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二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三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三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三十

 兵部六十一

     警備

孫子曰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也恃吾有能以待之也無

恃其不攻吾也恃吾不可攻也安則思危存則思亡常有備也

左傳曰不備不虞不可以師

又曰諸侯相見軍衛不徹警也

又曰晉欒書伐楚將戰楚晨壓晉軍而陣壓窄其未備也軍吏

患之晉將范丐趨進曰塞井夷竈陳於軍中而踈行首踈行有當

陣前戸决開壘戰道行部切晉楚唯天所受何患焉楚師輕窕固壘而

待之三日必退退而擊之必𫉬勝焉終敗楚師

戰國䇿曰⿱⺾⿰𩵋禾秦將從說燕文侯曰燕地方二千里帶甲十

万車七百𮪍六千粟支十年南有碣石門鴈之饒北有𬃷

粟之利

又曰張儀爲秦連撗說韓王曰秦帶甲百餘万虎賁之士

不勝計𥘿卒猶孟賁之與怯夫

又曰江乙對江宣王曰今王之地方五千里帶甲百万而

專屬之於昭奚恤故北方之畏昭奚恤也

春秋後語曰⿱⺾⿰𩵋禾𥘿南說楚威王曰楚天下之強國也王天

地之賢主也西有黔中巫郡東有夏周海陽南有洞庭蒼

梧北有汾隂地方五千里帶甲百万車千乗𮪍万疋粟支

十年此覇王之質也

史記曰周末荆人伐陳呉救之軍行三千里雨十日夜見

星左史𠋣相謂荆大將子期曰雨十日甲輯兵聚呉人必

至不如備之乃爲陣而呉人至見荆有備而反史曰其反

覆六十里其君子休小人爲食我行三十里擊之必克從

之遂破呉軍

又曰𥘿將王翦率兵六十萬伐楚楚王悉國中兵以拒之

王翦至堅壁而守之不肯戰楚兵數挑戰終不出王翦日

休士洗沐而善飲食拊循之親與士卒同食乆之王翦使

人問軍中戯乎對曰方投石超距於是王翦曰士卒可用

矣楚又數挑戰而𥘿不出乃引而東翦因舉兵追之大破

楚軍蘄南因滅其國

又曰漢景帝𥘉呉王濞反惣兵度淮與楚王戰遂敗𣗥壁

乗勝前銳甚梁孝王恐六將軍擊呉又敗梁將士卒皆還

走梁數使使報漢大將周亞夫求救亞夫不許又使使惡

亞夫於上上使人告之救梁𢙣烏路切亞夫復守便冝不行梁

使韓安國及楚死事相弟張羽爲將軍楚相張尚諌呉王而死乃得

頗敗呉兵西梁城守堅不敢西即走亞夫軍㑹下邑矣師

欲戰亞夫壁不肯戰呉粮絶卒飢數挑遂死奔亞夫壁亞

夫終不出中夜驚内相擾乱至帳下亞夫卧不起頃之復

定呉士卒多飢死遂以叛散

