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八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八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八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八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八十四

  人事部二十五

    㓜智上

說文曰㓜小也

釋名曰兒始能行曰孺子懦弱也十五曰童故禮有陽童

牛羊之無角者曰童山無草木亦曰童言末巾冠似之

左傳僖下曰楚子將圍宋使子文治兵於聧終朝而畢不

戮一人子玉復治兵於蔿終日而畢鞭七人貫三人耳國

老皆賀子文飲之酒蔿賈尚㓜後至不賀子文問之對曰

不知所賀子之傳政於子玉曰以靖國也靖諸内而敗諸

外所𫉬幾何子玉之敗子之舉也舉以敗國將何賀焉且

子玉剛而無禮不可以治民過三百乗其不能以入矣苟

入而賀何後之有

又曰𥘿師過周北門左右免胄而下超乗玉孫滿尚㓜觀

之曰𥘿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脫易入險

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

又成公下曰晉變書中行偃使程滑殺厲公使荀罌士魴

逆周子于京師而立之悼公周公生十四年矣大夫逆于清原

周子曰孤始願不及此雖及此豈非天乎抑人之求君使

出令也立而不從將安用君二三子用我今日否亦今日

恭而從之神之所福也傳言少而有才所以能自固對曰羣臣之願也

敢不唯命是聽

戰國䇿曰文侯疾故使張唐相燕弗肯行少庶子甘羅請

行之文侯叱甘羅羅曰夫項橐七𡻕爲孔子師今臣年十二

君其試焉奚遽言叱乃見張卿說而行之

又曰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其母曰汝朝出而晚還則吾

𠋣門而望汝暮出不還則吾𠋣廬而望汝汝事王王出走

不知其處汝尚歸王孫賈乃入市中曰淖齒亂齊殺王欲

與我誅者𥘵右市人從者四百人與之誅淖齒

史記曰項羽擊陳留外黄不下數日巳降項王令男子年

十五以上詣城東欲抗之外黄令舎人兒年十三徃說

王曰彭越強刼外黄外黄恐故且降待大王大王至又皆

坑之百姓豈有所歸心從此以東梁地十餘城皆恐莫肯

下矣項王然其言乃赦外黄當坑者

漢書曰賈𧨏洛陽人年十八以能誦詩書稱於郡中河南

守吴公聞其秀才召置門下甚愛之乃言賈𧨏年少頗通

諸家之書文帝召以爲愽

又曰翟方進汝南上蔡人年十三失父給事太守府爲小

吏號遟鈍不及事數爲SKchar史所辱方進自傷乃詣京師受

經學

後漢書曰任延字長孫南陽宛人也年十二爲諸生學於

長安明詩昜春秋顯名太學學中號爲任聖童

續漢書曰黄琬字子琰江夏人少失父母而辨惠祖父瓊

𥘉爲魏郡太守建和元年正月日蝕京師不見梁太后詔

問所蝕多少琬年七歳在傍曰何不言日蝕之餘如月之

