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七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六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七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七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七十

 兵部一

     叙兵上

世夲曰蚩尤作兵宋襄注曰蚩尤神農臣也

春秋元命苞曰蚩尤虎捲威文立兵宋均注曰捲手也手文威字也

書曰鴻範八政八曰師

大戴禮曰魯哀公問孔子曰蚩尤作兵與孔子曰蚩尤庻

人之人貪者也反利無義以喪厥身何兵之能作與民皆生

左傳曰武有七德禁𭧂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衆豊財者

又曰舉不失德賞不失勞老有加惠旅有施舎見可而進

知難而退軍之善政也兼弱攻昧武之善經也

又曰兵猶火也不戢將自焚

又曰師直爲壯曲爲老

又曰師尅在和不在衆

榖梁傳曰善爲國者不師善師者不陣善陣者不戰善戰

者不死

國語曰穆王將征犬戎𥙊公謀父諌曰不可先王耀徳不

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注曰玩黷震懼也

家語曰哀公問曰寡人欲吾國小則能守大則能攻其道

(⿱艹石)何孔子曰使君朝廷有禮上下和親天下百姓皆君之

民也將誰攻焉苟違此道民叛如歸皆君之讎將誰守焉

公曰善哉於是廢澤梁之禁㢮𨵿市之稅以惠百姓

史記曰范蠡云兵者凶器戰者逆德

漢書曰兵家者蓋出古司馬之職王官之武備矣後世爍

金爲刃割革爲甲器械甚備下及湯武受命次師克亂而

濟百姓動之以仁義行之以禮讓司馬法是其遺事也自

春秋出於戰國出竒設伏變詐之兵並作漢興張良韓信

序次兵法凢一百八十二家刪取要用定著三十六家

又刑法志曰自黄帝有涿鹿之戰以定火灾顓頊有共工

之陣以定水災唐虞之際至治之極猶流共工放讙兠竄

三苗殛鯀然後天下服夏有甘扈之誓殷周以兵定天下

矣天下旣定戢藏干戈教以文德而猶立司馬之官設六

軍之衆因井田而制軍賦焉天子畿方千里提封百萬井

出軍賦六十四萬井戎馬四萬疋兵車萬乗故稱萬乗之

主戎馬車徒干戈素具春振旅以蒐夏軷舎以苗秋治兵

以獮冬大閱以狩皆以農𨻶以講武事焉連師比年簡車

率正三年簡徒群牧五載大簡車徒此先王爲國立戰足

兵之大略也

又曰以仁義綏民者無敵於天下也至於齊桓晉文之兵

可謂入其城而節制矣然猶未本仁義之大統也故魏秦

之武銳不可以當桓文之節制桓文之節制不可以當湯

武之仁義故曰善師者不陣善陣者不戰善戰者不敗善

敗者不亡

又曰夫文德者帝王之利器威武者文德之輔助也夫文

之所加者深則武之所服者大德之所施者愽則威之所

