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八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八十三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八十四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八十五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八十四

  人事部二十五

    㓜智上

说文曰㓜小也

释名曰儿始能行曰孺子懦弱也十五曰童故礼有阳童

牛羊之无角者曰童山无草木亦曰童言末巾冠似之

左传僖下曰楚子将围宋使子文治兵于聧终朝而毕不

戮一人子玉复治兵于𫇭终日而毕鞭七人贯三人耳国

老皆贺子文饮之酒𫇭贾尚㓜后至不贺子文问之对曰

不知所贺子之传政于子玉曰以靖国也靖诸内而败诸

外所𫉬几何子玉之败子之举也举以败国将何贺焉且

子玉刚而无礼不可以治民过三百乘其不能以入矣苟

入而贺何后之有

又曰𥘿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玉孙满尚㓜观

之曰𥘿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脱易入险

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又成公下曰晋变书中行偃使程滑杀厉公使荀罂士鲂

逆周子于京师而立之悼公周公生十四年矣大夫逆于清原

周子曰孤始愿不及此虽及此岂非天乎抑人之求君使

出令也立而不从将安用君二三子用我今日否亦今日

恭而从之神之所福也传言少而有才所以能自固对曰群臣之愿也

敢不唯命是听

战国䇿曰文侯疾故使张唐相燕弗肯行少庶子甘罗请

行之文侯叱甘罗罗曰夫项橐七岁为孔子师今臣年十二

君其试焉奚遽言叱乃见张卿说而行之

又曰王孙贾年十五事闵王其母曰汝朝出而晚还则吾

𠋣门而望汝暮出不还则吾𠋣庐而望汝汝事王王出走

不知其处汝尚归王孙贾乃入市中曰淖齿乱齐杀王欲

与我诛者𥘵右市人从者四百人与之诛淖齿

史记曰项羽击陈留外黄不下数日巳降项王令男子年

十五以上诣城东欲抗之外黄令舎人儿年十三往说

王曰彭越强劫外黄外黄恐故且降待大王大王至又皆

坑之百姓岂有所归心从此以东梁地十馀城皆恐莫肯

下矣项王然其言乃赦外黄当坑者

汉书曰贾𧨏洛阳人年十八以能诵诗书称于郡中河南

守吴公闻其秀才召置门下甚爱之乃言贾𧨏年少颇通

诸家之书文帝召以为博

又曰翟方进汝南上蔡人年十三失父给事太守府为小

吏号遟钝不及事数为SKchar史所辱方进自伤乃诣京师受

经学

后汉书曰任延字长孙南阳宛人也年十二为诸生学于

长安明诗昜春秋显名太学学中号为任圣童

续汉书曰黄琬字子琰江夏人少失父母而辨惠祖父琼

𥘉为魏郡太守建和元年正月日蚀京师不见梁太后诏

问所蚀多少琬年七歳在傍曰何不言日蚀之馀如月之

𥘉琼大惊即以其言应诏后𭰹奇爱之时司空盛元疾琼

遣琬𠉀问㑹江夏上蛮贼事到府元发书视毕微戏琬曰

江夏大邦而蛮多士少琬举手对曰蛮夷猾夏责在司

空○又曰应奉字丗叔聦明自为童儿及长凡所经历莫

不暗记读书五行并下

又曰乐恢字伯奇京兆长陵人父为县吏得罪令𭣣将杀

之恢时年十一常于府寺门昼夜号泣令闻之即解出父

又曰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年十五常闲处一室而庭

宇芜秽父友同郡薛勤来𠉀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洒扫以

待賔客蕃曰丈夫处丗当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

清丗志

东观汉记曰马援字客卿㓜而𡵨嶷年六歳能应接诸公

专对賔客尝有死罪亡命者来过客卿逃匿不令人知外

(⿱艹石)讷而沉敏兄甚奇之以为将相器故以客卿字焉

又曰班固字孟坚年九岁能属文诵诗赋及长遂博贯载

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学无常师不为章句大义而

