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三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四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四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

 疾病部三

  聾     盲     瘖啞

  吃      秃      𪖵

  齲齒    兎𡙇     癭

  傴僂    疣贅    瘤

  跛躄 

    聾

說文曰聾無聞也從耳從龍𥘿𣈆謂之䏁𫳐

又益梁之州謂聾曰䏁𥘿𣈆聽而不聞聞而不逹謂之䏁

又曰生而聾謂之聳

釋名曰聾籠也如在蒙籠之内不察也

左傳僖中曰耳不聽五聲之和爲聾

漢書曰黄霸爲潁川太守長吏許丞老病聾督郵白欲逐

之霸之許承廉吏雖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頗重聽何傷且

善助之無失賢者

東觀漢記曰尹敏遷長陵令永平五年詔書捕男子周慮

慮素有名字與敏善過候敏敏坐繫免官出乃歎曰瘖聾

之徒真丗之有道者也何謂察察而遇斯禍也

老子曰五音令人耳聾

莊子曰耳之與形吾不知其異也而聾者不能自聞

淮南子曰土地各以𩔖生水氣多瘖風氣多聾

說𫟍曰仲尼曰非其地而樹之不生非其人而語之不聽

得其人如聚沙而雨之非其人(⿱艹石)聚聾而皷之

抱朴子曰豹狐之裘不爲負薪施九成六變不爲聾夫設

談藪曰後魏中書侍郎裴敬憲字伯茂敬憲新搆山亭

與賔客集謂邢子才曰山池始就願爲一名子才曰海中

有蓬萊山仙人之所居冝名蓬萊裴聾也敬憲患耳故以

戯之憲𥘉不晤於後𮗜忻然謂子才曰長忌及户髙則無

憲公但大語聾亦何嫌

    盲

廣雅曰矇瞍瞽盲也

方言曰半盲爲睺呼鈎

說文曰盲目無眸也眇一目小也眺目不正也瞎目病也

睞童子不正也眄目偏合也青目病主醫也瞍無目也

周易履卦曰六三眇能視跛能履象曰眇能視不足以與

明也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

毛詩臣工有𥌒曰有𥌒有𥌒在周之庭

禮記檀弓上曰子夏䘮其子而䘮其明明目精也曽子弔之曰

吾聞之朋友䘮明則哭之曽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子之

無罪也曽子怒曰商女何無罪也吾與女事夫子於洙泗

之間退而老於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女於夫子爾罪

一也喪爾親使民未有聞焉爾罪二也喪爾子而䘮爾明

爾罪三也而曰女何無罪與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過矣

吾過矣

又仲尼燕居曰治國而無禮譬猶𥌒之無相與倀倀乎其

何之

韓詩外傳曰海之上有勇士曰菑丘訢以勇遊於天下過

神淵飲馬其僕曰飲馬此者必死訢言飲之其僕以其言

飲之馬果死菑丘抜劒而入三日三夜殺二蛟一龍而去

雷神隨而擊之十日十夜眇其左目

漢書曰杜欽字子夏少好經書家冨而目偏盲故不好爲

史茂陵杜業與同姓字俱以才能稱京師衣冠謂欽爲盲

杜子夏以相别欽惡之爲小冠髙廣二寸由是京師謂欽

爲小冠杜子夏業爲大冠杜子夏

東觀漢記曰杜篤仕郡文學SKchar以目疾二十餘年不窺京

魏略曰夏侯惇從征吕布爲流矢所中傷左目時夏侯淵

與惇俱爲軍師軍中號惇爲盲夏侯惇惡之毎照鏡恚怒

輙撲鏡着地

