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七百八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八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七百八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八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八十六   四夷部七

南蛮二

  哀牢   乌浒   林邑   扶南

  真腊   叅半国  白头国

     哀牢

后汉书曰哀牢夷者其先有妇人名沙壹居牢山尝捕鱼

水中触沉木(⿱艹石)有感因怀妊十月产子男十人后沉木化

为龙岀水上沙壹忽闻龙语曰(⿱艹石)为我生子今悉何在九

子见龙惊走独小子不能去背龙而坐龙因䑛之其母鸟

语谓背为九谓坐为隆因名其子曰九隆沙壹将九隆居

龙山下后九隆长大诸兄以九隆能为父所䑛而𭶑遂共

推以为王后牢山下有一夫一妇复生十女子九隆兄弟

皆娶以为妻后渐相滋长种人皆刻𦘕其身象龙文衣皆

著尾九隆死世世相继乃分置小王往往邑居散在谿谷

绝城荒外山川阻𭰹生人以来未尝交通中国建武二十

三年其王贤栗遣兵乘箄船箄音蒲佳切南下江汉击附塞夷

鹿茤鹿茤人溺为所擒获于是震雷疾雨南风飘起水

为逆流翻涌二百馀里箄船沉没哀牢之众溺死者数千

人贤栗复遣六王将万人以攻鹿茤鹿茤王与战杀其六

三哀牢𦒿老共埋六王夜虎复出其尸而食之馀众惊怖

立引去贤栗惶恐谓其𦒿老曰我曹入边塞自古有之今

攻鹿茤辄𬒳天诛中国其圣帝乎天祐助之何其明也二

十七年贤栗等遂率种人诣越嶲太守郑鸿降求内属光

武封贤栗等为君长自是歳来朝贡

又曰永平十二年哀牢王柳邈遣子率种人内属显宗以

其地置哀牢博南二县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领六县合

为永昌郡始通博南山渡兰仓水行者苦之歌曰汉德广

开不賔度博南越兰津渡兰仓为他人

又曰西部都尉广汉郑纯为政清㓗化行夷貊天子嘉之

即以为永昌太守纯与哀牢夷人约邑豪歳输布贯头衣

二领盐一斛以为常赋夷俗安之

九州记曰哀牢人皆儋耳穿𤾁其渠帅自谓王者耳皆下

肩三寸鹿人则至肩而己土地沃羙冝五榖蠺桑知染彩

文绣有兰于细布獠言纻也织成文章如绫锦有梧桐木华绩

以为布幅广五尺洁白不受垢污先以覆亡人然后服之

有濮竹节相去二丈地岀铜䥫铅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金银光珠琥珀水精

琉璃轲虫蚌珠孔雀翡翠犀象猩猩豹兽

唐书曰麟徳元年五月于昆明之弄㨂川置姚州都督府

毎年差兵募五百人镇守武太后神功二年蜀州刺史张

柬之上表曰姚州者古哀牢之旧国也夲不与中国交通

前汉唐蒙开夜郎滇笮而哀牢不附至光武季年始请内

属汉置永昌郡以统理之税其盐布毡𦋺以利中土其国

西通大𥘿通交阯奇珍进贡歳时不阙及诸葛亮五月渡

泸水收其金银盐布以益军储使张伯歧选其劲卒以増

武备前代置郡其利颇深今盐布之税不供珍奇之贡

而空竭府库驱率平人受役蛮夷肝脑涂地汉利既多

更置博南哀牢二县蜀人愁者作歌今于国家无丝发

之利在百姓受终之酷伏乞省罢姚州使肄嶲府歳时朝

觐同之畨国

    乌浒

后汉书曰交阯西有啖人国生首子辄解而食冝弟味

旨则以遣其君君喜而赏其父取妻羙则譲其兄今乌浒

人是也

南州异物志曰交广之界民曰乌浒乌浒地名东界在广州之

南交州之北恒出道间伺𠉀二州行旅有单迥軰者辄岀

击之利得人食之不贪其财货也地有𣗥十馀寸破以

