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六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五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六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六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

 人事部一

  叙人    孕

     叙人

釋名曰人仁也生物也

易下繫曰天地氤氲萬物化醇男女搆精萬物化生醇厚

又叙卦曰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

女然後有夫婦 又說卦曰立人之道曰仁與義

尚書泰誓曰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

禮記禮運曰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

何謂人義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義婦聽長惠㓜順君仁

臣忠十者謂之仁義講信脩睦謂之人利争奪相殺謂之

人患故聖人所以治人七情脩十義講信脩睦尚辭讓去

争奪舎禮何以治之

又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貧苦人之大惡存焉

故欲惡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測度也美惡皆在

其心不見其色也欲一以窮之舎禮何以哉故人者其天

地之德隂陽之交鬼神之㑹五行之秀氣也故人者天地

之心也五行之端也食味別聲𬒳色而生者也此言兼氣性之効也

又樂記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動性之欲也物

至知知然後好惡形焉

左傳昭二年鄭子産曰人生始化曰魄魄形旣生魄陽曰

陽神氣也用物精多則魂魄彊物權𫝑是以有精爽至于神明

爽明

春秋元命苞曰五氣之精交聚相加以迎陽道人致和

五行之氣 又 曰隂陽之性以一起人副天道故生一子

又曰天人同度正法相授天垂文象人行其事謂之教教

之爲言效也上爲下效道之始也

又曰仁者情志好生愛人故其爲仁以人其立字二人爲

二人言不專於巳念施與也

又曰聖人一其德智者循其轍長生乆視一其德言盡得其帝之精氣也

循其轍言不違其帝所尚也知是則皆得長生乆視言所行當天也不以命制則愚者悖慢

智者無所施其術殘物逆道天不殺故立三命以垂䇿所

以尊天一節三者法三道之術不以命制愚慢之人則賢智道術不得施行𫝑相反

命者天之令也所受於帝行正不過得壽命壽命正命也

起九九八十一帝天帝也八十一陽氣相乗之極有隨命隨命者隨行爲

命也援神𢍆曰隨者逆天道常善之行則隨其𭧂虐行以教之有遭命遭命者行正不

誤逢丗殘賊君上逆亂辜咎下流灾譴並發隂陽散忤暴

氣雷至滅曰動地夭絶人命紗鹿襲邑是也忤錯也襲猶淪也河氷淪沙鹿

之邑溺殺人也

春秋孔演圖曰正氣爲帝間氣爲臣宫商爲姓秀氣爲人

正氣謂(⿱艹石)木人則得蒼龍之形靈威仰之氣火人得朱鳥之形赤熛怒之氣以生之比也間氣則不苞一行各受一

星以生(⿱艹石)蕭何感𭥦精樊噲感狼精周勃感冗精者也

又繁露曰唯人獨偶天地人有三百六十節偶天之數形

體骨肉偶地之厚上有耳目聦明日月之象也體有空竅

理脉川谷之象也心有哀樂喜怒神氣之𩔖故小節三百

六十六副日數也大節十二分副月數也内有五藏副行

數也外有四胑副時數也乍視乍瞋副晝夜也乍柔乍剛

副冬夏也乍哀乍樂副隂陽也

樂動聲儀曰中元者人氣也氣以定萬物通於四時者也

爾雅曰太平之人仁東至日所出爲太平丹穴之人智距齊州以南戴日爲太穴

太蒙之人信西至日所入爲太蒙崆峒之人武

孝經曰天地之性人爲貴人之行莫大於孝

家語曰魯哀公問於孔子曰人之命與性何謂也孔子對曰

分於道謂之命始得爲人也故下句曰命者性之始也形於一謂之性人各受隂

陽剛柔之性故形於一化於隂陽象形而發謂之生化窮數盡謂之

死故命者性之始也死者生之終也有始則必有終矣人

始生而不具者有五焉目無見不能食不能行不能言不

能化及生三月而微煦煦晴轉也然後有見八月生齒然後能

食朞而生臏然後能行三年顋合然後能言十有六而精

通然後能化隂窮反陽故隂以陽變陽窮反隂故陽以隂

化是以男子八月生齒八歳而齓十有六而化女子七月

生齒七歳而齓十有四而化一隂一陽竒偶相配陽數竒陰數偶

然後道合化成性命之端形於此也

又曰堅土之人剛弱土之人柔墟土之人大沙土之人細

息土之人美㘪土之人醜㘪耗字也息土細緻㘪土麄䟽者也倮蟲三百六

十而人爲之長

又曰孔子遊太山見營啓期鹿裘帶索皷琴而歌孔子問

曰先生所以爲樂者何也對曰吾樂甚多天生萬物唯人

爲貴而吾得爲人是以一樂男尊女卑吾得爲男是二樂

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繦緥者吾巳行年九十是三樂也

貧者士之常死者人之終處常得終當何憂哉

又曰人有五儀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賢人有聖人審

此五者則理道畢矣

漢書曰司馬遷曰凡人所以生者神也所託者形也神大

用則竭形大勞則弊神離則死死者不可復生離者不可

復返故聖人重之

鬻子曰天地闢萬物生人爲正焉人化而爲善禽獸化而

爲惡人而不善者謂之禽獸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文子曰人之情欲平SKchar慾亂之精氣爲人人受天地變化