魏略曰太祖聞丁儀爲令士雖未見欲以愛女妻之以問

五官將曰女人觀貌而禮目不便誠恐愛女未必恱也以

爲不如與伏波子楙太祖從之㝷辟儀爲SKchar到與論議嘉

其才明曰丁SKchar好士也即使其兩目盲當與女何况但眇

沈約宋書曰景王嬰孩時有目疾宣王令華陀治之出眼

瞳割去疾而内之以藥

梁書曰鄱陽王恢有孝性𥘉鎮蜀所生費太妃猶停都後

於都不豫恢未之知一夜忽夢還侍疾及𮗜憂惶廢寢食

俄而信至太妃巳瘳後有目疾乆廢視瞻有道人慧龍得

療眼術恢請之及至空中忽見聖僧及慧龍下針豁然開

目咸謂精神所致也

又曰江紑甫鳩字含㓗㓜有孝性年十三父蒨患眼紑侍

疾將朞月衣不解帶夜夢一僧云患眼者飲慧眼水必差

及𮗜說之莫能解者紑第三叔禄與草堂寺智者法師善

徃訪之智者曰無量壽經云慧眼見真蒨乃因智者荅捨

同夏縣界牛屯里舎爲寺乞賜嘉名勑荅云純臣孝子徃

徃感應𣈆時顔含遂見SKchar中送藥近見智者以卿第二息

云飲慧眼水慧眼則五眼之一號可以慧眼爲名及就創

造泄故井水清冽異於恒泉依夢中取水洗眼及煑藥稍

𮗜有瘳因此遂𦍑時人謂之孝感

又曰元帝字丗誠武帝第七子也𥘉武帝夢眇目僧執香

爐稱託生王宫旣而采女石氏侍始褰户慢有風廻裙梁

武帝意感幸之乃生元帝賜采女姓曰阮進爲脩容脩容

常失珠謂是左右所盗乃炙魚目不知其珠孝元吞之信

𪧐之間珠遂便出一目致眇魚之報焉

南史曰梁湘東王於江東泛舟顧而言曰今可稱有樂功

曹劉源曰帝子降兮北渚王作色曰當道目眇眇兮愁予

耶坐者股慄酒遂不酣又邵陵王賦詩戯之曰湘東有一

病非啞復非聾相思下𨾏淚望直有全功

後魏書曰祖班以罪徙於光州别駕張奉禮希大臣意上

言班雖爲流囚常與刺史對坐勑報曰牢掌奉禮曰牢者

地牢也乃爲深坑置諸内夜中以蕪青子燭熏眼因此失

異苑曰丹陽多寳寺元嘉中𦘕佛堂作金剛寺主奴婢惡

戲以刀刮其目眼輙見一人甚壯五綵衣持小刀挑目精

數夜眼爛於今永盲

後越書曰戎陽一目瞽劉曜冦洛水復降曜曜敗生擒送

前石使人罵曰瞎狗何降賊復持瞎來陽曰臣不降即死

死則大王那得復見瞎狗前石𥬇曰瞎狗不足汚刀活之

文子曰師曠瞽而爲太師

列子曰宋人有好行仁義者三丗不懈家無故黒牛生白

犢以問孔子孔子曰此𠮷祥也以薦上帝居一年其父無

故而盲牛又復生白犢子又問孔子孔子曰𠮷祥也復教

以𥙊居一年其子又盲其後楚攻宋圍城民易子而食析

骸而炊丁壯皆乗城戰死者太半父子有疾皆免及圍解

而盲疾俱復

莊子曰連叔謂肩吾子曰夫瞽者不知文章之觀

又曰目之與形吾不知其異也盲者不能自見

又曰許由曰夫眇者無以與乎眉目顔色之好

尹文子曰瞽者無目而耳不可以𥉻察視也精於聽也

又曰聾者不歌無以自樂盲者不觀無以接物

韓子曰𥧌則盲者不知𮗜而使之視則窮矣

淮南子曰今夫盲者行於道遇君子則易道遇小人則䧟

於溝壑

桓譚新論曰余爲典樂大夫得樂家記言文帝時得魏文

侯時樂人竇公年百八十歲兩目皆盲帝問其何服食至

此對曰臣年十三失明父母教爲樂皷琴不導引不知壽

得若何余以爲竇公少盲專一内視故

拘扑子曰魏武收左慈慈走入市吏傳言慈一目眇葛巾

單衣於是一市皆然也

又曰董君異以玉醴與盲人服之而愈

說曰頋愷𦘕殷荆州形殷不許頋曰明府正當嫌眼耳

㸃童子飛白拂上(⿱艹石)輕雲之蔽月

又曰桓南郡與殷荆州語次因作危言桓公曰予頭浙米

劒頭炊殷云百歲老公攀枯枝井上轆轤卧小兒殷有一

叅軍云盲人𮪍瞎馬臨深池殷曰咄咄逼人仲堪眇故也

法顯記曰祗洹精舎西北四里有榛名曰得眼本有五百

盲人依精舎住佛爲說法盡還得眼盲人歡喜刺杖着地

頭靣作禮杖遂生長大丗重之無敢伐者遂以得眼爲名

楚辭九章曰離婁微睇瞽以爲無明

蔡邕瞽師賦曰夫何矇昧坐瞽兮心窮忽以欎伊目SKchar

無睹兮羗永煩以悲愁

    瘖啞

