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五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五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五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五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五

 木部四

     桑

易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苞桑藂生桑也

書曰青州厥篚檿絲孔安國曰檿桑蚕𢇁中琴瑟絃檿於琰切

又曰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榖共生於朝妖怪也二木合七日大拱不恭

詩曰桑之未落其葉沃(⿱艹石)桑女功之所起(⿱艹石)猶沃然于 鳩𠔃無食

桑葚桑之落矣其黄而隕

又曰交交黃鳥止于桑

又曰星言夙駕稅于桑田教民稼穯務農急也

又曰女執懿筐爰求柔桑柔桑穉桑也

又曰蠶日條桑條桑枝落採其葉也

又曰猗彼女桑女桑少枝長條不枚落者㨂而採之

又曰肅肅鴇行集于苞桑

又曰將仲子𠔃無踰我墻無折我樹桑

又曰隰桑有阿其葉有儺阿然羙貌也儺然盛貌也有以利人也箋云隰中之桑條之阿

阿然長羙其葉又茂盛可庇䕃人興者喻時賢人君子不用而處有覆養之得旣見君子其樂如

禮記曰季春之月命野虞無伐桑柘

又曰古者天子諸侯必有公桑蠶室近川而爲之

左傳曰晉重耳及齊桓公妻之有馬二十乗公子欲安之

從者以爲不可將行謀於桑下蠶妾在以告姜氏姜氏

殺之

又宣上曰趙宣子田於首山舎於翳桑田獵也翳桑桑之多䕃翳者也

靈輙餓問其病應之曰不食三日矣食之捨其半問之曰

官三年矣宦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去家近也請以遺之使盡

之而爲之簞食與肉寘諸槖以與之旣爲公介靈輙為公

倒㦸以禦公徒而免問其故曰翳桑之餓人也問

問所居也不告而退

春秋元命苞曰姜嫄遊閟宫其地扶桑履大人迹生稷

日所出也

春秋孔演圖曰孔子母徴在遊大冢之陂睡夢黒帝使請

巳徃夢交語女乳必於空桑之中𮗜則(⿱艹石)感生丘於空桑

之中

爾雅曰女桑挗桑郭璞注曰谷呼小桑長條爾爲女桑樹挗音拫又音夷檿㸃

山桑詩曰其檿其柘林中弓也桑柳醜條阿郍垂條也

史記曰齊魯千畒桑其人與千户侯等

又曰吴公子光伐楚㧞居巢鐘離𥘉楚邊邑卑梁氏之處

女與吴邊邑之女爭桑二女家怒相㓕兩邊邑長聞之怒

而相攻㓕吴之邊邑吴王怒故遂伐楚

漢書曰息夫躬免官㱕國未有第宅𭔃居丘亭姦人以爲

侯家冨常夜守之賈惠徃過躬教以祝盗方以桑東南

枝爲七畫北斗七星其上躬夜自𬒳髪立中庭向北斗持

匕招指祝盗人有上書言躬懷怨恨繫雒陽詔獄死

東觀漢記曰蔡君仲汝南人王莽亂人相食君仲取桑椹

赤黒異器賊問所以君仲云黒與母赤自食賊義之遺鹽

二斗受而不食

謝承後漢書曰陳留申屠蟠恥郡無處士遂閉門養志處

蓬室依大桑樹以爲棟梁

又曰河内髙弘爲瑯瑘相妻子不歷官舎桑杯盛漿

又曰汝南尹昆爲汝隂功曹令新到官問曰園中有桑以

飯蠶何如昆曰非𥘉政所務令嘉其言

又曰張湛爲漁陽太守勸民耕種百姓歌曰桑無附枝麥

穗兩岐張君爲政樂不可支

又曰陳曄爲巫令有惠政桑 生二萬餘株民以爲給

