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五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五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五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六十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五十九

 器物部四

   簠簋    瑚璉    敦牟

   爼豆登附  籩       樏

   鉶     鉢     窪

   甌     杯     棬   欓

     簠簋

三禮圖曰簠受一升下足髙一寸中方外圎⿰氵𭝠丹中蓋龜

形諸侯飾以象天子玉飾盛𮮐稷簋受一升足髙一寸中

圎外方挫其四角⿰氵𭝠赤中蓋亦龜形其飾如簠盛稻𥹭

易曰樽酒簋貳用𦈢鄭𤣥曰唯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斗上有建星建星形似簋貳副也建星

上星又似𦈢也納約自牖無咎

詩曰權輿刺康公與賢人有始無終也於我乎毎食四簋

今也每食不飽于嗟乎不承權輿

又曰於粲洒掃陳饋八簋

周禮曰瓬人爲簋實一觳崇尺厚半寸脣寸

儀禮曰佐食分簋士用敦言簋者客同姓之士得從周制

禮曰管仲鏤簋而朱絃鄭玄日刻而飾之大夫刻之爲龜諸侯飾之以象天子飾之以王

君子以爲濫矣

又曰周之八簋𮮐稷器也

傳曰衛孔文子之攻太叔也訪於仲尼仲尼曰簠簋之事

則嘗聞之矣甲兵之事未之學也

孝經曰陳其簠簋鄭𤣥曰方曰簠圎曰簋而哀慼之

墨子曰堯飯土簋啜土鉶

賈𧨏書曰古者大臣有坐不廉而廢者不謂不廉曰簠簋

不飾

     瑚璉

三禮圖曰瑚受一升形制未聞制度云如簋而平下璉受

一升⿰氵𭝠赤中蓋亦龜形大夫飾口以白金制度云如簋而

兊下

禮曰夏后氏之四璉殷之六瑚皆𮮐稷器

論語曰子貢問賜也何如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盛𮮐稷之器夏曰瑚殷日璉

     敦牟上音

三禮圖曰敦有足其形如今酒罇法牟受一斗如敦形古

牟受一升平下⿰氵𭝠赤中飾口以白金蓋亦龜形

周禮曰(⿱艹石)合諸侯則共珠盤玉敦敦盤𩔖也珠玉以爲飾也古以盤盛血以敦盛

禮曰敦牟危匜非餕莫敢用敦牟𮮐稷器也

又曰有虞氏之雨敦𮮐稷

儀禮曰主婦設雨敦𮮐稷于爼南

     爼豆

說文曰豆古食肉器也

爾雅曰木豆謂之豆豆禮器也瓦豆謂之登即髙登也

三禮圖曰豆以木爲之受四升髙尺二寸⿰氵𭝠赤中大夫以上亦

雲𦘕諸侯加象飾口之天子玉飾登以几盛湆受斗二

升口徑尺二寸足徑八寸髙二尺四寸小身有蓋似豆狀

詩曰卯盛于豆于豆于登

又曰邊豆大房大房飾俎

周禮曰上公豆四十侯伯豆三十有二子男豆十有四

儀禮曰宰夫自東房薦豆六設千醬東

又曰大羹湆不加實于登也

大戴禮曰武王踐祚於觴豆爲銘焉

禮曰魯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於太廟爼用梡嶡梡音丸嶡

居衛

又曰爼有虞氏以梡夏后氏以嶡殷以椇周以房爼

曰梡斷木爲之四足而巳嶡之言蹶也謂中足爲横距之象周禮謂之距相之言枳椇也謂曲橈之也房謂足下跗

也上下兩間有似於堂房魯頌曰邊豆大房也夏后氏以楬苦戞豆殷玉豆周獻

息列掲無異物之飾也獻䟽剖之

又曰禮有以多爲貴者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諸公十有六

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

又曰子云觴酒豆肉讓而受惡民猶犯齒

傳曰鳥獸之肉不登於爼皮革齒牙骨角毛羽不登於器