釋名曰云瘖唵也唵然無聲也

漢書曰韓延夀待下吏恩施甚厚而約誓明或欺負之者

延壽自刻責吏聞者自傷悔其縣尉至自刺死及門下SKchar

自剄人救不死因瘖不能言延夀聞之對SKchar吏涕泣遣吏

醫治

又曰吕右斷戚夫人手足去眼董耳飲瘖藥

吴書曰程普殺叛者數百人皆使投火即日病瘖百餘日

文子曰臯陶瘖而爲士師

淮南子曰瘖者可使守圉不可使通語

又曰夫人大怒破隂大喜墜陽滿氣發瘖驚怖爲狂

又曰水氣多瘖

黄帝素問曰瘖者何病𡵨伯曰胞之絡脉何以言之胞絡

繫於腎少隂脉實腎繫舌本故不能言

續捜神記曰沛國一士人姓周生三兒向應可語便啞皆

七八歳有一人經門過來乞問主人此是何聲云是僕兒

頻生三子皆啞不能語客曰君SKchar罪還内省我於外待君

主人異其言知非常人便入内思良乆而出謂客曰昔爲

小兒時當牀上有鷰巢中有三子其母從外食哺子子輙

出頭作聲受之積日如此時屋下攀得及巢試以指内巢

中鷰子亦岀口承之乃取三蒺梨各與其子吞之旣死其

母㝷還不復見其子出户徘徊悲鳴而去有此事今甚悔

之客曰是矣便問其三兒言語周正

異苑曰髙惠清隆安中爲太𫝊主簿忽晝日有群䑕更相

衘尾自屋梁相連至地清㝷得瘖疾數日而亡

靈驗記曰王導河内人也兄弟三人並得時疾其宅有鵲

巢旦夕翔鳴聞其諠噪俱惡之念云𦍑當治此鳥旣𦍑

張取鵲斷舌而殺之兄弟悉得啞疾

    吃

說文曰吃言語難也

方言云𧮈極吃也或謂之軋或謂之嬰郭璞曰軋榖氣不利也江東名吃爲

漢書曰魯㳟王餘口吃難言

又曰馬相如吃而善著書

又曰揚雄爲人簡易口不能劇談劇甚也一說劇遽疾也言吃不能疾言也

鄭玄自序曰趙商子字子聲河内温人愽學有秀才能講

難而吃不能劇談

管子曰吾畏事不敢爲事畏言不敢爲言故行年六十如

老吃耳

新序曰周昌者沛人以軍功封汾隂侯御史大夫髙帝欲

廢惠帝立戚夫人子如意群臣固争莫能得昌廷争之強

上問其說昌爲人吃曰臣口不能言然臣則知其不可也

陛下雖欲廢太子臣期期不奉詔

說曰魏明帝口吃少言而内明斷

說曰鄧艾口吃語稱艾艾晉文王戲之曰艾艾爲是幾

艾鄧荅曰鳯兮鳯兮故是一鳯

    秃

禮記曰秃者不免

糓梁傳曰魯季孫行父秃聘于齊齊使秃者御

蔡邕獨斷曰古幘無巾如今半幘而巳王莽乃始施巾故

語曰王頭秃幘施屋

𥘿書曰符堅徴隱士張臣和至長安堅賜以衣冠和辭曰

年老頭秃不可加冠野服而入旣見求歸矣

    𪖵

釋名曰鼻塞曰𪖵

晉書曰謝安字安石本能爲洛下書生詠有鼻疾故其音

濁名流愛其詠而不能及或手掩鼻以斆之也

崔鴻春秋後趙録曰王謨字思賢𪖵鼻言不清暢尫短無

威儀將拜曲陽令石勒疑之長史曰請試之政教嚴明百

城尤最

幽明録曰晉司空桓豁在荆州有叅軍教鸜鵒令語遂無

所不名當大㑹令効人語有一人𪖵鼻語難學因以頭内

瓮中以効焉

    齲齒

釋名曰齲朽也蟲齧之齒𡙇朽也

續漢書曰桓帝元嘉中京師婦女作齲齒𥬇齲齒𥬇者齒

痛也

淮南子曰啄木愈齲啄木食齲虫也

又曰决物治齲君子不與

    兎𡙇

續晉陽秋曰魏詠之生而兎𡙇相者云後當貴年十八聞

荆州殷仲堪帳下有術人能治之因西上仲堪與語令師

㸔焉師曰可割𥙷之但應百日食粥不語𥬇詠之曰半年

不語亦當治之况百日也師爲治而𦍑

宋書曰孝武狎侮群臣各有稱目多髯者謂之羊短長肥

瘦皆有比擬顔師伯𡙇齒號之曰齴

    癭

說文曰癭頸瘤也

崔贑易林曰癭瘤瘍𤸁爲身害傷

范曄後漢書曰真定王劉揚造作䜟記云赤九之後癭揚

爲主楊病癭欲以惑衆

魏略曰賈逵前在弘農與校尉争公事不得理乃發憤生

癭後所病稍大自啓欲割之太祖惜逵恐其不活教謝主

簿吾聞十人割癭九人死逵猶行其意而癭愈大

宋書曰杜預病癭𥘉攻江陵吴人以瓠壷繫狗頸示之

山海經曰天帝之山有草如葵名曰杜衡食之巳癭

