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八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八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八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八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八十六   四夷部七

南蠻二

  哀牢   烏滸   林邑   扶南

  真臘   叅半國  白頭國

     哀牢

後漢書曰哀牢夷者其先有婦人名沙壹居牢山嘗捕魚

水中觸沉木(⿱艹石)有感因懷姙十月産子男十人後沉木化

爲龍岀水上沙壹忽聞龍語曰(⿱艹石)爲我生子今悉何在九

子見龍驚走獨小子不能去背龍而坐龍因䑛之其母鳥

語謂背爲九謂坐爲隆因名其子曰九隆沙壹將九隆居

龍山下後九隆長大諸兄以九隆能爲父所䑛而𭶑遂共

推以爲王後牢山下有一夫一婦復生十女子九隆兄弟

皆娶以爲妻後漸相滋長種人皆刻𦘕其身象龍文衣皆

著尾九隆死世世相繼乃分置小王徃徃邑居散在谿谷

絶城荒外山川阻𭰹生人以來未嘗交通中國建武二十

三年其王賢栗遣兵乗箄舩箄音蒲佳切南下江漢擊附塞夷

鹿茤鹿茤人溺爲所擒獲於是震雷疾雨南風飄起水

爲逆流飜涌二百餘里箄舩沉没哀牢之衆溺死者數千

人賢栗復遣六王將萬人以攻鹿茤鹿茤王與戰殺其六

三哀牢𦒿老共埋六王夜虎復出其尸而食之餘衆驚怖

立引去賢栗惶恐謂其𦒿老曰我曹入邊塞自古有之今

攻鹿茤輙𬒳天誅中國其聖帝乎天祐助之何其明也二

十七年賢栗等遂率種人詣越嶲太守鄭鴻降求内属光

武封賢栗等爲君長自是歳來朝貢

又曰永平十二年哀牢王柳邈遣子率種人内属顯宗以

其地置哀牢愽南二縣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領六縣合

爲永昌郡始通愽南山渡蘭倉水行者苦之歌曰漢德廣

開不賔度愽南越蘭津渡蘭倉爲他人

又曰西部都尉廣漢鄭純爲政清㓗化行夷貊天子嘉之

即以爲永昌太守純與哀牢夷人約邑豪歳輸布貫頭衣

二領鹽一斛以爲常賦夷俗安之

九州記曰哀牢人皆儋耳穿𤾁其渠帥自謂王者耳皆下

肩三寸鹿人則至肩而己土地沃羙冝五榖蠺桑知染綵

文繡有蘭于細布獠言紵也織成文章如綾錦有梧桐木華績

以爲布幅廣五尺潔白不受垢汚先以覆亡人然後服之

有濮竹節相去二丈地岀銅䥫鈆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金銀光珠琥珀水精

瑠璃軻蟲蚌珠孔雀翡翠犀象猩猩豹獸

唐書曰麟徳元年五月於昆明之挵㨂川置姚州都督府

毎年差兵募五百人鎮守武太后神功二年蜀州刺史張

柬之上表曰姚州者古哀牢之舊國也夲不與中國交通

前漢唐蒙開夜郎滇笮而哀牢不附至光武季年始請内

属漢置永昌郡以統理之稅其鹽布氈𦋺以利中土其國

西通大𥘿通交阯竒珎進貢歳時不闕及諸葛亮五月渡

瀘水収其金銀鹽布以益軍儲使張伯歧選其勁卒以増

武備前代置郡其利頗深今鹽布之稅不供珎竒之貢

而空竭府庫駈率平人受役蠻夷肝腦塗地漢利旣多

更置愽南哀牢二縣蜀人愁者作歌今於國家無絲髮

之利在百姓受終之酷伏乞省罷姚州使肄嶲府歳時朝

覲同之畨國

    烏滸

後漢書曰交阯西有噉人國生首子輙解而食冝弟味

旨則以遣其君君喜而賞其父取妻羙則譲其兄今烏滸

人是也

南州異物志曰交廣之界民曰烏滸烏滸地名東界在廣州之

南交州之北恒出道間伺𠉀二州行旅有單逈軰者輙岀

擊之利得人食之不貪其財貨也地有𣗥十餘寸破以

