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七百八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八十二 太平御览 卷之七百八十三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八十四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八十三   四夷部四

  东夷四

     髙句骊

范晔后汉书曰髙句骊国节于饮食而好治宫室其俗淫

皆㓗净自喜夜辄男女群聚为倡乐

魏略曰髙句骊国在辽东之东千里其王都于九都之下

二千里户三万多山林无源泽其国贫俭土着为宫室

宗庙祠灵星社稷其俗𠮷凶喜寇抄其国置官有相如军

卢沛者古邹加尊卑各有等夲捐 --捐奴部为王稍微弱今桂

娄部代之大家不田作下户给赋税如奴客好歌舞其人

自喜跪拜申一脚与夫馀异行歩皆走又以十月㑹𥙊天名曰

东盟有军事亦𥙊天杀牛观蹄以占吉凶加着帻如帻无

后其小加着折风形如弁无牢狱有罪者即㑹加评议便

杀之没入妻子为奴婢盗一责十二婚姻之法女家作小

屋于大屋名为婿屋婿暮至女家户外自名跪拜乞得就

女𪧐女家听之至生子乃将妇归其俗淫多相奔诱其死

葬有椁无棺停丧百日好厚葬积石为封列种松柏兄死

亦报㛐俗有气力便弓矢刀矛有铠习战又有小水㹮俗

出好弓其马小便登山夫馀不能臣也沃沮东秽皆属之

其国都依大水而居王莽时发句骊以伐胡不欲行亡出

塞为寇害奔更名为下句骊

后魏书曰髙句骊者出于夫馀自言光祖朱蒙母河伯母

夫馀王𨳲于室中为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既而有

孕生一𡖉大如五𦫵夫馀王弃之与豕豕不食弃之于路

牛马避之又弃之野众鸟以毛茹之夫馀王剖之不能破

遂还其母其母以物里之置于暖处有一男破壳而出及

其长也字之曰朱蒙其俗言朱蒙者善射也夫馀国人以

朱蒙非人所生将有异志请除之王不听命之飬马朱蒙

每私试知其善恶骏者减食令瘦驽者善肥夫馀王以

肥者自乘以痩者给朱蒙后狩于田以朱蒙善射射给以

一矢朱蒙虽一矢殪兽甚多夫馀之臣又谋杀之朱蒙母

阴知以告朱蒙朱蒙与乌馀二人弃夫馀东南走中道遇一

大水欲济无梁夫馀人追之甚急朱蒙告水曰我是日子

河伯外孙今日逃走追兵垂及如何得济于是鱼鳖并浮

为之成桥朱蒙得度鱼鳖乃解追𮪍不得度朱蒙至普𫐠

水遇见三人其一人衣着麻一人着纳衣一人着水藻衣

与朱蒙至纥𦫵骨城遂居焉号曰髙句骊因以髙为氏焉

北史曰朱蒙在夫馀时其妻怀孕朱蒙逃后生子

及长知朱蒙为国王即与母亡归之名曰闾逹委之国事

朱蒙死至孙莫来立乃并夫馀汉武帝元封四年灭朝鲜

置玄莵郡以高句骊为孙以属之汉时赐之衣帻朝服鼓

吹常从玄莵郡受之后稍骄不复诣郡但于东界筑小城

受之遂名此城为愤沟娄者句丽城名也

又曰公孙度之雄海东也高句丽伯固与之通好伯固死

伊夷摸五伊夷摸数寇辽东建安中公孙康出军击之大

破其国焚烧邑落伊夷摸更作新国于九都山下

又曰髙句丽伊夷摸死其子位宫立始位宫曽祖宫生而

目开能视国人恶之及长凶虐国以破残及位宫生亦能

视人髙丽呼相似为位以为似其曽祖宫故名位宫亦有

勇力便鞭马善射猎魏正始中位宫寇西安平五年幽州

刺史母丘俭将万人出𤣥莵讨位宫大战于沸流败走俭

追至頳岘悬车束马登丸都山屠其所都位宫单将妻子

逺窜六年俭复讨之位宫轻将诸加奔伏沷沮俭使将军

王颀追之绝沷沮千馀里到肃愼南界刻石纪功又刋丸

都山铭不耐城而还

又曰后魏太武帝时髙丽王钊曽孙琏始遣使者诣安东

奉表贡方物并请国讳太武嘉其说𣢾诏下帝系名讳于

其国使贠外散𮪍侍郎李敖拜琏为都督辽海诸军事髙

句丽王敖至其所居平壤城访其 事云去辽东一千馀

里至栅城南至小海北至旧夫馀人户三倍于前魏时后

贡使相寻岁致黄金二百斤白银四百斤

