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六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五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六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六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六十

 器物部五

   盌       盂       ⿱⺾⿰𩵋禾

   安哉     匕       箸

   机      畢      飯帚

   灸函     飯函     淅箕

   筐      𥰠       簞

   爵

     盌

方言曰盌謂之盂或謂之銚銳或謂之櫂椀謂之䀁不謂

之㳙抉蠲玦兩音

說文曰盌小盂也

呉志曰曹公出濡湏甘寜爲前部督受勑斫敵前營孫權

特賜米酒衆肴寧乃以銀椀酌自飲兩椀乃酌與其都督

都督伏不肯時持寧引劒自削置膝上呵之曰卿見知於

至尊孰與甘寧寧尚不惜死卿何以獨惜死乎都督即起

拜持酒通次酌兵各一銀椀至更時衘枚出斫敵敵驚動

遂退寜益貴重

晉陽秋曰王敦許周訪荆州又授梁州訪怒敦書喻之遺

以玉盌訪投盌於地

又曰武帝時魏府丞蕭譚承徐脩儀䟽作⿰氵𭝠𦘕銀帶粉盌

詔殺之盤門中亦云

晉咸康起居注曰詔賜遼東叚遼等瑠璃盌

義熈起居注曰 林邑王范明逹獻金盌一副蓋一副

東宫舊事曰⿰氵𭝠盌子一百枚

抱朴子曰外國作水精椀實是合百灰 -- 灰 以作之交廣間多

有得其法而鑄作之者今以語俗人俗人殊不肯信乃云

水精本是自然之物

崔豹古今注曰魏帝以車渠石爲酒盌

文士傳曰潘𡰥與同僚飲主人有瑠璃椀使客賦之𡰥

於座立成於手

㝷陽記曰龍窟有深潭有人於此水邊洗銅盌忽浪起水

長便失盌此人後見此盌置城裏井邊

交州𮦀記曰太康四年刺史陶璜表送林邑王范熊所獻

青白石盌一口白水精盌二口

陶偘故事曰偘上成帝水精盌一枚

說曰王大將軍尚主如厠即還婢擎金盤盛水琉璃盛

澡豆

𥘿嘉婦與嘉書曰今奉金錯盌一枚可以盛書水瑠璃盌

一枚可以服藥酒

葛恢集詔荅恢曰今致瑠璃盌一枚表曰天恩賜廣州

白盌

釰滔母與從祖虞光禄書曰賜瑠璃盌

     盂

說文曰盂飲器也

方言曰宋楚趙魏之間或謂之㯸子忍箋矜二切一曰盤也河濟之間

謂之䀂亦謂之銚銳

漢書曰東方朔上甞使數家射覆置守宫於盂下使射之

(⿱艹石)盇而大盇與鉢字同

墨子曰(⿱艹石)夫兼相愛交相利此自先聖六王者親行之何

以知先聖六王之親行之吾以其所書於竹帛鏤於金石

琢於盤盂傳遺後丗子孫者知之

晉四王起事曰惠帝還洛陽黄門以瓦盂盛茶上至尊

韓子曰爲人君者猶盂也人猶水也盂圎水圎盂方水方

凉州異物志曰琥珀作盂瓶

東方朔荅客難曰安於覆盂

     ⿱⺾⿰𩵋禾音立吕靜云胡食器也

林邑記曰林邑王范明逹獻琉璃⿱⺾⿰𩵋禾鉝二口

     安哉

李尤安哉銘曰安哉令名甘旨是盛埏埴之巧甄陶所成

食彼美珎思此鹿鳴

     匕

方言曰匕謂之匙

說文曰匕也所以取飯

易曰震驚百里不喪匕鬯

詩曰有饛簋飱有捄𣗥匕箋云匕所以載鼎實也

周禮曰大喪共角角匕也礼䘮大記曰楔齒用角

儀禮曰主人執匕

禮曰杜蕢苦怪謂晉平公曰蕢也宰夫也非切是供

又曰匕以桑長三尺或曰五尺刋其柄與末匕所以載牲字者此謂䘮

𥙊也吉𥙊匕用𣗥

三禮圖曰匕以載牲體長二尺四寸葉愽三寸長八寸⿰氵𭝠

丹柄頭䟽匕形如飯操以𣗥心爲之

英雄記曰董常大㑹賔客誘降反者以鑊之㑹者戰慄亡

失匕箸與筯字同

蜀志曰曹公謂先主曰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先主方

食失匕箸

王隱晉書曰石勒時有謡云一杯食有兩匙石勒死人不

沈約宋書曰太子妃上丗祖金縷匕箸上以賜沈慶之