魏略曰楊沛爲新鄭長課民益蓄桑椹䝁豆積浸得千餘

斛太祖遷天子軍無粮沛乃進乾椹後爲鄴令賜其生口

十人絹百疋以報乾椹也

蜀志曰先主舎東南角籬上有桑樹生髙丈餘遥望童

小車蓋徃來者皆恠此樹非凡或謂當出貴人先主少時

中諸兒於樹下戲言吾必當乗此羽葆車蓋

晉書曰賈后將廢愍懷太子時有桑生於西廂長數日而

枯十二月后廢太子

又曰劉驎之尚書質素好道車𮪍將軍桓冲聞名辟爲長

史固辭冲嘗到其家驎之於樹條桑使者致命驎之曰使

君旣枉駕光臨冝先詣家君冲愧詣其父

又載記曰北燕馮跋下書曰今疆守無虞百姓寜業而田

畒荒穢有司不隨時督察欲令家給人足不亦難乎桑柘之益

有生之夲此土少桑人未見其利可令百姓人植桑一百

二十根

崔鴻前凉録曰張天錫爲符堅破後歸晉孝武帝問之曰

北方何物爲羙錫對曰桑椹甘香䲻鴞革響淳酪養性人

無疾心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燕録曰𥘉晃之遷于龍城也植松爲

社主及𥘿滅燕大風吹後數年社處忽有桑二根生焉

先是遼川無桑及廆通于晉 晉求種江南平川之桑悉

由呉來

齊書曰太祖宅在武進宅南有桑樹擢夲三丈横出四枝

狀如車蓋上年數歳遊其下從兄敬宗謂曰此樹爲汝生

又曰沈瑀爲建德令教人一丁種十五株桑四株柿栗女

丁半之人咸歡恱頃之成林

又曰韓係伯襄陽人也事父母孝謹襄陽土俗鄰居種桑

樹於界上爲誌係伯以桑枝䕃妨他邊界上開數尺鄰畔

隨侵之係伯輙更叚種乆鄰人慙愧還所侵地躬徃謝之

又曰扶桑國漢國東二萬餘里地在中國之東其土多

扶桑木故以爲名扶桑似桐𥘉生如笋國人食之實如梨

而赤績其皮爲布以爲衣亦以爲錦以扶桑皮爲𥿄

三國典略曰 宋子仙召吴令沈景令掌書記景固辭以

疾子仙怒命斬之景解衣就戮礙於路間桑樹乃更牽徃

他處或救之獲免

又曰齊長廣郡㕔梁木忽作人像太守惡而刷去之明日

復出郷人伐枯桑樹於中得死龍長尺餘識者以爲長廣

齊太上主太封也齊氏木得龍爲吉象木枯龍死非吉徴

隋書曰齊河清中定令丁給永業二十畒爲桑田其中種

桑五十根榆三根𬃷五根土不冝桑者給麻田如桑田法

唐書曰李龍譽居家以儉約自處每謂子孫曰吾性不好

貨財遂至貧乏然吾近京城有賜田十頃耕之可以充食

(⿱艹石)干根採之可以充衣

家語曰殷太戊之時道鈌法圯以致天 孽桑榖生朝七

日大栱占者曰桑榖野木而生于朝意者朝亡乎太戊恐

駭側身修德

范子計然曰桑葉出三輔

列子曰晉文公㑹欲伐衛公子鉏仰而𥬇公問何𥬇曰臣之

鄰人有送妻適私家者道見桑婦恱而與言然顧視其妻

亦有招之者臣竊𥬇此也公寤其言乃止引師還未至而

有伐其北鄙者

孟子曰孟子謂梁惠王曰五畒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

以衣帛矣

孫卿子曰孔子適楚於陳蔡之間七日不食曰居不隱者

思不生身不佚者志不廣汝庸知吾不得之桑落之

韓子曰子産開畒樹桑鄭人謗訾

鄒子曰季夏取桑柘之火

吕氏春秋曰伊尹之母居伊水上孕夢有神吿之曰臼出

水而東走無顧明日視臼中出水告其鄰東走顧其邑盡

爲水身因化爲桑有莘氏採桑得嬰兒於桑之中獻之於

君君命乳之命之曰伊尹

又曰季春之月也命野虞母伐桑柘野虞主林官也桑與柘皆可養蠶故命其

宦使民不得斫伐鳴鳩拂其羽戴勝降於桑

淮南子曰原蠶一歳再登非不利也登成然王法禁之者

爲其殘桑也殘害

又曰扶桑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日所拂此東方十日所出扶桑在暘谷中九日無下枝一日君上枝也

