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五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五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五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五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八

木部七

   楠     檜     柞

   檀     柘     𣏌

   梓     楸     樅

   椒     木蘭    夜合

   甘棠    欓     櫟

   橡

     楠

㝷陽記曰黄金山有楠樹一年東邊榮西邊枯後年西邊

榮東邊枯年年如此張華云交讓樹者此是也

     檜

爾雅曰檜栢葉松身

尚書禹貢曰杶榦栝栢栢葉松身曰栝

毛詩竹竿曰檜檝松舟檜栢葉松身檝所以棹舟也

     柞

爾雅曰栩杼柞樹

毛詩車牽曰陟彼髙崗析其柞薪析其柞薪其葉湑𠔃

又曰維柞之枝其葉蓬蓬䟽曰栩今柞殻爲斗可以染皂

今俗及河内云杼斗或橡斗

陸機毛詩䟽義曰芃芃棫樸爾雅曰棫白挼注音蕤三倉

說棫即柞也其柞理純白無赤心爲白挼直理易破故可

爲牘車軸又可爲矛㦸鎩

西京雜記曰五柞宫有五柞樹皆連抱五株樹枝覆䕃數

十畒

崔豹古今注曰鑿木出交州林邑國也色黒而有文亦謂

之文木

周處風土記曰舊說舜葬上虞又記云耕于歷山而始寜

剡二縣界上舜所耕田在於山下山多柞樹吴越之間名

柞爲𭬒故曰歴山

     檀

毛詩將仲子曰將仲子𠔃無踰我園無折我樹檀檀彊忍之木

又曰伐檀刺貪也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禄君子不得進仕

爾坎坎伐檀𠔃寘之河之干𠔃

聖賢冢墓記曰孔子墓有檀樹

     柘

禮記月令曰季春無伐桑柘

又投壷曰矢以柘(⿱艹石)𣗥無去其皮

周禮冬官曰弓人辨六材一曰柘

古史考曰烏號弓以柘枝爲也

譙周曰野柘枝勁烏集之飛起枝彈之烏乃驚號伐取爲

弓故稱烏號弓

周書曰季夏取桑柘之火

風俗通曰柘材爲弓彈而放快

崔寔四民月令曰柘染色黄赤人君所服黄者中尊赤者南方人君

之所向也○雲南記曰㑹川室屋相次皆是板及茅舎滿川

坡盡是花木亦有赤柘

     𣏌

爾雅曰𣏌枸檵音計今枸𣏌也

毛詩將仲子曰將仲子兮無伐我樹𣏌𣏌木名䟽曰狗骨也

又湛露曰湛湛露斯在彼𣏌𣗥

左傳昭公曰聲子聘于晉還令尹子木與之語問晉政焉

且曰晉大夫與楚孰賢對曰晉卿不如楚其大夫則賢皆

卿材也如𣏌梓皮革自楚徃也雖楚有材晉實用之

周書曰太姒夢梓化爲𣏌

     梓

爾雅曰㮴䑕梓楸屬也今江東有虎梓

毛詩小弁曰惟桑與梓必恭敬止

又定之方中曰樹之榛栗椅桐梓⿰氵𭝠

陸機毛詩䟽義曰北山有楰爾雅曰楰䑕梓其樹葉木理

如楸山楸之異也今人謂之昔楸濕時脆燥而堅令永昌

人謂䑕梓漢人謂之楰

禮斗威儀曰君乗火而王其政和平楸梓爲常生

周書曰太姒夢太子發取周庭之梓樹於啇闕間化爲松

𣏌

史記曰子胥將死告舎人曰必樹吾墓上以梓梓可爲器