枹朴子曰道士李根煎鈆錫以藥如大豆者投中以鐵匕

攪之冷即成鉏又有古強者自云四千歳嵇使君以玉匕

與強後忽語嵇云昔安期先生以與之

東宫舊事曰⿰氵𭝠匕五十枚

續齊諧記曰趙文詔爲東宫扶侍廨在青溪中橋夜與神

女讌寢脫金簪與扶侍亦贈以銀椀及流離匕

     箸

方言曰箸筩盛匕箸者也筩音桶陳楚宋魏之間謂之筲或謂之嬴

自𨵿而西謂之桶揔今俗亦通呼小籠桶揔桶音籠揔蘇孔切

通俗文曰以箸取物曰欹

禮曰飯𮮐無以箸羹之有菜者用挾其無菜者不用挾

鄭𤣥曰挾猶箸也今人或謂箸爲挾提也

史記曰漢王與酈食其謀撓楚權張良從外來曰陛下事

去矣臣請借前箸爲大王籌張晏曰求借所食之箸用指畫或曰前湯武箸明之事以

籌度今時之不若也

又曰景帝居禁中召條侯周亞夫賜食獨置大胾不置箸

條侯心不平顧謂尚席取箸景帝視而𥬇曰此豈不足君

所乎條侯免冠謝

謝承後漢書曰莽時有竒士巨母霸卧則枕皷以鐵箸食

呉志曰趙逹善治九宫一筭之術甞遇知故知故曰倉卒

之間無酒食以叙意逹以箸一𨾏𠕅三蹤撗之乃言卿東

壁下有酒一斗鹿肉三斤何以言無主人慙曰知卿善射

欲相試耳

典略曰曹汝隨大軍破張魯命陳琳作書報太祖曰且夫

墨子之守縈帶爲垣髙不可登析箸爲械堅不可入

晉書曰何曽字頴考日食萬錢猶言無下箸之處

東宫舊事曰⿰氵𭝠箸一百𩀱

荀卿子曰從山望木者十仞之木如箸而求箸不上析髙

蔽其長也

韓子曰紂爲象箸而箕子怖以爲象箸必不加於土鉶必

將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美菽藿則必薦豹胎薦豹胎

必不衣短褐而食於茅茨之下則必錦衣九重廣室髙臺吾

畏其終故怖其始故箕子見象箸以知天下之禍

淮南子曰糟丘生乎象箸

論衡曰以箸撞鍾以筭擊鼔鍾鼔不能鳴者用橦之者小

神仙傳曰葛𤣥嘗與客食玄以口中飯盡化爲蜂數百集

於客身客皆投匕箸驚懼𤣥乃張口其蜂悉入

葛洪治噎方曰與對食之人當以手捉箸問噎人曰此何

等物噎人當荅曰箸即復曰咽下去即愈

語林曰王藍田食鷄子以箸刺之不得便大怒王述投于

相書曰人三指用箸者自如四指用箸貴五指用箸大富

貴也

     机

方言曰爼机也西南蜀漢之郊曰杫

史記曰項王爲髙爼置太公其上如淳曰髙爼机上也

後漢書曰樂崧者河内人天性朴忠家貧爲郞常獨直臺

上無𬒳止食糟糠帝毎夜入臺輙見崧問其故甚嘉之自

此詔太官賜尚書以下朝夕飡給帷𬒳𫀆及侍史二人

     畢

三禮圖曰畢似天畢以載牲醴又葉愽三寸長八寸柄長

二尺四寸丹⿰氵𭝠兩頭

詩曰有捄天畢載施之行箋云畢所以助載鼎實

儀禮曰宗人執畢鄭𤣥曰畢狀如文也

禮曰畢用桑長三尺刋其柄與末畢所以助主人者刋猶削也

     飯帚

說文曰陳留以飯帚爲䈾䈾巢切亦盛箸籠又作筲也

     炙函

東宫舊事曰⿰氵𭝠㹮炙大函一具

     飯函

列異傳曰景𥘉中城陽縣吏王巨嘗作倦枕机卧聞竈下

呼曰文納何以在人頭下應曰我見枕不得動汝來就我

至乃飯函也

     淅箕

廣雅曰淅䉴音郁纂文曰䉛浙箕也一曰𧀮魯人謂之淅䉴

方言曰箕陳魏宋楚文間謂之籮炊䉛謂之縮漉米䉛也或謂

之㔯江東呼淅籖也

     筐

方言曰箄必弭沔之間謂

之籅趙代之間謂之䈱淇衛之間謂之牛筐處其通語也

小者南楚謂之筐𨵿而西秦晉之郊謂之箄今江東亦名小籠爲

說文曰筐飯筐也飴牛筐也方曰筐圎曰

三禮圖曰大筐以竹受五斛大夫以盛米致饋於聘賔

小筐以竹受五升以盛米

又曰筐以盛熬榖四種八筐大夫三種六筐士二種四筐

易曰女承筐無實

書曰厥篚織文篚筐屬也

又曰厥篚檿絲厥篚𤣥纎縞厥篚織具厥篚𤣥纁璣組厥

篚纎纊

又曰惟其士女篚厥𤣥黄紹我周王

詩曰采采卷耳不盈頃筐

又曰于以采蘋南澗之賔于以盛之維筐及筥方曰筐貟曰筥

又曰標有梅頃筐墍之

又曰女執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懿筐深筐也

禮曰蚕則績而蟹有筐

左傳曰筐筥錡釡之噐潢汙行潦之水可薦於鬼神可羞