愽物志曰山居之民多癭又稽康養生論曰頸處險而癭

莊子曰闉跂支離無脤甕㼜大癭

典術曰服食天門冬治癭除百病

    傴僂

禮記䘮服四制曰傴者不𥘵

榖梁傳成公曰曹公子手僂聘於齊齊使傴者御蕭同姪

子處臺𥬇之

孫卿子曰周公僂背

莊子曰子輿病曲僂頥隱於臍肩髙於頂

淮南子曰木氣多僂

    疣贅

說文曰疣贅也

釋名曰疣丘也出皮上聚髙如地之有丘也贅横生一内

着體

梁書曰武帝丁嬪生而有赤誌體又多疣及帝納之無何

並失

莊子曰彼以生爲附贅懸疣以死爲决疣漬癕夫(⿱艹石)然者

惡知死生先後之所在也

太玄經曰割疣贅惡不得大

山海經曰單孤之山滑水出焉中有滑魚狀如鱓其音如

梧食之巳疣

又曰旄山有鱃魚狀如鱧食之者不疣

    瘤

釋名曰瘤流也聚而生瘤腫也

魏略曰晉景帝先苦瘤自割之㑹母丘儉反而瘤發及儉

走竟以自終蔡謨表曰臣先有瘤腫在腰上十數年𥘉無

患苦忽自潰

晉書曰趙王倫得異鳥問皆不知名宫西有素衣小兒言

是服劉鳥倫使録小兒并鳥置牢室明旦開視並失所在

倫目上有瘤時以爲祅焉閉

沈約宋書曰朱齡石舅頭有大瘤齡石伺舅眠宻徃割之

舅即死

列女傳曰齊𪧐瘤者東郭採桑之女項有大瘤故以名焉

閔王岀而女採桑如故王召問之對曰受之父母教採桑

不教觀王王曰此竒女也内以爲后女死後燕遂屠齊

    跛躄 偏枯附

方言曰自𨵿西𥘿晉之間凡蹇謂之逴勑略

周易歸妹𥘉九曰歸妹以娣跛能履

禮記䘮服四制曰跛者不踊身有痼疾不可備禮也

左傳宣公下曰晉侯使郄克㑹于齊傾公帷婦人使觀之

郄子登婦人𥬇於房跛而登故𥬇之

又穀梁傳成公曰衛孫良夫跛郄克眇聘於齊齊使跛者

御跛蕭同叔子處臺𥬇之

春秋後語曰𥘿攻趙急求救於齊齊王曰必長安君爲質

長安君者太后之小子也太后愛之不肯遣大臣強諌太

后怒左師觸龍請見太后曰老臣病足曽不能疾走不得

見乆矣𥨸自恐太后體亦所苦也太后曰老婦恃輦而行

耳因是太后怒色稍解乃徐說之太后從之

又曰趙平原君家樓臨民家民家有躄者盤散行及散音

平原君羙人居樓上臨見大𥬇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門

請曰臣不幸有跛躄之疾而君之後宫臨而𥬇臣臣願得

𥬇者頭平原曰諾及躄者去平原君𥬇曰竪子欲以一𥬇

之故殺吾羙人不亦甚乎終不殺居歳餘門下客稍稍引

去過半平原君怪之一人前對曰以君之不殺𥬇躄者於

是平原君斬所𥬇羙人頭造躄者而謝焉

漢書賈𧨏上書曰天下之𫝑方病大瘇非徒病瘇又苦𨂂

𨂂脚掌盩古戾字謂反戾也

又曰方今天下又𩔖辟且病痱辟足疾痱音肥風疾也夫辟者一靣

痛痱者一方痛

又曰哀帝有痿痺如淳曰兩足不能相過曰痿

齊書曰始安王遥光字元暉生而躄疾髙帝謂不堪奉拜

𥙊祀欲封其弟武帝諌乃以遥光襲爵足病不得同朝列

常乗輿自望賢門入遥光多忌人有餉SKchar者以爲戲巳大

𬒳嫌責爲牋云智不乃葵亦忤旨

唐書曰賈直言者父道冲以𠆸術得罪賜酖於路直言僞

令其父拜四方辭上下神祇伺使者視稍怠即取其酖以

飲遂迷仆而死明日酖洩于足而後復蘇代宗聞之减父

死直言亦自病躄

淮南子曰冠難至躄者告盲者負而走兩人皆得其能也

故使瘖者語使躄者走大失其所也

    偏枯

長沙耆舊傳曰夏叔丁母憂過禮遂患風濕一脚偏枯皇

甫謐表曰乆嬰篤疾半身不仁右脚偏小

    

毛詩巧言曰彼何人斯居河之麋無拳無勇職爲亂階旣

微且爾勇伊何腫足爲骭瘍爲微

漢書賈𧨏傳𧨏上書曰方今天下之𫝑方病大瘇一股之

大幾如要一指之大幾如股失之不治必爲錮疾堅乆之疾

雖有扁鵲不能爲巳

淮南子曰岸下氣多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