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五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五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五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五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四

木部三

   栢     槐

     栢

書曰荆州厥貢杶幹栝柏

詩曰邶柏舟言仁人而不遇也衛頃公之時仁人不遇小

人在側汎彼栢舟亦汎其流栢木所以冝爲舟也

又曰鄘栢舟共姜自誓也衛世子共伯早死其妻守義父

母欲奪而嫁之誓而不許故作是詩也汎彼栢舟在彼中

又曰徂來之松新甫之栢新甫山名

周禮曰兾州其利松栢

禮記曰禮之於人也如松栢之有心也巳具松部

五經通義曰諸侯冢樹栢

爾雅曰栢掬也

漢書曰武帝造栢梁殿與羣臣宴其下又云作栢梁臺也

漢書曰朱愽爲御史大夫府中列栢有野烏數千捿其上

顔氏家訓曰朝夕鳥也文土徃徃誤作烏鳶用之

漢書曰昭帝時長安諸陵栢樹枯倒者悉起生葉蟲食作

字公孫病巳立後昭帝崩昌邑王即位二十七日𬒳廢迎立

宣帝名巳後叚爲詞

東觀漢記曰李詢遭父母䘮六年躬自負土樹栢常住冢

謝承後漢書曰陳留虞延爲郡督郵光武巡狩至外黄問

延園陵栢樹株數延悉曉之由是見知也

王隱晉書曰王褒字偉元痛父不以命終絶丗不仕立屋

墓側旦夕常至墓前朝拜輙悲號断絶墓前一栢樹褒棠

所攀援涕泣所着樹色與凢樹不侔

蕭方等三十六國春秋曰王敦令郭璞筮卦曰明公起事

禍必不乆敦怒曰卿壽幾何曰命盡曰中引出斬之璞曰

當何之乎曰南山之首曰我知之矣必在𩀱栢之間乎時

有鵲巢而甚茂

宋書曰魯郡孔子舊廟有栢樹二十株經歷漢晉其大連

抱士人崇敬之莫犯也江夏王義恭悉遣人取之父老皆

歎息

齊書曰王儉字仲寳司徒𡊮粲見之歎曰宰相之門也栝

栢豫章雖小巳有棟梁之器

又曰江夏王鋒以明帝失權常忽忽不樂著脩栢賦以見

其志曰旣殊羣而抗立亦含貞而挺主豈春日之自芳亦

霜下而爲盛衝風不能摧其枝積雪不能改其性雖坎𡒄

於當年庻後彫之可詠時鼎業潜移鋒獨慨然有興復之

又曰王晏之爲貟外郎也父普曜齋前栢樹忽成梧桐論

者以爲梧桐雖有棲鳯之羙而失後彫之節

梁書曰侯景旣䧟臺城都下王侯庻姓廟樹咸見殘毀唯

文宣太后廟四周栢樹獨鬰茂及景篡南郊都官尚書吕

季略說景令伐此樹以立三橋斫南面十餘株再宿悉枿

生便長數尺時旣冬月翠茂如春賊乃大驚惡之使悉斫

殺識者以爲昔僵柳起於上林乃表漢宣之應廟樹重青

必彰陜西之瑞

北齊書曰魏蘭根丁母憂居䘮有孝稱將葬常山郡境先

有董卓祠祠有栢樹蘭根以卓凶逆無道不應立祠至令

乃伐栢以爲椁材人或勸之不伐蘭根盡取之了無疑懼

又曰樊衛性至孝䘮父負土成墳植栢方數十𠭇朝夕號

又曰文宣王曽晉陽夜𪧐松門嶺有數株松皆巳千年枝

葉踈茂似有神物所託文宣時巳𬒳酒向嶺瞋罵射中一

株未幾枯死

後周書曰武帝伐齊永昌公椿屯雞栖原齊王憲密謂椿

曰兵者詭道去留不定見機而作不得遵常汝今爲營不

湏張幕可伐栢爲菴示有形𫝑令兵去之後賊猶致疑也

齊主分軍萬人向千里俓㑹𬒳勑追還率兵夜返齊人果

謂栢菴爲帳幕不疑軍退翌日始悟

隋書曰蔡景王整文帝弟也周明帝時以武元軍功賜爵

從武帝乎齊力戰而死文帝𥘉居武元之憂率諸弟負

爲墳人植一栢四根鬰茂西北一根整栽者獨黃後因大

風雨并根失之果不終吉