則公不射古之制也

論語曰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曰爼豆之事則嘗聞

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

史記曰孔子爲小兒時常陳爼豆以爲戯

國語曰晉侯使聘周王召士季曰汝今我王室之一二兄

弟以相見將和恊典禮以示民訓奉其犧息竒象出其尊

彛陳其爼豆

漢書曰韓延夀爲潁川太守令文學諸生皮弁執爼豆爲

吏民行喪娶之禮

又曰劉向說上曰有司定法筆削救時務也至於禮樂則

曰不敢是敢於殺人不敢於養人爲其爼豆管絃之間小

不備因絶不爲是去小不備而就大不備

東觀漢記曰劉昆教授弟子𢘆五百餘人毎春秋饗射常

備列典儀以素木瓠葉爲爼豆

莊子曰祝宗人說彘曰汝奚惡死吾將加汝肩尻乎彫爼

之上

賈誼新書曰昔周文王使太公望傅太子發SKchar歩巧

而公弗與文王曰發SKchar鮑魚何爲弗與太公曰禮鮑魚不

登乎爼豆豈有非禮而可以養太子乎

     籩

說文曰籩竹豆也

爾雅曰竹豆謂之籩禮器

書曰祀於周廟邦甸侯衛駿奔走執豆籩

詩曰儐尓籩豆飲酒之飫

又曰籩豆有楚殽核維旅

禮曰鼎爼竒而籩豆偶隂陽之義也

左傳曰楚子入享於鄭加籩豆六品

又曰鄭伯饗趙孟爲客具五獻籩豆幕下

語曰籩豆之事則有司存焉

韓子曰晉文公反國至河令籩豆捐 --捐之手足胼胝者後之

咎犯聞之而哭公問之對曰籩豆所以食也而君捐 --捐之手

足胼胝有功者也而君後之今臣與在後中不勝其哀故

神異經曰西北荒中有玉饋之酒其上有玉樽玉籩

     樏

晉太康起居注曰齊王出蕃詔賜𣙥樽樏杯盤各有差

東宫舊事曰⿰氵𭝠三十五子方樏二沓蓋二枚

枹朴子曰丗有使酒之客以杯樏相擲者有矣

說曰王夷甫嘗屬族之事族人大怒便舉樏擲其面

陶偘表白曰鹽塞荒儉唯作方九子樏趨以供事謹上五

十葉

曹毗杜蘭香傳曰蘭香隆張碩賫方九子樏七子樏

     鉶

三禮圖曰鉶以盛羹受一升口徑六寸有足髙一寸有兩

耳蓋士以鐵大夫以銅諸侯以白金飾天子以黄金飾

周禮曰上公鉶四十有二侯伯鉶二十有八子男鉶十有

鉶羹器也

禮曰實其簠簋籩豆鉶羮

墨子曰堯飯土𮜿啜尺劣土鉶如淳曰鉶器之屬以土爲之瓦器也

     鉢

沈約宋書曰廬江王禕以銅鉢二枚餉宋祖珎

齊書曰竟陵王子良與丘令楷江珙等共打銅鉢立韻

響滅則詩成可以觀覽

北齊書曰元韶魏室竒寳多入韶家有三鉢相盛可轉而

不可出

二石僞事曰佛圖澄死以生所服金杖銀鉢送終後開棺

視之唯見杖鉢存焉

佛圖澄别傳曰澄以鉢盛水燒香呪之湏㬰鉢中生青蓮

西域諸國志曰佛鉢在乹陁越國青玉也受三升許彼國

寳之供養乞願終日花香不滿則如言也滿亦如言也

交州𮦀事曰太康四年刺史陶璜表林邑王范熊所獻銀

鉢一口白水精鉢一口

異𫟍曰司州衛士度苦行居士也其母常誦經長齋堂衆

僧未食俱望見空中有一物下旣落其前乃是大鉢滿中

香飯度以𣈆惠懐之際得道

齊王融謝安陸王賜銀鉢啓曰素金之貴有訪山經鐫刻

可竒見符神鼎撤膳器於珎羞之席降寳玩於簞瓢之門

     窪烏𤓰

說曰毛㤗買一玉窪八十八万

     甌

方言曰甌甂陳魏宋楚之間謂之㼵今河北人呼小盆爲題子杜啓切

自𨵿而西謂之甂其大者謂之甌

通俗文曰小甌曰㼵

抱朴子曰取金液及水銀以黄土甌盛置之猛火上皆化

爲丹以此丹金爲盤盌食其中令人長生

葛恢集曰詔賜恢白甌二枚

𢈔翼與燕王書曰今致白甌二枚

𡊮彦伯羅山䟽曰善道開尸在石室北壁下形體朽壞止

有白骨在昔在都識此道士聞之使人慨然其業行殊異

當蟬蛻解骨耳石室中先有甌盛香得便掃除燒香

梁皇太子謝勑賚廣州甌等啓曰淮南承月之杯豈均符

彩西國浮雲之椀非謂瓌竒臣南珎靡究未讀奏曹之表

方物罕逢不識議郞之𦘕

     杯

說文曰杯㔶小杯也㔶音貢盛二音

通俗文曰醬杯曰盞或謂之䀀夫凡切又薄淹切

方言曰㿿酒盞䀀呼雅杯也𥘿晉之

