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八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八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八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八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八十三   四夷部四

  東夷四

     髙句驪

范曄後漢書曰髙句驪國節於飲食而好治宫室其俗淫

皆㓗淨自喜夜輒男女群聚爲倡樂

魏略曰髙句驪國在遼東之東千里其王都於九都之下

二千里户三萬多山林無源澤其國貧儉土着爲宫室

宗廟祠靈星社稷其俗𠮷凶喜㓂抄其國置官有相如軍

盧沛者古鄒加尊卑各有等夲捐 --捐奴部爲王稍微弱今桂

婁部代之大家不田作下户給賦稅如奴客好歌舞其人

自喜跪拜申一脚與夫餘異行歩皆走又以十月㑹𥙊天名曰

東盟有軍事亦𥙊天殺牛觀蹄以占吉凶加着幘如幘無

後其小加着折風形如弁無牢獄有罪者即㑹加評議便

殺之沒入妻子為奴婢盗一責十二婚姻之法女家作小

屋於大屋名爲壻屋壻暮至女家户外自名跪拜乞得就

女𪧐女家聽之至生子乃將婦歸其俗淫多相奔誘其死

葬有槨無棺停喪百日好厚葬積石爲封列種松栢兄死

亦報㛐俗有氣力便弓矢刀矛有鎧習戰又有小水㹮俗

出好弓其馬小便登山夫餘不能臣也沃沮東穢皆屬之

其國都依大水而居王莽時發句驪以伐胡不欲行亡出

塞爲㓂害奔更名爲下句驪

後魏書曰髙句驪者出於夫餘自言光祖朱蒙母河伯母

夫餘王𨳲於室中爲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旣而有

孕生一𡖉大如五𦫵夫餘王弃之與豕豕不食弃之於路

牛馬避之又弃之野衆鳥以毛茹之夫餘王剖之不能破

遂還其母其母以物裏之置於暖處有一男破殻而出及

其長也字之曰朱蒙其俗言朱蒙者善射也夫餘國人以

朱蒙非人所生將有異志請除之王不聽命之飬馬朱蒙

每私試知其善惡駿者減食令瘦駑者善肥夫餘王以

肥者自乗以痩者給朱蒙後狩于田以朱蒙善射射給以

一矢朱蒙雖一矢殪獸甚多夫餘之臣又謀殺之朱蒙母

隂知以告朱蒙朱蒙與烏餘二人弃夫餘東南走中道遇一

大水欲濟無梁夫餘人追之甚急朱蒙告水曰我是日子

河伯外孫今日逃走追兵垂及如何得濟於是魚鱉並浮

爲之成橋朱蒙得度魚鱉乃解追𮪍不得度朱蒙至普𫐠

水遇見三人其一人衣着麻一人着納衣一人着水藻衣

與朱蒙至紇𦫵骨城遂居焉號曰髙句驪因以髙爲氏焉

北史曰朱蒙在夫餘時其妻懷孕朱蒙逃後生子

及長知朱蒙爲國王即與母亡歸之名曰閭逹委之國事

朱蒙死至孫莫來立乃并夫餘漢武帝元封四年滅朝鮮

置玄莵郡以高句驪爲孫以屬之漢時賜之衣幘朝服皷

吹常從玄莵郡受之後稍驕不復詣郡但於東界築小城