作弓长四尺馀名狐弩削竹为矢以铜为旋长八寸以射

急疾不凡用也地有毒药以传矢金入则挞皮视未见疮

頋盻之间肌肉便皆坏烂湏㬰而死寻问此药云取䖝诸

有毒螫者合着管中曝之既烂因取其汁日煎之如射肉

在其内地则裂外则不复裂也乌浒人便以肉为殽爼又

取其髑髅破之以饮酒也其伺𠉀行人小有失軰出射之

(⿱艹石)人无救者便止以火燔燎食之(⿱艹石)人有伴相救不容得

食力不能檐去者便断取手足以去尤以人手足掌跖

为珍异以饴长老出得人归家合聚邻里悬死人中当四

面向坐击铜鼓歌舞饮酒稍就割食之奉月方田尤好出

索人贪得之以𥙊田神也

异物志曰乌浒取翠羽采珠为产又能织班布可以为帷

幔族类同姓有为人所杀则居处伺杀主不问是与非遇

人便杀以为肉食也裴渊广州记曰晋兴有乌浒人以鼻

饮水口中进啖如故

     林邑国

南史曰林邑国大汉日南郡象林县古越裳界也伏波将

军马援开南境北县其地从广可六百里馀城去海百二

十里去日南界四百馀里北接九德郡其南界地北水歩道二

百馀里有西图夷亦称王马援所植二铜柱表汉界处也

其国有金山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则出飞状如萤火又

出玳𤦛贝齿古贝沉木香贝者树名也其花成时如鹅毳抽

其绪纺之以作布布与纻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织为班布

沉木香者土人斫断积以歳年朽烂而心节独在置水中则

沉故名曰沉香次浮者栈香汉末大乱功曹区连杀县令

自立为王数丗其后王无嗣外甥范熊代立死子逸嗣晋

成帝咸康三年逸死奴之篡立文夲曰南西卷县夷帅范

㓜家奴常牧牛于山鲤鱼二化而为䥫因以铸刀刀成

文向石咒曰(⿱艹石)斫石破者父当王此国因斫石如断蒭藳

文心异之范㓜尝使之啇贾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兵车

器械王宠任之后乃䜛言诸子各奔馀国及王死无嗣大

于邻国迓王子置毒于浆中杀之遂胁国人自立

又曰林邑王文敌为扶南王子当根纯所杀大臣范诸农

平乱自立为王诸农死子阳迈立阳迈𥘉在孕其母梦生

儿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丽夷人谓金之精者为阳迈

(⿱艹石)中国云紫磨者因以为名宋永𥘉二年遣使贡献以阳

迈为林邑王阳迈死子咄立慕其父复曰阳迈其国俗居

处为阁名曰干䦨门户皆北向书树叶为𥿄男子皆以横

幅古具绕腰己下谓之于漫亦曰都漫穿耳贯小环贵者

着革屣贱者跣行自林邑扶南诸国皆然也其王着法服

加缨珞如佛像之饰出则乘象吹螺击鼓罩古贝伞以古

贝为幡旗国不设刑法有罪者使象蹋杀之其大姓号婆罗

门嫁娶必用八月女先求男由贱男而贵女同姓还相㛰

姻使婆罗门引婿见妇掘手相付咒曰吉利吉利为成礼

死者焚之中野谓之火葬其寡妇 孤居散发至老国王

事竺乾道铸金银人像大十围元嘉阳迈侵暴日南九德

诸郡交州刺史杜弘之建牙欲讨之闻有代乃止

又曰宋帝元嘉二十二年使交州刺史檀和之振武将军

宗悫伐林邑和之遣司马萧景宪为前锋阳迈闻之惧欲

输金一万斤银十万斤铜三十万斤还欲略日南户其大

臣䓯僧逹諌止之乃遣太师范扶龙戌其北界区栗城

攻城克之乘胜即克林邑阳迈父子并挺身逃奔获其

珍异皆是未名之宝又销其金人得黄金数万斤

又曰齐永明中林邑王范文赞遣使贡献梁天监中文赞

子天凯奉表献白猴自此贡献不绝

北史曰林邑国延袤数千里土多香木金宝物产大抵与

交趾同以砖为城蜃炭𡍼之皆开北户以向日或东西无

定尊官有二其一曰西郍婆帝其二曰蕯婆地歌其属官

三等其一曰伦多姓次歌伦致帝次乙地伽兰外官分为

二百馀部其长曰弗罗次曰可伦如牧宰之差也王戴金