郊謂之㿿所謂伯㿿者也自𨵿而東趙魏之間曰椷或曰盞最小杯也

或曰䀀其大者謂之聞呉越之間曰𥂸齊右平原以東或

謂之𥂓杯其通語也杯落盛杯器籠也陳楚宋魏之間謂之杯

落又謂之豆筥自𨵿而西謂之杯落

禮曰母没而杯圏巨阮不能飲焉口澤之氣存焉尓

史記曰文帝十七年新垣平使人持玉杯闕下獻之刻曰

人主延壽平所言詐下吏誅

漢書曰項羽置太公於髙俎上曰不降烹汝翁髙祖曰吾

翁即汝翁儻烹遺我一杯羹

又曰元帝徴貢禹爲諌議大夫禹奏曰臣甞從之東宫見

賜柸案盡文𦘕金銀飾非當所以食臣下也

又曰朱博爲御史大夫爲人廉儉食不重味案上不過三

又曰王嘉爲丞相數上言不冝封董賢上怒詔丞相詣廷

尉詔獄吏和藥進嘉引藥杯以擊地謂官屬曰丞相幸得

備位三公奉職負國當伏刑都市以示衆豈兒女子耶何

謂咀藥而死

續漢書曰鄭𤣥飲三百餘杯不醉

又禮儀志曰天子明器有瓦大杯十六容三升瓦小杯二

十受二升

謝承後漢書曰豫章宋叔平爲定陵令素杯食麥飲酒髙弘

爲琅邪相桑杯盛漿

唐書曰胡楚賔屬文敏速毎飲酒半酣而後操筆髙宗每

令作文必以金銀杯盛酒令飲便以杯賜之

呉越春秋曰闔閭女自殺以玉杯送之

管子曰人君百杯而食

又曰桓公管仲鮑叔牙𡩋戚四人飲叔牙奉杯而起曰願

公無忘在莒時

文子曰清之爲明杯水而見眸子濁之爲闇河水不見太

韓子曰智伯身死三國分其首以爲杯

又曰紂爲象箸箕子怖以爲象箸必不加於土鉶必將犀

玉之杯象著玉杯必不美菽藿則必薦豹胎

又曰樂羊爲魏文侯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之君烹其

子而遺之樂羊坐幕下而饗之盡一杯

淮南子曰夫江河之腐胔不可勝數也然𥙊者用之大

也一杯酒蠅漬其中疋夫不嘗小也

鹽鐵論曰古者汙樽杯飲蓋毎爵樽觴豆及其後庶人器

用即竹柳陶匏而巳唯瑚璉觴豆而後彫文彤⿰氵𭝠今冨者

銀口黄耳金壘玉鍾中者野玉紵器金錯屬杯失一杯得

銅杯十價錢而用不殊箕子之譏始在天子今在疋夫

論衡曰項㬅都好道學仙去家三年而反曰有仙人將我

上天離月數里而止月之旁甚寒飢欲食輙飲我流霞一杯

王逸子曰顔淵之簞瓢則勝慶封之玉杯何者德行髙逺

能絶殊也

晉咸康起居注曰詔送遼東使叚遼等鸚鵡杯

東宫舊事曰⿰氵𭝠四升杯四十⿰氵𭝠杯子三百

漢武故事曰上崩後鄠縣有一人於市貨玉杯吏欲捕之

因忽不見縣送其器推問茂陵中物霍光呼問說市人形

貌如先帝

又曰武帝作承露盤仙人象擎玉杯以取雲表之露

十洲記曰周穆王時西胡獻夜光常滿杯杯容三升是白

玉之精光明照室夕以杯於庭中仰向天比明水便滿杯

中水甘香異美斯實神靈之器

葛仙公別傳曰仙公爲客設酒不令人傳之見杯自至人

(⿱艹石)不盡者則杯不去

神仙傳曰左慈能分杯飲酒曹公聞試之慈拔𬖂以畫杯

杯即斷飲畢以杯擲屋棟杯懸著屋棟動揺似飛鳥欲落

不落良乆乃墮地

又曰劉㓻未仙時姮娥降共語如人語不解其章

又曰劉㓻未仙時姮娥降共向留一明月杯云以示丗人

南州異物志曰鸚鵡螺狀以覆杯形如鳥頭向其腹視似

鸚鵡故以爲名

南越志曰南海以鰕頭爲長杯頭長數尺金銀鏤之晉廣

州刺史嘗以杯獻簡文簡文用以盛藥未及飲無故酒躍

於外時廬江太守曲安逺頗解術數即命筮之安逺曰却

三旬後庭將有告慶者

水嘉郡記曰君鄣山𡊮君廟神降於祝史以神前杯灌地

以大羹杯覆之有頃發杯而菌芝生於杯下

後漢馮敬通杯銘曰樂則思舊燕則思歡民之失德乾餱

以愆

束晳貧家賦曰持缺耳之破杯

班彪上啓事曰官吏二千石布𥜗羊裘以白木杯飲酒飾

虚欲以求名采譽

魏武帝上𮦀物䟽曰有銀𦘕象牙杯盤五具

陶𠈉故事曰𠈉上雜物䟽有上成帝螺杯一枚

     棬

方言曰孟海岱東齊北燕之間或謂之捲

禮曰母没而杯圈不能飲焉口澤之氣存焉耳圈者屈木所以謂巵

匜之

孟子曰告子云性猶𣏌柳也義猶杯棬也

孟子曰能順𣏌柳之性以爲杯棬乎

     欓

呉越春秋曰越以甘蜜九欓報呉増封之禮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