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六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六十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六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六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六十一

  器物部六

   觥    觚    巵

   𠤷    𧣴斝  鍾

   瓉    鐏彛  滑稽

   榼    壷    洗

    觥

三禮圗曰觥受七升以兕角爲之

詩曰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兕觥角爵也

又曰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公堂學校也觥所以誓衆也

又曰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交匪敖萬福來求兕觥罰爵也言

上丁無失禮者其罰爵徒觩然陳設而巳

左傳曰晉趙孟叔孫豹曹大夫入于鄭鄭伯兼享之趙孟

賦棠棣穆叔子皮及曹大夫興拜舉兕爵曰小國頼子知

免於戾矣兕爵所以罰不敬言小國𫎇趙孟德自知此罰戮

    觚

三禮圖曰觚受三升兊下方足⿰氵𭝠赤中青雲飾小其尾

周禮曰梓人爲飲酒噐觚三升獻以爵而酬以觚

語曰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孔子曰削觚而志有所念觥不時成或曰觚哉觚哉觚小

器耳心不專一尚不時成况於大事也

周地圖記曰秦使蒙恬北築長城又於原上築城以觚尊

酒而𥙊有鶉飛止觚上因名鶉觚縣

劉伶酒德頌曰止則操巵執觚

    巵

說文曰巵圜器也小巵也圜音圎音伹

禮曰父母舅姑之敦牟巵𠤷非餕莫敢用

史記曰髙祖奉玉巵起爲太上皇壽也

漢書曰沛公與項羽㑹鴻門樊噲居營外聞事急乃持楯

直入帳下羽問爲誰張良曰沛公SKchar乗羽曰壯士哉賜巵

酒彘肩噲飲酒拔劒切SKchar食之羽曰復能飲乎曰死且不

辭豈憚巵酒

韓子曰棠谿空見韓昭侯曰今有白玉巵而無當有瓦巵

而有當君渇將何以飲君曰以瓦巵棠谿空曰白玉巵至

貴君不以飲者以其無當耶君曰然空曰爲人君漏泄群

臣之語猶玉巵無當也空毎見而出昭侯必獨卧惟恐夢

言泄於妻妾

戰國䇿曰昭陽爲楚伐魏覆軍殺將得八城移師而攻齊

陳軫爲齊王使見昭陽再拜謝賀戰勝起而曰臣竊譬楚

有詞者賜其舎人酒一巵舎人相謂曰數人飲不足一人

飲有餘請𦘕地爲虵虵先成者飲酒一人虵先成引酒且

飲之乃左手持巵右手𦘕虵曰吾能爲之足足未成一人

虵成奪其巵曰虵固無足子安得爲之足遂飲酒今子伐

齊爲虵𦘕足也

淮南子曰霤水足以溢壷榼而江河不能實漏巵

塩鐵論曰川源不能實漏巵

魏文帝荅楊脩書曰重惠流離巵昭厚意

晉𫝊咸汙巵賦曰人有遺余琉璃巵者小兒竊弄墮之不

㓗意旣惜之又感寳物之汙辱乃喪其所以爲寳况君子

行身而可以有玷乎

    𠤷音移

說文曰𠤷似羹魁柄中有道可以注水

纂文曰𠤷水器也

儀禮曰嫡入室媵御奉𠤷沃盥

左傳曰晉公子過秦秦伯納女五人懷羸與焉奉𠤷沃盥

旣而揮之𠤷沷盥噐揮湔也怒曰秦晉匹也何以卑我

國語曰勾踐命諸稽郢行成於呉曰勾踐願請盟一介適

女執箕帚以胲姓於王宫一介適男奉𠤷盤以隨諸御

也音

    醆斚醆與盞同

說文曰斚玉爵也或說斚受十六升詩曰或獻或酢洗爵

奠斚禮曰醆斚及尸君非禮也是謂僣君醆斚先王之爵也