花冠形如章甫衣朝霞布珠玑缨络足蹑革履时服锦𫀆

良家子侍卫者二百馀人皆执金装兵有弓箭刀槊以竹为

弩𫝊毒于矢乐有琴笛琵琶五弦颇与中国同毎击鼓以

惊众吹蠡以即戎其人𭰹目高鼻发拳色黒俗皆徒跣以

幅布纒身冬月衣𫀆妇人稚髻书树叶𥿄施椰叶为席王

死七日而葬有官者三日庶人一日以凾盛尸鼔舞导从

舆至外次积薪焚之收其馀骨王则内金罂中沉之于海

有官者以铜罂沉之海口庶人以瓦送之于江男女皆截

发𡘜至水次尽哀而止归则不哭毎七日燃香散花复𡘜

尽哀而止百日三年皆如之皆奉佛文字同于天笁

隋书曰林邑之先因汉末交趾女子徴侧之乱内县功曺

子区连杀县令自号为王无子其甥范熊代立死子逸立

日南人范文因乱为逸仆遂教之筑宫室造器械逸甚

信任使文将兵极得众心文因间其子弟或奔或徙及逸死

国无嗣文自立为王其后范佛为晋杨威将军戴桓所破

宋交州刺史檀和之将兵击之𭰹入其境至梁陈亦通使

往来其国延袤数千里髙祖既平陈乃遣使献千物其后

朝贡遂绝时天下无事群臣言林邑多奇宝者仁寿末上

遣大将刘方为驩州道行军惣管卒钦州刺史寗长直驩

州刺史李晕开府𥘿雄步𮪍万馀及犯罪者数千人击之

其王𣑽志率其徒乘巨象而战方军不利是多掘小坑

草覆其上因以兵桃之𣑽志悉众而陈方与战伪北𣑽志

逐之至坑所其众多䧟转相惊骇军遂乱方纵兵击之大

破之频战辄败遂弃城而走方入其都获其庙主十八枚皆

铸金为之盖其有国十八叶矣方班帅𣑽志复其故地遣使

谢罪于是朝贡不绝

唐书曰贞观中林邑王𣑽头利死率国人共立头利女王

诸葛地头利之始子女王独任国中不寜大臣可伦翁定

乃立地为王妻之以女主其国乃定诸葛地自立后遣使

可伦因地盘献火珠状如水精日午时正以珠承影取艾

衣之火见云得之于罗刹国令之环土国主即𣑽志之后

在日南郡西陆行二十馀日方至

     扶南国

萧子显齐书曰扶南国男子截锦为横幅女为贯头贫者

以布自蔽鍜为镮𨱌环贯银器伐木起屋国王居重阁以

木栅为城海边生大叶长尺编其业以覆屋国王行乘

象妇女亦能乘象无牢狱有讼者则以金指环(⿱艹石)鸡子

沸汤中令探烧锧令赤着手上捧行七步有罪者手皆

燋烂无罪者不伤又令没水直者入即沉不直者不沉

又曰扶南在日南之南大海西湾中广袤三千馀里有大

江水西海入海其先有女人为王名柳叶又有激国

填梦神赐弓一张故乘船入海填晨起于神庙树下

即乘船向扶南柳叶见船卒众欲御之混填举弓遥射贯

舶一面通中人柳叶怖遂降混填娶以为妻恶其裸露形

体乃穿叠布贯其首遂治其国子孙相传

南史曰扶南王混盘死国人共㪯大将军范蔓为王蔓勇健有权

略复以兵威攻伐旁国咸服属之自号扶南大王乃作大

船穷涨海开国十馀辟地五六千里蔓死后大将范寻

杀其子长而代立更缮国内起观阁游戏之朝且中脯三

四见客百姓以蕉蔗龟鸟为礼国无牢狱于城沟中养鳄

鱼门外圈猛兽有罪者辄以喂猛兽及鳄鱼鱼兽不食为

无罪三日乃放之鳄鱼大者长三丈馀状如鼍有四足喙

长六七尺两边有齿利如刀剑常食鱼遇得獐鹿及人亦

啖之苍梧以南及外国皆有之

又曰扶南王㤭陈如夲天笁婆罗门也有神语曰应王扶

南㤭陈如心恱南至盘盘扶南人闻之举国欣迎戴而立焉

复改制度用天笁法㤭陈如死后王持梨陁跋摩宋文帝

元嘉中三奉表献方物齐永明中王㤭陈如阇邪䟦摩遣

使送珊瑚佛像并献方物诏授安南将军扶南王其国人

皆丑黒拳发所居不穿井数十家共一池引汲之俗事天

神以铜为像二面者四手四面者八手手各有所持或小

儿或鸟兽或日月其王岀入乘象嫔侍亦然王生则偏踞翘

𰯌垂左膝至地以白叠敷前设金盆香炉于其上国俗居

䘮则剃发除须死者有四葬水葬则投之江流火葬则焚

为灰炉土葬则瘗埋之鸟葬则弃之中野人性贪吝无礼

义男女恣其奔随

隋书曰扶南国王遣贡献其王姓古龙诸国多姓古龙讯

𦒿老言昆仑无姓氏昆仑之讹

抱朴子曰扶南国出金钢可以刻玉状似紫石英其所生