𥘉瓊大驚即以其言應詔後𭰹竒愛之時司空盛元疾瓊

遣琬𠉀問㑹江夏上蠻賊事到府元發書視畢微戯琬曰

江夏大邦而蠻多士少琬舉手對曰蠻夷猾夏責在司

空○又曰應奉字丗叔聦明自爲童兒及長凢所經歴莫

不暗記讀書五行並下

又曰樂恢字伯竒京兆長陵人父爲縣吏得罪令𭣣將殺

之恢時年十一常于府寺門晝夜號泣令聞之即解出父

又曰陳蕃字仲舉汝南平輿人年十五常閑處一室而庭

宇蕪穢父友同郡薛勤來𠉀之謂蕃曰孺子何不洒掃以

待賔客蕃曰丈夫處丗當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

清丗志

東觀漢記曰馬援字客卿㓜而𡵨嶷年六歳能應接諸公

專對賔客嘗有死罪亡命者來過客卿逃匿不令人知外

(⿱艹石)訥而沉敏兄甚竒之以爲將相器故以客卿字焉

又曰班固字孟堅年九𡻕能屬文誦詩賦及長遂愽貫載

籍九流百家之言無不窮究學無常師不爲章句大義而

巳性寛和容衆不以才能髙人諸儒以此慕之

又曰丁鴻年十三從桓榮受歐陽尚書三年而明章句善

論難爲都講遂篤志精銳布衣荷檐不逺千里

又曰張堪字君遊年六𡻕受業長安治梁丘易才羙而髙

京師號曰聖童

又曰鄧禹字仲華南陽新野人年十三能誦詩受業長安

時上亦遊學京師禹年雖㓜而見上知非常人遂相親附

及漢兵起即䇿杖北渡追及上於鄴

又曰承宫琅瑘姑⿱⺾⿰𩵋禾人少孤年八𡻕爲人牧猪郷里徐子

盛明春秋經授諸生數百人宫過其廬下見諸生講誦好

因弃其猪而聽經猪主恠其不還來索見宫欲笞之門下

生共禁止因留精舎門下樵薪

又曰魯恭父建武𥘉爲甘陵太守卒官時年十二弟平年

七𡻕晝夜號踊不絶聲郡中賻贈無所受歸服喪禮過成

又曰吴祐字季英陳留長垣人父恢爲南海太守祐年十

二恢欲殺青簡以冩經書祐諌曰今大人踰越五嶺逺在

海濵其俗舊多珎恠此書(⿱艹石)成則載之兼兩昔馬援以薏

苡興謗其陽以衣囊邀名嫌疑之間誠先賢所愼也恢乃

止撫其首曰呉氏丗不乏季子矣

又曰和熹鄧后年五𡻕太夫人爲斷髮夫人年𦒿目𡨋并

中后額雖痛忍而不言左右恠問之后言曰難傷老人意

故忍之

又曰黄香字文強江夏安陸人年九𡻕失母思慕憔悴殆

不免喪郷人稱其至孝年十二愽覽傳記京師號曰日下

無𩀱江夏黄香

英雄記曰曹純字子和年十四喪父業富於財僮使人僕

以百數純綱紀督御之不失其理好樂學問敬愛學士學

士多歸焉由是爲逺近所稱年十六爲黄門郎

漢雜事曰陳寔字仲弓漢末太史家瞻星有德星見當有

英才賢德同遊者書下諸郡縣問頴川郡上事其日有陳

太丘父子四人俱共㑹社小兒季方御大兒元方從拘孫

子長文此是也

魏氏春秋曰𡊮氏之敗也孔融與太祖書曰武王伐紂以

妲巳賜周公太祖後見問之對曰以今度之想其當尓融

𬒳収二子年八𡻕時方弈棊端坐不起左右曰而父見執

不起何也二子曰安有巢毀而𡖉不破者乎

魏志曰鍾㑹字士季頴川長社人太𫝊繇小子也少敏惠

夙成中護軍蔣濟著論曰觀其眸子足以知人㑹年五𡻕

繇遣見濟濟甚異之曰非常人

又曰賈逵字梁道河東襄陵人自爲童戯弄常設部伍祖

父習異之曰汝大必爲將帥口授兵法數萬言

又曰楊俊同郡王象少孤時爲人僕隸年十七八見使牧

羊而私讀書固獲捶楚俊羙其才質即贖象着家娉娶立

屋然後與別

