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五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五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五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五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三

木部二

   木下    松

     木下

郭子撗洞SKchar記曰太𥘉三年東方朔從西郍國還漢得聲

風木枝十枚九尺大如指直可愛縉雲封禪之時許貢其

木爲車輦之用此木生因洹之水則禹貢所謂因洹也其

洹出甜波樹上有紫鷰黄鵠集其間實如細珠風吹枝如

玉聲因以爲名春夏馨香秋冬聲清有武事則如金革之

響有文章則如琴瑟之響枝遍賜羣臣百歳以此枝

頒賜人有疾者枝則汗出死者枝則折昔老聃在於周丗

言七百年枝未汗偓佺生於堯時巳年三千歳植此竟未析

上乃以枝賜朔朔曰臣巳見枝三遍枯死死而復何啻於

汗折而巳哉里語曰年未半枝不汗此木五千歳一濕萬

歳一枯縉雲之丗此樹生於阿閣間也

又曰元光元年起壽福靈壇闊百歩四周起銅梁銀木上

列種垂龍之木木似青梧髙十丈有朱露色如丹汁灑其

葉落地皆成珠其枝似龍之倒垂亦曰珠枝樹此壇髙八

尺文錯雜金色

虞喜志林曰東海之魚墜一鱗崑崙之木落一葉聖人皆

能知

王韶之始興記曰漢將滅越王築城伐木將運之一夜木

數千件頓亡越亡之徴

方言曰木細枝謂之杪江淮楊楚之間謂之蔑

𬐱鐵論曰茂木之下無豐草大塊之間無羙苗

搜神記曰廬江舒縣陵亭有流水邊有大樹常有黄鳥數

千枚巢其頭而有故祠後見一婦人着繡衣自稱黄祖能

興雲雨

地鏡圖曰財在丘墟者爲木變故木有折枯者其旁有財

折所向在焉其在南方去木八尺其在東方去木六尺

離騷曰一夫九首抜木九千

又云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又云𦌘何爲兮木上

又云搴芙蓉於木末

又曰樹輪囷以相糺𠔃林木跃骫音委枝葉盤紆也

左思蜀都賦曰其樹則擢脩榦竦長條扇飛雲拂輕霄羲

和假於道峻岐陽烏囬翼乎髙標

王彪之閩中賦曰木則騰虹籠採於峻藂流星麗光於髙

     松

書曰青州厥貢⿰氵𭝠絲 鈆松怪石

詩曰徂來之松新甫之柏徂來新甫山也

又曰松柏丸丸松桷有梴㭚楹有閑

又曰山有喬松隰有游龍松木也龍紅草也

又曰蔦與女蘿施于松柏

又曰淇水悠悠檜檝松舟

又曰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如松柏之枝葉常茂盛無衰落時也

左傳曰晉侯使張骼輔躒致楚師求御于鄭欲得鄭人自御知其地利故也

鄭人卜宛射犬吉子太叔戒之曰大國之人不可以與也

言不可與等也欲使卑下人對曰無有衆寡其上一也太叔曰不然培

塿無松柏培塿小阜松柏大木

又曰楚郟敖即位王子圍爲令尹康王鄭行人子羽曰是

謂不冝必代之昌松柏之下其草不殖言楚君弱令尹強物不兩盛

禮記曰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二

者居天下之大端矣故貫四時而不改柯易葉

禮斗威儀曰君乗木而王其政平則松爲常生

論語曰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

柏周人以栗

又曰歳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彫也

史記曰松柏爲百木長也而守宫闕也

漢書曰賈山言治亂曰𥘿爲馳道五十歩三丈而樹厚築

其外隱以金椎服䖍曰作壁通道𨼆築也以鐵椎築之樹以青松爲馳道之

麗使其後丗曽不得斜遥而託足焉

應劭漢官儀曰𥘿始皇上封泰山逢疾風𭧂雨頼得抱樹

因封其樹爲五大夫松㤗山云岱宗小天門猶有秦時五大夫松

張勃吴録曰丁固字子賤㑹稽人寳鼎中拜司徒𥘉爲尚

書夢松樹生腹上謂人曰松字十八公也後十八年爲公

遂如夢

王隱晉書曰山濤遭母䘮歸郷里濤雖年老居䘮過禮手

植松柏

又曰𢈔敳我來見和嶠曰森森如千丈松雖磥砢多節目

施之大厦梁棟之用

又曰慕容垂攻符丕在鄴糧竭馬無草但削松木而食之

宋書曰顧歡好學郷中有學舎歡貧無以受業於舎壁後

𠋣聽無遺忘者夕則燃松節讀書

齊書曰張堪好於齋前種松柏時人曰張堪屋下陳屍

梁書曰陶弘景特愛松風庭院皆植松毎聞其響欣然爲

樂有時獨遊泉石望見者以爲仙人

陳書曰張譏字直言後主嗣位爲國子愽士東宫斈士後

主常幸鍾山開善寺召從臣坐於寺西南松林下勑譏堅

義時索塵尾未至後主勑取松枝手以屬譏曰可代塵