在百丈水底盘石上如锺乳人没水取之竟日乃出以铁

槌之不伤铁反自损以羖羊角扣之漼然冰泮

外国传曰扶南人(⿱艹石)户中亡器物者即以米一𦫵诣神庙

乞神见盗者以米着神足下明日取米呼户中奴婢分令

啮之盗者口中血出米完不碎不盗者入口即败从日南

至徼外悉尓

又曰扶南之东涨海中有大火洲洲上有树得春雨时皮

正黒得火燃树皮正白纺绩以作手巾或作灯注用不知

又曰扶南国人最大居舎雕文刻镂好布施多禽兽王好

猎皆乘象一去月馀日

南州异物志曰扶南国在林邑西三千馀里自立为王诸

属皆有官长及王之左右大臣皆号为昆仑

     真腊

隋书曰真腊国在林邑西南夲扶南之属国也去日南郡

舟行六十日而南接车渠国西有朱江国其王姓刹利氏

名质多斯郍自其祖渐己强盛至质多斯郍遂兼扶南而

有之死子伊奢郍先代伊奢郍城郭下二万馀家城中

有一大堂是王听政之所其王三日一朝坐五香七宝床

上施宝帐帐以文木为竿象牙金钿为壁状如小屋悬

金光熖有同于赤土前有金香炉二人侍侧王着朝霞

古贝暪络腰腹下垂至胫头戴金宝花冠披真珠璎

珞足履革屣耳悬金珰常服白叠以象牙为𪨗有五大

臣一曰孤落支二曰髙相慿三曰婆阿多陵四曰舎磨陵

五曰髯罗娄及诸小臣朝于王者辄于阶下三稽首王唤

上阶则跪以两手抱膊绕王还坐议政事讫跪伏而去其

国与参半朱江二国和亲数与陁桓林邑二国战争其人

行止皆持甲仗(⿱艹石)有征伐因而用之其俗非王妻子不得

为嗣王𥘉立之日所有兄弟并刑残之或去一指或劓其

鼻别处供给不得仕进人形小而色黒妇人亦有白者悉

拳发垂耳性气捷劲居处器物颇𩔖赤土以右手为净左

手为秽毎旦澡洗以杨枝净齿读颂经咒又澡洗乃食食

罢还用杨枝净齿饮食多⿱⺾⿰𩵋禾 -- 苏酪沙糖粇粟米饼欲食之时

先取杂肉羮与饼相和手擩而食男㛰礼毕即与父母分财

别居父母死小儿未婚者以馀财与之若婚毕财物入官

其䘮葬儿女皆七日不食剔发而哭僧尼道士亲故皆来

聚㑹音乐送之以五香木烧尸收灰以金银瓶盛送于大

水之内贫者或用瓦而以彩色𦘕之亦有不焚送尸山中

任野兽食者其国北多山阜南有水泽地气尤𤍠无霜雪

饶瘴疠毒虫土冝稻与日南九真相𩔖异者有婆耶郍

娑树无花叶似冬𤓰庵罗树花叶以𬃷实似李毗野树花

似木𤓰叶似杏实似楮婆田罗树花叶实并似𬃷而小异

歌毕他树花似李叶似榆而厚大实似李其大如𦫵海中有

鱼名建同四足无鳞其鼻如象吸水上喷髙五六十尺有

浮胡鱼其形如䱉觜如鹦鹉有八足多大鱼半身岀水

望之如山毎五六月中毒𤍠气流行即以白猪牛羊于城

西门外祠之不然者谷不登六畜多死近都有陵伽钵婆

山上有神祠毎以千人守卫城东有神名婆多利𥙊用

人肉毎年杀人以夜祀祷大业十三年遣使贡献帝厚礼

之其后亦绝

唐书曰真腊国贞观二年又与林邑国俱来朝献太宗嘉

其历逺疲劳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赉甚厚南方人谓真腊国为吉𥰒国自神

龙以后真腊分为二半以南近海多陂泽处谓之水真腊

半以北多山阜处谓之陆真腊亦谓之文单国髙宗则天

玄宗朝并遣使朝贡水真腊国其境东西南北约皆八百

里东至奔陁浪州西至堕罗钵底国南至小海北即陆真

腊其王所居城号婆罗是㧞国之东界有小城皆谓之国

其国多象元和八年遣李摩郍等来朝贡

     叅半国

唐书曰武德中叅半国遣使朝贡其国在真腊西南千馀

里城临大海土地下湿风俗物产并与林邑国同

     自头国

唐书曰贞观中扶南来献白头国二人于洛阳云其国在

扶南之西      男女 皆素首身又凝白居山洞

之中四面岩险故人莫至与叅半国相接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八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