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四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四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四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四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二

 疾病部五

   瘡     痱     螫毒

   蠱     癰疽    瘻

   癬     SKchar2     疥

   惡疾    疫癘

     瘡

周禮春官下曰瘍醫掌腫瘍潰瘍金瘍折瘍之祝祝當如注讀如

注病之注

禮記曲禮上曰頭有瘡則沐身有瘍則浴

謝承後漢書曰嬀皓母炙瘡發膿皓祝而愈之

魏書曰孫觀遷青州刺史從征孫權於濡湏口爲流矢所

中穿左足力戰不顧太祖勞之曰將軍𬒳瘡深重而猛氣

益奮及瘡甚遂卒

吴歷曰孫䇿爲許貢客所傷旣𬒳瘡䇿引鏡自照曰面如

此當可復建功立事乎椎几大呼瘡皆分裂其夜卒

江表傳曰周泰爲濡湏督諸將以泰本岀於微賤咸輕傲

之孫權乃入泰營於都巷中張幔大請官僚使泰脫衣幘

見其瘡痍匝體指瘡而問何地戰傷泰具對權把其臂流

沈約宋書曰劉邕所噉食毎異於人性嗜瘡痂以爲味似鰒魚詣孟靈休

靈休先患炙瘡瘡痂落牀上邕因取食之靈休瘡痂未落

者悉禠以飴邕靈休與何勗書曰劉邕向顧見噉舉體流

血南康國吏二百人不問有罪無罪遞牙舉鞭取瘡常以

給膳

又曰張收甞爲猘大所傷醫云冝食蝦蟆膾收甚難之醫

含𥬇先甞收因此乃食瘡亦即愈

後魏書曰長孫子彦末年石發舉體生瘡雖親戚兄弟以

爲惡疾如此難以自明丗無良醫悮其死矣甞聞惡疾蝮

虵螫之不痛試爲求之當令兄弟知我乃於南山得虵以

股觸之痛楚號呌俄而腫死

抱朴子曰治金瘡以氣吹之血即斷痛立止

論衡曰儒書言燕太子丹使客荆軻刺𥘿王不得誅死後

髙漸離復以擊筑見秦王王知燕之客乃膠其眼使之擊

筑漸離置鈆於筑中以爲重而擊𥘿王𥘿王病瘡三月而

死夫言髙漸離以筑擊𥘿王實也言中𥘿王病瘡三月而

死虚也

𥞇康髙士傳曰孔休元甞𬒳人斫之至見王莽以其面有

瘡瘢乃碎其王劒 與治之

華佗別傳曰瑯瑘有女子右股上有瘡癢而不痛愈巳復

發佗曰當得稻糠色犬繫馬頓走出五十里斷頭向癢乃

從之須㬰有虵在皮中動以鐡横貫引岀長三尺許七日

便愈

異苑曰陳郡謝石少患面瘡諸治莫愈乃自匿逺山卧於

巖下中霄有物䑛其瘡隨䑛除而䑛處悉白故丗呼爲謝

白面

又曰有田父耕值見傷一虵有一虵銜草着瘡上而傷者

差田父收其餘葉治瘡皆驗

又曰晉時長山趙宣母任身如常而髀上癢搔之成瘡二

兒從瘡中岀母子平安

幽明録曰漢武在甘泉宮有玉女降與帝圍棊女風姿端

正帝乃欲通之女因唾帝面遂成瘡帝避跪謝神女爲出

温水洗之事具温泉部

西京雜記曰廣川王好發冢後發欒書冢是夕王夢一丈

大𩯭眉盡白以杖扣王左脚王𮗜左脚腫痛因生瘡至死

不差

三輔故事曰衛太子嶽鼻武帝疾避暑甘泉宮江充謂太

子曰陛下惡太子鼻當持𥿄蔽其鼻及入充言曰太子不

欲聞陛下膿臰蔽鼻而入帝大怒

     痱

說文曰痱風病也

漢書曰灌嬰矯先帝詔當弃市嬰陽病痱不食欲死或聞

上無殺意嬰復食治病議定不死矣乃有飛語爲惡言聞

上故以棄市

東觀漢記曰明帝行幸諸國勑執金吾馮魴將緹𮪍𪧐玄