漢書曰𫝊喜以光禄大夫養病大司空何武尚書唐林皆

上書言喜行義曰忠臣社稷之衛魯以季友治亂師古曰謂季氏

亡則魯不昌楚以子玉輕重師古曰謂楚殺子玉而晉侯喜可知也魏以無知折

師古曰信陵君也項以范増存亡故楚跨有南土帶甲百万隣

國不以爲難子玉爲將則文公側席而坐及其老也君臣

相慶百萬之衆不如一賢也

後漢書曰更始𥘉光武在河北擊銅馬賊於鄔呉漢將突

𮪍來㑹清陽城賊挑戰鹵武堅營自守有出𢲸掠者輙擊

取之鹵與虜同掠奪取之也絶其粮道積月餘日賊食盡夜遁去

追至館陶大破之受降未盡而髙湖重連賊從東南來與

銅馬餘衆合光武復與大戰於滿陽悉破降也

又曰王覇馬武旣破周建⿱⺾⿰𩵋禾茂營賊復聚挑戰覇堅卧不

出軍吏皆曰茂前日已破今易擊也覇曰不然⿱⺾⿰𩵋禾茂客兵

逺來粮食不足故數挑戰以徼一切之勝徼要也一切猶權時也徼古蕘

今閇營休士所謂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茂建

旣不得戰乃引還營其夜建兄子誦反閇城拒之茂建遁

去誦以城降

又曰公孫瓉旣爲鮮于輔所敗慮有非常乃告於髙京以

䥫爲門斥去左右男人七歳以上不得入門專侍SKchar妾其

文簿書皆及而上之令婦人習爲大言聲使聞數百歩以

傳宣教令踈逺賔客無所親信故謀臣猛將稍有乖散自

此之後希復攻戰

九州春秋曰公孫瓉曰始天下兵起我謂唾掌而决至於

今日兵革方始觀此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耕以救㐫年

兵法百樓不攻今吾諸營樓樐千里樐即魯字見說文釋名曰擼露也上元覆

積榖三百萬斛食此足以待天下慶也

魏志曰兾州牧韓馥長史耿武別駕閔純治中李歴諌馥

曰兾州雖鄙帶甲百萬糓支十年

又曰大軍南征呉到積湖大將滿寵帥諸軍在前與賊隔

水相對令諸將曰今夕風甚猛賊必來燒營冝爲之備諸

軍皆驚夜半賊果遣十部來燒營寵掩擊破之

又曰呉將諸葛恪圍新城司馬景王使鎮東將軍母丘儉

陽州刺史文欽等距之儉欽請戰景王曰恪卷甲𭰹入投

兵死地其鋒未易當且新城小而固攻之未可拔遂命諸

將髙壘以弊之相持數月恪攻城力屈死傷太半景王乃

令欽督銳卒趣合榆断要其歸路儉帥諸軍以爲後継恪

懼而遁欽逆擊大破之斬首萬餘級

吴書曰趙咨字德度南陽人愽學多智應對辯捷孫權爲

吴王擢至太中大夫使魏文帝嘲咨曰吴王頗知學乎咨

曰浮江萬艘帶甲百萬任賢使能志在經略雖有餘閑愽

覽書傳歴史籍採竒異不效書生㝷章𢳣句而已又曰吴

難魏不咨曰帶甲百萬江漢爲池何難之有

蜀志曰先主率大衆東伐呉呉將陸遜拒之蜀主從建平

連圍至夷陵界立數十屯以金帛爵賞誘動諸夷先遣將

呉班以數千人於平地立營欲以挑戰諸將皆欲擊之遜