受之遂名此城爲憤溝婁者句麗城名也

又曰公孫度之雄海東也高句麗伯固與之通好伯固死

伊夷摸五伊夷摸數㓂遼東建安中公孫康出軍擊之大

破其國焚燒邑落伊夷摸更作新國於九都山下

又曰髙句麗伊夷摸死其子位宫立始位宫曽祖宫生而

目開能視國人惡之及長凶虐國以破殘及位宫生亦能

視人髙麗呼相似爲位以爲似其曽祖宫故名位宫亦有

勇力便鞭馬善射獵魏正始中位宫㓂西安平五年幽州

刺史母丘儉將萬人出𤣥莵討位宫大戰於沸流敗走儉

追至頳峴懸車束馬登丸都山屠其所都位宫單將妻子

逺竄六年儉復討之位宫輕將諸加奔伏沷沮儉使將軍

王頎追之絶沷沮千餘里到肅愼南界刻石紀功又刋丸

都山銘不耐城而還

又曰後魏太武帝時髙麗王釗曽孫璉始遣使者詣安東

奉表貢方物并請國諱太武嘉其說𣢾詔下帝系名諱於

其國使貟外散𮪍侍郎李敖拜璉爲都督遼海諸軍事髙

句麗王敖至其所居平壤城訪其 事云去遼東一千餘

里至柵城南至小海北至舊夫餘人户三倍於前魏時後

貢使相尋𡻕致黃金二百斤白銀四百斤

又曰後魏文明太后以獻文六宫未備勑璉令薦其女璉

奉表云女己以岀求以弟女應𭥍朝廷許焉㑹獻文崩乃

又曰後魏太和十五年璉死其孫雲立復賜以衣冠服物

車旗之飾自比𡻕常貢獻至大統十年其王成遣使至西

魏朝貢及齊受東魏之禪又朝于齊文宣加成使持節侍

中驃𮪍大將軍髙麗王如故

又曰北齊天保三年文宣至營州使愽陵崔栁使于髙麗

求魏末流人勑栁曰(⿱艹石)不從者以便冝從事及至不見許

栁張目叱之拳擊成墜於牀下成左右雀息不敢動乃謝

服柳以五千户反命

又曰髙句麗東至新羅西度遼二千里南接百濟北隣靺

鞨一千餘里人皆𡈽着隨山谷而居衣布帛及皮土田薄

蠺農不足以自供故其人節飲食其王好脩宫室都平

壤城亦曰長安城其城隨山屈曲南臨浿水城内唯積倉

儲器備㓂至方入固守王別爲宅於其側不常居之其外

復有國内城及漢城亦別都也其國中呼爲三京有遼東

𤣥莬等數十城皆置官司以相統攝焉其置官有大對盧

已下凡十二等分掌内外事復有内評五部褥薩人皆頭着

折風形如弁𡈽人加挿二鳥羽貴者其冠曰⿱⺾⿰𩵋禾骨多用紫

羅爲之飾以金銀服大䄂衫大口袴素皮帶黄革履婦人

裙𥜗加SKchar2書有五經三史三國志晉陽秋兵器與中國略

同及春秋校獵王親臨之稅布五疋榖五石遊人則三年

一稅十人共細布一疋其刑法峻罕有犯者樂有五絃琴箏

横吹蕭鼓之屬吹蘆以和曲每年𥘉聚戯浿水上王乗

腰轝列羽儀觀之事畢王以衣入水分爲左右二部以水石

相濺擲諠呼馳逐再三而止性多詭伏言辭鄙穢不簡親

踈父子同川浴共室寢好歌舞常以十月𥙊天其公㑹衣

服皆錦繡金銀以爲飾好蹲踞食用俎豆出三尺馬云本

朱蒙所乗馬種即果下也風俗尚滛不以爲愧俗多遊女

夫無常人夜則男女群聚而戯無有貴賤之節有婚嫁取

男女相恱即爲之男家送猪酒而已無財娉之禮或有受

財者人共耻之以爲賣婢死者殯在屋内殯三年擇吉日

而葬居父母及夫喪皆三年兄弟三月𥘉終哭泣葬則皷

舞作樂以送之埋訖取死者生時翫好車馬置墓側㑹葬

者爭取而去

