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二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二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三十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二十九

 兵部六十

  徴應

  神兵

     徴應

漢書曰貳師將軍李廣利𬒳圍水絶廣利抜刀刺山飛泉

涌出

又曰王莽出軍祖都門外天雨沾衣長老歎曰是謂泣軍

王隠晉書曰咸康元年督護王隨領三千人討寜州賊三

角皆裂軍人惡之隨曰裂者破也當破賊而不得土地也

到西平郡界兩道討賊賊守馬羡犇走民皆歸降

晉書桓温傳云郭璞爲䜟曰有人姓李兒專征戰譬如車

軸脫作在一靣兒者子也李去子木存車去軸爲亘合成

桓字也

又曰成都王潁師次朝歌每夜矛㦸有光(⿱艹石)火其壘井中

皆有龍象前軍大敗

又曰時有重謠云阿童復阿童衘刀浮渡江不畏岸上虎

但畏水中龍㑹益州刺史王濬小字阿童表請加龍驤將

軍令造舟檝

又曰謝艾出師振武夜有二梟鳴於牙艾曰六愽得梟者

勝今梟鳴牙中尅敵之兆果勝之

又曰王澄爲荆州時京師危逼澄率衆軍將赴國難而飄

風折其節柱㑹王如㓂襄陽澄前鋒至冝城爲如黨嚴嶷

所𫉬

又載記曰吕光伐西域進及流沙三百餘里無水將士失

色光曰吾聞李廣利精誠玄感飛泉湧出吾等豈獨無感

致乎皇天必有濟諸君不足憂也俄而大雨平地三尺

又曰石勒拒劉曜勒統歩𮪍四万赴金墉濟自大堨先是

流澌風猛軍至冰泮清和濟卑流澌大至勒以爲神靈之

助也命曰靈昌津

宋書曰王仲徳𥘉欲南歸奔太山追𮪍急夜行忽見前有

猛炬導之乗火行百許里以免

又曰元兇弑逆孝武率衆入討荆州刺史南譙王義宣雍

州刺史臧質並舉義兵三月乙未建牙軍門是時多不悉

舊儀有一翁班白自稱少從武帝征伐頗悉其事因使指

麾事畢忽失所在自冬至春常東北風連隂不霽其日牙

立之後風轉西南景色開霽有紫雲隂于牙上

北齊書曰侯景遣將任約伐湘東王於江陵陸法和自請

征之至赤沙湖與任約相對縱大舫於前而逆風不便法

和執白羽以麾風即返於是大潰約逃竄不知所之

後周書曰太祖旣繼賀抜岳起事將刑牲盟誓同奬王室

𥘉賀抜岳營於河曲有軍吏獨行忽見一老公𩯭眉皓素

謂之曰賀抜雖復據有此衆然無所成當有一宇文家從

東北來後必大盛言訖不見此吏𢘆與所親言之至是方

隋書曰張祥開皇中累遷并州司馬仁壽末漢王諒舉兵

反遣其將劉建略地燕趙至井陘祥勒兵拒守建攻之後

縱火燒其郭下祥見百姓驚駭其城側有西王母廟祥登

城望之再拜涕泣而言曰百姓何罪致此焚燒神有靈可

降雨相救言訖廟上雲起須㬰驟雨其火遂滅士卒感其

至誠莫不用心城圍月餘李雄援軍至賊遂退走

又曰竇榮定以佐命功拜上柱國寜州刺史未幾復爲武

安侯大將軍㝷除泰州惣管賜呉樂一部突厥沙鉢㓂邊

以爲行軍元帥率九惣管歩𮪍三万出源州與虜戰於髙

越原兩相持其地無水土卒渇甚至刺馬血而飲死者十

二三榮定仰天太息俄而澍雨軍乃復振於是進擊數挫

其鋒沙鉢突厥憚之請盟而去