作弓長四尺餘名狐弩削竹爲矢以銅爲鏇長八寸以射

急疾不凢用也地有毒藥以傳矢金入則撻皮視未見瘡

頋盻之間肌肉便皆壞爛湏㬰而死尋問此藥云取䖝諸

有毒螫者合着管中曝之旣爛因取其汁日煎之如射肉

在其内地則裂外則不復裂也烏滸人便以肉爲殽爼又

取其髑髏破之以飲酒也其伺𠉀行人小有失軰出射之

(⿱艹石)人無救者便止以火燔燎食之(⿱艹石)人有伴相救不容得

食力不能檐去者便断取手足以去尤以人手足掌蹠

爲珎異以飴長老出得人歸家合聚隣里懸死人中當四

面向坐擊銅鼓歌舞飲酒稍就割食之奉月方田尤好出

索人貪得之以𥙊田神也

異物志曰烏滸取翠羽採珠爲産又能織班布可以爲帷

幔族類同姓有爲人所殺則居處伺殺主不問是與非遇

人便殺以爲SKchar食也裴淵廣州記曰晉興有烏滸人以鼻

飲水口中進噉如故

     林邑國

南史曰林邑國大漢日南郡象林縣古越裳界也伏波將

軍馬援開南境北縣其地從廣可六百里餘城去海百二

十里去日南界四百餘里北接九德郡其南界地北水歩道二

百餘里有西圖夷亦稱王馬援所植二銅柱表漢界處也

其國有金山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則出飛狀如螢火又

出瑇𤦛貝齒古貝沉木香貝者樹名也其花成時如鵝毳抽

其緒紡之以作布布與紵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織爲班布

沉木香者土人斫断積以歳年朽爛而心節獨在置水中則

沉故名曰沉香次浮者棧香漢末大亂功曹區連殺縣令

自立爲王數丗其後王無嗣外甥范熊代立死子逸嗣晉

成帝咸康三年逸死奴之簒立文夲曰南西捲縣夷帥范

㓜家奴常牧牛於山鯉魚二化而爲䥫因以鑄刀刀成

文向石呪曰(⿱艹石)斫石破者父當王此國因斫石如断蒭藳

文心異之范㓜甞使之啇賈至林邑因敎林邑王作兵車

器械王寵任之後乃䜛言諸子各奔餘國及王死無嗣大

於隣國迓王子置毒於漿中殺之遂脅國人自立

又曰林邑王文敵爲扶南王子當根純所殺大臣范諸農

平亂自立爲王諸農死子陽邁立陽邁𥘉在孕其母夢生

兒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麗夷人謂金之精者爲陽邁

(⿱艹石)中國云紫磨者因以爲名宋永𥘉二年遣使貢獻以陽

邁爲林邑王陽邁死子咄立慕其父復曰陽邁其國俗居

處爲閤名曰干䦨門户皆北向書樹葉為𥿄男子皆以横

幅古具繞腰己下謂之于漫亦曰都漫穿耳貫小環貴者

着革屣賤者跣行自林邑扶南諸國皆然也其王着法服

加纓珞如佛像之飾出則乗象吹螺擊皷罩古貝繖以古

貝爲幡旗國不設刑法有罪者使象蹋殺之其大姓號婆羅

門嫁娶必用八月女先求男由賤男而貴女同姓還相㛰

姻使婆羅門引壻見婦掘手相付呪曰吉利吉利爲成禮

死者焚之中野謂之火葬其寡婦 孤居散髮至老國王

事竺乾道鑄金銀人像大十圍元嘉陽邁侵暴日南九德

諸郡交州刺史杜弘之建牙欲討之聞有代乃止

又曰宋帝元嘉二十二年使交州刺史檀和之振武將軍

宗慤伐林邑和之遣司馬蕭景憲爲前鋒陽邁聞之懼欲

輸金一萬斤銀十萬斤銅三十萬斤還欲略日南户其大

臣䓯僧逹諌止之乃遣太師范扶龍戌其北界區栗城

攻城尅之乗勝即尅林邑陽邁父子並挺身逃奔獲其

珎異皆是未名之寳又銷其金人得黃金數萬斤

又曰齊永明中林邑王范文賛遣使貢獻梁天監中文賛

子天凱奉表獻白猴自此貢獻不絶

北史曰林邑國延袤數千里土多香木金寳物産大抵與

交趾同以塼爲城蜃炭𡍼之皆開北户以向日或東西無

定尊官有二其一曰西郍婆帝其二曰蕯婆地歌其属官

三等其一曰倫多姓次歌倫致帝次乙地伽蘭外官分爲

二百餘部其長曰弗羅次曰可倫如牧宰之差也王戴金

花冠形如章甫衣朝霞布珠璣纓絡足躡革履時服錦𫀆

良家子侍衛者二百餘人皆執金裝兵有弓箭刀槊以竹爲