又曰隋開皇中髙麗王元率靺鞨萬餘𮪍㓂遼東西營州

揔管韋丗冲擊走之帝大怒命漢王諒爲元帥揔水陸討

之下詔黜其爵位元亦惶懼遣使謝罪上表稱遼東糞土

臣元云云上於是罷兵待之如𥘉元亦𡻕遣朝貢煬帝嗣

位天下全盛髙昌王突厥啓人可汗並親詣闕貢獻於是

徴元入朝元懼蕃禮頗闕大業七年帝將討元罪車駕度

遼水止營於遼東又勑諸將髙麗(⿱艹石)降即冝撫納不得縱

兵入城䧟賊輒言降諸將奉旨不敢赴機毎先馳奏比報

賊守禦亦備復出拒戰如此者三帝不悟由是食盡師老

轉輸不繼諸軍多敗績於是班師

又曰隋大業九年煬帝復親征髙麗勑諸軍以便冝從事

諸將分道攻城賊𫝑日蹙㑹楊玄感作亂帝大懼即日六

軍並還十年發天下兵㑹賊盗蜂起所在阻絶軍多失期

至遼水髙麗亦困弊遣使乞降帝許之頓懷逺鎭受其降

仍以俘囚軍實歸至京師

南史曰髙麗本有五族有消奴部絶奴部慎奴部灌奴部

桂婁部夲消奴部爲王微弱桂婁部代之其置官有對盧

則不置沛者有沛者則不置對盧焉晉安帝義熈九年髙

翼奉表獻赭白馬宋元嘉十五年馮弘爲魏所攻敗奔髙

麗北豐城表求迎接文帝遣使王白駒趙次興迎之并令

髙麗資遣璉不欲弘南乃遣將孫漱髙仇等襲殺之白駒

等率所領七千餘人生擒漱殺仇等二人十六年文帝欲

侵魏詔璉獻馬八百疋大明二年又獻肅慎矢及楛矢石

砮歷齊梁並授爵位遣使奉表獻方物不絶

唐書曰髙麗者岀自扶餘之别種其國都於平壤城即漢

樂浪郡之故地在京師東五千一百里其官大者號大對

盧比一品揔知國事三年一代(⿱艹石)稱職者不拘年限交替

之日或不相祗服皆勒兵相攻勝者爲之其王但閉宫自

守不能制禦次曰太大兄比正二品對盧以下官揔十二

級外置州縣六十餘城大城置傉薩一人比都督諸城置

道使比刺史其下各有僚佐分掌曹事衣裳服食唯王五

綵以白羅爲冠白皮小帶其冠及帶咸以金飾官之貴者

則青羅爲冠次以緋羅挣二鳥羽及金銀爲飾衫簡䄂袴

大口白韋帶黄革履國人衣褐戴弁婦人首加巾幗好圍

碁𭠘壺之戲人能蹵鞠食用籩豆簠簋罇爼罍洗頗有箕

子之遺風其所居必依山谷皆以茅草葺舎唯佛寺神廟

及王宫官府乃用瓦其俗貧窶者多冬月皆作長坑下燃

火煴以取煖種田養蚕略同中國城東有大穴名隧神皆

以十月王自𥙊之俗愛書籍至於衡門厮養之家各於街

衢造大屋謂之局堂子弟未婚之前晝夜於此讀書習射

又曰武德二年髙麗王建武遣使來朝四年又遣使朝貢

髙祖感隋末戰士多䧟其地五年賜建書云在此所有髙

麗人等己令追括尋即遣送彼處有此國人者立可放還

務盡綏育之方共弘仁恕之道於是建武悉搜括華人以

禮賔送前後至者萬數髙祖大喜七年遣使徃𠕋建武爲

上柱國遼東郡王髙麗王仍將天尊像及道士彼爲之講

老子其王及道俗等觀聽者數千人貞觀二年破突厥頡

利可汗建武遣使奉賀并上封域圗五年詔遣廣州都督

府司馬長孫師往収瘞隋時戰亡骸骨毀髙麗所立京觀

又曰貞觀十六年髙麗西部大人盖蘇文有罪其王建武

議欲誅之⿱⺾⿰𩵋禾文乃召部兵於城南云將校閱諸大臣皆來

臨視蘇文勒兵盡殺之因馳入王宫殺建武立其弟大陽

子臧爲王自立爲莫離支猶中國兵部尚書兼中書令之

