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六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六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六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六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六十二

  器物部七

   瓢    勺     豊

   禁    食架   食厨

   酒臺   槽     杵臼

   堪擣衣  碓       磨

   碾

    瓢

方言曰蠡瓠勺也音禮也陳楚宋魏之間或謂之樹今江東呼勺爲樹

謂之瓢

通俗文曰瓠瓢爲蠡

禮曰合SKchar而酳

三禮圖曰SKchar取四升瓠中破夫婦各一

論語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

爾雅曰康瓠謂之甈孫炎曰康瓠也郭璞曰瓠壷也賈曰寳康瓠是也

戰國䇿曰應侯謂秦昭王曰百人輿瓢而趍不如一人持

而走疾百人試與瓢瓢必裂今秦國華陽穰侯太后用之

秦國必裂矣

東宫舊事曰⿰氵𭝠SKchar爵二銀鏁連長七尺

莊子曰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鍾我樹之成而

實五石剖以爲瓢濩落無所容吾爲其無用捨之

楚辤九歎曰藏瓠蠡於筐簏瓠瓢蠡瓠

東方朔荅客難曰以管闚天以蠡測海張晏曰蠡瓢瓠也

琴操曰許由無杯噐常以手捧水人以一瓢遺之由操飲

畢以瓢掛樹風吹樹瓢動歴歴有聲由以爲煩擾遂取

捐 --捐之

    勺與枸字同

說文曰斗勺也

通俗文曰木瓢爲斗

詩曰惟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

又曰酌以大斗大斗長三尺以祈黄耇

周禮曰大璋中璋九寸邊璋七寸射四寸厚寸黄金勺青

金外朱中鼻寸衡四寸有繅天子以廵守宗祝以前焉

杜子春云勺謂酒樽中勺也鄭司農云鼻謂勺龍頭鼻也衡謂勺柄龍頭也鄭玄謂勺鼻流凡流智爲龍口也三璋

之勺形如玉瓉天子巡守有事山川則用灌焉於大山川則用大璋中山川用中璋於小山川用邊璋也

又曰梓人爲飲噐勺一升勺尊升也

禮曰犧恩歌尊䟽布鼏之演勺此以素爲貴也鄭𤣥日禅

木白理也

又曰勺夏后氏以龍勺殷以䟽勺周以蒲勺鄭𤣥曰龍龍頭也䟽道刻

其頭也蒲合滿如鳧頭也

漢書曰霍顯之謀行於柸勺

東宫舊事曰⿰氵𭝠注八合鴨頭勺四

論衡曰司南之勺投之於地其柄指南

語林曰諸阮以大盆盛酒木勺數枚也

束晳貧家賦曰舉短柄之掘勺

    豊

三禮圖曰射爲罰爵之豊作人形也豊國名也坐酒亡國

戴盂戒酒

說文曰豊爼豆貴豊厚也一曰郷飲酒有豊侯者

儀禮曰司射適堂西命弟子設豊將飲不勝設豊以承其爵豊形蓋似豆卑而大 之

又曰公尊瓦泰兩有豊

崔駰酒箴曰豊侯沉酒荷甖負𦈢自戮於丗圗形戒後

李尤豊侯銘曰豊侯荒繆酔亂迷逸乃象其形爲豊戒式

後丗傳之固無止說

    禁一名棜乙去切