又曰季夏六月魯以禘禮祀周公爵用玉琖仍雕

左傳曰齊侯伐燕燕人賂以瑶甕玉櫝斚耳斚耳玉爵也不克

而還

又曰鄭火禆竈言於子産曰(⿱艹石)我用瓘斝玉瓉鄭必不火

子産不許曰天道逺人道邇非所及也竈焉知天道

    鍾

孔叢子曰平原君强子髙酒曰昔有遺諺堯舜千鍾孔子

百觚子路嗑嗑日飲百榼吾子何辤焉子髙曰以予所

聞賢聖以道德兼人未聞以飲食也

沈約宋書曰蕭思話常從太祖登鍾山中道有盤石清泉

上使於石上彈琴因賜以銀鍾酒曰相賞有松石間意

凉州記曰胡安據等發張駿冢得馬瑙鍾

論衡曰文王飲千鍾孔子百觚(⿱艹石)酒用千鍾則SKchar宜百牛

酒用百觚則肴冝用千羊則文王身如防風孔子躰如長

狄乃能堪之

    瓉慈但

三禮圖曰主瓉受四升徑八寸形如盤其柄以圭有流前

注〇書曰平王錫晉文侯秬鬯圭瓉孔安國日以圭爲枘柄謂之圭瓉也

詩曰𠇍珪瓉秬鬯一卣

又曰瑟彼玉瓉黄流在中玉瓉圭瓉也圭瓉文狀以圭爲柄黄金爲勺青金爲外朱中央

周禮曰裸圭有瓉鄭司農云於圭頭爲器可以鬯祼之𥙊謂之瓉也漢禮瓉盤大在三升

口徑八寸下有盤口經一尺也

又曰祼圭尺有二寸有珪以祀宗廟也

禮曰賜珪瓉然後𥙊

又曰祀周公於太廟灌用玉瓉大圭瓉形如盤容五升以大圭爲柄是謂圭瓉

白虎通曰圭瓉者噐之名所以受灌之噐以圭瓉飭其柄

    樽彛

說文曰樽酒器也罍龜目酒尊也木刻爲雲象其施不窮

爾雅曰彞卣罍器也皆酒尊彛其名也卣中尊也

易曰樽酒簋二用𦈢納約自牖終无咎

書曰用賚尓秬鬯一卣卣中尊也

詩曰我姑酌彼金罍惟以不永懷

周禮曰司尊彛掌六尊六彛之位春祠夏禴祼用雞彛鳥

彛皆有舟其朝獻用兩獻尊其再獻用兩象尊皆有罍

秋甞冬蒸祼用斝彛黄彛皆有舟其朝獻用兩箸直略

其饋獻用兩壷尊皆有罍彛亦尊也彞法也言爲法之正也雞彛鳥彛謂刻而𦘕之爲雞

鳳之形也皆有舟鄭司農云舟遵下䑓也(⿱艹石)今時氶盤也獻讀曰犧犧遵飾以翡翠象遵以象鳯皇或曰以象骨飾

尊也斝讀爲嫁彛𦘕禾稼也黄彞黄目尊也著尊者著地無足壷尊者以壷爲尊

禮曰五獻之尊門外𦈢門内壷君樽瓦甒此以小爲貴

壷大一石瓦甒𦈢大小未聞也易日樽酒貳用𦈢也犧樽䟽布羃樿之善勺此

以素爲貴也

又曰夫禮之𥘉始諸飲食其燔黍椑豚汙音𤓰尊而抔

薄侯鄭𤣥云汙樽鑿地爲撙也抔飲以手掬之也

又曰黄目𣡡氣之上尊也黄者中目者氣之清明者也言

酌於中而清明於外也黄目黄彛也

又曰魯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於太廟尊用犧象山罍

𣡡尊用黄目犧尊以沙明爲𦘕象骨飾之𣡡𣡡鬯之噐黄目黄彛

又曰泰有虞氏之尊也山罍夏后氏之尊也著殷之尊也

犧象周之尊也㤗用瓦着地無足

傳曰犧象不出門喜樂不野合

漢書曰梁孝王有罍尊上刻雲雷象也直千金戒後代善寳之王

任后聞而欲得之王讓大母李太后曰先王有命無得以

樽予人他物雖百鉅萬猶自恣任后絶欲得之王讓直

使人開府取樽賜任后天子下吏驗問公卿治奏以爲不

孝讓誅也

東觀漢記曰王覇擊賊作倡樂賊射營中覇前酒樽覇坐

不動

又曰章帝時美陽得銅酒樽采色青黄有古文後漢書曰

章帝𥘉元七年槐里歧山得銅樽一枚

晉起居注曰穆帝升平二年尚書左丞劉兖元㑹曰彭城

計佐虞興發白虎樽而羣觀輻湊中蘭臺令史張𤣥不禁

免𤣥令史

沈約宋書曰正旦元㑹設白虎樽於殿庭樽盖上施白虎

有能獻直言者則發此樽飲酒蓋杜舉之遺式也蓋爲白

虎疑是後人所加欲令猛如虎無所忌憚也

晏子春秋曰晉欲攻齊使范昭觀焉景公觴之范昭曰請

君幸樽酌晏子命撤樽革具范昭歸曰齊不可伐也吾欲

慙其君晏子知之孔子聞之曰不越於樽爼之間折衝千

里也

莊子曰市上之人有善戴尊者酒尊累十尊而行人有與

之更者行道未半而以其尊顛

又曰百年之木破爲犧樽青黄而文之其一斷在溝中比

犧樽於溝之斷則美惡有間矣其於失徃一也桀跖與魯

史行義有間矣然其失性均也