又曰后魏文明太后以献文六宫未备敕琏令荐其女琏

奉表云女己以岀求以弟女应𭥍朝廷许焉㑹献文崩乃

又曰后魏太和十五年琏死其孙云立复赐以衣冠服物

车旗之饰自比岁常贡献至大统十年其王成遣使至西

魏朝贡及齐受东魏之禅又朝于齐文宣加成使持节侍

中骠𮪍大将军髙丽王如故

又曰北齐天保三年文宣至营州使博陵崔柳使于髙丽

求魏末流人敕柳曰(⿱艹石)不从者以便冝从事及至不见许

柳张目叱之拳击成坠于床下成左右雀息不敢动乃谢

服柳以五千户反命

又曰髙句丽东至新罗西度辽二千里南接百济北邻靺

鞨一千馀里人皆𡈽着随山谷而居衣布帛及皮土田薄

蠺农不足以自供故其人节饮食其王好脩宫室都平

壤城亦曰长安城其城随山屈曲南临𬇙水城内唯积仓

储器备寇至方入固守王别为宅于其侧不常居之其外

复有国内城及汉城亦别都也其国中呼为三京有辽东

𤣥莬等数十城皆置官司以相统摄焉其置官有大对卢

已下凡十二等分掌内外事复有内评五部褥萨人皆头着

折风形如弁𡈽人加挿二鸟羽贵者其冠曰⿱⺾⿰𩵋禾骨多用紫

罗为之饰以金银服大䄂衫大口袴素皮带黄革履妇人

裙𥜗加SKchar2书有五经三史三国志晋阳秋兵器与中国略

同及春秋校猎王亲临之税布五疋榖五石游人则三年

一税十人共细布一疋其刑法峻罕有犯者乐有五弦琴筝

横吹萧鼓之属吹芦以和曲每年𥘉聚戏𬇙水上王乘

腰轝列羽仪观之事毕王以衣入水分为左右二部以水石

相溅掷喧呼驰逐再三而止性多诡伏言辞鄙秽不简亲

踈父子同川浴共室寝好歌舞常以十月𥙊天其公㑹衣

服皆锦绣金银以为饰好蹲踞食用俎豆出三尺马云本

朱蒙所乘马种即果下也风俗尚淫不以为愧俗多游女

夫无常人夜则男女群聚而戏无有贵贱之节有婚嫁取

男女相恱即为之男家送猪酒而已无财娉之礼或有受

财者人共耻之以为卖婢死者殡在屋内殡三年择吉日

而葬居父母及夫丧皆三年兄弟三月𥘉终哭泣葬则鼓

舞作乐以送之埋讫取死者生时玩好车马置墓侧㑹葬

者争取而去

又曰隋开皇中髙丽王元率靺鞨万馀𮪍寇辽东西营州

揔管韦丗冲击走之帝大怒命汉王谅为元帅揔水陆讨

之下诏黜其爵位元亦惶惧遣使谢罪上表称辽东粪土

臣元云云上于是罢兵待之如𥘉元亦岁遣朝贡炀帝嗣

位天下全盛髙昌王突厥启人可汗并亲诣阙贡献于是

徴元入朝元惧蕃礼颇阙大业七年帝将讨元罪车驾度

辽水止营于辽东又敕诸将髙丽(⿱艹石)降即冝抚纳不得纵

兵入城䧟贼辄言降诸将奉旨不敢赴机毎先驰奏比报

贼守御亦备复出拒战如此者三帝不悟由是食尽师老

转输不继诸军多败绩于是班师

又曰隋大业九年炀帝复亲征髙丽敕诸军以便冝从事

诸将分道攻城贼𫝑日蹙㑹杨玄感作乱帝大惧即日六

军并还十年发天下兵㑹贼盗蜂起所在阻绝军多失期

至辽水髙丽亦困弊遣使乞降帝许之顿怀逺镇受其降

仍以俘囚军实归至京师

南史曰髙丽本有五族有消奴部绝奴部慎奴部灌奴部

桂娄部夲消奴部为王微弱桂娄部代之其置官有对卢

则不置沛者有沛者则不置对卢焉晋安帝义熙九年髙

翼奉表献赭白马宋元嘉十五年冯弘为魏所攻败奔髙

丽北丰城表求迎接文帝遣使王白驹赵次兴迎之并令

髙丽资遣琏不欲弘南乃遣将孙漱髙仇等袭杀之白驹

等率所领七千馀人生擒漱杀仇等二人十六年文帝欲

侵魏诏琏献马八百疋大明二年又献肃慎矢及楛矢石

砮历齐梁并授爵位遣使奉表献方物不绝

唐书曰髙丽者岀自扶馀之别种其国都于平壤城即汉

乐浪郡之故地在京师东五千一百里其官大者号大对

卢比一品揔知国事三年一代(⿱艹石)称职者不拘年限交替

之日或不相祗服皆勒兵相攻胜者为之其王但闭宫自

守不能制御次曰太大兄比正二品对卢以下官揔十二

级外置州县六十馀城大城置傉萨一人比都督诸城置

道使比刺史其下各有僚佐分掌曹事衣裳服食唯王五

彩以白罗为冠白皮小带其冠及带咸以金饰官之贵者

则青罗为冠次以绯罗挣二鸟羽及金银为饰衫简䄂袴

大口白韦带黄革履国人衣褐戴弁妇人首加巾帼好围

棋𭠘壶之戏人能蹴鞠食用笾豆簠簋樽爼罍洗颇有箕

子之遗风其所居必依山谷皆以茅草葺舎唯佛寺神庙