武門複道上詔曰複道多風寒左右老人且病痱多取帷

帳東西完塞䆫皆令緻密

     螫毒

魏志曰彭城夫人夜之厠蠆螫其手呻吟無頼華佗令温

湯漬手數易湯常令煖其旦即愈

捜神記曰阮瑀傷於虺齅其瘡而𩀱虺出鼻中

孔叢子曰宰我使齊反見夫子曰梁丘據遇毒三旬而瘳

齊㑹大夫衆賔駕焉大夫並復獻攻毒之方弟子謂曰梁

丘子瘳矣方安所施夫子曰三折肱而知爲良醫治梁丘遇

虺害而𫉬瘳假有與之同疾者必問所以巳之方衆人爲

見故各言其方也

拘朴子曰蝮虵中人不曉方術者但以刀割肉投地其肉

沸如火炙須㬰燋盡

嵇含遇蠆客賦曰元康二年七月七日中夜遇蠆客有𭟼余

者曰諺云過滿百爲蠆所螫斯言信哉

     蠱

周禮秋官曰庶氏掌除毒蠱以嘉草攻之

左傳曰宣二晉里克有蠱疾

沈約宋書曰沛郡相縣唐賜徃比村飲酒還因得病吐蠱

䖝十枚臨死語妻張曰死後刳腹出病張手破之藏悉糜

捜神記曰蠱有恠物(⿱艹石)鬼其妖形變化雜𩔖殊種或爲狗

豕或爲䖝虵其人皆自知其形狀常行之於百姓所中皆

續搜神記曰曇逰道人清苦沙門也剡縣有一家事蠱人

噉其食飲無不吐血死遊詣之主人下食遊便呪焉一𩀱

蜈蚣長丈餘於盤中走出飽食歸安然無他

鬼志曰滎陽郡有一家姓廖其家累丗爲蠱以致富子

女豐恱後取新婦不以此語之家人悉行婦獨守家見屋

中一大堽試發見一大蛇便作沸湯悉灌殺之家人還婦

說焉舉家驚惋無幾其家疾病死亡略盡

     癰疽

廣雅曰痤疽癰也

說文曰癰腫也痤小腫也

釋名曰癰壅也氣壅不通結裏而潰也

左傳襄十九年傳曰晉荀偃癉疽生瘍於頭癉疽惡瘡濟河及

著癰病自岀

史記曰卒有病癰者吴起爲吮之卒母哭之曰徃年吴公

吮其父父遂戰死今又吮此子妾不知其所死矣

漢書曰項羽疑范増奪其權増怒曰天下且定而王自爲

之願賜骸骨羽許之亞父未至彭城疽發背而死

又曰僕射鄭崇數以職事見責發頸癰而死

又曰文帝病癰鄧通常爲上吮之上問曰天下誰最愛我

通曰莫(⿱艹石)太子太子入上使吮癰太子色難聞通吮之慙

遂恨通

東觀漢記曰樊儵事後母至孝母常病癰樊至吮𠻳

典略曰趙戩病疽疾年六十餘聞魏王薨哭泣哀過瘡發

而卒

王隱晉書曰徐苗字叔胄弟亡臨殯口中癰大潰膿溢苗

含去之

宋書曰劉瑀與何偃俱發背癰瑀疾巳篤聞偃亡懽甚叫

呼於是亦卒

南史曰徐嗣伯春月出戲聞草屋中有呻吟聲嗣伯曰此

病甚重更二日不療必死乃徃視見一老姥稱體痛而處

處有𪒠黒無數嗣伯還煑斗餘湯送令服之訖痛𤍠愈甚

跳投牀者無數湏㬰所𪒠處皆拔岀長寸許乃以膏塗諸

瘡口三日而復云此名釘疽也

又曰薛伯宗善徙癰疽公孫泰患發背伯宗爲氣封之徙

置齋前栁樹上明月而癰消樹邊使起一瘤如拳大稍稍

長二十餘日瘤大膿爛出黄赤汁升餘樹爲之痿損

唐書曰李洧正巳從父兄正巳死洧以徐州歸順封潮陽

郡王無何背發疽稍平乃大具糜餅飯僧於市洧乗平肩

輿自臨其塲市人讙呼洧驚疽㑹於背而卒

孝子傳曰魏逹父苦疽痺逹吮嗽而愈

山海經曰帶山有鳥狀如馬五采名鵸䳜食之不疽

又曰半石之山合水出焉多鰧魚蒼文赤尾食之不癰譙

明之山譙水注焉多阿羅魚一首十身食之巳癰

辛氏三𥘿記曰大魚如羊在長池中丗人食之生癰瘡

論衡曰儒書云齊桓公負婦人朝諸侯管仲告諸侯曰吾

君有疽瘡不得婦人瘡惡不愈諸侯信管仲故無叛者

     瘻

說文曰瘻頸腫也

山海經曰脫扈之山植猪之草可以巳䑕郭璞注曰䑕瘻也

淮南子曰狸頭巳䑕鷄頭巳瘻

洞林曰栁祖休婦病䑕瘻積年不差及困令兒就吾卦之

語之曰當得賤師姓石者治之事具䑕部

     癬

說文曰癬乾瘡也

