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六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六十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六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六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一

 人事部二

     産

毛詩鴻鴈斯干曰乃生男子載寢之牀載衣之裳載弄之

璋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禓載弄之瓦

又生民曰厥𥘉生民時惟姜嫄誕彌厥月先生如逹后稷之在

其母終人道十月而生生如達之生言易也不坼不疈無菑無害言易也凢人在母母則病

生則坼疈菑害其母横逆人道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禮記内則曰妻將生子及月辰居側室側室謂夾之室次燕寢也夫使

人日再問之至生子夫復使人日再問之子生男子設弧

於門左女子設帨於門右弧者有事於武者也帨者婦人之佩巾三日始負

子男射女否國君丗子生告干君接以太牢三日卜士負

之射之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

左傳隱公元年曰𥘉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

叔叚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寤生

又襄五年曰𥘉宋芮司徒生女子赤而毛棄諸堤下共SKchar

之妾取以入名之曰棄長而美

又昭七年曰叔向娶申公巫臣氏生伯石伯石始生子容

之母走謁諸姑子容母叔向嫂伯華妻也曰長叔姒生男姑視之及堂

聞其聲而還曰是豺狼之聲也狼子野心非是莫喪羊舌

氏矣遂弗視

又昭七年曰公衍公爲之生也其母偕出出之三日産舎衍

生公爲之母曰相與偕出請相與偕告留公衍母使待巳共白公三日

公爲生其母先以告公爲爲兄公私喜於陽榖而思於魯

曰務人爲此禍也務人公爲也始與(⿱艹石)謀逐季氏且後生而爲兄其誣

也乆矣乃黜之而以公衍爲太子

家語曰子夏問曰商聞易之生人及萬物鳥獸昆蟲各有

竒偶氣分不同而凢人莫知其情惟逹道德者能原其本

焉天一地二人三三三爲九九九八十一一主日日數十

故人十月而生八九七十二偶以承竒竒主辰辰爲月月主

馬故馬十二月而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狗故狗三月

而生六九五十四四主時時主豕故豕四月而生五九四

十五五爲音音主猿故猿五月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

律主鹿故鹿六月而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星主虎故虎

七月而生二九一十八八主風風主蟲故蟲八月而化其