尾顧羣臣曰此即張譏後事

後魏書曰甄琛䘮父於塋兆之内手種松柏隆冬之月負

掘水土郷老哀之咸助力十餘年中墳成木茂

又曰彭城王𢣢從幸代都次于上黨之銅鞮山路大松樹

十數根時帝進繖遂行而賦詩令人示𢣢曰吾作詩雖不

七歩亦不言逺汝可作之比至吾間令就也𢣢去帝十餘

歩遂且行且作未至帝所而就詩曰松林經幾冬山川何

如昔風雲與古同帝大𥬇曰汝此詩亦責我耳

唐書曰拔野古僕骨東境其地豐草人皆敦冨土多霜雪

其地北東 里曰康于河有松木入水一二年乃化爲

石其色青有國人居住其人謂之康干名爲石後仍松文

又曰賈嘉隱年七歳以神童召見時太尉長孫無忌司空

李勣於朝堂立語戲謂嘉隱曰吾所𠋣者何樹嘉隱對曰

松樹勣曰此槐也何忽言松嘉隱曰以公配木則爲松樹

无忌連問之吾所𠋣何樹嘉隱對曰槐樹無忌曰汝不能

矯對耶嘉隱應聲曰何須矯對但取其以鬼配木耳

穆天子傳曰天子𦫵長松之磴山有長松也

說苑曰智襄子爲室羙士茁夕焉智伯曰室羙矣夫對曰

羙則羙矣意臣亦有懼也智伯曰何懼對曰臣以康秉筆

事君記有之曰髙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肥

今土木勝人臣懼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智氏亡

周書曰太姒夢周梓化爲松

莊子孔子曰天寒旣至霜雪旣降吾是知松柏之茂

尸子曰荆有長松文梓

孫卿子曰歳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

吕氏春秋曰故百仞之松夲傷於下而末槁於上

抱朴子曰松三千歳者皮中有聚芝如龍形名曰飛節芝

又曰玉榮記稱千歳松樹邊枝起上杪不長望而視之有

如偃蓋其中有物或如青牛青羊青犬或如人服之皆壽

萬歳

又曰天陵偃蓋之松大谷倒生之栢几此諸木皆與天齊

其長地等其乆也

又曰謂夏必長而齊麥枯謂冬必彫而松柏茂

符子曰符子與子登乎太山下臨千仞之淵上䕃百丈之

松蕭蕭然神王乎一丘矣言不出乎耒耜心不過乎俗人

其猶木犬守户瓦雞伺晨矣

先聖本記曰許由欲觀帝意曰帝坐華堂面𩀱闕君之榮

顧亦得矣余坐華堂森然有松生於牖雖面𩀱闕無異乎

囬鸞之榮崑崙余安知其一所以取榮哉帝羙由師之

列仙傳曰伏生者當湯時爲木正常食松脂自作石室周

武王祠之偓佺好食松實能飛行逮走馬以松子遺堯不

能服

異苑曰漢末大亂宫人小黃門上墓樹上避兵食松柏實

遂不復飢舉體生毛長尺許亂離旣平魏武聞而始牧飬

還食榖米齒落頭白

少神境記曰滎陽南有石室室後有孤松千丈常有䨥鵠

晨必接翮夕輙偶影傳云昔有夫婦二人俱隱此室中年

旣數百化爲𩀱鵠一者失之㝷爲人所害一者獨捿此松

煢立哀唳

玄中記曰松脂淪入地中千歳爲伏神茯苓

愽物志曰荒亂不得食可細切松柏葉水送令下隨能否

以不飢爲度粥清送爲佳當用柏葉五合松葉三合不可

過度

嵩髙山記曰嵩髙丘有大松樹或百歳千歳其精變爲青

牛或爲伏龜採食其實得長生

雲南記曰雲南有大松子如新羅松子

周景式廬山記曰石門巖即松林也南臨石門澗澗中仰

視之離離駢麈尾號爲麈尾松西嶺異然如馬鬛又葉五

粒者名五粒松服之長生

范子計然曰松脂出隴西如膠者善

聖賢冢墓記曰東平王無疆傳云王歸國思京師後薨葬

東平其冢上松柏皆西靡

漢武内傳曰藥松柏之膏服之可延年

焦贛易林需之坤曰温山松柏常茂不落

廣州先賢傳曰頓𤦺至孝母䘮𤦺獨立墳歷年乃就居䘮

踰制種松柏成行

王羲之遊郡記曰永寜縣界海中有松島嶼上皆生松

故曰松門也

豫章記曰徐孺子墓在郡南時杜牧守徐興於墓邊種松

太守謝景立碑太守夏侯嵩於碑邊立思賢頌碑今並在

松大合抱

夲草經曰松脂一名松膏一名松昉味苦温中乆服輕身

延年

說曰孫興公自言見止足知分齋前種一株松髙丗逺

時鄰居謂孫曰松樹子非不森可怜但永無棟梁耳孫公

曰楓柳雖復合抱亦SKchar所施也

又曰李元禮冽洌如長松下風周君颼颼如小松下風

金樓子曰梁武山陵杖而後起涕淚所灑松爲變色

顔氏家訓曰齊丗有席毗者清幹之士官至行臺尚書嗤

鄙文學嘲劉逖云君軰詞藻譬(⿱艹石)朝菌湏㬰之翫非宏材

也豈 吾徒比千丈松樹常有風霜不可彫悴矣劉應之

曰可哉

西京𮦀記曰東都龍興觀有古松樹枝偃倒垂相傳云巳經

千年常有白鶴飛止其間蔡孚賦偃松篇玄宗賜和御書

刻石記之公卿咸和焉

𣈆陽記曰郡西北有松樹枝條鬱茂垂隂數𠭇傳云陶桓

公样柯成此樹

夢書曰松爲人君夢見松者見人君之徴也

宋玉風賦曰夫風縁於太山之阿舞於松柏之下

扶風歌曰南山石嵬嵬松柏何摧摧上枝拂青雲中心十

數圍

古艶歌曰馬啖柏葉人啖松脂不可常飽聊可遏飢

𢈔肅之松讃曰流潤飛津沉精幽結貞㽔含芳仰拂素雪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