曰備舉軍東下銳氣始盛且乗髙阻險難可卒攻攻之

縱下猶難盡尅(⿱艹石)有不利損我大勢非小故也今但奬厲

將士廣施方略以觀其變(⿱艹石)此間是平原廣野當恐有焱

沛交馳之憂焱音今縁山行軍勢不得展自當疲於木石

之間徐制其弊耳備知其計不行乃引伏兵八千人從谷

中出遜曰所以不聽諸君擊班者揣之必有巧故也諸將

並曰攻備當在𥘉今乃令入五六百里相銜持經七八月

其諸要害皆巳固守擊之必無利矣遜曰備是猾虜更嘗

事多其軍始集思慮精專未可干也今住巳乆不得我便

兵疲意沮計不復生掎角此㓂正在今日乃先攻一營不

利遜曰巳曉破之術乃令各持一把茅以火攻抜之俄爾

成勢遂率諸軍同時俱攻破四十餘營備𦫵馬鞍山陳兵

自繞遜督促諸軍四靣蹙之土崩瓦解死者萬數備因夜

晉書曰王戎謂齊王囧曰公首舉衆匡定大業開闢巳來

未始有也然論功報賞不及有勞朝野失望人懷二志今

二王帶甲百萬其鋒不可當(⿱艹石)以王就弟不失故委此求

安之計也

又曰大將羅尚遣廣漢都尉曽元牙門張顯等潜率歩𮪍

三萬襲蜀賊李特營特素知之乃繕甲厲兵戒嚴以待之

元等至特安卧不起待其衆半入發伏擊之殺傷者甚衆

遂害曽元張顯等

又曰安平王孚𥘉爲魏度支尚書以爲禽敵制勝冝有備

預每諸葛亮入㓂𨵿中邊兵不能制敵中軍奔赴輙不及

事機冝預選歩𮪍二萬以爲二部爲賊之備又以𨵿中連

賊㓂榖帛不足遣兾州農丁五千屯於上邽秋冬習戰春

夏脩田桑由是𨵿中軍國有備矣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前趙劉曜遣將討氐羌大酋權渠率

衆保險阻曜將游子逺頻敗之𫞐渠欲降其子伊餘大言於

衆中徃日劉曜自來猶無(⿱艹石)我何况此偏師自欲降乎遂率

勁卒五萬人晨壓子逺壘門左右勸出戰子逺曰吾聞伊餘

有專諸之勇慶忌之捷士馬之強人百匪敵其父新敗怒

氣甚盛且西戎勁捍其鋒不可擬也不如緩之使氣竭而

擊之此曹劌之勝也乃堅壁不戰伊餘有彊驕色子逺候

其無備夜分誓衆秣馬蓐食先晨具甲掃壘而出遲明設

覆而戰遲直吏切生擒餘伊于陣盡俘其衆

又曰北燕馮跋據遼東其弟万𭰖阻兵以叛跋遣將馮弘

與將軍張興討之弘遣使諭之曰昔者兄弟乗風雲之運

撫翼而起群公天意所鍾逼奉主上先踐寳位裂𡈽䟽爵

當與兄弟共之奈何欲㝷干戈於蕭墻棄友于而爲閼伯

過貴能改善莫大焉冝舎兹嫌同奬王室万𭰖不從尅期

出戰興謂弘曰賊明曰出戰今夜必來驚營冝備不虞弘

乃各嚴備仍人課草十束束火伏兵以待之是夜万泥果

遣壯士十餘人斫營衆火俱起伏兵邀擊俘斬無遺遂平

万𭰖等

宋書曰桂楊王休範舉兵於㝷陽巳發東下朝廷惶駭宋

相齊髙祖議曰昔上流謀逆皆因淹緩至於覆敗休範必

逺懲前失輕兵急下乗我無備今應變之術不冝在逺(⿱艹石)

