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五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五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五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六十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九

 木部八

   楛     靈壽     樗

   荆     𣗥      君子

   長生    萬年     黃蘖

   支子    無患     栟櫚

     楛

尚書禹貢曰荆州厥貢惟菌簵楛注曰楛中矢榦皆出雲夢之澤也

毛詩旱麓曰瞻彼旱麓山足榛楛濟濟

陸機毛詩䟽義曰榛楛似荆而赤葉似著上黨人篾以爲

牛筥箱器又屈以爲SKchar2故上黨調問婦人欲買赭不曰鼃

中自有黄土買SKchar2不曰山中自有楛

又文賦曰彼榛楛之勿剪亦𮐃榮於集翠

     靈壽

漢書孔光傳曰賜太師靈壽杖孟康曰扶老杖也服䖍曰靈壽木名也似竹有節長

不過八九尺

山海經曰廣都之野靈壽實華

     樗

爾雅曰栲山樗栲似樗色小白生山中亦𩔖⿰氵𭝠

毛詩我行其野曰我行其野蔽芾其樗惡木

陸機毛詩䟽義曰蔽芾其樗樗樹及皮皆似⿰氵𭝠青色耳其

葉臭

莊子惠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本擁腫不中繩墨小

枝拳曲不中䂓矩立之途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

衆所同去莊子曰何不樹於無何有之郷廣莫之野逍遥

乎寢卧其下

風俗通曰嘉平中有兩樗一𪧐長丈餘作人狀頭目宛然

河洛記曰洛陽北山謂之邙山其上無大樹大業都城之

北嶺上有古樗樹不知其來早晩婆娑周廽四五畒巳來

在伊闕正南相當越公等將建都城之曰據此樹以爲南

北定准嫌樗木名惡號曰婆娑羅樹矣

     荆

春秋運斗樞曰玉衡星散爲荆

廣雅曰楚荆也牡荆蔓荆也

廣志曰赤莖大實者名曰牡荆又有山荆

毛詩漢廣曰翹翹錯薪言刈其楚楚荆

又綢繆曰綢繆束楚三星在户

左傳昭公曰伍舉入鄭聲子將如晉遇之於鄭郊班荆相

與食而言復故班布也而荆坐地共議之

史記曰廉頗肉𥘵負荆因賔客至藺相如門謝罪卒與爲

刎頸之交

漢書曰淮南王安謀反伍𬒳諌曰昔子胥諌吴王云臣今

見麋鹿遊姑⿱⺾⿰𩵋禾之臺臣今亦將見宫中生荆𣗥露沾衣也

東觀漢記曰尹勤治韓詩身牧豕事親至孝無有交遊門

生荆𣗥

後漢書曰鮑永爲魯郡太守時董憲別帥彭豐虞休皮常

等各千餘人稱將軍不肯下頃之孔子闕里無故荆𣗥自

除從講堂至于里門永異之謂府丞及魯令曰方今危急

而闕里自開斯豈夫子欲令太守行禮助吾誅無道耶乃

㑹人衆修郷射之禮請豐等共㑹觀視欲因此擒之豐等

亦欲圖永乃持牛酒勞饗而潜挾兵器永覺之手格殺豐

等擒破黨與帝嘉其略封爲𨵿内侯

晉書曰索靖拜酒泉太守惠帝即位賜爵𨵿内侯有先識

逺量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宫門銅駞歎曰㑹見汝在荆𣗥

中耳

老子曰師之所處荆𣗥生焉

周景式孝子傳曰古有兄弟忽欲分異出門見三荆同株

接葉連隂歎曰木猶欣然聚况我而殊哉遂還爲雍和

一曰田真克弟