而生一月而膏𥘉形骸如膏脂二月而脉漸生筋脉三月而肧肧胞也三月如

水龍狀四月而胎如水中蝦蟆之胎五月而䈥氣積而成䈥六月成骨

SKchar化脂脂化骨七月成形四肢九竅成八月而動九月而躁動數如前

十月而生形骸乃成五藏乃形

又曰昔者中黄子曰天有五行地有五方聲有五音物有

五味色有五章人有五伍五伍二十五故天地之間有二

十五等人上伍有神人眞人道人至人聖人次伍有德人

賢人智人善人辯人中伍有公人忠人啇人平人直人下

伍有衆人奴人愚人視肉人小人上伍之與下伍猶人之

與牛馬也又曰智出於萬人者謂之俊百人者謂之傑十

人者謂之豪〇列子曰戴髮含鹵𠋣而趨謂之人

管子曰人水也男女精合而水流形二月而咀咀者五味

也五味是五藏酸生脾鹹生肺辛生腎苦生肝甘生心藏

巳具而後生五肉脾生髓肝生骨腎生䈥肺生革心生肉

肉巳具然後生九竅脾爲鼻肝爲目腎爲耳肺爲口心爲

下竅五月而成十月而生

淮南子曰古未有天地之時惟象無形窈窈SKcharSKchar鴻洞莫

知其間有二神經營天地二神隂陽之神也於是乃別隂陽離爲

八極剛柔相成萬物乃形煩氣爲蟲精氣爲人是故精神

天之有也骨骸地之有也精神入其門而骸反其根

又曰言無常是行無常冝者小人也察於一事通於技者

中人也(⿱艹石)覆而并有之技能而裁使之者聖人也裁制也度其技

能而裁制使也

又曰故頭之圎也象天足之方也象地有四時五行九解

九解者八方中央也三百六十六日人亦有四肢五藏九竅三百六

十骨節天有風雨寒暑人亦有取與喜怒故膽爲雲脾爲

風腎爲雨肝爲雷以與天地相叅也而心爲之主是故耳

目者日月也

公孫尼子曰人有三百六十節當天之數也形體有骨肉

當地之厚也有九竅脉理當川谷也血氣者風雨也

白虎通曰男女者何謂男男任也任功業也女者如也如

從人也

風俗通曰天地𥘉開未有人女媧擣黄土爲人力不暇乃

引絙於泥中以爲人冨貴黄土人也貧賤凡庸絙人也

人物志曰夫精欲深微質欲懿重志欲弘大心欲謙小精

微所以入神妙也麄則失神懿重所以崇德宇也躁則失身志大所

以堪任物也小則不勝小心所以慎咎悔也大則驕陵由此論之小

心而志大者豪傑之俊也心大而志小者傲蕩之𩔖也心

小而志大者拘愞之人也

任子曰木氣人勇金氣人剛火氣人強而躁𡈽氣人智而

寛水氣人急而賊

傅子曰人之性如水焉置之圎則圎置之方則方澄之則

淳而清動之則流而濁

     孕

易漸卦曰鴻漸于陸夫征不復婦孕不育凶王弼注曰夫婦邪醜則非

夫而孕故不育○尚書泰誓曰啇王受焚炙忠良刳剔孕婦