唐書曰長壽二年冬十月萬象神宫側有檉松樹皆變爲

又曰狄仁傑𥙷大理丞時將軍權善才坐斫昭陵柏樹仁

傑奏其罪免職髙宗怒令誅之仁傑進曰古人假使盗長

陵一杯土陛下何以加之今陛下以昭陵一株栢殺一將

軍千載之後謂陛下爲苛主臣不可奉制帝意稍解

孫卿子曰栢經冬而不凋𮐃霜而不變可謂得其眞矣

國語曰髙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草不肥

山海經曰三株樹生赤水上其爲樹如栢葉實皆爲珠

又曰白於之山其上多松栢

穆天子傳曰甲申天子𦫵于大北之隥此太行山而降休于兩

栢之下有兩樹也

東方朔傳曰孝武皇帝時閑居無事燕坐未央前殿天新

朔執㦸在殿階獨語上呼問之荅曰殿後栢樹上有鵲

立枯枝上向東鳴上遣視如朔言上問何以知之朔曰以

人事言之風從東方來鵲尾長傍風則蹶必當順風而立

是以知東向鳴也何以知立枯枝上朔曰新生枝滑枯

枝澁是以知立枯枝上大𥬇

風俗通曰墓上樹栢路頭石虎周禮方相氏入墟SKchar魍像

魍像好食亡者肝腦人家不能常令方相立於墓側以禁禦之

而魍像畏虎與栢

列士傳曰延陵季子解寳劒帶徐君墓栢樹

SKchar記曰磅山之北有穴穴上有栢昔李少翁於閬隂移

來此穴種此栢巳見扶桑三枯海水涸竭帝覺遣人徃穴

掘不見其棺唯見赤鷰飛飜入雲移栢植於通靈臺

水經曰陘山有鄭𥙊仲冢𥙊仲廟舊有一枯柏樹其塵根故株

之上多生稚栢列秀望之可喜

從征記曰泰山廟中栢皆三十餘圍俠兩階赤眉常斫一

樹見血而止今斧創猶在

地理志曰華山生文栢

范子計然曰栢枝脂出輔上𦫵價七十中三十下十

漢官儀曰正旦飲栢葉酒上壽

漢武故事曰栢梁臺髙二十丈悉以栢香聞數十里

列仙傳曰赤湏子好食栢實齒落更生

仙經曰服栢子人長年

三輔黄圖曰漢文帝覇陵不起山陵稠種栢樹

三輔舊事曰漢諸陵皆屬太常又有盗栢者弃市

太山記曰山南有太山廟種栢樹千株大者十五六圍長

老傳云漢武所植

三齊記曰堯山祠旁有栢樹枯而復生不知幾世

陳留𦒿舊傳曰李充䘮父父冢側有夜盗斫栢樹者充手

刃之

述征記曰栢谷谷名也漢武帝微行所至處長慠賔於栢

谷者也谷中無廽車地狹以髙原林栢䕃藹窮曰殆弗覩

陽景也

晉官闕名曰華林園栢二株

崔寔四民月令曰七月収栢實

列異記曰陳倉人有得異物者其形不𩔖猪亦不似羊衆

莫能名二童子曰此爲媪常在地下食死人腦(⿱艹石)欲殺之

使栢葉挿其頭

幽明録曰王丞相見郭景純請爲一卦卦成郭意甚惡云

有震厄公能命駕西出數里得一栢樹截如公長置常寢

處災可消也王從之數曰果震栢木粉碎

任昉述異記曰盧氏縣有盧君古塚塚傍古栢二枝條䕃

二百餘歩樹文隱起皆龜甲堅如鐵石

嵇康飬生論曰麝食栢而香

楚詞曰山中人𠔃芳杜(⿱艹石)飲食石泉兮飯松栢

古歌曰平陵東松栢桐不知何人却義公

劉越石扶風歌曰南山石嵬嵬松柏何摧摧上枝拂青雲

中心十數圍洛陽發中梁松栢𥨸自悲誰能刻鏤此公輸

與魯班𬒳之用丹⿰氵𭝠薫用⿱⺾⿰𩵋禾合香夲自南山栢今爲宫殿

     槐

周禮曰朝士掌三槐三公位焉鄭玄曰槐之言懷言來人也

又曰司烜氏掌冬取槐檀之火

左傳曰趙宣子驟諌公患之使鉏麑賊之晨徃𥨊門闢矣

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不解衣冠而睡麑退歎曰不忘恭敬民

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

也觸槐而卒

春秋元命苞曰樹槐聽訟其下槐之言帰也情見帰實也

春秋說曰槐木者靈星之精

爾雅曰懷槐大葉而黒槐樹葉大色黒者名爲槐守官槐葉晝聶霄忼

郭璞曰守宫槐晝日聶合而夜布晉儒林𥙊酒杜行齊說在明陵縣南有一樹似槐葉晝聚合相着夜則舒布即守