唐書曰開元中降胡叛勑王睃帥并州兵濟河以討之睃

乃間行倍道以夜繼晝卷甲捨幕而徃㑹夜於山中忽遇

風雪甚盛睃恐失期仰天誓曰睃(⿱艹石)事君不忠天討有罪

明靈所殛固自當之而士衆何辜令此艱苦誠心忠烈天

鍳孔明當止雪廽風以濟戎事言訖風廽雪止時叛者分

爲兩道睃追及之殺一千五百餘人生𫉬一千四百餘人

駞馬牛羊甚衆

又曰𥘉肅宗行至豐寜南見河夫壍之固欲整軍北渡將

詣豐寕忽大風飛沙礫數歩之間不辨人馬由是廽軍東

趍靈武風沙頓止天地廓清

又曰肅宗至平源郡路傍遇一伏兎命左右索弓箭因謂

左右曰吾(⿱艹石)破賊射則中之不然則否一發而斃左右咸

稱万歳

又曰建中三年哥舒曜欲攻李希烈於許州師次潁橋大

電雷而雨營中震不能言者三四十人驢馬死者有七曜

惡之乃退

又曰田恱爲魏王受𠕋之日其軍上有雲物稍異馬燧等

望而𥬇曰此雲無知乃爲賊瑞

又曰田恱稱魏王其營地前二年土長髙三尺餘魏州戸

曹韋稔爲土長頌曰公益土之兆也

管子曰桓公北征孤竹未至卑耳之谿十里援弓而射射

未發也謂左右曰見前人乎對曰不見公曰寡人見人長

尺而人物具焉冠冠右祛衣馬前疾走寡人其不濟乎管

仲曰祛衣示前有水也右示渉也至卑耳之谿從左渉𭰹

及冠從右方𭰹至膝已渉大濟公拜曰仲父之聖(⿱艹石)此也

山海經曰鹿臺之山有鳥焉如雄雞而人靣名曰島溪其

鳴自呼見則有兵小决之山有獸焉如猨白首赤足見則

有兵能山之穴𢘆出神人夏啓而冬閉是穴也冬啓乃必

有兵郭璞注曰今鄴西北有石鼔鳴乃有兵即北𩔗

淮南子曰人主有伐國之志邑犬群噑雄雞夜鳴庫兵動

而戎馬驚戎馬兵馬也雞夜鳴而兵馬起SKchar之感動也

六韜曰三軍無故旌旗皆前指金鐸之聲楊以清鞞鼔之

音宛而鳴此得神明之助大勝之徴也

又曰紂爲無道武王於是東伐紂至于河上雨甚雷疾王

之乗黄振而死旗旌折陽侯波周公進曰天不祐周矣意

者君徳行未盡而百姓疾怨故天降吾禍於是太公援罪

人而戮之於河三鼔之率衆而先以造于殷天下從之甲子

之日至于牧野舉師而討之紂城俻設而不守親擒紂縣

其首於白旗

又曰武王伐紂諸侯巳至未知士民何如太公曰天道無

親今海内陸沉於殷乆矣百姓可與樂成難與慮始伯夷

叔齊曰殺一人而有天下聖人不爲太公曰師渡孟津六

馬仰流赤烏降白魚外入此豈非天所命也師到㙁

天暴風電前後不相見車蓋發越轅衡摧折旌旄三折旗

幟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精銳感天也雨以洗吾兵雷電應天也

吴越春秋曰越王追攻吴兵欲入SKchar門未至六里望吴南

城見伍子頭眉(⿱艹石)車輪目垂光烈髮𩯭四張耀於十數里

大懼留兵即日夜半𭧂風疾雨雷電鳴沙石飛射疾於

弓弩越軍壞敗

桓譚新論曰維四月太子發上𥙊于畢下至孟津之上此

武王已畢三年之喪欲卒父業𦫵舟而得魚則地應也㷈

𥙊降烏天應也二年聞紂殺比干囚箕子太師少師抱樂

器奔周甲子日月(⿱艹石)連壁五星(⿱艹石)連珠昧爽武王朝至于

南郊牧野從天以討紂故兵不血刃而定天下

三國典略曰東魏以平鑒爲懷州刺史鑒乃於軹開道築

城以防于我㝷而太祖遣驃𮪍將軍楊𢶏儀同長孫慶明

率兵東伐是時新築之城少粮乏水衆情大懼南門内有