偏師失律則大沮衆心請頓新亭堅守宫掖東府石頭以待

賊至千里孤軍後無委積求戰不得自然瓦解請頓新亭

以當其鋒休範果敗

又髙祖紀曰時議者欲分兵屯守諸津帝曰賊衆我寡分

兵測人虚實一處失利則沮三軍之心(⿱艹石)聚衆石頭則力

不分也

三國典略曰梁武陸王蕭紀在蜀一十七年開拓土宇器

甲殷積有馬八千疋旣便𮪍射尤工舞矟

後魏書曰任城王澄時四中郎將兵數寡弱不足以𬓛

京師澄奏冝以東中帶滎陽郡南中帶魯陽郡西中帶𢘆

農郡比中帶河内郡選二品三品親賢兼稱者居之省非

急之作配以強兵如此則𭰹根固夲強幹弱枝之義也靈

太后𥘉將從之後議者不得乃止

唐書曰武徳中太宗領兵征薛仁果於析摭城析音思歴切摭竟之

賊有十餘萬兵鋒甚銳數來挑戰諸將咸請戰太宗曰

我士卒新經挫衂銳氣猶少賊驟勝必輕進好闘我且閇

壁以待其氣衰而後擊可一戰而破此万全計也因令軍

中曰敢言戰者斬相持者乆之賊粮盡軍中頗擕其將翟

長孫梁胡郎率所部相繼來降太宗知仁果心腸内離謂

諸將曰可以戰矣因令行軍㹅管梁實營於淺水原以誘之

賊大將宗羅侯曰恃驍悍求戰不得氣憤者乆之及是盡銳

攻梁實兾逞其志梁實固險下以挫其鋒羅緱攻之愈急

太宗度賊已疲復謂諸將曰彼氣將衰吾當取之必矣申

令諸軍遟明合戰復令將軍龐玉陣於淺水原南出賊之

右以先拒之羅侯併軍共戰玉軍幾敗太宗親御大軍奄

自原北出其不意羅侯迴師相拒我師表裏齊奮呼聲動

天羅侯氣奪於是大潰

又曰武德中太宗率師往河東討劉武周江夏王道宗時

年十七從軍太宗登玉壁城覩賊頋謂道宗曰賊恃其衆

來邀我戰汝謂何如對曰群賊鋒不可當易以計屈難與

力竟令𭰹壁髙壘以挫其鋒烏合之徒莫能持乆粮運致

竭自當離散可不戰而擒太宗曰汝意暗與我合賊果食

盡夜遁追及介州一戰破之

又曰薛萬均從李靖等擊吐谷渾軍次青海與弟万徹率

軍先路道遇虜於赤海万均將十數𮪍擊走之追奔至積

石山南道大風折旗拔木万均謂左右曰虜將至矣冝各

設備俄而虜至万均直前斬一賊將於是大潰殺傷略盡

又曰廣德中安史故將分據河北吐蕃數犯京畿故郭子

儀魚朝恩常統重兵守河中以備倉卒欲兵權在京師乃

以魚朝恩元載王縉建議請於河中府置中都創置積

兵五萬以爲禁旅取𨵿輔河東等十州稅物以奉京師車

駕常以秋抄行幸春首還京即河北西蕃無憂越軼代宗

以爲然載巳潜遣人於河中料度創造宮殿及營私第旣

而言事者以爲無故示賊以怯國計非便事竟不行

又曰李晟討朱泚德宗幸奉天日詔以晟爲左僕射平章

事晟拜哭受命且曰長安宗廟所在爲天下夲(⿱艹石)皆扈蹕

誰復京師乃浚隍壁繕兵粟馬以誅泚興復爲巳任𥘉軍

無蒭蒿乃令檢校户部郎中張彧假京兆少尹擇官吏以

賦渭北畿縣不數日蒭粮皆足乃陳說三軍曰今國歩多

艱亂逆継興屬車西幸関中無主吾等皆受圍恩見危死

節臣子之分况當此時不能清㓂以取富貴非士也渭橋

跨大川吾與公等戮力一心擇利而進復大業建不丗之

功能從我乎軍士皆泣下曰唯公所命晟亦歔欷流涕是

時朱泚盗天邑懷光反咸陽河北僞稱國者三希烈李納

交逼陳宋晟内無貨財外無疆士以孤軍守危城爲秉節

嚮義者所歸於是戴休顔舉奉天之兵韓遜瓌悉邠寕之

師尚可孤守藍田駱元光固華州皆歸欵於晟軍大振

又曰李元諒貞元𥘉將夲軍與侍中渾瑊㑹吐蕃盟於平

源元諒謂瑊曰戎狄多詐不可無備公奉國命輕重冝有

以防之瑊不從且不設備及㑹元諒令軍中皆衣甲持兵

整部隊以俟變去壇十里虜果𠂻甲乗瑊無備伏精𮪍以

圍瑊士大夫皆衣朝服就執及軍士死者不可勝數所脫

者百無一二瑊挺身走虜𮪍逐瑊至元諒軍士皆堅陣持

滿虜𮪍望見之乃引去是日無元諒軍瑊幾不免元諒乃

徐引軍而歸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