目睛二虎不復能去

歴代名𦘕記曰呉王趙夫人丞相趙逹之妹善書𦘕巧妙

無𩀱能於指間以綵織爲龍鳯之錦宫中號爲機絶孫權

常歎巴蜀未平思得善𦘕者圖山川地形夫人乃進所冩

江湖九州山岳之勢夫人又於方帛之上繡作五岳列國

地形宫中號爲針絶又以膠續絲髮作爲輕慢宫中號爲

絲絶

又曰宋謝莊字希逸性多巧思制木方丈圖天下山川土

地各有分理離之則州别郡殊合之則寓内爲一

老子曰大巧(⿱艹石)

又曰絶巧弃利盗賊無有

荘子曰陶者云我善治埴圎者中規方者中矩範土曰陶陶化也埴

黏土匠人曰我善治木曲者中鈎直者應繩曲鈎也繩直也謂匠人機

巧善能治木曲直必中鈎繩也夫埴木之性豈欲中規矩鈎繩哉土木之性禀之

造物不求曲直豈慕方圎陶者匠人浪爲臧否

又曰百工有器械之巧則壯

又曰巧者勞而智者憂無能者無所求

又曰無爲也而𥬇巧巧者有爲以傷神

又曰覆載天地刻雕衆形而不爲巧巧者爲之妙耳物皆自爾故無所稱巧也

此之謂天樂忘樂而樂足矣

又曰以瓦注者巧以鈎注者憚以黄金注者昏所要愈重則其心愈

又曰郢人堊堊白墁其鼻端(⿱艹石)蝇翼使匠石斵之匠石運

斤成風而斵之盡惡而鼻不傷郢人立而不失容宋元君

聞之召匠石曰甞試爲寡人爲之匠石曰臣則甞能斵之

雖然臣質死之矣

列子曰周穆王西廵有獻工人名偃師曰臣唯命所試然

臣巳有所造願王先觀之穆王曰以(⿱艹石)俱來吾與(⿱艹石)俱觀

之越日偃師謁見王王曰(⿱艹石)與階來者何人耶對曰臣之

所造能倡者穆王驚視之趨歩俯仰言皆人也巧夫頷其

頥則歌合律捧其手則舞應節千變百化惟意所造王以

爲實人也與盛SKchar内御並觀之𠆸將終倡者瞚與瞬其目

而招王之左右侍妾王怒立便欲誅偃師偃師大懾立剖

散倡者以示王皆草木膠⿰氵𭝠白黒丹青之所爲也自内則

肝膽心肺脾腎腸胃外則筋骨支節皮毛齒髮皆假物也

無不畢具者合㑹復如𥘉王誠廢其心則口不能言廢其

肝則目不能視廢其腎則足不能歩穆王曰人之巧乃與

造化同功乎詔貳車載之以歸夫班輸之雲梯墨翟之飛

鳶自謂能之極也弟子東賈會滑𨤲間以偃師之巧吿於

二子二子終身不敢語藝而時執規矩焉

又曰宋人有爲其君以玉爲楮葉者三年而後成亂之楮

葉中而不可別也此人遂以巧食宋國列子聞之曰使天

地生物三年而成一葉則物之有葉者寡矣故聖人持道

化而不持智巧轉子云象爲楮葉

又曰考成子學幻於尹文先生三年不告考成子請其過

而求退尹文先生曰昔老聃之祖西也顧而告余曰有生

之氣有形之狀盡幻也造化之所始隂陽之所變者謂之

生謂之死窮數逹變因形移易者謂之化謂之幻造物者

其巧妙其功深故難終難窮因形者其巧顯其功淺故隨

起隨滅知幻化之不異生死也始可學夫幻矣吾與汝亦

幻也奚須學哉

墨子曰公輸子削竹木爲鵲成而飛之三日不下自以爲

至巧墨子謂曰子之爲鵲也不如匠爲車轄也湏㬰逝三

寸之木而任五十石之重故利於人謂之巧不利於人謂

之拙

孟子曰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圎也

南子曰昔者楚欲攻宋墨子聞而悼之墨子名翟宋大夫悼傷也