制者廣三代之盛至於刑措兵寢者以其本末有序帝王

之所極功也

又曰魏相曰救亂誅𭧂謂之義兵敵加於巳不得已而起

謂之應兵争忿小故不勝憤怒者謂之忿兵利人土地貨

寳者謂之貪兵恃國家之大矜人民之衆謂之驕兵

又曰晁錯上書云丈五之溝壍車之水壍音子廉反陵阜﨑嶇

積石相接此歩兵之地車𮪍五不當一平原廣澤漫衍相

屬此車𮪍之地歩兵十不當一候視相及川谷分限此弓

弩之地刀楯三不當一草木蒙蘢枝葉蔚茂此矛鋋之

地長㦸三不當一穹崇險隘阻阨相視此刀楯之地弓

弩二不當一

老子曰師之所處荆𣗥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凶年

又曰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

又曰是以君子居則貴左故𠮷事尚左喪事居右是以偏

將軍處左上將軍處右戰勝以喪禮處之也

又曰善爲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

又曰天下有道却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又曰以政治國以竒用兵

六韜曰用兵之道使如疾雷令民不及掩耳卒電不暇瞑

古司馬兵法曰古者以義理之謂之正治民用兵止乱討𭧂必以義也

不獲意則權權出於戰不出於仁也分不均求不勝謂之不獲意權極也平輕

重而爲之功以死易生以危爲寜反覆往來而以詐成故曰不出於仁也是故殺人殺之可也

以殺止殺可以生也攻其國愛其民攻之可也除民乱去君害以戰去戰雖

戰可恃也故仁見親義見恱智見恃勇見方信見信將有五材

民親恱恃方而信之故内得愛焉所以守也外得威焉所以戰也

於人則守固威加於敵人則戰勝

又曰戰道不違時不歴民病所以愛吾民也春夏興師爲違時春興師

虜五榖夏興師傷人民故役不踰時寒暑不易服飢疫不行所以愛民也不加喪不因凶所以

愛夫其人也敵有喪飢疫不加兵愛彼民如巳民冬夏不興師所以兼愛彼

民也大寒甚暑吏士懈倦故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平忘戰必危

又曰天下旣平天子大凱春蒐秋獮諸侯振旅秋治兵所

以不忘戰也

又曰古者逐奔不過百歩縱綏不過三舎是以明其禮也

不窮不能而哀憐傷痛是以明其仁也成列而鼓是以明

其信也争義不争利是以明其義也又能捨服是以明其

勇也知始知終是以明其智也六德以時合散以爲民紀

者古之道也自古之政也仁義勇智信民之本隨時而施爲民綱紀古之所傳政道也

又曰先王之治順天之道設地之冝官民之德而正名治

正者正官名也名正則可治之立國辨職立國治民分守境界各任其職也以爵分禄

以爵位尊卑職其禄秩也諸侯恱懷海外來服服從巳也獄弭而兵寢聖德

之治也

又曰有虞氏不賞不罰而民可用至德也夏后賞而不罰

至教也殷罰而不賞至威也周以賞罰德衰也賞不踰時

欲民速得爲善之利也罰不遷列欲民覩不善之害也

不移晷罰惡不列所以勸善懲惡欲疾速者也