職也自是專國政蘇文姓泉氏鬚靣甚偉形體魁傑身佩

五刀左右莫敢仰視其屬官俯伏於地踐之上馬下亦

如之出必先布隊仗導者長呼以辟行人百姓畏避皆自

𭠘坈谷太宗聞之遂出師弔伐十九年命刑部尚書張亮

為平壤道行軍大揔管領將常何等率江淮嶺硤勁卒四

萬戰舩五百艘自菜州汎海趨平壤又以英國公李勣爲

遼東道行軍大揔管江夏王道宗爲副率歩𮪍六萬趨遼

東兩軍合𫝑太宗親御六軍以㑹之夏四月李勣軍渡遼

進攻盖牟城拔之以其城置盖州五月渡遼水詔徹橋梁

以堅士卒志帝旣至遼東城下見七卒負檐以填壍者帝

分其尤重者於馬上載之從官悚動爭賷以送城下髙麗

聞我有抛車飛三百斤石於一里之外者甚懼之乃於城

上積木爲戰樓以拒飛石勣列車發石以擊其城所遇盡

潰又推撞車撞其樓閣無不傾倒抜其城爲遼州𥘉帝自

定州命每 十里置一烽屬于遼城與太子約剋遼東當

舉烽是日帝命舉烽師次白崖城右衛太將軍李思摩中

弩矢帝親爲吮血將士聞之莫不感勵城主孫戊音遂乞

降以其城置巖州授伐音爲刺史我軍之渡遼也莫離支

遣加户城七百人戍盖牟城李勣盡虜之其人並請隨軍

自効太宗謂曰詎不欲爾之力爾家悉在加尸爾爲吾戰

彼将爲戮矣破一家之妻子取一人之力用吾不忍也悉

令放還車駕進次安市城髙麗北部耨薩髙延壽南部髙

惠眞率髙麗靺鞨之衆十五萬來救引軍直進太宗夜召

諸將躬自指麾因令所司張受降幕於朝堂之側曰明日

午時納降虜於此矣遂率軍而進至時果敗二帥之衆太

宗因按轡觀城營壘謂侍臣曰髙麗傾國而來存亡所繫

一麾而敗天祐我也因下馬再拜以謝天名所幸山爲駐

蹕山令中書侍郎許敬宗爲文勒石以紀其功八月移營

安市城東李勣等攻之不拔乃詔班師𥘉攻䧟遼東城其

中應𣳚爲奴婢者一萬四千人並遣集没爲將分賞將士

太宗𢚓其父母妻子一朝分散令有司准其直以布帛贖

之赦爲百姓其衆歡叫之聲三日不息

又曰貞觀二十年髙麗遣使來謝罪并獻二羙女太宗謂

其使曰歸謂爾主羙色者人之所重爾之所獻信爲羙麗

憫其離父母兄弟於夲國留其身而忘其親愛其色而傷

其心我不取也並還之

又曰乹封元年髙麗遣其子入朝陪位於太山之下其年

⿱⺾⿰𩵋禾文死其子男生代爲莫離支與弟 建  不睦爲

其所逐走據國内城使其子獻城詣闕求哀十一月命英

國公李勣率郭侍封等以征之二年二月勣至新城謂諸

將曰新城是髙麗西境鎮城最爲要害(⿱艹石)不先圗餘未易

可下遂引兵於城西南據山築柵且攻且守城中窘急數

有降者自此所向克捷髙藏及男建將首領九十八人持

帛幡出降請使入朝勣以禮延接男建猶𨳲門固守十一

月拔平壤城虜髙藏男建等至京師獻浮于含元宫乃分

其地置都督府九州四十二縣一百又置安東都護府以

統之擢其酋渠有功者授都督刺史及縣令與華人叅理

仍遣左武衛將軍薛仁貴揔兵鎮之自是髙氏君長遂絶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八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