而抉吾眼於吴之東門上以觀越兵入吴也

漢書曰元帝𥘉元四年皇后曽祖父濟南平陵王伯墓門

梓柱卒生枝葉上出劉向以爲王氏代漢之象

後漢書曰應順爲兾州刺史廉直無私遷東平相賞罰必

信吏不敢犯有梓樹生於聽事室上事後母至孝衆以爲

孝感之應

說苑曰伯禽與康叔封朝于成王見周公三見而三笞康

叔有駭色謂伯禽曰有啇子者賢人也與子見之康叔封與

伯禽見啇子曰吾二子者朝乎成王見周公三見而三笞

說何也啇子曰二子盍相與觀乎南山之陽有木焉名

曰橋二子者徃觀乎南山之陽見橋竦焉實而仰反以告

乎啇子啇子曰橋者父道也啇子曰二子盍相與觀乎南山之隂

有木焉名曰梓二子者徃觀乎南山之隂見梓勃焉實而

俯反以告啇子曰梓者子道也二子者明日見乎周公入

門而趍登堂而跪周公拂其首勞而食之曰安見君子二

子對曰見啇子周公曰君子哉啇子也

樂資春秋後傳曰使者鄭客入凾谷至平舒見素車白馬

曰吾華山君願以一牘致滈池君子之咸陽過滈池見一

大梓樹有文石取以扣樹當有應者以書與之鄭客如其

言見宫闕如王者居謁者出受書入有頃云今年祖龍死

山海經曰玉山碧山多梓木雞山羙梓

孟子曰拱把之桐梓人欲生之皆知所以養之者至於身不知

所以養之者豈愛身不(⿱艹石)桐梓哉

漢武故事曰衛子夫入宫上曰吾昨夜夢子夫庭中生梓

樹數株豈非天乎是日幸之有娠

郭氏𤣥中記曰𥘿文公造長安宫面四百里南至終南山

山有梓樹大數百圍䕃宫中公惡而伐之連日不剋輙大

風雨夜有鬼問梓樹樹曰豈奈吾何鬼(⿱艹石)使三百人披

頭以絲繞樹豈不敗汝樹黙然不應明日人上言𥘿王依此

言伐之中有青牛逐之入澧水

豫章記曰松陽門内有大梓樹大四十五圍樹先枯永嘉

中一旦忽更榮華太興中元帝果継大業

     楸

爾雅曰槄山榎今之山楸楸小葉曰榎大而皵SKchar老乃皮麄

散者爲楸也小而皵榎小而皮麄皵者爲榎

漢書曰淮北滎南河濟之間千樹楸與千户侯等

任昉述異記曰吴中有陸家白蓮種顧家班竹趙有韓氏

酸𬃷中山有楸尸掌楸木者楸可爲什器漢書貨殖志有千樹楸

     樅七容

爾雅曰樅松葉松身郭璞注云今太廟梁用此木尸子所謂松栢之䑕不知堂室之有羙樅

魯連子曰松樅髙千仞而無枝非憂王室無柱

     椒

春秋運斗樞曰玉衡星散爲椒

援神契曰椒薑禦温菖蒲益聦

爾雅曰檓大椒也今椒樹叢生實大者名爲檓也椒榝醜莍莍蓃子聚生成房貌

今江東亦呼莍椒似茱茰而小赤色莍蓃音求搜

山海經曰琴鼓之山其木多椒景山多𥘿椒

毛詩椒聊曰椒聊刺晉昭公也君子見沃之盛彊能脩其

政知其蕃衍盛大子孫將有晉國焉椒聊之實蕃衍盈𦫵

役巳之子碩大無朋椒聊椒也

陸機毛詩䟽義曰椒聊聊語助也椒樹似茱茰有針刺葉

堅而滑澤蜀人作茶吴人作茗皆煑其葉以爲香今成臯

諸近山間謂竹葉椒樹亦如蜀椒小毒熱不中合藥也可

着飲食中用蒸雞豚佳香東海諸島上椒樹枝葉皆相

以子長而不圎甚香其味似橘皮島山麞鹿食此椒葉其

肉自然作橘香也

又東門之枌曰貽我握椒椒芬香也

續漢書曰天笁國出石蜜胡椒黒鹽

孫卿子曰民之親我驩(⿱艹石)父母其好我芬(⿱艹石)椒蘭

應劭漢官儀曰皇后稱椒房取其實蔓延盈𦫵以椒塗

屋亦取其温煖

張璠漢記曰桓帝竇皇后崩中常侍曹節王甫欲以貴

人禮葬太尉李固自扶輿起擣椒自隨謂妻子曰(⿱艹石)太后

不得配桓帝吾不生還矣

魏氏春秋同異曰鍾繇嬖庻子㑹之母黜嫡夫人文帝命