又曰夏后正其德也末用兵之刃故其兵不雜設軍不陣敵服故不

用五殷義也始用兵之刃矣陣而不戰周力也盡用兵之刃矣

周不及虞夏之教討𭧂征乱戰後勝夏賞於朝貴善也以徳化也殷戮於市威不

善也以刑禁也周賞於朝戮於市勸君子懼小人也以賞進以罰禁

王章其德一也三王皆道徳文武隨而施之其致一也

又曰凢戰寛而觀其慮寛者先以卑弱示不能以示敵變化慮其利害得失所在也

退以觀其固遣輕兵至敵所在視察進退固備虚危處所也危而觀其懼詐設危事以知

敵恐怖得失之勢也静而觀而怠敵静而不動相視吏士知懈怠動而觀其疑輕兵挑戰

相見敵人知其疑否也襲而觀其治欲襲敵先視其守㒒外内什伍器械虚實治乱所在也

又曰凡戰以輕行輕危輕兵髙林疾足能追奔逐北翼助進退當湏歩曲什伍爲卒節度行

止輕兵無輕重故危之以重行重無功重兵持堅固守什伍不得進退不得能利故無功也

戰相爲輕重重兵主持堅固守輕兵主追兵取利相爲用也

又曰民有勇心唯敵之視士卒勇銳進退前後離合左右見勝利之形唯敵所在輙得其

便民有畏心唯北之視士卒恐懼各有嫌疑不求便利懷其北心當安隠教道開示勝形以

服習兩心交支兩利(⿱艹石)兩軍相當兵相支持各求便利共事一勝之勢在兩軍間有道

者得之也兩爲之職惟權之視謂知己知彼稱輕重量多少度進退知彼巳虚實之所在也

又曰軍旅以舒爲主舒則人力足雖交兵致刃徒人不趍車不馳也逐奔不踰列

是以不亂軍旅之固不失行列之政不絶人馬之力遟速

無過誡命軍旅政爲堅固也進退疾徐從金鼓之聲也

又曰軍庸不入國國庸不入軍軍庸入國則民德廢國庸

入軍則民德弱軍國異庸彊弱殊任故不相入入則乱也故在國言文而語温

在朝恭以遜脩巳以待人不召不至不問不言難進易退

此申叙國庸之冝在軍抗而立在行遂而果介者不拜兵車不軾

城上不趍危事不齒此申致軍庸之冝抗者不待問也意者有慮於事而爲不湏令遂必也果

勝也介者不拜車不軾𮪍不下所以逺屈而乱行也上趍爲驚衆也故禮與法表裏也文與

武左右也古者賢王明民之德盡民之善故無廢德無簡

民賞無可生罰無可殺也民有一善處一事故能盡民之善無損徳民能堪其事故賞罰

無所

又曰凢從奔勿息敵或止於路則慮之追敵奔北無休懈則敵於路旁設伏

當視察反覆慮之自驚戒也凢近敵都必有進路退必有反慮深入敵地必知

進退便利道徑通塞利害所在避實從虚也

又曰凡戰先則弊後則懾兵先舉則勞後起則士心不定而恐懼選良次兵

是謂益民之強選良者墿取勁勇有材者爲前當什伍相以接之死地及見勝則心專強之

任節食謂開民之意自古之政也任者畜積器物焚儲畜服御之具節餘粮戰之

日不餘食示必死戰也開塞生意以專民心此五帝三王用兵之道也

曹公孫子兵法序曰操聞上古弧矢之刋論語足食足兵

易曰師貞傳云王赫斯怒黄帝湯武咸用干戈爲民也用

武者滅用文者亡夫差偃王是也聖賢之於兵也戢而時

動不得已而用之觀兵書戰䇿孫武深矣孫子者齊人也

名武爲吴王闔閭作兵法一十三篇試之婦人卒以爲將

西破強楚入郢北滅齊晉後百餘歳有孫臏是武之後也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謂下五事彼我之情