餘各從其𩔖矣鳥魚生於隂而屬於陽故皆𡖉生齕吞者

八竅而𡖉生齟嚼者九竅而胎生晝生者𩔖父夜生者𩔖

母敢問其皆然乎孔子曰然吾聞諸老聃亦如子之言也

史記楚丗家曰呉回生陸終陸終生六子坼疈而生焉

又曰田嬰有子四十餘人其賤妾有子名文以五月生嬰

告其母勿舉也其母竊舉生之及長因其兄弟而見其子

文於田嬰嬰怒其母曰吾令(⿱艹石)去此子而敢生之何也文

頓首因曰君所不舉五月子者何故嬰曰五月子者長及

户齊將不利其父母文曰人生受命於天乎受命於户耶

嬰黙然文曰必受命於天君何憂焉必受命於户則可髙

其户耳

漢書曰髙祖七年春令民産子復勿事二歳勿事不使役也

又曰盧綰與髙祖同里綰親與髙祖太上皇相愛及生男

髙祖綰同日生里中持羊酒賀兩家及髙祖綰壯學書又

相愛也

又曰武帝征伐四夷重賦於民民産子三歳則出口分錢至

於生子輙殺元帝議令民産子七歳乃出口分錢

東觀漢記曰敬隱宋后以王莽末年生遭丗倉卒其母不

舉棄之南山下時天寒冬十一月再宿不死外家岀過於

道南聞有兒啼聲怜之因徃就視有飛鳥紆翼覆之沙石

滿其口鼻能喘心恠偉之以有神靈遂取而持歸養長至

年十三歳乃以歸宋氏

後漢書曰竇武母産武并産一虵

又曰虞延𥘉生上有物(⿱艹石)一疋練遂上升天占者以爲吉

魏志曰黄𥘉六年三月魏郡太守孔羡表𥠖陽令程放書

SKchar汝南屈雍妻王以去年十月十二日在草生男兒從

右腋生水腹下而出其母自(⿱艹石)無他異痛今瘡已愈母子

安全無災無害也

王隱晉書曰齊王囧輔政太安元年有婦人詣大司馬門

𭔃産吏驅之婦人曰我截齊便去耳言畢不見識者聞而

惡之至二年謀反誅

又曰程咸字延休魏郡武安人也其母夜夢白頭公授之

以藥曰服此當生貴子也生咸好學有才爲鍾毓主記毓

弟㑹問有可與語吏否毓乃稱咸

孫盛晉陽秋曰魏舒適主人妻産俄聞車馬之聲問曰男

女從者入反曰男也年十五以兵死又問寢者誰曰魏公

舒黙然謝之

于寳晉紀曰愍帝建興三年抱罕伎人産一龍子色似錦

文望之如見神光在牀上少有就視者

後魏書曰太祖道武皇帝諱珪獻明皇帝之子也以建國

三十四年七月七日生於叄合陂北明年有榆生於理胞

之坎遂成林

前趙録曰劉淵字元海父豹母呼延夢服日精十三月而

生淵劉聦母曰張夫人十五月生聦焉

三十國春秋曰前秦蒲洪父懷歸爲部落小帥其母姜氏

因寤産洪驚悸而寤

又曰後涼秃髮烏孤七丗祖壽闐之在孕也母夢一老父

𬒳髮左袵乗白馬謂曰尓夫雖西移終當東返至京必生

貴男長爲人主言終胎動而寤後因寢生壽闐𬒳中因以

秃髮爲號壽闐爲名

後趙書曰𥠖陽民妻産三男一女勒賜乳母榖帛以爲休

崔鴻南燕録曰慕容德皝少子母公孫夫人晉咸康中晝

寢生德左右以告方寤而起旣生似鄭莊公曰長必有大

德遂以德爲名

宋書曰王敬則母爲女巫常謂人云敬則生時胞衣紫色

後應得鳴皷角人𥬇之曰汝子得爲人吹角可矣

又曰王鎭惡之産也當五月五日家人欲棄之其祖猛曰

昔孟甞君如是而相齊此兒必興吾族因以鎭惡爲名

又曰范曄字蔚宗母如厠産之額爲塼所傷故以塼爲小

北齊書曰武明婁皇后諱昭君性寛厚不妬忌髙祖率衆

將討西寇出師之夜后㝈生患切𩀱生子也生一男一女左右以

危急請追告髙祖后弗聽曰王出統大兵何得以我故輕

離大軍

唐書曰幽州節度使劉濟怦之長子𥘉母難産旣産侍者

𥘉見是一大蛇黒氣勃勃莫不驚走及長頗異常童所居

室焚人皆驚救濟從容而出衆異之累歴牧宰及怦爲節