於王公

又曰晉侯筮嫁伯SKchar於𥘿遇歸妹之睽其繇曰士刲羊亦

無忘也女承筐亦無貺也

西京𮦀記曰元后在家日䴏銜白石大如指墮績筐中后

取之石自剖爲二其中文曰母天地遂復還合後爲皇后

常致璽中

莊子曰愛馬者以筐盛屎

吕氏春秋曰有娀氏二佚女爲九成之臺帝令鷰往遺二

卵争搏之覆以玉筐北飛遂不反吞之生契

     𥰠

方言曰𥰠盛飯筥也南楚謂之筲今建平人呼曰筲趙魏之郊謂之𥬔

𥰠今通語也

說文曰𥰠飯筥也受五升秦謂之䈾

廣雅曰𤲺映𥰠

纂文曰𤲺映大筥也趙代以筥爲䈱

論語曰斗筲之人何足算也筲竹器受二斗

東宫舊事曰⿰氵𭝠注綺織𥰠二十枚

陶偘故事曰偘上成帝⿰氵𭝠複𥰠五十枚

     簞

說文曰簞飯器也

禮曰凡以苞苴簞笥問人者操以授命

儀禮曰小祝盤匜與簞巾于西階東

左傳曰趙宣子田于首山見靈輙餓爲之簞食與肉

又曰越圍呉趙孟使楚隆徃呉王拜稽首曰寡人不佞不

能事越與之一簞珠使問趙孟簞小笥也問遺也

論語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

孟子曰孟子謂齊宣王曰今燕虐其民王往而征之民以爲

將拯巳於水火之中也簞食壷漿以迎王師(⿱艹石)殺其父兄

係累其子弟如之何其可

又曰非其道則一簞食不可受於人如其道則舜受堯之天

下不以爲泰

又曰啇之君子實𤣥黄于篚以迎其君子其小人簞食壷

漿以迎其小人

黄石公三略曰良將用兵有饋一簞醪者使投之於河令

士卒迎流而飲之

     爵觶散用歛

說文曰爵禮器也象爵之形觶受四升

詩曰赫如渥赭公言錫爵

周禮曰享先王賛玉爵宗廟献用玉爵大朝覲㑹同賛獻玉爵

王禮諸侯之酢爵也

又曰梓人爲飲酒器爵一升觚三升獻以爵而酬以觚

禮曰執玉爵者弗揮爲其寳而脆也

又曰知悼子卒未葬晉平公飲酒師曠李調侍鼔鍾杜

蕢自外來聞鍾聲曰安在寢杜簣入寢歴階而升酌曰曠

飲斯又酌曰調飲斯又酌堂上北面坐而飲之降趨而岀

平公呼而進之曰簣曩者爾心或開予是以不與爾言飲

曠何也曰子卯不樂紂以甲子死桀以乙夘亡王者謂之疾日不舉樂爲事所以自戒懼也

知悼子䘮在堂未葬斯其爲子卯也大矣曠也太師也不

以詔是以飲之也尓飲調何也曰調也君之䙝臣也爲一

飲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飲之也尓飲何也曰蕢宰夫也非

刀匕是供又敢與知防是以飲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過

焉酌而飲寡人社蕢洗而揚觶公謂侍者曰如我死則必

無廢斯爵也至于今旣畢獻斯楊觶謂之社舉

又曰宗廟之𥙊貴者獻以爵賤者獻以散尊者舉觶卑者

舉角凡觴一升曰爵二𦫵曰飢三𦫵曰觶四升曰角五升曰散也

又曰魯祀周公於太廟爵用玉琖仍彫加以壁角爵君所進於尸

也仍因也因爵之形爲稱也加加爵也散角皆以璧飾其口也

又曰孔子射於矍相之圃蓋觀者如堵牆使公罔之裘序

㸃楊觶而語公罔之裘楊觶而語曰㓜壯孝弟𦒿耋好禮

不從流俗修身以俟死者不在此位也蓋去者半處者半

㸃又楊觶而語曰好學不倦好禮不變旄期稱道不乱

者不在此位也蓋僅有存者

三禮圖曰爵受一升尾長六寸博二寸傅翼兊下方足

⿰氵𭝠赤雲氣

又曰散受五升

左傳曰凡公行告于宗廟反則飲至舎爵䇿勲焉爵飲酒器也旣

飲置爵則書勲勞

又曰SKchar公請器王賜之爵玉爵也爵人䝿石也

後趙書曰石虎子韜以琉璃爵螺杯勸客酒

呉志曰諸葛恪行酒至張昭昭不肯飲曰此非養老之禮

權曰卿其能令張公辭屈乃當飲之恪曰昔師尚父九十

秉旄杖龯猶未告老軍旅之事將軍在後酒食之事將軍

在先何爲不養老也昭爲盡爵

古今注曰章帝章和年銅酒爵岀河内泌水

典論曰劉表諸子好酒造三爵大曰伯雅中曰仲雅小曰

季雅

楚辭九歌曰授北斗兮酌桂漿斗爲玉爵

班婕妤賦曰酌羽觴兮銷憂孟康曰羽觴作生生爵形有頭尾羽翼也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