三禮圖曰於長四尺廣二尺四寸深寸無足⿰氵𭝠赤中青雲

𦘕䔖苕華飾禁長四尺廣二尺四寸通局足髙三寸⿰氵𭝠

中青雲𦘕䔖苕華飾刻鏤其足爲褰帷之形

儀禮曰尊於户間兩甒有禁禁承尊之噐名之曰禁因爲酒戒也

又曰尊兩壼于房户間斯斯禁禁切地無足也

禮曰天子諸侯之尊廢禁大夫士棜禁此以下爲貴也

去也棜斯禁也無足有似於棜或因名之小耳大夫用斯禁士用棜禁如今方案情悵局

    食架

東宮舊事曰⿰氵𭝠食架二

    食厨

禮曰大夫七十而有閣閣以板爲之度食物也天子之閣左逹五右

達五公侯伯於房中五大夫於閣三士於坫一達夾室大夫言於閣

與天子同處天子二五倍諸侯也

東宮舊事曰⿰氵𭝠食厨一具

    酒臺

周禮曰六彛皆有舟鄭司農曰舟下臺也若今時承盤也

東宫舊事曰⿰氵𭝠酒臺二金塗鐶鈿

    槽

劉伶酒德頌曰先生方棒罌承槽衘柸𠻳醪

    杵臼

易下繫辭曰斷木爲杵掘地爲臼臼杵之利萬民以濟蓋

取諸小過王肅曰雷起起上杵之象地艮止於下曰之義

書曰血流漂杵孔安國曰流而漂春杵甚之言也一戎衣天下大定

禮曰隣有䘮舂不相相送杵聲

又曰暢臼以掬杵以梧所以檮欎栢也

穀梁傳曰大夫救日擊門士擊杵舂染盛之具示有上下隂陽

周易𩔖謀曰間可𠋣杵鄭𤣥曰天地相去其間才可𠋣一杵也

春秋繁露曰夏求雨𭧂杵臼於街十日

漢書曰傳咸爲南陽太守有猾吏大妵犯令爲地臼木杵

舂不中程者輙加笞箠

又曰江都易王非宫人有過者或髠鉗以鈆杵舂不中程

輙掠

又曰楚王戊即位胥靡申公白公衣赭衣使雅舂於市

東觀漢記曰公沙穆遊太學無資粮乃變服客傭爲吴祐

賃舂祐與語大驚遂共定交於杵臼之間

後漢書曰梁鴻之妻孟光多力能舉石臼

又曰馮衍娶北地任氏女爲妻悍忌不得畜媵妾兒女常自

探井臼

王隱晉書曰賈后使小黄門孫慮徙𢚓懷太子於坊中不

與食乃刼服杏子黒丸其夜薨或傳太子不肯服藥伺至

厠以藥杵橦害之喚聲聞於外

燕書曰昭武帝營新殿昌𥠖大𣗥城縣河岸崩出䥫築杵

頭一千一百七十枚永樂民郭陵見之詣闕言狀詔曰經

始崇殿而築具出人神允恊之應賜陵爵𨵿外侯

戰國䇿曰智伯攻趙襄子於𣈆陽臼竈生鼃於禍

又曰衛人迎新婦婦入室見臼曰徙之牖下妨徃來者主

人美之

河圗曰千歳之後天可𠋣杵

孟子曰盡信書不如無書吾於武成取二三䇿而巳矣仁者

無敵於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何其血之流杵也

吕氏春秋曰伊尹母夢神告之臼出水而東走

賈𧨏書曰黄帝行道炎帝不聽故戰𣵠鹿之野血流漂杵

淮南子曰解門以爲薪塞井以爲臼雖用小而所喪大矣

桓譚新論曰伏羲制杵臼之利後丗加巧因借身以踐碓

而利十倍

又曰復設機𨵿用驢羸牛馬及役水而舂其利百倍

論衡曰春者以杵擣臼杵臼鼔動地動地臨池水河水震

蕩夫臼杵木也水與木𡈽三者殊𩔖而相應首相叩動其

𫝑然也

風俗通曰秦留燕太子丹天爲雨栗厨中杵生SKchar是不然

丗本曰雍父曰作舂杵臼宋志雍父黄帝名也

湘州記曰𬃷陽縣有蔡倫宅宅西有一石臼云是倫舂紙

荆州記曰長沙醴泉縣有山石空空中有石牀牀頭有臼

容五升父老相傳昔有仙人以此合金丹

衡山記曰桂英巖上鑿石作臼有鐵杵𠋣置巖畔石臼邊

有兩人脚跡

名山記曰羅浮山有道士賫䥫臼杵欲合丹未成而仙化

丗說曰魏武帝讀曹娥碑云外孫虀臼楊修曰虀臼受辛