弩𫝊毒於矢樂有琴笛琵琶五絃頗與中國同毎擊皷以

驚衆吹蠡以即戎其人𭰹目高鼻髮拳色黒俗皆徒跣以

幅布纒身冬月衣𫀆婦人稚髻書樹葉𥿄施椰葉爲席王

死七日而葬有官者三日庻人一日以凾盛屍鼔舞導從

輿至外次積薪焚之収其餘骨王則内金甖中沉之於海

有官者以銅甖沉之海口庻人以瓦送之於江男女皆截

髮𡘜至水次盡哀而止歸則不哭毎七日燃香散花復𡘜

盡哀而止百日三年皆如之皆奉佛文字同於天笁

隋書曰林邑之先因漢末交趾女子徴側之亂内縣功曺

子區連殺縣令自號爲王無子其甥范熊代立死子逸立

日南人范文因亂爲逸僕遂教之築宫室造器械逸甚

信任使文將兵極得衆心文因間其子弟或奔或徙及逸死

國無嗣文自立爲王其後范佛爲晉楊威將軍戴桓所破

宋交州刺史檀和之將兵擊之𭰹入其境至梁陳亦通使

徃來其國延袤數千里髙祖旣平陳乃遣使獻千物其後

朝貢遂絶時天下無事群臣言林邑多竒寳者仁壽末上

遣大將劉方爲驩州道行軍惣管卒欽州刺史寗長直驩

州刺史李暈開府𥘿雄步𮪍萬餘及犯罪者數千人擊之

其王𣑽志率其徒乗巨象而戰方軍不利是多掘小坑

草覆其上因以兵桃之𣑽志悉衆而陳方與戰僞北𣑽志

逐之至坑所其衆多䧟轉相驚駭軍遂亂方縱兵擊之大

破之頻戰輙敗遂弃城而走方入其都獲其廟主十八枚皆

鑄金爲之盖其有國十八葉矣方班帥𣑽志復其故地遣使

謝罪於是朝貢不絶

唐書曰貞觀中林邑王𣑽頭利死率國人共立頭利女王

諸葛地頭利之始子女王獨任國中不寜大臣可倫翁定

乃立地爲王妻之以女主其國乃定諸葛地自立後遣使

可倫因地盤献火珠狀如水精日午時正以珠承影取艾

衣之火見云得之於羅刹國令之環土國主即𣑽志之後

在日南郡西陸行二十餘日方至

     扶南國

蕭子顯齊書曰扶南國男子截錦爲横幅女爲貫頭貧者

以布自蔽鍜爲鐶鏆環貫銀器伐木起屋國王居重閣以

木柵爲城海邊生大葉長尺編其業以覆屋國王行乗

象婦女亦能乗象無牢獄有訟者則以金指環(⿱艹石)鷄子

沸湯中令SKchar燒鑕令赤着手上捧行七步有罪者手皆

燋爛無罪者不傷又令没水直者入即沉不直者不沉

又曰扶南在日南之南大海西灣中廣袤三千餘里有大

江水西海入海其先有女人爲王名柳葉又有激國

填夢神賜弓一張故乗舩入海填晨起於神廟樹下

即乗舩向扶南栁葉見舩卒衆欲禦之混填舉弓遥射貫

舶一靣通中人柳葉怖遂降混填娶以爲妻惡其躶露形

體乃穿疊布貫其首遂治其國子孫相傳

南史曰扶南王混盤死國人共㪯大將軍范蔓爲王蔓勇健有權

略復以兵威攻伐旁國咸服屬之自號扶南大王乃作大

舩窮漲海開國十餘闢地五六千里蔓死後大將范尋

殺其子長而代立更繕國内起觀閣遊戯之朝且中脯三

四見客百姓以蕉蔗龜鳥爲禮國無牢獄於城溝中養鰐

魚門外圈猛獸有罪者輙以餧猛獸及鰐魚魚獸不食爲

無罪三日乃放之鰐魚大者長三丈餘狀如鼉有四足喙

長六七尺兩邊有齒利如刀劒常食魚遇得麞鹿及人亦

噉之蒼梧以南及外國皆有之

又曰扶南王憍陳如夲天笁婆羅門也有神語曰應王扶

南憍陳如心恱南至盤盤扶南人聞之舉國欣迎戴而立焉

復改制度用天笁法憍陳如死後王持梨陁跋摩宋文帝

元嘉中三奉表獻方物齊永明中王憍陳如闍邪䟦摩遣

使送珊瑚佛像并獻方物詔授安南將軍扶南王其國人

皆醜黒拳髮所居不穿井數十家共一池引汲之俗事天

神以銅爲像二面者四手四面者八手手各有所持或小

兒或鳥獸或日月其王岀入乗象嬪侍亦然王生則偏踞翹

SKchar垂左膝至地以白疊敷前設金盆香炉於其上國俗居

䘮則剃髮除鬚死者有四葬水葬則投之江流火葬則焚

爲灰 -- 灰 爐土葬則瘞埋之鳥葬則弃之中野人性貪恡無禮

義男女恣其奔隨

隋書曰扶南國王遣貢獻其王姓古龍諸國多姓古龍訊

𦒿老言崑崙無姓氏崑崙之訛

抱朴子曰扶南國出金鋼可以刻玉狀似紫石英其所生

在百丈水底盤石上如鍾乳人没水取之竟日乃出以鐵