神仙傳曰吴有徐隨居丹徒左慈過隨門下有𪧐客車六

七乗欺慈云徐公不在慈去客皆見牛在楊樹杪車轂中皆

生荆木長一二丈客懼入報隨隨曰此左公遣追之客逐

慈叩頭謝客還見牛在故地無荆木也

顧微廣州記曰撫納縣出金荆

禮弓矢圖曰楚焞士敦以荆爲之燃以灼正以荆者凢木

心圎荆心方也

地理志曰荆楚本多材因名地焉

廣州記曰白荆堪爲履紫荆堪爲牀

淮南萬畢術曰南山牡荆指病自愈節不相當有月暈時

剋之○杜寳大業拾遺録曰五年南方置北景林邑海隂

三郡北景在林邑南大海中與海隂接境其地東西一千餘

里南北三百餘里海水四絶北去大岸三百餘里或云馬

援鑄柱尚存地暑𤍠多大林木髙者數百㝷有金荆生於

髙山峻阜大者十圍盤屈瘤蹙文如羙錦色艶於眞金中

夏時有於海際得之工人數用甚精妙貴於沉檀

     𣗥

毛詩湛露曰湛湛露斯在彼𣏌𣗥

又黄鳥曰交交黄鳥止于𣗥

又墓門曰墓門有𣗥斧以斯之

周書曰太姒夢見商之庭産𣗥

周禮秋官上曰朝士掌建邦外朝之法左九𣗥孤卿大夫

位焉右九𣗥公侯伯子男位焉鄭玄曰樹𣗥以爲位者取其赤心而外刺象以赤心

三刺

左傳昭公曰竪牛奔齊孟仲之子殺之投其首於寜風之

𣗥上

春秋元命苞曰樹𣗥聽訟其下者𣗥赤心有刺言治人者

原心不失其赤實也

後漢書曰馮異朝京師引見帝謂公卿曰是我起兵時主

簿也爲吾披荆𣗥定𨵿中

又曰仇覽字季智一名香陳留考城人也時考城令河内

王渙政尚嚴猛聞覽以德化人署爲主簿後渙謝遣曰

枳𣗥非鸞鳯所捿百里豈人賢之路今日太學曳長𥚑飛

名譽皆主簿後耳以一月俸爲資勉卒景行

晉書曰劉琨至并州荆𣗥成林犲狼滿道琨剪除荆𣗥収

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獄冦盗牙來掩襲甞以城門爲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百姓負楯以耕屬鞬而耨琨撫循勞來甚得物情

又曰祖逖在河南公私豐贍士馬日滋方當推鋒越河掃

淸兾朔㑹朝廷將遣戴(⿱艹石)思爲都督逖以(⿱艹石)思是吴人雖

有才望無弘致逺識且巳剪荆𣗥収河南地而(⿱艹石)思雍容

一旦來統之意甚怏怏

又曰石季龍大饗羣臣於太武殿佛圖澄曰殿乎殿乎𣗥

子成林將壞人衣龍殿石有𣗥生冉閔小字𣗥奴時龍養爲巳子

又曰崔洪靖厲骨鯁爲尚書左丞時人爲之語曰叢生𣗥

刺來自愽陵在南爲鷂在北爲鷹

又曰顧愷之𦘕鄰女象以𣗥針釘之

又曰姚萇符登師於渥源盡俘其衆乃掘符堅屍鞭撻

荐之以𣗥坎土而埋之

宋書曰𡊮淑上太祖書曰所謂捷鳥於烈火之上養魚於

叢𣗥之中

北齊書曰世祖爲後主擇師傅趙彦𭰹進馬敬德入爲侍

講其妻夢猛獸將來向之敬德走超叢𣗥妻伏地不敢動

敬德占之曰吾當得大官超𣗥過九卿也爾伏地夫人也

隋書曰流求國居海島之中土人所居曰波羅檀洞壍柵

三重環以流水樹𣗥爲藩

韓子曰宋人爲燕王以𣗥刺之端爲沐猴者使王必三月

齊而後觀之右御冶工謂王曰臣聞人主無十日不燕今

王不能乆齊故以三月爲期也𣗥刺至小安可削乎王必

察之王囚而問之果無有乃殺之冶人謂王曰士有虚名

多𣗥刺之說

吕氏春秋曰𬃷𣗥之有也裘狐 之有也食𣗥之𬃷裘狐

之皮先王固用非其有而巳有之湯武一日而盡有夏啇

之地𥘿子曰踰枳𣗥之籬則有絓枉之患登椒桂之圃則

有榮華之芳

陳留𦒿舊傳曰魏尚𬒳繫詔獄有獄𣗥上尚占曰夫𣗥

樹者中心赤外有刺象我言有刺而赤心之至誠

李嘗藥録曰𣗥 實是𬃷針丗人用門冬苗代之非其真

廣五行記曰隋文帝開皇末年代州人姓王仕爲驃𮪍將

軍性好畋獵所殺無數有五男無女後有一女子端正(⿱艹石)