山海經曰宣山上有桑大五十疋圍五丈其枝四衢枝交四出

葉大尺赤理青葉名曰帝女之桑郭璞曰婦人主桑故以名爲桑

又曰東北海外圎丘南有三桑無枝皆髙万仞

又曰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谷上有扶木郭璞曰扶桑十日所浴

穆天子傳曰甲寅夫子作居范宫范離宫别名以觀桑者詩曰桑者

閑二𠔃乃飲于桑中桑林之中天子命桑虞主桑者也出桑者用禁𭧂

不得令妾𠟤犯桑也○神異經曰東方有樹焉髙八十尺敷張自輔

葉長一丈廣六七尺曰扶桑有椹焉長三尺五寸

任昉述異記曰桓冲爲江州刺史遣人周行廬山兾覩靈

異陟崇巘有一湖匝生桑樹湖有敗艑赤鱗魚使者渴極

欲徃飲水赤鱗張鬣向之使者不敢飲

列女傳曰魯秋胡子納妻五日而官於陳後歸未至家見

路傍有羙婦人方採桑秋胡恱之下車願託桑隂下婦人

採桑不輟曰力田不如逢年力桑不如見郎今吾有金

願與夫人婦人不受胡乃歸母呼其婦乃向採桑者也數

胡之罪而自投于河

又曰齊瘤女者齊東郭採桑之女項有大瘤閔王遊至東

郭百姓盡觀獨瘤女採桑如故王恠召問之對曰受父母

教採桑不受教觀大王王曰此竒女恱娉迎之

又曰東辨女者陳國採桑之女也晉大夫解居甫使於宋

解居甫宋大夫道過陳遇採桑之女止而戲之曰女爲我哥吾將捨女

捨置不留女也採桑女乃歌曰墓門有𣗥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國

人知之

益部𦒿舊傳曰何祗夢桑生井之中解桑字四十八君壽

恐不可過此祗四十八而卒

荆州先賢傳曰龐士元師事司馬德操不矜小名衆莫知

之德操蠶月躬採桑後園士元助之因與談断丗廢興其

(⿱艹石)神遂移日忘飡德操於是異之

甄異傳曰沛國張伯逺年十歳時病亡見泰山下有十餘

小兒共推一大車車髙數丈伯逺亦推之時天風𭧂起揚

塵伯逺因桑枝而住聞呼聲便歸遂⿱⺾⿰𩵋禾髮中皆有沙塵後

年大至泰山識桑如死時所見

十洲記曰扶桑在碧海中上有天帝宫東王公所治有椹

樹長數千丈二千圍兩兩同根更相依𠋣故曰扶桑仙人

椹椹體作金色其樹雖大椹如中夏桑椹也稀而色赤

九千歳一生實耳味甘香

玄中記曰天下之髙者扶桑無枝木焉上至天盤蜿而下

屈通三泉

括地圖曰化民食桑二十七年化而自裏九年生翼十年

而死

石虎鄴中記曰幸梓苑中盡種桑三月三日及蠶時虎皇

后將宫人數千出遊戲其下

汜勝之書曰種桑五月取椹著水中濯洒取子隂乾之好

治肥田十畒荒乆不耕者先好耕治之𮮐椹子各三𦫵合

和種之𮮐桑當頃俱生鉏之桑令稀䟽調適𮮐熟穫之桑

生正與𮮐髙下平因以利鎌歷地刈之曝令燥後有風調

放火燒之常逆起火桑至春生一畒食三簿蠶

神仙傳曰麻姑謂王方平云吾見東海三爲桑田

夲草經曰桑根旁行出土上者名伏蛇治心痛

神農夲草曰桑根白皮是今桑樹根上白皮常以四月採

或採無時出見地上名馬領勿取毒殺人

典術曰桑木者箕星之精

楚辭曰衣攝葉以儲與𠔃攝葉儲與不舒展之貌左祛絓於扶桑

也得巳衣服長大攝葉儲與不得舒展得能弘廣不得施用東行則左䄂絓於扶桑无所不㐲右祍拂於

不周𠔃六合不足以肆行

又曰路室女之方桑路室客室孔子過之以自待言孔子出過於客舎其女

方採桑一心不視(⿱艹石)貞信故以自待

古詩曰柘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

繁欽桑賦曰上似華蓋紫極比形下象鳯闕萬桷一楹

陸機桑賦曰𥘉丗祖武皇帝爲中壘將軍植桑一株丗更

三代年漸三紀緑葉興而盈尺崇條曼而増㝷

曹植艶歌曰出自蒯北門遥望胡池桑枝枝自相植葉葉

自相當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