巳性寛和容众不以才能髙人诸儒以此慕之

又曰丁鸿年十三从桓荣受欧阳尚书三年而明章句善

论难为都讲遂笃志精锐布衣荷檐不逺千里

又曰张堪字君游年六岁受业长安治梁丘易才羙而髙

京师号曰圣童

又曰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年十三能诵诗受业长安

时上亦游学京师禹年虽㓜而见上知非常人遂相亲附

及汉兵起即䇿杖北渡追及上于邺

又曰承宫琅瑘姑⿱⺾⿰𩵋禾人少孤年八岁为人牧猪郷里徐子

盛明春秋经授诸生数百人宫过其庐下见诸生讲诵好

因弃其猪而听经猪主怪其不还来索见宫欲笞之门下

生共禁止因留精舎门下樵薪

又曰鲁恭父建武𥘉为甘陵太守卒官时年十二弟平年

七岁昼夜号踊不绝声郡中赙赠无所受归服丧礼过成

又曰吴祐字季英陈留长垣人父恢为南海太守祐年十

二恢欲杀青简以冩经书祐諌曰今大人逾越五岭逺在

海濵其俗旧多珍怪此书(⿱艹石)成则载之兼两昔马援以薏

苡兴谤其阳以衣囊邀名嫌疑之间诚先贤所愼也恢乃

止抚其首曰呉氏丗不乏季子矣

又曰和熹邓后年五岁太夫人为断发夫人年𦒿目𡨋并

中后额虽痛忍而不言左右怪问之后言曰难伤老人意

故忍之

又曰黄香字文强江夏安陆人年九岁失母思慕憔悴殆

不免丧郷人称其至孝年十二博览传记京师号曰日下

无𩀱江夏黄香

英雄记曰曹纯字子和年十四丧父业富于财僮使人仆

以百数纯纲纪督御之不失其理好乐学问敬爱学士学

士多归焉由是为逺近所称年十六为黄门郎

汉杂事曰陈寔字仲弓汉末太史家瞻星有德星见当有

英才贤德同游者书下诸郡县问颖川郡上事其日有陈

太丘父子四人俱共㑹社小儿季方御大儿元方从拘孙

子长文此是也

魏氏春秋曰𡊮氏之败也孔融与太祖书曰武王伐纣以

妲巳赐周公太祖后见问之对曰以今度之想其当尓融

𬒳收二子年八岁时方弈棋端坐不起左右曰而父见执

不起何也二子曰安有巢毁而𡖉不破者乎

魏志曰锺㑹字士季颖川长社人太𫝊繇小子也少敏惠

夙成中护军蒋济著论曰观其眸子足以知人㑹年五岁

繇遣见济济甚异之曰非常人

又曰贾逵字梁道河东襄陵人自为童戏弄常设部伍祖

父习异之曰汝大必为将帅口授兵法数万言

又曰杨俊同郡王象少孤时为人仆隶年十七八见使牧

羊而私读书固获捶楚俊羙其才质即赎象着家娉娶立

屋然后与别

又曰刘廙字恭嗣南阳安众人年七岁戏讲堂上颖川司

马德操抚其头曰孺子孺子黄中通理宁自知不

又曰司马㓪字伯逹河内温县人年九岁人有称其父字

者㓪曰慢人者不敬其亲客谢之十二试为童子郎

又曰王粲为中郎蔡邕见而奇之时邕显著贵重朝廷常

车𮪍填巷賔客盈坐闻粲在门倒屣迎之及至年既㓜弱

容状短小一㘴尽惊邕曰此王公孙也有异才吾不如也

吾家书籍文章尽当与之

又曰陈群字长文颖川许昌人祖父寔父纪叔父谌皆有

盛名群为児时寔常奇之谓宗人父老曰此児必兴吾宗

又曰常林字伯槐河内温人年七岁父党造门问林曰伯

先在不汝何不拜林曰对子字父何拜之有于是咸共嘉

又曰曹休字文烈太祖族子年十馀歳见太祖太祖谓左

右曰此吾家千里驹也使与文帝同止见待如子常从征

讨使领虎豹𮪍

又曰夏侯惇字元让沛国谯人年四歳求师就学人有辱

其师者惇杀之由是以烈气闻

呉书曰虞翻少好学有才气年十二客有𠉀其兄者不过

翻翻追与书曰仆闻琥珀不授腐草礠石不授曲针过而

不存不亦宣乎客得书异之

又曰沈友字子正呉郡人年十一华歆行风俗见而异之

因呼沈郎可登车语乎友逡巡却曰先生衘命将以禆𥙷

先王之教齐风俗也而轻脱威仪犹负薪救火无乃更崇

其炽乎歆惭曰自桓灵来未有幼童(⿱艹石)此者

又曰陆绩年六岁于九江见𡊮术术出橘与绩绩怀三枚

去拜辞堕地术曰陆郎作賔客而怀橘乎绩跪答曰欲归

遗母术大奇之

蜀志曰诸葛亮子瞻字思逺亮与兄瑾书曰瞻今巳八岁

聦惠可爱嫌其早成不为重器耳

𣈆书曰王戎㓜而颍悟神彩秀彻视日不眩裴楷见而目

之曰戎眼烂烂如岩下电年六七岁于宣武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观戏猛兽

在槛中虓阚震地众皆奔走戎独立不动神色自(⿱艹石)魏明

帝于阁上见而奇之

又曰王澄字平子生而警悟虽未能言见人举动便识其

意衍妻郭性贪鄙欲令婢路上担粪澄年十四諌郭以为

不可

又曰中宗太子绍㓜而聦哲年数岁尝置中宗膝上㑹长

安使来中宗因问曰汝谓日与长安孰逺对曰日逺中宗问