度濟爲行軍司馬怦卒軍人習河朔舊事請濟代父爲帥

朝廷從之

莊子曰厲之人夜半生其子也遽取火而視之汲汲然恐

其似巳也

吕氏春秋曰夏后孔甲佃于東陽萯山大風晦迷入民室

主人方乳或曰后來是良日也子必大吉或曰不勝必有

殃咎乃取歸曰爲余子誰敢殃之子成人幕動析橑

破斬其足遂爲守者孔子曰嗚呼有命矣

西京𮦀記曰王鳯五月五日生其父欲勿舉其母曰田文

五月五日生父嬰勑其母勿舉母竊舉之後爲孟甞君以

占事推之非不祥遂舉之

又曰霍將軍妻産二子疑所爲兄弟或曰前生爲兄後生

爲弟今雖俱日亦冝以先生者爲兄或曰居上者冝爲兄

居下者冝爲弟居下前生今冝以前生爲弟時霍光聞之

曰昔殷王祖甲一産二子曰SKchar曰良以夘生SKchar以巳生良

則以SKchar爲兄以良爲弟(⿱艹石)以在上爲兄SKchar亦當爲弟矣昔

許𨤲公一産二女曰娥曰茂楚大夫唐勒生二子一男一

女男曰貞夫女曰瓊華皆以先生者爲長近代鄭昌時文

長倩並一生二男滕公一生二女季𥠖一生一男一女並

以前生者爲長霍氏亦以前生爲兄焉

玄中記曰朱梧縣其民服役依海際居産子以沙石自擁

不食米止資魚以爲生氣

又曰丈夫民殷帝大戊使王英採藥於西王母至此絶糧

不能進乃食木實衣以木皮終身無妻産子二人從背脅

間出其父則死是爲丈夫民去玉門二萬里外國圖曰長

人國妖六年乃生而白首兒則長大乗雲而不還龍𩔖也

崔玄山瀬郷記曰李母祠在老子祠北二里祠門左有碑

文曰老子聖母李夫人碑老子者道君也始起乗白鹿下

託於李氏胞中七十二年産於楚國淮陽苦縣瀬郷曲仁

里老子名耳星精也字伯陽號曰聃

孔演圖曰孔子母徴在遊大澤之陂睡夢黒帝使請已巳

徃夢交語曰汝乳必於空桑之中𮗜則(⿱艹石)感生丘於空桑

廣志曰獠民皆七月生

帝系曰陸終娶鬼方國君之妹謂之女嬇生六子孕而不

育三年啓其母左脅三人出右脅三人出

風俗通曰生三子不舉俗說生子至於三子似六畜言其

妨父母故不舉之也謹按春秋國語越王勾踐令民生三

子者與之乳母生二子者與之餼三子力不能獨養故與

乳母所以人民繁息卒滅強呉雪㑹稽之恥行霸於中國

者也古陸終氏娶于鬼方謂之女嬇是生六子皆爲諸侯

今人多生三子子悉成長父母完安豈有天所孕育而害

其父母兄弟者哉

又曰不舉寤生子俗說兒墮地未能開目視者謂之寤生

舉寤生子妨父母謹按春秋左氏傳鄭武公娶于申曰武

姜生莊公及共叔叚莊公寤生驚姜氏因名寤生武公老

終天年姜氏亦然安有妨其父母乎

又曰汝南周霸字翁仲爲太尉SKchar婦於乳舎生女自毒無

男時屠婦比卧得男因相與私貨易禆錢數萬後翁仲爲

北海相吏周光能見鬼署光爲主簿使還致敬於郡縣因

告光曰事訖臈日與小兒俱上家去家經十三年不躬蒸

甞主簿微察知相先君寧息㑹同飲食忻娱不巳徃到於家

上郎君沃酹主簿俯伏在後但見屠者弊衣蠡結倨神坐

持刀割肉有五時衣帶青黒綬數人彷徨隂堂東西廂不

敢來前光恠其故還至引見問之乞屏左右起造於SKchar

白事狀如此翁仲曰主簿出勿言因持劒上堂謂嫗汝何

故殺吾子嫗大怒曰卿常言兒聲氣喜學似我老公欲死

欲作狂語翁仲曰祠𥙊如不具服子母立截嫗辭窮情竭

泣涕具陳其故時子巳年十八呼與辭決曰凡有子者欲

以承先祖先祖不享血食無可奈何自以衣裘僮㒒車馬

送迎取其女女嫁爲賣䴵子婦後適西平李文思文思官

至南陽太守翁仲更養從弟子熈爲髙邑令