槌之不傷鐵反自損以羖羊角扣之漼然冰泮

外國傳曰扶南人(⿱艹石)户中亡器物者即以米一𦫵詣神廟

乞神見盗者以米着神足下明日取米呼户中奴婢分令

囓之盗者口中血出米完不碎不盗者入口即敗從日南

至徼外悉尓

又曰扶南之東漲海中有大火洲洲上有樹得春雨時皮

正黒得火燃樹皮正白紡績以作手巾或作燈注用不知

又曰扶南國人最大居舎雕文刻鏤好布施多禽獸王好

獵皆乗象一去月餘日

南州異物志曰扶南國在林邑西三千餘里自立爲王諸

属皆有官長及王之左右大臣皆號爲崑崙

     真臘

隋書曰真臘國在林邑西南夲扶南之属國也去日南郡

舟行六十日而南接車渠國西有朱江國其王姓刹利氏

名質多斯郍自其祖漸己強盛至質多斯郍遂兼扶南而

有之死子伊奢郍先代伊奢郍城郭下二萬餘家城中

有一大堂是王聽政之所其王三日一朝坐五香七寳床

上施寳帳帳以文木爲竿象牙金鈿爲壁狀如小屋懸

金光熖有同於赤土前有金香炉二人侍側王着朝霞

古貝暪絡腰腹下垂至脛頭戴金寳花冠披眞珠瓔

珞足履革屣耳懸金璫常服白疊以象牙爲屩有五大

臣一曰孤落支二曰髙相慿三曰婆阿多陵四曰舎磨陵

五曰髯羅婁及諸小臣朝於王者輙於階下三稽首王喚

上階則跪以兩手抱SKchar遶王還坐議政事訖跪伏而去其

國與參半朱江二國和親數與陁桓林邑二國戰争其人

行止皆持甲仗(⿱艹石)有征伐因而用之其俗非王妻子不得

爲嗣王𥘉立之日所有兄弟並刑殘之或去一指或劓其

鼻別處供給不得仕進人形小而色黒婦人亦有白者悉

拳髮垂耳性氣捷勁居處器物頗𩔖赤土以右手爲浄左

手爲穢毎旦澡洗以楊枝浄齒讀頌經呪又澡洗乃食食

罷還用楊枝浄齒飲食多⿱⺾⿰𩵋禾酪沙糖粇粟米餅欲食之時

先取雜肉羮與餅相和手擩而食男㛰禮畢即與父母分財

別居父母死小兒未婚者以餘財與之若婚畢財物入官

其䘮葬兒女皆七日不食剔髮而哭僧尼道士親故皆來

聚㑹音樂送之以五香木燒屍収灰 -- 灰 以金銀瓶盛送于大

水之内貧者或用瓦而以彩色𦘕之亦有不焚送屍山中

任野獸食者其國北多山阜南有水澤地氣尤𤍠無霜雪

饒瘴癘毒蟲土冝稻與日南九真相𩔖異者有婆耶郍

娑樹無花葉似冬𤓰菴羅樹花葉以𬃷實似李毗野樹花

似木𤓰葉似杏實似楮婆田羅樹花葉實並似𬃷而小異

歌畢他樹花似李葉似榆而厚大實似李其大如𦫵海中有

魚名建同四足無鱗其鼻如象吸水上噴髙五六十尺有

浮胡魚其形如䱉觜如鸚鵡有八足多大魚半身岀水

望之如山毎五六月中毒𤍠氣流行即以白猪牛羊於城

西門外祠之不然者穀不登六畜多死近都有陵伽鉢婆

山上有神祠毎以千人守衛城東有神名婆多利𥙊用

人肉毎年殺人以夜祀禱大業十三年遣使貢獻帝厚礼

之其後亦絶

唐書曰真臘國貞觀二年又與林邑國俱來朝獻太宗嘉

其歴逺疲勞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賚甚厚南方人謂真臘國爲吉𥰒國自神

龍以後真臘分爲二半以南近海多陂澤處謂之水真臘

半以北多山阜處謂之陸真臘亦謂之文單國髙宗則天

玄宗朝並遣使朝貢水真臘國其境東西南北約皆八百

里東至奔陁浪州西至墮羅鉢底國南至小海北即陸真

臘其王所居城號婆羅是㧞國之東界有小城皆謂之國

其國多象元和八年遣李摩郍等來朝貢

     叅半國

唐書曰武德中叅半國遣使朝貢其國在真臘西南千餘

里城臨大海土地下濕風俗物産並與林邑國同

     自頭國

唐書曰貞觀中扶南來獻白頭國二人於洛陽云其國在

扶南之西      男女 皆素首身又凝白居山洞

之中四面巖險故人莫至與叅半國相接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八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