山海經曰渠猪之山多豪魚赤喙赤尾食之可巳白癬

又曰橐山槖水出焉脩郡之魚其音如鴟食之巳癬

     SKchar2

說文曰SKchar2中塞腫

漢書曰趙充國討先零帝詔充國曰欲至冬擊虜將軍士

寒手足SKchar2豈有利哉皸坼裂也SKchar2寒瘡也

     疥

說文曰疥瘙也

周禮天官疾醫曰夏時有癢疥病

禮記月令曰仲冬行春令民多疥癘

左傳昭五曰齊侯疥遂痁朞而不瘳諸侯之賔問疾者多

在焉

國語吴語曰夫差旣許越成乃大戒師徒將以伐齊子胥

諌曰越之在吴也猶人之有心腹之疾也今王非越是圖

而齊魯以爲憂事夫齊譬諸疾疥癬也豈能涉江湖而與

我争此地哉

山海經曰石跪之山其草多條其狀如韭而白花黒實食之

巳疥

宋玉登徒子賦曰登徒子之妻旣疥且痔登徒恱之使有

五子

又曰竹山有草名曰黄藿枝如樗葉如麻白華赤實浴之

巳疥

     惡疾

韓詩外傳曰芣苢傷夫有惡疾也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澤㵼也芣苢臭惡之菜猶捋之不巳君子雖有惡疾我猶不能去離也

論語雍也曰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包曰牛有惡疾不欲見人

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後魏書曰李庶生而天閹崔諶調之曰教弟種𩯭以錐遍

刺作孔挣以馬尾庶曰先以此方廻施貴族藝眉有效然

後樹𩯭丗傳諶門有惡疾以呼沲爲墓田故庶言及之

列女傳曰蔡夫之妻者宋人之女也旣嫁於蔡夫有惡疾

其母將改嫁之女曰夫之不幸乃妾之不幸將何去之終

不聽其母而作芣苢之詩

     疫癘

說文曰疫皆民之疾也

釋名曰疫役也言有鬼行疾也

禮記月令曰孟夏行秋令則民多大疫

續漢書曰元𥘉中㑹稽大疫使光禄大夫將醫廵行

魏書曰文帝在東宫氛癘大起時人彫傷帝深感歎與素

所敬者大理王朗書言人生有七尺之形死爲一棺之土

唯立德揚名可以不朽

魏志曰司馬朗遷兖州刺史征呉到居巢軍中大疫朗躬

親廵視致藥於疾卒焉

王隱晉書曰郭文舉得疫病危困不肯服藥曰命在天不

在藥

鍾離意別傳曰黄讜爲㑹稽太守吴大疾疫黄君轉署意

中部督郵意乃露車不冠身循行病者賜與醫藥其所臨

護口十餘人

劉根別傳曰頴川太守到官民大疫SKchar吏死者過半夫人

郎君悉病府君從根求消除疫氣之術根曰寅戌歳泄氣

在亥今年太歳在寅於聽事之亥地穿地深三尺方與深

同取沙三斛着中以淳酒三升沃其上府君即從之病者

即愈疫疾遂絶

山海經曰復州之山有企踵之鳥如鴞一足彘毛見則其

國中大疫

三輔决録曰井丹舉室疫病梁松自將醫藥治丹

盛弘之荆州記曰始安郡有烏焉其形似鵲白尾名爲青

鳥常以三月自蒼梧而度羣飛不可勝數山人見其來多

苦疫氣

魏文帝與呉質書曰昔年疾疫親故多罹其灾徐陳應劉

一時俱逝

曹植說疫氣曰建安二十二年厲氣流行家家有僵尸之

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或以爲疫

鬼神所作夫罹此者悉𬒳褐茹藿之子荆室蓬户之人

(⿱艹石)夫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門(⿱艹石)是者鮮焉此乃

隂陽失位寒暑錯時是故生疫而愚民懸符厭之亦可𥬇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