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道者令人與上同意

謂導以教令也故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人不畏危危疑也言上有仁化於下

下則能致命也天者隂陽寒暑時利地者逺近險易廣狹死生

九也形勢不同因時制度也將者智信仁勇嚴將冝五德備也法者曲幟制官

道主用部曲幡幟金鼓之制官者道者粮路主用軍費用也凢此五者將莫不聞之

者勝不知者不勝

又曰兵者詭道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言已實能用師

外示無法近而示之逺逺而示之近欲進而治去道(⿱艹石)韓信之襲安邑陳舟臨晉而度於

夏陽是也故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敵持實湏備之強而避之

避其所長怒而撓之待其衰解卑而驕之引而勞之以利勞之規而離之

佚而勞之以利勞之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擊其懈怠空虚也此兵之勝

不可豫傳傳洩

又曰凢用兵之法全國爲上破國次之夫興兵深入長驅敵舉國來服爲上

次兵擊破得之爲次全軍爲上破國次之軍四千人全卒爲上破卒次之

上一千人下五百人全伍爲上破伍次之百人至五人也是故百戰百勝非

善之善不戰而屈人之兵者善之善者也夫不戰而敵自屈服上兵伐謀

敵始有謀伐之易也

又曰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以十敵一則圍之是爲智等而兵利釣而客勁操所以倍

兵圍下邳而生擒吕布也倍則分之以二敵一二則爲當一術 爲竒敵則能戰已爲士衆

等差者猶設竒伏以勝之也少則能逃髙壁壘勿與敵戰也(⿱艹石)則能逃之引兵避之

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小不能當大也

又曰凢治衆如治寡分數是也部曲爲分什伍爲數也𨶜衆如𨶜少

形名是也旌旗曰形金鼓曰名三軍之衆可使必受敵而無敗者竒

正是也先出合戰爲當後出爲竒也兵之所加如以瑕投夘者虚實是

以實擊虚也

又曰故善動敵者形之敵必從之見羸形也與之敵必取之以

利動之以卒待之以利害動敵也故善戰者求之於勢SKchar權也不責

於人故能擇人而任勢以勢者權變明也任勢者其戰人也如轉

木石木石之性安則静危則動方則止貟則行任勢自然故善

戰人之勢如轉貟石於萬仞之山者勢也

又曰凢先據戰地而待敵者佚有餘力也後據戰地而趣戰者

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能使敵人自至者利之也

誘之以利能使敵人不得至者害之也出兵所必趣攻兵所必救故敵佚能

勞之以利煩之飽能飢之絶其粮道安能動之出其所必趍也使敵必救

又曰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髙而就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虚

故水因地而制形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

能與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勢盛必衰形露必敗能因敵變化勝之(⿱艹石)

五常無常勝四時無常位日有長短月有死生兵無常𫝑盈縮隨敵

又曰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豫交不知敵情謀者不能結交也不知

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則不能行軍髙而崇者爲山樹木所聚者爲林坑堆者

爲險一高一下爲沮水草漸洳爲沮泉水所歸不流者爲澤也不用郷導者不能得地利

故兵以詐立以利動以分合爲變者也兵一分一合此敵爲變故兵

疾如風擊虚空也徐如林不見利也侵掠如火疾如火也不動如山

知如隂似天隂不見外𪧐也動如雷霆

又曰夜戰多火鼓晝戰多旌旗所以變人之耳目也故三

軍可奪氣將軍不可奪心左氏言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也是故朝氣銳

晝氣惰暮氣歸故善用兵者避其銳氣擊其惰歸此治者

也以治待亂以静待譩此治心者也以近待逺以佚待勞

以飽待飢此治力者也無邀正正之旗無擊堂堂之陣此

治齊人者也正正髙齊堂堂者大

又曰用兵之法髙陵勿向倍兵勿迎丘阪勿迎佯北勿從

銳卒勿攻餌兵勿食歸師勿遏懷歸故能死戰不可擊也圍師勿𨷖

法曰兵三面開其一面示生路也(⿱艹石)SKchar地必空一面以示其虚欲使戰守不周也此用兵之法

又曰故善用兵譬如帥然帥然者常山之虵也擊其首則

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

又曰踐墨循敵以决戰事行踐規矩無常者也是故始如處女敵人

開户後如脫兎敵不及矩處女示弱兎往也

吴子曰鼓鞞金鐸所以威耳旌麾旗章所以威目禁令刑

罰所以威心三者不立雖有國必散於敵故曰心威於形

不可不戰

管子曰夫爲兵之數存乎聚財論工造軍制器選士政

軍中號令服習謂使習武藝徧知天下謂徧知其地形隘易主將二拙士卒勇怯明於

機數此八者皆湏故兵未出境而無敵八者悉備然後能

正天下

又曰凢民之所以守戰而死而不德其上者或守或戰雖復至死不敢

持之以德於上則有數存於其間以至此也曰古者親戚墳墓之所在也

宅冨厚足也不然則州黨與宗族足懷樂也不然則

上之教訓習俗慈愛之於民也厚無所往得之也君之恩厚皆在

於人無所他往故得人致死四變不然則山林澤谷之利足生也不然

則地形險阻易守而難攻也不然則罰嚴而可畏也賞

明而足勸也不然則有深怨於敵人也不然則有深

於上也功厚則禄多故亦自爲戰而不得於君九變今恃不信之人而求以利

用不守之民而欲以固將不戰之卒而幸以勝此兵之三

闇也

尉僚子曰凢兵者羊膓亦勝鋸齒亦勝兵重者如山林輕

者如燔如炮如漏如潰如堵垣壓人也雲霓覆人也

又曰故兵止如堵牆動如風雨車不結轍士不旋踵此本

戰之道也所以養民也

又曰城所以守戰戰所以守城也故務耕者其民不飢務

守者其民不危務戰者其地不圍三者先王之本務也而

兵最急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七十