又曰純朴不殘孰爲犧樽白王不毀孰爲珪璋道徳不廢

安取仁義

淮南子曰百圍之木斬而爲犧樽龍虵虎豹曲成文章

爲蟠龍伏虎之狀也

又曰夫聖人之道猶中衢而設樽𫆀過者斟酌多少不同

各得其所冝

又曰夫奉一爵酒不知於邑言其輕也挈石之樽則白汗交流

又况羸天下之憂而任海内之事者乎重於樽亦逺矣

風俗通曰坐不移樽俗說几宴飲者移轉樽酒令人訟諍

志林曰先代不識犧樽但云沙𦘕之飾以翠羽至魏明帝

時魯郡於地中得齊大夫子尾送女噐有犧樽作犧牛形

自尓乃知其定形

呉越春秋曰闔閭女自殺以銀樽送之

鄴中記曰石虎正㑹殿前有白龍樽作金龍於東箱西向

龍口金樽受五十斛

涼州記曰胡安據等發張駿陵得白玉樽受三升戴延之

西征記曰太極殿中有銅龍長三丈銅樽容三十斛正旦

大㑹龍從土中受酒口吐之於樽中

傅𤣥朝㑹賦曰跱鳯虎之二樽清酤皆以淵停

蔡邕論銘曰漢獲齊侯寳樽于槐里也

孫綽陽燧樽銘曰詳觀兹噐妙巧竒絶酌焉則注受滿則

𥙷結吐冩適㑹未見其竭

    滑稽

崔浩漢記音義曰滑稽酒噐也轉注吐酒終日不巳(⿱艹石)

之陽燧樽

史記曰呉王夫差取子胥尸盛以鴟夷革而浮之江中

曰取馬革爲䲻夷鴟夷榼形

漢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酒賦曰鴟夷滑稽腹大如壷晝日盛酒人復借

酤常爲國噐託於屬車

    榼

說文曰榼酒噐也椑圜榼也

左傳曰晉欒鍼使行人執榼承飲造于子童

謝承後漢書曰陳茂爲豫州别駕與刺史周敞行部到頴

川陽翟傅車有美酒一椑敞𠡠載酒以行茂取椑擊柱破

之曰使君傅車榼載酒非冝

王隱晉書曰宣帝旣㓕公孫淵還作榼兩口二種酒持着

馬上先飲佳酒塞口而開毒酒與牛金金飲而死

北齊書曰元韶字丗胄魏室竒寳多入韶家有馬瑙榼容

三外玉縫之皆稱西域鬼作也

凉州記曰胡安據等發張駿陵得流離榼

孔叢子曰子路嗑嗑飲百𧛾巳貝鍾門

列異傳曰濟北弦起神女來遊車上有壷榼青白流璃五

續齊諧記曰王敬伯夜見一女命婢取酒提一渌沉⿰氵𭝠

曹毗杜蘭香傳曰蘭香降張實輒賫元榼

馬融奏事曰楚將呉起或遺之一榼酒注之上流使士卒

迎流飲其下明不獨也

劉伶酒德頌曰止則操巵執觚動則挈榼提壷

    壷

三禮圖曰洗壷受一斛口徑一尺頭髙五寸大中身兊

下赤⿰氵𭝠中元上加青雲氣方壷受一斛腹圜足口方圜壷

受一斛腹方足口圜

詩曰顯甫餞之清酒百壷

周禮曰挈壷氏以令軍井壷所以盛飲故以壷表井中凢軍事懸壷以

序聚𣝔懸壷以爲漏也檮竟託

禮曰其以乗壷酒賜人亦曰乗壷酒乗壷四壷尊壷者靣其鼻

鼻在靣上言向人也

左傳曰晉侯問原守於寺人㪍鞮對曰昔趙襄以壷飱從

徑餒而弗食故處原

漢書曰東方朔曰壷者所以盛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遊於紀得金壷發視之中有丹書

韓子曰晉公子重耳過曹僖負羈盛黄金於壷充之以食

令人遺公子也

說苑曰五大夫願衛人也負壷入井終日灌一區

國語曰勾踐召范蠡而問焉曰諺有之曰觥飲不及壷飡

言志在觥飲慮不至壷食喻巳德小不能逺啚今𡻕晚矣子將奈何曰臣聞追亡

人也蹶而趣之唯恐不及王曰諾遂伐呉

神仙傳曰壷公賣藥常懸一壷於坐上日入之後公輙跳

入壷中

捜神記曰呉王夫差女王恱童子韓重結氣死形見將重

冢取崑崙玉壷與之

琴操曰伍貟奔呉過漂陽瀬溪見一女擊漂於水中旁有

壷漿乃就乞飲飲畢謂女子曰掩夫人壷口女子知其意

自投瀬溪而死

    洗

三禮圖曰洗髙三尺口徑尺五寸足徑三尺士鐵大夫以

上銅爲之諸侯白金飭天子黄金飭

儀禮曰設洗于阼階東南

禮曰其水在洗東祖天地之左海也

魏武令曰臨𥙊就洗以手擬水而不盥以絜爲敬未聞擬

向不敬之禮吾親受水而盥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