左傳僖中曰晉惠公之在梁也梁伯妻之梁嬴孕過期卜

招父與其子卜之其子曰將生一男一女招曰然男爲人

臣女爲人妾故名男曰圉女曰妾及子圉西質妾爲䆠女

大戴禮曰周后任成王於身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獨處不

倨雖怒不詈胎教之謂也書之玉版藏之金匱置之宗廟

爲後丗戒

史記曰后稷名弃母有邰氏女曰姜嫄爲帝嚳元妃出野

見巨人跡心說頋之乃踐之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后稷

又曰𥘿之先顓頊之苗孫曰女脩玄烏隕𡖉脩取吞之有

孕生子大業

又曰昔夏氏之將衰也有二龍止於夏庭龍亡漦在櫝而

藏之至周厲王發而觀之漦化爲玄龜入王後宫宫妾未

齓而遭之旣笄而孕無夫而生子懼而弃之即褒姒也

漢書曰張倉妻妾百數甞孕者不復幸

又曰鈎弋夫人懷昭帝十四月乃生上以堯十四月而生

今鈎弋亦然乃命門曰堯母門

又曰𥘉王禁妻李親任政君在身夢月入其懷

范曄後漢書曰鮮卑檀名槐者其父投鹿侯𥘉從匈奴軍

三年其妻在家生子投鹿侯恠欲殺之妻言㑹行聞雷震

仰天視而雹入口因呑遂任身十月而産子

又曰靈帝王美人任娠畏何后乃服藥欲除之而胎安堅

終自不動又夢見負日而行四年乃生皇子恊后遂酖殺

美人帝大怒欲廢后諸䆠官固請得止董太后自養恊號

董侯

東觀漢記曰張奐爲武威太守其妻懷孕夢見帶奐印綬

登樓而歌乃訊之於占者曰必生男復臨兹邦命終此樓

旣而生猛以建安中爲武威太守殺刺史邯鄲商州兵圍

之急猛恥見擒乃登樓自焚而死

魏略曰昔北方有髙離國者其王侍婢有身王欲殺之婢

云有氣如雞子來下我故有身後生子王捐 --捐之於溷中豬

以喙嘘之徙於馬䦨中馬以氣嘘之王疑以爲天生乃令

其母收畜之名之曰東明帝令牧馬東明善射王恐奪其

國欲殺之東明走至淹水以弓擊水魚鱉浮爲橋東明因

得渡魚鼈散追兵不得渡東明因都王夫餘之地也

又曰黄牛羗種孕身六月生

吴録曰武烈皇帝姓孫名堅字文臺母有身夢膓繞呉閶

又曰長沙桓王名䇿字伯符武烈長子母吴氏有身夢月

入懷

晉書曰賈后酷以㦸擿諸宫人孕子皆隨刄以死

晉陽秋曰𥘉太宗諸子繼天諸SKchar絶孕令扈謙卜繇云後

房當有女誕三男一女終大盛於是盡出後宫及諸婢悉

見之織坊中有一人色黒宫人謂之崑崙相者驚曰此是

也帝以大計幸之生烈宗

車頻𥘿書曰符堅母苟氏浴漳水經西門豹祠歸夜夢(⿱艹石)