又曰潁川有冨室兄弟同居兩婦數月皆懷姙長婦胎傷

因閉匿之産期至同到乳母舎弟婦生男夜因盗取之争

訟三年州郡不能決丞相黄霸出坐殿前令卒抱兒取兩

婦各十歩叱婦曰自徃取之長婦抱持甚急兒大啼呌弟

婦恐傷害之因乃放與而止甚愴愴長婦甚喜霸曰此弟

子也責問乃伏

又曰不舉父同月子俗云妨父也按左傳桓公之子與父

同月生因名子同漢明帝亦與光武同月生

神仙傳曰老子母懷之七十歳乃生時割其左腋而生生

而白首故謂之老子

列仙傳曰木羽鉅鹿南祁郷人貧母王助産甞探兒兒生

開眼視母大𥬇母乃驚怖仍夢見大冠赤幘者守見曰此

司命君也當報汝使汝子木羽得仙後生兒字木羽所探

兒年十五夜有車馬迎之過呼木羽木羽爲我御來遂相

隨去

列異傳曰華子魚爲諸生甞𪧐人門外生人婦夜主有兩

吏來詣其門便相向僻易欲退相謂曰公在此因踟蹰良

乆一吏曰籍當定奈何得住乃前向子魚拜相將入出共

語曰當與幾歳一人曰當與三歳子魚後故徃視之兒果

年三歳巳死乃自喜曰我固當公後果爲太尉續搜神記同

益部耆舊傳曰哀牢夷者其先有婦人名沙壹居于牢山

甞捕魚於水中觸沉木(⿱艹石)有感因懷姙十月産子男十人

後沉木化而爲龍出水沙壹忽聞龍語曰(⿱艹石)生我子今悉

何在九子見龍驚走獨小子不能走背龍而坐龍就而舐

之其母鳥語謂背爲九謂坐爲隆因名小子曰九隆及後

長大諸兄共推以爲王

愽物志曰蜀郡諸山夷名曰獠子婦人姙身七月生時必

湏臨水兒生便置水中浮即養之沉便遂棄也至長皆拔

去其上齒後狗牙各一以爲身飾

論衡曰黄帝二十月而生

又曰唐文伯河東蒲坂人也其生亦以夜半時適生有人

從門呼其父名父出應之不見人見一木杖植其門側好

善異於衆其父杖入門以示人占曰吉文伯位至廣漢太

守以杖當得子之力矣

譙周法訓曰一産二子者當以後生者爲兄言其先胎也

荅曰此野人之鑿語耳君子不測暗安知胎之先後也

𫝊子曰昔燕趙之間有三男子共娶一女生四子後争訟

廷尉延壽奏云禽獸生子逐母冝以四子還母尸三男子

於市

說曰胡廣本姓黄五月生父母惡之乃置之甕投於江

湖翁見甕流下聞有小兒啼聲徃取因長養之以爲子登

三司流中庸之號廣後不治其本親服云我於本親巳爲

死人也丗以此爲深譏焉

搜神記曰陳仲舉微時甞𪧐黄申家而申婦方産有扣申

門者家人咸不知乆乆方聞屋裏有言賔堂下有人不可

進扣門者相告曰今當從後門往其一人便徃有頃還留

者問之是何等名爲何當與幾歳徃者曰男也名爲奴當

與十五歳後應以何死荅曰應以兵死仲舉告其家曰吾

能相此兒當以兵死父母驚之寸刄不使得執也至年十

五有置鑿於梁上者其末出奴以爲木也自下鈎之鑿從

梁落䧟腦而死後仲舉爲豫章太守故遣吏往餉之申家

并問奴所在其家以此具告仲舉仲舉歎此謂命矣幽明録同

異苑曰魏郡徐逮字君及婦平昌孟氏生兒頭有一角一

脚頭正仰向通身盡赤落地無聲乗虚而去

又曰丹陽縣駱慶婦生一男一虎一貍貍虎毛色斑黒牙

𤓰皆備即殺之兒經六日而死母不異

又曰沛國武搮之妻林氏元嘉中懷身得病而死俗忌含

胎入柩中要湏割出妻乳母傷痛之乃撫尸而呪曰(⿱艹石)

道有靈無令死𬒳擘裂湏㬰尸面赩然上色於是呼婢共

扶之俄頃兒墮而尸倒也

嵩髙山記曰昔陽翟有婦人姙身三十月乃生子從母背

上出五歳便入北山學道神明爲母立祠因號曰開母祠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