復焉繇恚忿飡椒致噤帝乃止

齊書曰建武中王敬則於㑹稽反奉子恪爲名而子恪奔

走未知所在始安王遥光勸上併誅髙武諸子孫於是並

𠡠竟陵王昭胃等六十餘人入永福省令太醫煑椒二斛

并命辦數十具棺材謂舎人沈徽孚曰椒熟則一時賜死

期三更當殺之㑹上暫卧主書單携啓依旨斃之徽孚堅

執曰事湏更審爾夕三更子恪徒跣奔至建陽門上聞驚

覺曰故當未賜諸侯命耶徽孚以荅上撫床曰遥光㡬誤

人事及見子恪顧問流涕諸侯悉賜供饌

說曰石崇以椒爲泥泥屋三君夫以赤石脂泥壁

崔寔四民月令曰正月之旦進酒降神畢室家無大小次

坐先祖之前子孫各上椒酒於家長稱觴舉白

范子計然曰蜀椒出武都赤色者善𥘿椒出隴西天水細

者善

風土記曰三香椒欓薑

離騷曰雜申椒與菌桂播椒房𠔃成堂布椒於堂上

晉成公綏椒花銘曰嘉哉芳樹載繁其實厥味唯珎蠲除

百疾肇惟歳首月正元日以介眉壽祈以𥘉吉

晉劉臻妻陳氏正旦獻椒花頌曰璇穹周廽三朝肇建美

哉靈葩爰採爰獻聖容服之永壽於萬

     木蘭

漢書曰孝桓帝元嘉元年芝生後庭木蘭 上

神仙傳曰北海于君病⿸疒頼見市賣公姓白問之公云明日

木蘭樹下當見卿明日徃授素書二卷以消災救病無不

愈者

郭子橫洞SKchar記曰元封三年大𥘿國獻花蹄牛飴以木蘭

之葉使方國貢此葉此牛不甚食食一葉則累月不飢

任昉述異記曰木蘭川在㝷陽江中多木蘭樹昔吴王闔

閭植木蘭於此用搆宫殿

又曰七里洲中有魯班刻木蘭爲舟至今在洲中詩家所

云木蘭舟出於此

離騷曰䲻鴞集於木蘭𠔃

又曰朝飲木蘭之墜露夕飡秋菊之落英

     夜合

風土記曰夜合葉晨舒而暮合一名合昏

     甘棠

爾雅曰杜甘棠今之杜黎杜赤棠白赤棠棠色赤白各異其名

毛詩曰甘棠美召伯也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

人愛其樹

又杕杜曰有枤之杜生于道周杜赤棠也

     欓

宋春秋曰義熈八年太社欓樹生于壇側欓尚黒也宋水

德忽生此一樹

     櫟

爾雅曰櫟其實梂有梂彚自裹

毛詩晨風曰山有苞櫟櫟木

莊子曰匠石之齊至曲園見櫟杜樹曰是不材木故(⿱艹石)

之壽

淮南子曰十二月官獄其樹櫟

水經曰(⿱艹石)耶溪孤潭上有一櫟樹謝靈運與從弟惠連

嘗遊之作連句題刻樹側

     橡

後漢書曰李恂詣洛陽時歳荒司空張敏司徒魯恭等各

遣子饋糧悉無所受徙居新𨵿下拾橡實以自資橡櫟實也

晉書曰摯虞從惠帝幸長安及東軍來迎百官奔散遂流

離鄠杜之間轉入南山中糧絶飢甚拾橡實而食之

又曰司馬元顯之討桓𤣥于時楊𡈽飢虚運漕不継𤣥断

江路啇旅遂絶於是公私匱乏士卒唯給桴橡

說苑曰莒穆公有臣朱厲附事穆公不見識焉冬處於山

林食橡栗夏處於洲澤食菱藕穆難死朱厲附將徃死

之其友曰子事君而不見識焉今君難吾子死之意者其

不可乎朱厲附曰始我以爲君不吾知也今君死而我不

死是果不知我也吾將死之以激天下不知其臣者遂徃

淮南子曰髙臺増榭接屋連桅非不麗也然而民無窟室

狹廬所託於身者則明主不樂也肥膿甘脆非不香羙也

然而民有糟糠橡栗不接於口者則明主不甘也

抱朴子曰假榖於夷齊之門告寒於黔婁之家所得者不

過橡栗緼褐必無太牢之膳衣狐裘矣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