又曰劉廙字恭嗣南陽安衆人年七𡻕戯講堂上頴川司

馬德操撫其頭曰孺子孺子黄中通理寧自知不

又曰司馬㓪字伯逹河内温縣人年九𡻕人有稱其父字

者㓪曰慢人者不敬其親客謝之十二試爲童子郎

又曰王粲爲中郎蔡邕見而竒之時邕顯著貴重朝廷常

車𮪍填巷賔客盈坐聞粲在門倒屣迎之及至年旣㓜弱

容狀短小一㘴盡驚邕曰此王公孫也有異才吾不如也

吾家書籍文章盡當與之

又曰陳羣字長文頴川許昌人祖父寔父紀叔父諶皆有

盛名羣爲児時寔常竒之謂宗人父老曰此児必興吾宗

又曰常林字伯槐河内温人年七𡻕父黨造門問林曰伯

先在不汝何不拜林曰對子字父何拜之有於是咸共嘉

又曰曹休字文烈太祖族子年十餘歳見太祖太祖謂左

右曰此吾家千里駒也使與文帝同止見待如子常從征

討使領虎豹𮪍

又曰夏侯惇字元讓沛國譙人年四歳求師就學人有辱

其師者惇殺之由是以烈氣聞

呉書曰虞翻少好學有才氣年十二客有𠉀其兄者不過

翻翻追與書曰僕聞琥珀不授腐草礠石不授曲針過而

不存不亦宣乎客得書異之

又曰沈友字子正呉郡人年十一華歆行風俗見而異之

因呼沈郎可登車語乎友逡廵却曰先生衘命將以禆𥙷

先王之教齊風俗也而輕脫威儀猶負薪救火無乃更崇

其熾乎歆慙曰自桓靈來未有幼童(⿱艹石)此者

又曰陸績年六𡻕於九江見𡊮術術出橘與績績懷三枚

去拜辤墮地術曰陸郎作賔客而懷橘乎績跪荅曰欲歸

遺母術大竒之

蜀志曰諸葛亮子瞻字思逺亮與兄瑾書曰瞻今巳八𡻕

聦惠可愛嫌其早成不爲重器耳

𣈆書曰王戎㓜而潁悟神彩秀徹視日不眩裴楷見而目

之曰戎眼爛爛如巖下電年六七𡻕於宣武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觀戯猛獸

在檻中虓闞震地衆皆奔走戎獨立不動神色自(⿱艹石)魏明

帝於閤上見而竒之

又曰王澄字平子生而警悟雖未能言見人舉動便識其

意衍妻郭性貪鄙欲令婢路上擔糞澄年十四諌郭以爲

不可

又曰中宗太子紹㓜而聦哲年數𡻕嘗置中宗膝上㑹長

安使來中宗因問曰汝謂日與長安孰逺對曰日逺中宗問

其故荅曰不聞人從日邊來然可知耳中宗異之明日㑹

羣臣又問之對曰日近中宗失色曰何異昨日之言對曰

舉目見日不見長安由是益竒之

又曰王舒字允之揔角時嘗從從伯敦敦與錢鳯謀逆而

允之時飲酒帳中卧悉聞其言慮敦疑之便於卧處吐涕

狼藉敦果疑遣看之見吐唾以爲醉

又曰謝尚字仁祖豫章太守鯤之子幼有至性八𡻕風神

夙悟鯤嘗携之送客或曰此児一𫝶之顔回也尚應聲曰

𫝶無尼父焉識顔回賔客莫不歎異年十𡻕遭父憂丹陽

尹温嶠吊之尚號𡘜極哀旣而収涕吿訴舉止有異常童

嶠甚竒之

又曰韓康伯早孤家貧年數𡻕母爲作𥜗子令康伯捉熨

母謂曰且着尋爲汝作袴伯曰巳足不復煩母問其故荅

曰如火在熨斗中而柄亦熱今旣着𥜗皆當暖也母異之

王隱晉書曰王儉字元衡内史下邳陳邵擅名徐州邵聞

儉年十四善属文請作祝文邵謂郡客曰此生爲文有可

𮗚採命爲督郵主簿邵迁給事儉毎爲定表

晉中興書曰謝安字安石年四𡻕桓彛見而歎曰此児風

神秀徹後當不减王東海揔角神識深敏氣宇條暢丞相

王導知之由是著名

又曰范宣陳留人年十𡻕能誦詩書甞以刀傷手捧手改

容人問痛耶荅曰受全之體而致毁傷不可處耳少好學

手不釋卷愽覧衆書善三禮