宮 江東樹與此相反俗因合昏曉晝夜異其理等霄炕音忼聶合也炕張也合晝夜開也

五經通義曰士冢樹槐

國語曰董叔將娶於范氏叔向曰盍巳乎曰欲爲繫援焉

他日董祁愬之范獻子曰不吾敬也獻子執而紡之於庭

槐叔向過之曰子盍爲我請乎叔向曰欲而得之又何請

紡懸

漢書曰昭帝建始四年山陽社中大槐樹吏人伐断之其

夜復自立如故

晉書曰符堅僣號自長安至于諸州夾路皆種槐柳百姓

歌曰長安大街夾路楊槐下走朱輪上有棲鸞

又曰大司馬府有老槐樹殷仲文對而歎曰此樹婆娑生

意盡矣

崔鴻前凉録曰𥘉河右不生楸槐栢⿰氵𭝠張駿之丗取於㤗

隴而植之終於皆死而酒泉宫之北隅有槐樹生焉李玄

盛著槐樹賦

沈約宋書曰孔子夜夢三槐之間豐沛之邦有赤氣驅車

對楚西北街之見芻兒敵麟傷其左足薪而覆之

梁書曰𢈔肩吾常服槐實年七十餘目看細字𩯭皆黒離

亂之際奔于江陵

後周書曰韋孝寛之爲雍州刺史先是路側一里置一土

堠經雨頺毀毎湏修之自孝寛臨州乃勒部内當堠處植

槐樹代之即免修復行旅又得芘䕃文帝後見恠問知之

曰豈得一州獨爾當令天下同之於是令諸州道路一里

種樹一株十里種三樹百里五樹焉

隋書曰髙頴字昭玄領新都大監毎坐槐樹下以聽事多

不依行列有司伐之特令存之勿去示於後人

又曰士囬以孝聞開皇𥘉卒子士雄少質直孝友䘮父復

廬於側負𡈽成墳其庭前有一槐樹先甚欎茂及士雄居

䘮樹遂枯死服闕還宅死槐復榮髙祖聞之歎其父子至

孝下詔褒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號其所居爲累德里

唐書曰永崇二年太平公主降駙馬薛紹以萬年縣爲禮

㑹之所公主輅車自興安門南至宣陽坊之西街夜設燎

炬烈熖相屬夾路槐樹多有死者

又曰正元中度支欲取兩京道中槐樹爲薪更栽小樹先

下符牒渭南縣縣尉張造牒曰召伯所憩尚勿剪除先皇

舊遊豈冝斬伐乃止

又曰長慶中SKchar州刺史蕭祐奏湖城縣永方郷百姓閻酆

五代同居家内槐一夲再生枝葉

管子曰五沃之𡈽其木冝槐

晏子春秋曰齊景公有所愛槐使守令犯槐者刑傷槐者

死有醉而傷槐且加刑焉其女懼而告晏子曰妾恐鄰國

聞之謂君愛槐而殘人可乎晏子入言之公出傷槐之囚

罷其禁

淮南子曰槐之生也入季春五日而兎目十日而䑕耳更

旬而始規二旬葉成規葉始開也

又曰九月官𠋫其樹槐是月繕修守備故官候樹槐槐懷也取懷近逺也

又曰老槐生火

又曰槐市學也樹以青槐燧人秋取槐檀之火天之所覆

地之所載六合所包隂陽所照雨露所扶此皆生於父母

所闕於一和也父天母地故槐榆與橘柚合而兄弟有廣

與三危通爲一家

抱朴子曰槐子新瓷合泥封之二十餘日其表皮皆爛乃

洗之如大豆日服之此物至𥙷腦早服之令人髪不白而

長生

太公金匱曰武王問太公曰天下神來甚衆恐有識者何

以待之太公曰請樹 槐於王門内有益者入無益者距

三輔黄圖曰元始四年起明堂辟雍爲愽士舎三十區爲

㑹市但列槐樹數百行諸生朔望㑹此市各持其郡所出

物及經書相與賣買雍雍揖讓論議槐下𠈉𠈉誾

禮部學校篇

焦贛易林家人之乾曰千歳槐身多斧斤

汝南先賢傳曰新蔡鄭敬字子都爲郡功曹都尉髙懿㕔

事前有槐樹有露𩔖甘露者懿問SKchar屬皆言是甘露敬獨

曰明府政未能致甘露但樹汁耳懿不恱託疾而去

楊衒之洛陽伽藍記曰李昌年廣陵王元淵𥘉除儀同三

司緫衆北討葛榮夜夢着衮衣𠋣槐樹立以爲吉徴問於

楊元慎元慎曰三公之祥淵甚恱之元愼退還告人曰廣

陵死矣槐字木傍鬼死後當得三公廣陵果爲葛榮所

殺追贈司徒公終如其言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