𦘕見者皆竒之父母特加鍾愛郷里爭爲作好衣而與之

女年七歳一旦失之𥘉疑鄰里戲藏之㝷訪終不見者諸

兄逺覔去家三十餘里於𣗥中見之欲就抱取驚走馬追

不及兄弟以十餘𮪍圍之而口中唯作兎聲抱歸家不能

言而身體盡𣗥所傷母爲挑之得刺盈掬不食而死

唐新語曰吕太一爲户部貟外郎户部與吏部鄰司吏部

移牒令墻宇悉立𣗥以防令史交通太一牒報曰眷彼吏

部銓綜之司當湏簡要清通何必堅籬挿𣗥省中賞其

俊拔

楚辭曰甘棠枯於豐草号藜𣗥樹於中庭

     君子

晉宫閣名曰華林園君子樹三株

廣志曰君子樹似檉松曹爽樹之於庭

     長生

洛陽記曰明光殿前有長生木樹二株

鄴中記曰金華殿後有石虎皇后浴室種𩀱長生樹丗謂

之西王母長生樹

     萬年

晉宫閣名曰華林園有萬年樹十四株

謝𤣥暉詩曰風動萬年枝

     黃蘖

說文曰蘖黃木也

永嘉郡記曰青田出枯楊所經山路左側木則黄蘖爲林

草便黄連覆地土人徃伐黄蘖者皆有酒食禱祀禱祀(⿱艹石)

有違失山神意二藥輙化爲異物不可復得

淮南萬畢術曰蘗令面恱取蘗葉三寸土苽三枚大𬃷七枚膏和塗面不得四五日立恱

矣先以湯洗靣乃傅藥

抱朴子曰黄蘗芝草者千歳黄蘗根下有如三斛器去本

株三丈細根相連大如縷末服之盡一丈則地仙

     支子

漢書貨殖傳曰巵茜千石亦比千乗之家

地鏡圖曰望氣見人家黄氣者支子樹也

晉令曰諸官有秩支子守護者置吏一人

晉宫閣名曰華林園支子五株

遊名山志曰樓石山多支子也

本草經曰支子一名木丹葉兩頭尖如樗蒲其子如蠒

而黃赤

葛洪治霍亂轉筋方曰焼支子二枚末服之立愈

     無患

纂文曰無患木名也一名曰糅女放婁實可去垢

崔豹古今注曰程雅問櫨木名曰無患何也荅曰昔有神

巫曰能以符劾百鬼鬼則以此木爲棒棒殺之

丗人相傳此木爲衆鬼所畏競取此木爲器以厭却邪魅

故號曰無患

卞敬宗無患枕讃曰爰兹素朴名爲吉姑匠人斯製以獻

君子

     栟櫚

廣雅曰栟櫚㯶也

吴志曰孫權討黄祖祖横兩𮐃衝保守沔口以栟閭大紲

繫石爲釘

齊書曰髙帝討晉安王時朝廷器甲皆充南討帝軍容寡

闕乃編楥皮爲馬具裝折竹爲𭔃生夜舉火進軍賊望見

恐懼未戰而走

梁書曰張孝秀性通率不好浮華常冠榖皮巾躡蒲履手

執栟櫚皮麈尾服寒食散盛冬卧於石上

唐書曰訶陵國在南方海中洲上竪木爲城作大屋重閣

以㯶櫚皮覆之王坐其中

山海經曰翠之山其木多㯶㯶樹無枝髙二丈許葉大而圓枝生杪頭尖實皮相披一

行皮者爲一節可以爲索

廣志曰㯶一名栟櫚葉似車輪乃在樹下下有皮SKchar2之附

地起二旬一採轉復上生

說文曰㯶一名蒲葵

吴録地理志曰武陵臨沅縣多栟櫚木生山中

晉令曰夷其民守護㯶皮者一身不輸之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