又曰戴逵字安道譙國人少愽學好談論善屬文能鼓琴

工書𦘕其餘巧藝靡不畢綜揔角時以雞𡖉汁溲白瓦屑

作鄭玄碑又爲文手自刻字文旣綺藻器亦妙絶時人莫

不驚歎知其深敏

宋書曰劉秀之字道寳少孤貧有志操十許𡻕時與諸兒

戯於前渚忽有大虵來勢甚猛無不顛怖驚呼秀之猶不

動衆並異焉

又曰王僧逹㓜聦敏弘爲州縣僧逹六七𡻕遇有通訟者

竊覧其辤謂爲有理及入訟者亦進弘意其小留左右僧

逹爲申理闇誦不失一句

又曰徐湛之㓜與弟淳之共車行牛奔車左右人馳來赴

之湛之先令取弟衆咸歎其㓜而有識

又曰蔡興宗字興宗㓜爲父廊所重謂有巳風與親故書

曰小児四𡻕神氣似可不入非𩔖室不與小人遊故以興

宗爲之名興宗爲之字

齊書曰王慈字伯寳琅耶臨沂人司空僧䖍子也八𡻕外

祖宋江夏王義恭施寳物恣聽所取慈唯取素琴石硯義

恭善之

又曰𫝊昭六𡻕而孤哀毁如成人爲外祖所養十歳於朱

雀航賣暦曰雍州刺史𡊮顔見而竒之顗甞來昭所昭讀書

(⿱艹石)神色不改顗歎曰此兒神情不凢必成佳器

又曰頋恊從祖右光禄大夫張永甞携内外孫姪逰武丘

山恊年數𡻕永撫之曰兒欲何戯恊曰兒正欲枕石漱流

永歎息曰頋氏興於此子及長好學以精力稱

又曰頋歡年六七𡻕父使驅田中雀遂作黄雀賦而歸雀

食稻過半父怒將撻之見賦乃止

梁史曰沈璞字道真童孺神意閑審武帝召見竒璞應對

曰謂林子曰此非常兒也𥘉除南平王左常侍

陳書曰王元䂓八𡻕而孤兄弟三人隨母依舅氏徃臨海

郡時年十二郡土豪劉瑱者資財巨萬欲妻以女母以其

兄弟㓜弱欲結強援元䂓泣謂曰姻不失親古人所重豈

得苟安異壤輙婚非類母感其言而止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凉録曰辛攀字懷逺年七𡻕隨父爽

在京師北地程曉爽之親友目攀而𥬇曰犁牛騂犢孺子

之謂攀曰戯及人親非雅訓也暁及衆賔大竒異之

又後趙録曰徐光字季武頓丘人父聦以牛醫爲業光㓜

好學有文才年十三嘉平中王陽攻頓丘掠之令主抹馬

光但書柱爲詩賦而不親馬事陽怒撻之啼呼終夜不止

左右以白陽陽召光付紙筆光立爲頌陽竒之

又夏録曰吐谷渾拾寅者䖍國之弟也年數𡻕猶大啼𥬇

母氏念憂其不惠父樹洛于曰此兒吾家驪肩馴駒伯樂

尚不能目之而况庸人哉終成吾門户者必在此子年六

七𡻕而器識不恒或謂之神童

後魏書曰裴駿字神駒河東聞喜人㓜而聦惠親表異之

稱爲神駒因以爲字駿從弟子安祖少而聦惠年八九𡻕

就師講誦詩至鹿鳴篇語兄云鹿雖禽獸得食相呼而况

人也自此之後未甞獨食

又曰任城王澄之子順字子和年九𡻕師事樂安陳豐𥘉

書王羲之小學篇數千言晝夜誦旬有五日一皆通利豐

竒之白澄曰豐十五從師迄于白首耳目所經未見此江

夏黄童不得無𩀱也澄𥬇曰藍田生玉何容不尓

三國典略曰趙隱字彦深年五歳母𫝊便孀居傳謂之曰

家貧兒小何以能濟隱泣而言曰(⿱艹石)天矜児大當仰報年

十𡻕司徒崔光竒之謂賔客曰古人云觀眸子足以知之

此兒必當逺至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八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