其故答曰不闻人从日边来然可知耳中宗异之明日㑹

群臣又问之对曰日近中宗失色曰何异昨日之言对曰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由是益奇之

又曰王舒字允之揔角时尝从从伯敦敦与钱鳯谋逆而

允之时饮酒帐中卧悉闻其言虑敦疑之便于卧处吐涕

狼藉敦果疑遣看之见吐唾以为醉

又曰谢尚字仁祖豫章太守鲲之子幼有至性八岁风神

夙悟鲲尝携之送客或曰此児一𫝶之颜回也尚应声曰

𫝶无尼父焉识颜回賔客莫不叹异年十岁遭父忧丹阳

尹温峤吊之尚号𡘜极哀既而收涕告诉举止有异常童

峤甚奇之

又曰韩康伯早孤家贫年数岁母为作𥜗子令康伯捉熨

母谓曰且着寻为汝作袴伯曰巳足不复烦母问其故答

曰如火在熨斗中而柄亦热今既着𥜗皆当暖也母异之

王隐晋书曰王俭字元衡内史下邳陈邵擅名徐州邵闻

俭年十四善属文请作祝文邵谓郡客曰此生为文有可

𮗚采命为督邮主簿邵迁给事俭毎为定表

晋中兴书曰谢安字安石年四岁桓彛见而叹曰此児风

神秀彻后当不减王东海揔角神识深敏气宇条畅丞相

王导知之由是著名

又曰范宣陈留人年十岁能诵诗书尝以刀伤手捧手改

容人问痛耶答曰受全之体而致毁伤不可处耳少好学

手不释卷博覧众书善三礼

又曰戴逵字安道谯国人少博学好谈论善属文能鼓琴

工书𦘕其馀巧艺靡不毕综揔角时以鸡𡖉汁溲白瓦屑

作郑玄碑又为文手自刻字文既绮藻器亦妙绝时人莫

不惊叹知其深敏

宋书曰刘秀之字道宝少孤贫有志操十许岁时与诸儿

戏于前渚忽有大蛇来势甚猛无不颠怖惊呼秀之犹不

动众并异焉

又曰王僧逹㓜聦敏弘为州县僧逹六七岁遇有通讼者

窃覧其辞谓为有理及入讼者亦进弘意其小留左右僧

逹为申理暗诵不失一句

又曰徐湛之㓜与弟淳之共车行牛奔车左右人驰来赴

之湛之先令取弟众咸叹其㓜而有识

又曰蔡兴宗字兴宗㓜为父廊所重谓有巳风与亲故书

曰小児四岁神气似可不入非𩔖室不与小人游故以兴

宗为之名兴宗为之字

齐书曰王慈字伯宝琅耶临沂人司空僧䖍子也八岁外

祖宋江夏王义恭施宝物恣听所取慈唯取素琴石砚义

恭善之

又曰𫝊昭六岁而孤哀毁如成人为外祖所养十歳于朱

雀航卖暦曰雍州刺史𡊮颜见而奇之𫖮尝来昭所昭读书

(⿱艹石)神色不改𫖮叹曰此儿神情不凡必成佳器

又曰頋恊从祖右光禄大夫张永尝携内外孙侄逰武丘

山恊年数岁永抚之曰儿欲何戏恊曰儿正欲枕石漱流

永叹息曰頋氏兴于此子及长好学以精力称

又曰頋欢年六七岁父使驱田中雀遂作黄雀赋而归雀

食稻过半父怒将挞之见赋乃止

梁史曰沈璞字道真童孺神意闲审武帝召见奇璞应对

曰谓林子曰此非常儿也𥘉除南平王左常侍

陈书曰王元䂓八岁而孤兄弟三人随母依舅氏往临海

郡时年十二郡土豪刘瑱者资财巨万欲妻以女母以其

兄弟㓜弱欲结强援元䂓泣谓曰姻不失亲古人所重岂

得苟安异壤辄婚非类母感其言而止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凉录曰辛攀字怀逺年七岁随父爽

在京师北地程晓爽之亲友目攀而𥬇曰犁牛骍犊孺子

之谓攀曰戏及人亲非雅训也暁及众賔大奇异之

又后赵录曰徐光字季武顿丘人父聦以牛医为业光㓜

好学有文才年十三嘉平中王阳攻顿丘掠之令主抹马

光但书柱为诗赋而不亲马事阳怒挞之啼呼终夜不止

左右以白阳阳召光付纸笔光立为颂阳奇之

又夏录曰吐谷浑拾寅者䖍国之弟也年数岁犹大啼𥬇

母氏念忧其不惠父树洛于曰此儿吾家骊肩驯驹伯乐

尚不能目之而况庸人哉终成吾门户者必在此子年六

七岁而器识不恒或谓之神童

后魏书曰裴骏字神驹河东闻喜人㓜而聦惠亲表异之

称为神驹因以为字骏从弟子安祖少而聦惠年八九岁

就师讲诵诗至鹿鸣篇语兄云鹿虽禽兽得食相呼而况

人也自此之后未尝独食

又曰任城王澄之子顺字子和年九岁师事乐安陈丰𥘉

书王羲之小学篇数千言昼夜诵旬有五日一皆通利丰

奇之白澄曰丰十五从师迄于白首耳目所经未见此江

夏黄童不得无𩀱也澄𥬇曰蓝田生玉何容不尓

三国典略曰赵隐字彦深年五歳母𫝊便孀居传谓之曰

家贫儿小何以能济隐泣而言曰(⿱艹石)天矜児大当仰报年

十岁司徒崔光奇之谓賔客曰古人云观眸子足以知之

此儿必当逺至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八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