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四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四十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四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四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一

疾病部四

   頭痛    心痛    腹痛

   咽痛并噎  煩懣    勞悸

   眩      暍

     頭痛

毛詩伯𠔃曰願言思伯甘心首疾

又小弁曰心之憂矣疢如疾首

周官疾醫曰春時有痟首之疾

史記曰西域有大小頭痛山赤𡈽身𤍠之坂令人頭痛歐

風俗通曰田家老母市餅置道邊石人頭上旣而忘之人

以爲神能治病轉以相語頭痛者磨石人頭腹痛者磨石

人腹後餅母爲說乃止

     心痛

說曰冬至氣當至不至則多心痛

左傳昭上曰醫和謂晉侯曰朋滛心疾

北史曰裴訥之爲平原公開府墨曹掌書記從至井州其

母在鄴忽得心痛訥之是日不勝思慕心亦驚痛乃請急

而還當時以爲孝感

唐書曰劉敦儒母有心痛疾日須鞭箠數人乃安子弟僕

使不堪其苦唯敦儒侍養不解體常流血

莊子曰西施病心而嚬其里醜人見而美之歸亦捧心而

嚬其里之富人見之堅閉門而不出貧人見之挈妻子而

賈誼書曰楚惠王食寒菹中有水蛭雖欲發之恐宰夫得

罪當死遂吞之因得心疾甚乃言所中令尹賀曰隂德必

須陽報是夜惠王欬而蛭出心腹之病皆除

說曰阮光禄大兒喪哀過遂得病心 服除後經年病

續捜神記曰李子豫少善醫方當代稱其通靈許永爲豫

州刺史鎮歷陽其弟患心腹堅痛十餘年殆死忽自夜聞

屏風後有鬼謂腹中鬼曰何不促殺之不然明日李子豫

當從此過以赤丸打汝汝其死矣腹中鬼對曰吾不畏之

於是許永使人候子豫果來未入門病者自聞腹中呻吟

聲及子豫入視曰鬼病也遂於巾箱中岀八毒赤丸子與

服須㬰腹中雷鳴鼓轉大利數行遂差今八毒丸方是也

幽明録曰顧長康在江陵愛一女子還家長康思之不巳

乃𦘕作女形𬖂着壁上𬖂處正刺心女行十里忽心痛如

刺不能進

     腹痛

左傳宣下曰楚子伐蕭蕭潰還無社與司馬夘言號申叔

還無社蕭大夫司馬夘申叔展皆楚大夫也無社欲叛以求免死無社素識叔展故因夘使呼之

曰有麥麴乎曰無有山鞠窮乎曰無麥麴鞠窮所以禦㬎河魚腹疾

奈何言無禦濕藥將病曰目於眢井而拯之無社意解欲入井故使叔展視虚廢井而

左傳曰晉侯有疾𥘿醫云雨滛腹疾

搜神記曰淮南書佐劉稚夢見青刺蜴從屋落其腹内因

苦腹病

華佗別傳曰有人病腹中切痛十餘日𩯭眉落佗令破腹

視脾果半腐壞刮去惡以膏𫝊瘡飲之以藥百日平復

     咽痛并噎

說曰大寒氣當至而不至則多咽痛

漢書曰昌邑王𬒳徴至長安左右令哭王曰吾嗌痛不肯

魏志曰有人病咽塞SKchar食而不下華佗令取餅家䔉韲頓

飲三升即吐一虵便差事具醫門

山海經曰單張之山有鳥曰鴉食之巳嗌郭曰嗌咽也

戰國䇿曰噎而後穿井何及於急

續漢書禮儀志曰三老五更仲秋之月賜以玉杖端以鳩

爲飾鳩者不噎之鳥欲老人不噎也

晏子曰夫愚人多悔不肖者自賢猶臨難而遽鑄兵臨噎

而遽掘井雖速無及

淮南子曰有以噎死者而禁天下之食有以車爲敗者而

禁天下之乗不亦悖哉

廣五行記曰永徽中絳州有一僧病噎都不下食如此數

年臨終命其弟子云吾氣絶之後便可開吾胷喉視有何

物欲知其根本言終而卒弟子依其言開視胷中得一物

形似魚而有兩頭遍體悉是肉鱗弟子致鉢中跳躍不止

戯以諸味致鉢中雖不見食湏㬰悉化成水又以諸毒藥

内之皆隨銷化時夏中藍熟寺衆於水次作淀有一僧徃

因以少淀致鉢中此䖝怖懼遶鉢馳走須㬰化成水丗傳

以淀水療噎

     煩懣

方言曰朝鮮洌水之間煩懣謂之漠漫

魏志陳登得𮌎中煩懣華佗謂𧦽曰府君胃中有䖝數升

欲成肉疽即爲作湯治之吐三升許䖝赤頭而動半猶是

事具醫門

     勞悸

漢書曰太師王舜自奔篡位後病喘悸浸劇遂死

宋書曰文帝有虚勞疾意有所想便覺心中痛

沈約宋書曰何尚患勞疾積年飲婦人乳乃差

說曰殷仲堪父病虚悸聞牀下蟻動云是牛闘孝武不

知殷父問有一殷病如此不仲堪流涕而起

又曰衛玠徙豫章下都人先聞其姿容觀者如堵牆玠先

有疾不堪勞遂病發死時人謂之看殺衛玠

張奐與孟季衘書曰素苦悸逆頃者益甚百病所歸月衰

日損

     眩

釋名曰眩懸也目視動亂如懸物揺揺然不定也

東觀漢記曰光武避正殿讀圗䜟坐廉下淺露中風吐眩

彌甚有白大司馬亦病如此自强從公而便疾愈於是車

駕行數里病差

又曰建武五年上風眩發甚以隂興爲侍中受詔雲臺廟

典略曰陳琳作諸書及檄草成呈太祖太祖先苦風眩是

日發讀琳所作翕然而起曰此愈我疾

王隱晉書曰𢈔衮字叔襃入林慮山中塗而眩發𠋣巖而

坐柱杖將起跌墜崖而死

華佗別傳曰佗見嚴昕語之曰君有急風見於面勿多飲

酒座寵歸昕於道中卒得頭眩墜車輿着車上歸家一𪧐

死佗便解衣到懸令頭去地一二寸濡巾拭體令周匝候

視諸脉盡出五色佗令弟子數人以鈹刀決脉五色盡視赤

血岀乃以膏摩之覆𬒳汗出飲以亭歷犬血散立愈

異苑曰上虞孫家奴多𠆸治人風頭流血滂沲嘘入便斷

     暍

京房易飛候曰有雲大如車盖十餘此陽沴之氣必暑有

暍死也

淮南子曰文王葬死骸而九夷順武王䕃暍人於樹下而

天下懷越王決獄不當援刀自割而戰士畢死感於恩也

抱朴子曰指冰室不能起暍死之熱望炎治不能止噤凍

之寒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