魯趨而徃十日十夜而不休息裂衣裳褁足至於郢見楚

自從趨走也郢楚都也今南郡江陵北里郢是也曰臣聞大王舉兵將攻宋計

必得宋而後罷之乎志其苦衆勞民頓兵剉銳天下以不

義之名而不得咫尺之地猶且攻之乎頓罷剉辱銳精攻無罪之宋故負天

下以不義之名猶且必也王曰必不得宋又且爲不義曷爲攻之墨子

曰臣見大王之必傷義而不得宋王曰公輸子天下之巧

士作爲雲梯設以攻宋曷爲弗取公輸魯班號時在楚雲梯攻城具髙長上與雲

齊故日雲梯設施也墨子曰今公輸設攻宋之械墨子設守之備公

輸九攻而墨子九拒之終弗能入入猶下也於是乃偃兵輟不

攻宋輟止

又曰神機隂閉剞劂無迹人巧之妙也而治丗不以爲民

又曰工人下漆而上丹則可下丹而上⿰氵𭝠則不可萬事由

此也

又曰規矩鈎繩者乃巧之具也而非所以爲巧巧存於心也

又曰神明之事不可以智巧爲也不可以筋力致也天地

所包隂陽所嘔雨露所濡以生萬殊翡翠瑇瑁碧玉珠文

采明朗澤(⿱艹石)濡摩而不玩乆而不渝奚仲不能旅魯般弗

能造此之謂大巧

又曰夫至巧不用劒巧在心手故不用劒

又曰大匠不用斵

又曰夫物有以自然而後人事有治也故良匠不能斵金

巧冶不能鑠木金之勢不可斵而木之性不可鑠也埏埴

而爲器刳木而爲舟爍鐡而爲刄鑄金而爲鍾因其可也

尸子曰古者倕爲規矩凖繩使天下倣焉

愼子曰百工之子不學而能者非生而巧也言有常事

傅子曰馬先生鈞天下之巧也有二子謂古無指南車記

言之虚也先生曰古有之二子以白明帝詔先生作之而

指南車成此一異也從是天下服其巧矣居京都城内有

地可爲園患無水以漑之先生乃作飜車令童兒轉之而

灌水自覆其巧百倍於常此二異也後人有上百戲者能

設而不能動帝以問先生可動否鈞曰可動帝曰其巧可

益否對曰可益受詔作之以大木雕構使形(⿱艹石)輸平濳以

水發焉設爲女樂舞象使木人擊鼓吹簫木跳丸擲自出

自入百官行署變巧百端此三異也先生見諸葛亮連弩

曰巧則巧矣未盡善也言作之可令加五倍甞試以車輪

懸瓴甓數十飛之數百歩矣馬先生之巧雖古般輸墨翟

王尓漢丗張平子不能過也

又曰馬先生爲機器未成裴丗子疑而難之先生口屈不

能對傅子謂裴子善乎言而不巧馬氏長於巧而短於言

巧者天下之微事

抱朴子曰善圍碁者丗謂之碁聖故嚴子卿馬綏明有碁

聖之名書聖皇象胡昭是也𦘕聖衛恊張墨是也木聖張

衡馬鈞是也

孔藂子曰孔附謂陳玉曰梁人有楊田者𠆸巧過人骨勝

肉飛

愽物志曰近丗有田夫至巧而不自𮗜也其婦稱之猶不

自知乃削木爲小麥試籴之 無疑歸磨乃𮗜非麥

論衡曰傳稱魯般墨子之巧刻木爲鳶飛之三日而不集

夫言其以木爲鳶飛之可也言其三日不集増之也猶

丗傳言魯般巧亡其母矣言其巧工爲母作木車馬木人

御者機𨵿備具載母上臺去而不還失其母焉

楊泉物理論曰夫蜘蛛之羅蜂之作巢其巧妙矣而况於

人乎故工匠之方規圎矩出乎心巧成於手迹非睿敏精

宻孰能著勲成形以周器用哉

晉讃曰陳勰以工巧見知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