受辛辤字

幽明録曰劉松在家忽見一鬼杖劒斫之鬼走松起逐見

鬼在髙山巖室上卧仍徃逼突群鬼争走遺置藥杵臼及

所餘藥因將還家松爲人合藥時臨熟取一經此臼者無

不効驗

列異傳曰魏郡張舊家巨冨復𭧂衰賣宅與黎陽程應應

入居死病相繼賣荆民何文日暮持刀上北堂中至二更

有一人長丈餘髙冠黄衣來堂前呼問細𦝫舎中何以有

人氣湏㬰復有一人髙冠青衣次又髙冠白衣問並如前

將曙文下堂如向法呼細𦝫問曰黄衣者誰曰金也在堂

西壁下青衣者誰曰錢也在堂前井西五歩白衣誰曰銀

也在堂東北任下汝誰也曰我也在竈下至明文按次掘

之得金銀各五百斤錢千餘萬取杵焚之宅遂清安

魏武上獻帝表曰臣𥘵騰有順帝賜噐今上藥杵臼一具

    堪與砧

爾雅曰堪謂之榩郭菐曰堪木質也榩音䖍

廣雅曰枕質堪也

東宫舊事曰太子納妃有石砧一枚 又擣衣杵十杵

荆州記曰柹歸縣有屈原宅女嬃廟擣衣石猶存

漢水記曰有女郎檮衣砧也

古樂府詩曰藁砧今何在山上復有山藁砧謂失也

    碓

廣雅曰碓也

方言曰碓機陳魏宋楚自𨵿而東謂之柩

魏略曰司農王思弘作水碓免歸田里

晉書曰魏舒遟鈍質朴不爲郷親所重從叔父吏部郎衡

有當丗名猶不知之使守水碓

王隱晉書曰石崇有水碓三十區

又曰劉頌爲河内太守有公王水碓三十餘區所在遏塞

輒爲侵害頌表上封諸民獲便冝

又曰衛灌爲太子少傅詔賜園曰水碓不受

又曰鄧攸去石勒投李矩借水碓舂於城東

晉諸公讃曰征南杜預作連機碓

晉陽秋曰給陳留王碓一區

幽明録曰弘農徐儉家有一逺來客𭔃𪧐有馬一疋中夜

驚跳客不安𮪍馬而去一物長丈餘來逐馬後客射之聞

如中木聲明日㝷昨路見箭着一碓柵

說曰王戎旣貴且冨區宅水碓洛下莫比

孔融SKchar刑論曰賢者所制或踰聖人水碓之巧勝於斷木

掘地

王渾表曰洛陽百里内舊不得作水碓臣表上先帝聽臣

立碓并SKchar得官地

    磨

說文曰䃺莫佐石磑也磑音五對切

釋名曰磑磨也

廣雅曰礱磨也

方言曰磑或謂之婕即磨也錯碓切

通俗文曰麤曰䃀䃺曰硐途棟磨牀曰𢳣直易

魏略曰諸葛亮爲衝車圍郝昭於陳倉昭以繩繫石磨羂

古犬其衝車

魏志曰管輅字公明平原人也徃同村郭思家磑上有鳩

食相闘輅曰不祥思明日射鳩悮中隣女

蜀志曰許靖爲許劭排擯以馬磨自給

𣈆書曰王戎爲司徒好治産業周遍天下水碓四十所

鄴中記曰解飛者石虎時工人造作旃檀車左轂上置磑

右轂上置碓每行十里磨麥一石春米一斛

丗本曰公輸般作磑

諸葛亮別傳曰孫權常饗蜀使費椲停食䴵索筆作麥

賦恪亦請筆作磨賦

異𫟍曰上黨侯亮之於江都城下獲一石磨下有銅馬

幽明録曰廣陵有家相傳漢江都王逮之墓也常有村人

行過見地有數十具磨取一具持歸暮即叩門求磨甚急

明且送着故處

抱朴子曰周髀家云天旁轉如推磨而左行日月右行隨

天左轉譬之於蟻行磨上磨左旋而蟻遟故不得不隨磨

以右廽焉

嵇含八磨賦曰外兄劉景宣作爲磨竒巧特異䇿一牛之

任轉八磨之重因賦之曰方木矩跱圎質䂓旋下靜以坤

上轉以乾巨輪内建八部外連

    碾

通俗文曰石碢轢榖曰碾

後魏書曰崔亮在雍州讀杜預傳見其爲八磨嘉其有濟

時用遂教民爲碾及爲僕射奏於張方橋東堰榖水造水

碾磨數十區其利十倍國便之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