有龍虵感巳遂懷孕而生堅

三國典略曰周太祖宇文泰之母曰王氏𥘉孕五月夜夢

抱子昇天𦆵不至而止窹以告德皇帝皇帝喜曰雖不至

天貴亦極矣

列子曰思士不妻而感思女不夫而孕后稷生乎巨跡伊

尹生乎空桑

莊子曰舜之治天下使民心競民孕婦十月而生子子生

五月而能言教之不至乎孩而始誰誰者別人之意未孩巳擇人言競教速成

則始又有夭矣

吕氏春秋曰有侁氏女子采桑得嬰兒于空桑之中獻之

其君察其所以然曰其母居伊水之上孕夢有神告之曰

臼岀水而東走母顧明日視臼水告其隣東走十里而顧

其邑盡爲水身因化爲空桑伊尹母化也

淮南子曰孕婦見兎其子缺脣見麋而子必四目

帝王世紀曰庖犧氏風姓也母曰華胥燧人之代有大迹

出雷澤胥履之生庖犧

又曰帝堯陶唐氏祁姓也母曰慶都孕十四月而生堯於

丹陵名曰放勛

遁甲開山圖榮氏解曰女狄暮汲於石紐山下大祠前水

中得月精如雞子愛而含之不覺而吞遂有身十四月而

生夏禹

括地圖曰大人國其民孕三十六年而生兒生兒長大能

乗雲蓋龍𩔖玄㑹稽四萬六千里

外國圖曰方丘之上暑濕生男子三年而死其潢水婦人

入浴出則乳矣是去九疑二萬四千里

列女傳曰簡狄者帝嚳之次妃也妃有娀氏之女與姊妹

浴於玄丘水之上有玄鳥銜𡖉而墜五色甚好相與競取

之簡狄得而吞之有孕遂生契先結

又曰大任者文王之母性專一及其有身目不視惡色耳

不聽惡聲口不出惡言以胎教也

㑹稽先賢傳曰吴侍中闞澤字德潤在母胞八月叱聲震

蜀郡記曰諸山夷獠子任七月生生時必臨水兒出便𭠘

水中浮則取養沉乃弃之

華他别傳曰甘陵相夫人有胎六月腹痛十餘日大極請

他視脉他曰有兩胎一巳死便手摹其胎在左男也在右

女也右死即爲湯下之便愈

SKchar記曰東方朔母田氏寡居夢太白星臨其上因有娠

田氏歎曰無夫而娠人將棄我乃移向代都東方里爲居

五月旦生朔因以所居里爲氏朔爲名

愽物志徐君宫人有娠而生𡖉以爲不祥棄於水濵獨狐

母有犬名鵠倉獵於水濵得所棄𡖉衘以來歸獨母以爲

異乃覆燸之遂成兒兒生而偃故以爲名徐君宫中聞之

乃更録取長而仁智襲君徐國後鵠倉臨死生角而九尾

實黄龍也偃王葬之徐界中今見有狗壟

又曰婦人任娠不欲見醜惡物異鳥獸食亦當避異常味

欲見熊虎豹射御食牛心白犬肉鯉魚頭正席而坐割不

正不食聽誦詩書諷詠之聲不聽淫聲不視邪色以此産

子子賢明端正壽考所謂胎教之法

異苑曰𥌒瞍生舜徴在生孔子其有胎教也哉婦人妊娠

未滿三月著聓冠衣平旦左繞井三匝映井水許見影而

去勿返顧勿令聓見必生男

又曰魏興李宣妻樊氏義熈中懷任過期不孕而額上有

創兒穿之以出長爲將今猶存名胡兒

又曰太原温盤石母懷身三年然後生墮地便坐而𥬇髮

覆靣牙齒皆具

續搜神記曰𡊮眞在豫州遣妓女紀陵送阿薛阿郭阿馬

三妓與桓宣武至經時三人半夜共出庭前觀望忽見一

流星夜從天直墮盆水中囧然明浄薛郭二人更以瓢酌

水皆不得阿馬㝡後取星正入瓢中便飲之即覺有娠遂

生桓南郡

幽明録曰譙郡胡馥之娶婦李氏十餘年無子而婦卒𡘜

慟云竟無遺體遂喪此酷何𭰹婦忽然起坐曰感君藏悼我

不即杇君可瞑後見就依平生時隂陽當爲君生一男語

畢還卧馥之如言不取燈燭暗而就之交接後歎曰亡人

亦無生理可別作屋見置瞻視滿十月然後殯尓來覺婦

身微暖如未亡旣及十月果生一男男名靈産

論衡曰后稷之母衣帝嚳之服坐息帝嚳處而任身

又曰傳言黄帝任二十月而生生而神靈弱而能言

語林曰張衡之𥘉死蔡邕母始孕此二人才貌相𩔖時人

云邕是衡之後身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