一土井隨汲即竭鑒乃具夜冠俯井而祝俄而泉湧城内

皆足楊水示𢶏𢶏無功而還𢶏疋眇切

又曰周帝問齊王延宗曰鄴城(⿱艹石)爲可取延宗辭曰亡圍

之大夫不可與圖存強問之乃曰(⿱艹石)任城據鄴臣不能知

(⿱艹石)今主自守陛下兵不血刃時好事者以爲延宗年號德

昌得二日也及即位至敗果二日

     神兵

梁書曰先是旱甚詔祈蔣帝神求雨十旬不降帝怒命載

荻欲焚蔣廟并神影爾日開朗欲起火當神上忽有雲如

倐忽驟雨如冩臺中宫殿皆自振動帝懼馳詔追停少

時還静自此帝畏信遂𭰹自踐祚巳來未甞躬自到廟於

是乃法駕將朝臣脩謁是時魏軍攻圍鍾離蔣帝神報勑

必許扶助旣而無雨水長遂挫敵人亦神之力焉凱旋之

後廟中人馬脚盡有泥濕當時並目覩焉

又曰王僧辯平郢州進師㝷陽軍人多夢周何二廟神兵

曰吾巳助天子討賊自稱征討大將軍並乗朱航俄而反

曰巳殺竟同夢者數十百焉

陳書曰髙祖討侯景軍次大雷軍人社稜夢雷池君周何

神自稱征討大將軍乗朱航陳甲仗稱下征侯景須㬰便

還去已殺景

隋書曰漢王諒餘黨據晉絳等三州未下詔羅㬋行絳晉

呂三州諸軍事進兵圍之爲流矢所中卒于師時年六十

曰送柩還京行數里無故輿馬自止䇿之不動有飃風旋

遶焉絳州長史郭雅稽顙呪之曰公恨小㓂未平𫆀㝷即

除殄無爲戀恨於是風静馬行見者莫不悲歎其年秋七

月子仲隠夢見羅㬋曰我明日當戰其靈座所有弓箭刀

劒無故自動(⿱艹石)人帶持之狀絳州城䧟是其日也

唐書曰髙祖𥘉起師次霍邑隋武牙郎將宋老生陳兵拒

險義師不得進屯軍於賈胡堡㑹霖雨積旬餽運不給髙

祖患之忽有白衣人詣軍門見曰霍山神遣語大唐皇帝

(⿱艹石)向霍山邑當東南傍山取路八月雨止我當助爾破之

髙祖𥘉哂之遣人東南視地果有微道髙祖𥬇曰此神不

欺趙襄子豈負吾𫆀時有訛言云突厥將襲太原又軍粮

且盡髙祖命旋師太宗切諌乃止八月己夘雨果霽髙祖

太恱以大牢𥙊霍山辛巳引師從傍山道趨霍邑去城十

餘里有陣雲起軍北東西竟天髙祖謂裴寂曰雲色如此

必當有慶

又曰貞元𥘉江西都圑練使李兼奏建中四年鄂州刺史

逆賊李希烈之將董侍召率衆襲鄂州順風縱火邑屋將

焚臣乃禱於城隍神倐忽風廽火烈賊潰遂擊破之連狀

沔三州請付史官以荅神意從之

三國典略曰齊髙緯發晉陽開府薛榮宗甞云能使鬼

言於齊主曰臣巳發遣斛律明月將大兵在齊主信之經

介休見一古冢榮宗謂舎人元行恭曰是誰冢也行恭戯

之曰郭林宗是誰曰郭元貞父榮宗即啓云臣向見郭林

宗從冢出着大帽𠮷莫鞾揺馬鞭問臣我阿貞來否

又曰侯景西逼陸法和率白服弟子頓于安南乞征任氏

湘東許之乃召諸蠻子弟八百人在江津二日便登艦大

𥬇曰无量兵馬江陵舊多神祠俗𢘆祈禱自法和軍出无

復一驗人以諸神皆行從故也

又曰梁臨汝侯蕭猷嘗爲呉郡太守與楚廟神交飲至一

石而神亦有酒色所禱必從後遷益州刺史江陽人齊茍

兒反率衆攻城猷乃遥禱請救將戰之日有田老逢一𮪍

絡鐵從東來問去城幾里曰四十時巳晡𮪍舉稍曰後人

來可令之疾馬欲及日破賊俄有數百𮪍如風一𮪍請飲

田老問爲誰曰呉興楚王來救臨汝侯此時廟中祈禱无

復有驗十餘曰後乃見侍衛土偶泥濕如汗於是茍兒乃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