及王宫官府乃用瓦其俗贫窭者多冬月皆作长坑下燃

火煴以取暖种田养蚕略同中国城东有大穴名隧神皆

以十月王自𥙊之俗爱书籍至于衡门厮养之家各于街

衢造大屋谓之局堂子弟未婚之前昼夜于此读书习射

又曰武德二年髙丽王建武遣使来朝四年又遣使朝贡

髙祖感隋末战士多䧟其地五年赐建书云在此所有髙

丽人等己令追括寻即遣送彼处有此国人者立可放还

务尽绥育之方共弘仁恕之道于是建武悉搜括华人以

礼賔送前后至者万数髙祖大喜七年遣使往𠕋建武为

上柱国辽东郡王髙丽王仍将天尊像及道士彼为之讲

老子其王及道俗等观听者数千人贞观二年破突厥颉

利可汗建武遣使奉贺并上封域圗五年诏遣广州都督

府司马长孙师往收瘗隋时战亡骸骨毁髙丽所立京观

又曰贞观十六年髙丽西部大人盖苏文有罪其王建武

议欲诛之⿱⺾⿰𩵋禾文乃召部兵于城南云将校阅诸大臣皆来

临视苏文勒兵尽杀之因驰入王宫杀建武立其弟大阳

子臧为王自立为莫离支犹中国兵部尚书兼中书令之

职也自是专国政苏文姓泉氏须面甚伟形体魁杰身佩

五刀左右莫敢仰视其属官俯伏于地践之上马下亦

如之出必先布队仗导者长呼以辟行人百姓畏避皆自

𭠘坈谷太宗闻之遂出师吊伐十九年命刑部尚书张亮

为平壤道行军大揔管领将常何等率江淮岭硖劲卒四

万战船五百艘自菜州汎海趋平壤又以英国公李𪟝为

辽东道行军大揔管江夏王道宗为副率歩𮪍六万趋辽

东两军合𫝑太宗亲御六军以㑹之夏四月李𪟝军渡辽

进攻盖牟城拔之以其城置盖州五月渡辽水诏彻桥梁

以坚士卒志帝既至辽东城下见七卒负檐以填壍者帝

分其尤重者于马上载之从官悚动争赍以送城下髙丽

闻我有抛车飞三百斤石于一里之外者甚惧之乃于城

上积木为战楼以拒飞石𪟝列车发石以击其城所遇尽

溃又推撞车撞其楼阁无不倾倒抜其城为辽州𥘉帝自

定州命每 十里置一烽属于辽城与太子约克辽东当

举烽是日帝命举烽师次白崖城右卫太将军李思摩中

弩矢帝亲为吮血将士闻之莫不感励城主孙戊音遂乞

降以其城置岩州授伐音为刺史我军之渡辽也莫离支

遣加户城七百人戍盖牟城李𪟝尽虏之其人并请随军

自效太宗谓曰讵不欲尔之力尔家悉在加尸尔为吾战

彼将为戮矣破一家之妻子取一人之力用吾不忍也悉

令放还车驾进次安市城髙丽北部耨萨髙延寿南部髙

惠真率髙丽靺鞨之众十五万来救引军直进太宗夜召

诸将躬自指麾因令所司张受降幕于朝堂之侧曰明日

午时纳降虏于此矣遂率军而进至时果败二帅之众太

宗因按辔观城营垒谓侍臣曰髙丽倾国而来存亡所系

一麾而败天祐我也因下马再拜以谢天名所幸山为驻

跸山令中书侍郎许敬宗为文勒石以纪其功八月移营

安市城东李𪟝等攻之不拔乃诏班师𥘉攻䧟辽东城其

中应𣳚为奴婢者一万四千人并遣集没为将分赏将士

太宗𢚓其父母妻子一朝分散令有司准其直以布帛赎

之赦为百姓其众欢叫之声三日不息

又曰贞观二十年髙丽遣使来谢罪并献二羙女太宗谓

其使曰归谓尔主羙色者人之所重尔之所献信为羙丽

悯其离父母兄弟于夲国留其身而忘其亲爱其色而伤

其心我不取也并还之

又曰乾封元年髙丽遣其子入朝陪位于太山之下其年

⿱⺾⿰𩵋禾文死其子男生代为莫离支与弟 建  不睦为

其所逐走据国内城使其子献城诣阙求哀十一月命英

国公李𪟝率郭侍封等以征之二年二月𪟝至新城谓诸

将曰新城是髙丽西境镇城最为要害(⿱艹石)不先圗馀未易

可下遂引兵于城西南据山筑栅且攻且守城中窘急数

有降者自此所向克捷髙藏及男建将首领九十八人持

帛幡出降请使入朝𪟝以礼延接男建犹𨳲门固守十一

月拔平壤城虏髙藏男建等至京师献浮于含元宫乃分

其地置都督府九州四十二县一百又置安东都护府以

统之擢其酋渠有功者授都督刺史及县令与华人叅理

仍遣左武卫将军薛仁贵揔兵镇之自是髙氏君长遂绝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八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